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oi's Blog (346)

王小波·紅拂夜奔(8)

李靖從床下拖出一口箱子。打開以後,屋里充滿了幽暗的藍光。紅拂好奇地走過去看,只見箱子里有一罐油膏,蓋子一揭就冒出半尺長的藍火苗。冷不防李靖揪住她的頭髮,抓起油青就抹了她一臉。

紅拂尖叫起來:“燙殺奴家也!”

“放狗屁!這東西是涼的!”李靖把紅拂的頭髮揪散,又給她穿上一副長袍,這袍子長得很,多半截拖在地下。紅拂哧哧地笑起來。

“郎做什麽?”

說話之間,李靖已經把她撮到肩上。他咬牙切齒地說:“聽你的口氣,你好像會點把式?”…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7:00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7)

李靖回到家,走到漆黑一團的小屋子,只覺得這兒隱隱有呼吸之聲,喝得太多了,耳朵里轟鳴如雷,什麽也聽不清。他磕磕絆絆摸到缸邊,把腦袋扎入水中。直起身時,一股冰涼的水流順著脊梁溝往下淌。李靖強忍著沒叫出來,屏息再聽,桌邊果然有一個人在喘氣,細而不勻。不用問,準是那個賣酒的少婦來搗亂。

也可能是張四娘。這娘們賣弄風情的惟一手段就是裝神弄鬼嚇唬人,先後嚇死了兩個丈夫。李靖想,我要是不怕,她一定不肯幹休,非折騰一宿不可。我可不能和她糾纏。於是他慘叫一聲:“有鬼!”就奔出門,只聽“嘣”地一聲和門外一個人碰了頭。那個人“哇”地一聲叫出聲來,一縱跳上對面的房不見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6:59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6)

李靖抱著酒跟李二娘上了樓。這臥室果然大變樣,新床新帳不說,床頭放了一盞仿宮式燈,真是十分的精巧。李二娘跑到屏風後面,李靖把酒壇放在床頭小幾上,自己坐在床前一張豹皮上。天熱,酒力上升,他把身上的長袍脫了,散開內衣襟。忽聽一聲:“你來看!”他一擡頭,幾乎傻了眼……

胖胖端著一個大托盤,上樓時,樓上卻是一團漆黑。只聽李靖說:

“噓!你看樓梯口,那一對眼珠子閃亮,是隻貓吧?我扔隻鞋把它打跑!”

“別瞎說。那是胖胖!喂,你發什麽傻!把菜端上桌來。”

“告娘子,這兒黑,我怕絆著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6:58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5)

李靖見來勢兇猛,連忙閃開。李二娘險些撞上對面的墻,轉過頭來就要哭,眼淚在眼眶里轉了三圈又生憋了回去。她嗲聲嗲氣地說:“相公!你不喜歡我?那你為什麽還來?”

“誰說不喜歡?我是怕你砸著我,酒在哪里?”

“你——你!要不是搽了粉,我就要哭了!你上這兒來,到底是圖酒呢,還是圖人?”

“酒、人我都圖。賣酒的娘子里,我最喜歡你,酒地道,人也——說不上地道,不過是很漂亮的。”

李二娘想了半天,拿不定主意是哭還是笑,最後她還是笑了。“既然如此,你來親親我!”…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6:57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4)

胖女人走了以後,李靖看看天還早,又接著想第九號計劃。第八號計劃接第五個計劃第二個步驟,是逃跑途中遭擒後的再脫逃計劃。如果失敗,就執行第九號:他與紅拂共入洞房後的第二天,在行房時忽然大吼一聲,咬破舌頭,閉氣裝死。這樣楊素當然不信,一定會派人用燒紅的鐵條烙他的腳心,他就大叫一聲跳起來,兩眼翻白,直著腿跳,把在場的人嚇炸之後,就逃之夭夭。這是第一個步驟,逃出之後,精赤條條,黑更半夜,再怎麽辦?

李靖覺得嘴里流出水來,再也想不下去了。他腦子亂哄哄,好像有十五個人七嘴八舌地說:酒,好酒。十年陳釀。……他氣壞了,大喝一聲:“你們他媽的閉嘴!”

