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那天我永遠不會知悉

雄心。一夜嚴霜過後,三月的太陽

還沒露出亮光,西南風還沒吹起,

可寒鴉已經開始喧囂,飄動,翺翔,

其中一隻孤零地徑直飛向穹天,

就像是一名黑黢黢的勇士,面朝

廣袤的穹天吶喊出威脅和挑戰。

那時一只啄木鳥以嘹亮的長笑

嘲諷貓頭鷹最後啼鳴裏的淒慘。

穿過山谷,在那裏醒過來的人們

剛讓潔白如珍珠的煙縷聳立於

黑樹林與白草地,在那甜蜜時分

身處山谷比身處極樂世界甜蜜,

一輛轟鳴的火車在它身後揚起

並攜帶一座靜止的、由至純的煙

組成的白亭,從頭至尾緊密交織,

如此秀美,讓這轟鳴也有些寂然。

在那場景中時間也無力。我可以

坐下想是我造就這黎明的可親,

給它生息並做它的君王,留存的

心靈只剩這煙和霜之間的心靈。

我無所不能,即便我什麽都沒做

也不會遺憾。但結局如鐘聲散去:

白亭已四散;火車轟鳴駛向遠方。

然而這是否是雄心我不能言喻:

這因為什麽是雄心我不太知悉。


作者:愛德華·托馬斯

譯者:呂鵬

来源:PoemWiki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