王小波《紅拂夜奔》の〈關於有趣〉第一章(14)

李衛公在洛陽城里有一座祖宅,是用攙了砂子的土築的。經過了很多年以後,四堵墻逐漸分開,出現了很大的縫,陰面長滿了青苔,房頂上的草也逐漸稀疏。很顯然,這房子逐漸趨向於塌倒*李靖很想為它幹點什麼,但是又不知從何下手。要知道李衛公雖然多才多藝,卻不會做泥水匠,雖然掘土合泥的活計人從出世就會,但是他早把那些先天的良知良能忘掉了。現在他能幹的事,除了裝流氓唬人,畫春宮,做出各種荒唐發明,就剩下一腦子的數學和幾何學。首先,他證出了畢達哥拉斯定理,為此他挨了一頓板子;然後他又證出了費爾馬定理,為此他又在洛陽城里呆不住,不得不逃了出去。要說明後一件事,我感到頭緒繁多,不知從何說起。首先應該說說費爾馬定理應該是什麼——用費爾馬本人的話來說,是這樣的:假設有x,y,z,各代表一個未知數,另有一個已知的實數N,設z的N次方等於x、y之N次方之和,當N大幹2時,x,y,z不得均為整數。但是李衛公絕不會這樣表達——首先,說有x,y,z就太簡單了,古人絕不會這樣講,最直截了當的說法也是“二友對弈,一人觀局”。但這不是說真有張三李四在下棋,另有個王二麻子在看;而是以兩個下棋者加一個觀棋者代表x,y,z。稍複雜的說法就要扯上紫微太乙之類天文學術語,或者黃帝素女東方朔一類的歷史人物。考慮到李衛公的證明寫在春宮里,後一種可能性相當大。

再說說那個N,古人絕不會老老實說它大於2,3,4;肯定要用兩儀,三才,四像一類的說法代替;更可能說它是太極之象,河洛之象等等。根據這些原理,李衛公畫的一幅春宮,上面有黃帝和素女在床上幹好事,床下有個小矮子在看,半空中又畫了個太極圖,就是費爾馬定理的表述,但是證明在哪里,我還沒找到。因為整數,有理數,無理數這些概念,古人說成什麼的都有,所以假如李衛公證出了費爾馬定理,把它寫成個什麼樣子實在是很難猜的事。到現在我也沒把它猜出來。

我說李衛公把費爾馬定理寫在了一本春宮小人書里,有些同行說,這是不可能的事,春宮里不可能包括一個數學定理。但是你又怎麼能相信“老樹開花廿一支”是在解不定方程?任何事都可以舉一反三,由不定方程的解法是一支順口溜,可以推斷出有一個時期頭頭們不準大家解不定方程,但是有一個人解了出來,就把他編到了歌謠里。既然如此,李衛公年輕時,頭頭們也不準大家證費爾馬定理,他證出來後,不把它寫進春宮,又往哪里寫?

李衛公證出了費爾瑪定理之後不久就從洛陽城里逃了出去,這是一件極不尋常的事。這是因為從來就只有人想方設法往洛陽城里混,沒有住在城里的人往城外跑。隋煬帝在位時,常在洛陽城外招募菜人,應募者可以從城外搬到城里住些日子,有吃有喝有房子住。等到他養得肥胖,皇帝大宴各國使節時,就給他腦後一棒,把他打暈,然後剝去衣服,洗得乾乾淨凈,在身上抹上番茄醬,端上桌去招待食人生番。端上桌時是活人,端下來就只剩一副骨架。有時候碰上那些酋長的胃口不好,只把內臟吃掉了,剩下空梆子卻活過來,那就是最可怕的事。那個菜人從盤子里醒來,擡起頭來一看,原來鼓鼓的肚皮只剩了個大窟窿,總要慘叫一聲:“怕得就是這個!據我所知,每次皇帝招募菜人,應募者都極多,這都是為了在被吃掉之前能在洛陽城里住幾天。這一點在我看來很難理解,因為洛陽不過是個爛泥塘罷了,而且相當招蚊子,但是有好多人並不這樣看。對於他們來說,洛陽是宇宙的中心,是太陽升起的地方。洛陽是古往今來最偉大的都城。除此之外,李衛公在洛陽城里還有一間房子,它對他不僅是財產而已。它是他唯一的財產。這種財產最不容易下決心放棄。

Views: 2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