吼完之後,他又覺得無聊,於是悻悻地說:“李二娘,你這淫婦!我這回要是死了,全是你用酒勾引的!”可這也無濟於事。於是,他翻了翻壇子,找出幾根長了毛的鹹菜,慢慢地嚼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6:57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3)

她說起話來似唱似吟,聲音里有說不出的性感,大有繞梁三日的意思。可是李靖聽了,心里有氣,暗叫:你不要說得這麽好聽!你是劊子手,我是死因。什麽“夫君”?不嫌寒磣!楊素大笑道:“擇日不如撞日,撞日不如今日。咱們這就收拾小院,讓你二人住進去,我知道你這小蹄子,心已經飛了!一刻也等不得,我說的是也不足’!”

“乾爺知道奴家的心事。”

李靖大喝一聲:“慢著,楊素,我要回家收拾一下。”…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6:56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2)

 “乾爺,話不能這麽說,此花雖被棄在地,馬上就要枝枯葉落,可是它的花盆卻掩住了公子的妙處,救了他一時之急。紅顏薄命,只要是死在明月輕風之下,或是一死酬知己,那都叫死得其所。乾爺,你不是這麽教導我們的嗎?”

“是呀?紅拂,你若有意。就把你給了他。”

“乾爺,你捨得呀?”

這會兒李靖走了回來,一手按住花盆兒,在床上盤膝坐下,氣恨恨地說:“老頭子,你膽敢綁架我!告訴你,要綁票兒你可找錯了人!我李靖身無長物,只有一間破草房,房契還沒帶在身上。你是誰?”…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1, 2018 at 10:51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1)

李靖、紅拂、虬髯,世稱風塵三俠。事載杜光庭《虬髯客傳》,頗為人所樂道。然杜氏惡撰,述一漏百,且多謬誤。外子王二,博覽群書,竭十年心力方成此篇,所錄三俠事,既備且鑿。外子為營此篇,寢食俱廢。洗褲子換煤氣全付腦後,買糧食倒垃圾未掛於心,得暇輒穩坐於案前,吞雲吐霧,奮筆疾書。今書已成,余喜史家案頭,又添新書,更喜日後家事,彼無遁詞,遂成此序。丙寅年夏日,王門胡氏焚香敬撰。…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1, 2018 at 10:51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十一)

我寫了很長時間交待材料,領導上總說,交待得不徹底,還要繼續交待。所以我以為,我的下半輩子要在交待中度過。最後陳清揚寫了一篇交待材料,沒給我看,就交到了人保組。此後就再沒讓我們寫材料。不但如此,也不叫我們出鬥爭差。不但如此,陳清揚對我也冷淡起來。我沒情沒緒地過了一段時間,自己回了內地。她到底寫了什麼,我怎麼也猜不出來。

從雲南回來時我損失了一切東西:我的槍,我的刀,我的工具,只多了一樣東西,就是檔案袋鼓了起來。那裡面有我自己寫的材料,從此不管我到什麼地方,人家都能知道我是流氓。所得的好處是比別人早回城,但是早回來沒什麼好,還得到京郊插隊。…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4:02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十)

後來我們在飯店裡重溫偉大友誼,談到各種事情。談到了當年的各種可能性,談到了我寫的交待材料,還談到了我的小和尚。那東西一聽別人淡到它,就激昂起來,蠢動個不停。因此我總結道,那時人家要把我們錘掉,但是沒有錘動。我到今天還強硬如初。為了偉大友誼,我還能光著屁股上街跑三圈。我這個人,一向不大知道要臉。不管怎麼說,那是我的黃金時代。雖然我被人當成流氓。我認識那裡好多人,包括趕馬幫的流浪漢,山上的老景頗等等。提起會修表的王二,大家都知道。我和他們在火邊喝那種兩毛錢一斤的酒,能喝很多。我在他們那裡大受歡迎。

除了這些人,豬場裡的豬也喜歡我,因為我餵豬時,豬食裡的糠比平時多三倍。然後就和司務長吵架,我說,我們豬總得吃飽吧。我身上帶有很多偉大友誼,要送給一切人。因為他們都不要,所以都發洩在陳清揚身上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4:01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九)

