垂釣 尼亞河's Blog – December 2016 Archive (6)

付東流:骨折

深夜,那盞燈那一年的春天,我被一場飛來車禍軋斷一條腿,造成粉碎性骨折。醫生說,治愈的希望很渺茫。除了整天瞪著天花板捱著以淚洗面的日子,還能做什麽呢?在小學教音樂課的姐姐給我抱來了高中課本,默默地放在我枕邊。我怒氣沖沖,一古腦兒地將它們撒了一地。姐姐彎下腰,一本一本拾起來,大滴大滴的淚水從她眼睛裏湧出來,我忍不住失聲痛哭。

一天夜裏,姐姐突然推門進來,把我扶起,指著對面那棟黑黲黲的樓房,激動地說:“弟弟,瞧見那扇窗子了嗎?三樓,從左邊數第二個窗戶?”她告訴我裏面住著一個全身癱瘓的姑娘,和她的盲人母親相依為命。姑娘白天為一家工廠糊鞋盒,晚上拼命地讀書和寫作。才17歲,已發表了十幾萬字的作品……看著那扇窗子的燈光,我臉紅了。…

Continue

Added by 垂釣 尼亞河 on December 31, 2016 at 10:01pm — No Comments

歐·亨利:心與手

孫安·翻譯

在丹佛車站,一幫旅客擁進開往東部方向的BM公司的快車車廂。在一節車廂裏坐著一位衣著華麗的年輕女子,身邊擺滿有經驗的旅行者才會攜帶的豪華物品。在新上車的旅客中走來了兩個人。一位年輕英俊,神態舉止顯得果敢而又坦率;另一位則臉色陰沈,行動拖沓。他們被手銬銬在一起。

兩個人穿過車廂過道,一張背向的位子是唯一空著的,而且正對著那位迷人的女人。他們就在這張空位子上坐了下來。年輕的女子看到他們,即刻臉上浮現出嫵媚的笑顏,圓潤的雙頰也有些發紅。接著只見她伸出那戴著灰色手套的手與來客握手。她開口說話的聲音聽上去甜美而又舒緩,讓人感到她是一位愛好交談的人。…

Continue

Added by 垂釣 尼亞河 on December 21, 2016 at 11:47am — No Comments

約·馬·齊默爾:小丑的眼淚

一孩子們,孩子們,聖誕夜的前一天上演的馬戲開演了。大地上覆蓋著厚厚的積雪,所有的屋檐下都掛著耀眼的冰淩,但是馬戲團的帳篷裏卻既溫暖又舒適。

帳篷裏不但像往常一樣散發著皮革和馬廄的氣味,而且還彌漫著蔥姜餅幹、胡椒花生以及聖誕樅樹的芬芳。

327個孩子和他們的父母在觀賞馬戲表演。今天下午,這些小男孩和小姑娘們是他們父親所在工廠的客人。早在11月份,廠主就說過:“今年我們工廠很走運。因此大家一定要好好慶祝一番今年的聖誕節,要比往年隆重。我建議我們大家一起去看馬戲。有孩子的人把孩子也帶著。我也把我的三個孩子帶去。”

因此,與324個孩子一起,廠長的兩個女孩和一個男孩,也正坐在他們的父母身旁。盼望已久的聖誕節慶典像預料的那樣盛況空前。…

Continue

Added by 垂釣 尼亞河 on December 7, 2016 at 11:25pm — No Comments

米爾頓·卡普蘭:像春天一樣

王成輝 翻譯

我在街角雜品店前停下來吃早餐。因為有些遲了,便急匆匆地吃了些炸面圈,喝了咖啡後就急步走進地鐵站,跑下台階,趕上了我常搭的那趟列車。我抓住吊帶,裝作看報,卻不停地掃視這些擠在我周圍的人們。他們還是我每天看到的人。他們認識我,我也認識他們,我們卻沒有微笑,像是偶遇的陌生人。

我聽他們談他們的煩憂和朋友,我也希望有人來與我談天,以打破長長鐵騎發出的單調的聲音。

地鐵快到第175街的時候,我又緊張起來。她通常就在那站上車。她舉止文雅,不像其他人那樣推推搡搡。她總是擠進一個小地方,緊挨著人們,緊握住一個大概包著她午餐的機關信袋。她從不帶一張報紙或一本書;我想要是你撞上這種情況,再想看書看報也是看不進去的。…

Continue

Added by 垂釣 尼亞河 on December 6, 2016 at 9:22am — No Comments

孫衛:芯

這間破屋,原也空著。女人來借,主人便借了。便搬了來,只有些桌椅被褥,簡單得很。

女人總是夜間挾只小包悄然出門,白日多半在家,洗兩件素色的衫於竹竿上懸著蕩來蕩去。見人點點頭臉上綴層淺笑。再就閉上門,窗上蒙了簾無聲無息。

對面空坪上架張台球桌。幾個後生整日啪啪地打。有兩個唇上有些短髭的,停了桿定定地看對面的簾。些時,嘴便湊到對方耳廓上說:“別是幹那個的?”咯地發一聲笑旋即收了大聲說:“看啥看啥還小點兒呢,你們懂這事?”又夜了,女人攜了包,悄然走出,不提防身後隨了兩條影。第二天台球桌邊便有了新聞:“報社的。”

頓時恭敬起來。看見的時候,臉上便帶了謙謙的笑,女人還了一笑,便忙忙地彎一彎腰。…

Continue

Added by 垂釣 尼亞河 on December 3, 2016 at 10:33pm — No Comments

于丹·新嫁娘的前夜

等待婚期的少女的聖潔遐想和過來人縈損柔腸的衷曲,能在您的心湖裏激起情波瀾的哲理的思辯。

他倆坐在門廊石級上,偎依著,在飽經風霜的古樹幹上,月亮的光華映出一個疊套著的影子。明天,婚禮就要舉行;那個洋溢著激動與困惑、淚花與笑語的時刻正步步臨近。明天,他們將無暇這般獨處了。而安寧和靜謐的此刻卻依然歸他們享有。

她說:“多麽寧靜呀。”她,凝視著頭頂上肅穆漫移的雲朵,目光滑向銀波幻動的大海。他盯著她瞧,覺得自己從未發現她竟這麽美。起風了。海浪刷刷地輕撫著沙灘。“你知道嗎?”她說,“我一直猜測著在婚禮的前夜自己的心情會是怎樣的。是憂心忡忡,是激動不安,是心亂如麻,或者還有其它什麽別的感覺。”

“你感到憂心忡忡嗎?”…

Continue

Added by 垂釣 尼亞河 on December 2, 2016 at 11:55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