我和陳清揚在章風山上做愛時,她還很白,太陽穴上的血管清晰可見。後來在山裡曬得很黑。回到農場又變得白皙。後來到了軍民共建邊防時期,星期天機務站出一輛大拖拉機,拉上一車有問題的人到磚窯出磚。出完了磚再拉到邊防線上的生產隊去,和宣傳隊會齊。我們這一車是歷史反革命,賊,走資派,搞破鞋的等等,敵我矛盾人民內部都有,幹完了活到邊境上鬥爭一台,以便鞏固政治邊防。出這種差公家管飯,武裝民兵押著蹲在地上吃。吃完了我和陳清揚倚著拖拉機站著,過來一幫老婆娘,對她品頭論足。結論是她真白,難怪搞破鞋。…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4:00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八)

我在交待材料裡說,我和陳清揚在劉大爹後山上做案無數。這是因為劉大爹的地是熟地,開起來不那麼費力。生活也安定,所以溫飽生淫欲。那片山上沒人,劉大爹躺在床上要死了。山上非霧即雨,陳清揚腰上束著我的板帶,上面掛著刀子。腳上穿高統雨靴,除此之外不著一絲。

陳清揚後來說,她一輩子只交了我一個朋友。她說,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在河邊的小屋裡談到偉大友誼。人活著總要做幾件事情,這就是其中之一。以後她就沒和任何人有過交情。同樣的事做多了沒意思。…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9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七)

我後來又見到陳清揚,和她在飯店裡登記了房間,然後一起到房間裡去,我伸手幫她脫下大衣。陳清揚說,王二變得文明了。這說明我已經變了很多。以前我不但相貌兇惡,行為也很兇惡。

我和陳清揚在飯店裡又做了一回案。那裡暖氣燒得很暖,還裝著茶色玻璃。我坐在沙發上,她坐在床上,聊了一會兒天。逐漸有了犯罪的氣氛。我說,不是讓我看有多耷拉嗎,我看看。她就站起來,脫了外衣,裡面穿著大花的襯衫。然後她又坐下去,說,還早一點。過一會服務員來送開水。他們有鑰匙,連門都不敲就進來了。我問她,碰上了人家怎麼說,她說,她沒被碰上過。但是聽說人家會把門一摔,在外面說:真他媽的討厭!…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8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六)

人保組的房子在場部的路口上,是一座孤零零的土坯房。你從很遠的地方就能看見,因為它粉刷得很白,還因為它在高崗上,大家到場部趕街,老遠就看見那間房子;它周圍是一片劍麻地,劍麻總是睛綠色,劍麻下的土總是鮮紅色。我在那裡交待問題,把什麼都交待了,我們上了山,先在十五隊後山上種玉米,那裡土不好,玉米有一半沒出苗。我們就離開,晝伏夜行,找別的地方定居。最後想起山上有個廢水碾,那裡有很大一片丟荒了的好地,水碾裡住了一個麻瘋寨跑出來的劉大爹。誰也不到那裡去,只有陳清揚有一回想起自己是大夫,去看過一回。我們最後去了劉大爹那裡,住在水碾背後的山窪裡,陳清揚給劉大爹看病,我給劉大爹種地。過了一些時候,我到清平趕街,遇上了同學。他們說,軍代表調走了,沒人記著我們的事。我們就回來。整個事情就是這樣的。,…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7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五)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6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四)

我曾經以為陳清揚在我進山後會立即來看我,但是我錯了。我等了很久,後來不再等了。我坐在小屋裡,聽著滿山樹葉嘩嘩響,終於到了物我兩忘的境界。我聽見浩浩蕩蕩的空氣大潮從我頭頂湧過,正是我靈魂裡潮興之時。正如深山裡花開,龍竹筍剝剝地爆去筍殼,直翹翹地向上。到潮退時我也安息,但潮興時要乘興而舞。正巧這時陳清揚來到草屋門口,她看見我赤條條坐在竹板床上,陽具就如剝了皮的免子,紅通通亮晶晶足有一尺長,直立在那裡,登時驚慌失措,叫了起來。陳清揚到山裡找我的事又可以簡述如下:我進山後兩個星期,她到山裡找我。當時是下午兩點鍾,可是她像那些午夜淫奔的婦人一樣,脫光了內衣,只穿一件白大褂,赤著腳走進山來。她就這樣走過陽光下的草地,走進了一條干河溝,在河溝裡走了很久。這些河溝很亂,可是她連一個彎都沒轉錯。後來她又從河溝裡出來,走進一個向陽的山窪,看見一間新搭的草房。假如沒有一個王二告訴她這條路,她不可能在茫茫荒山裡找到一間草房。可是她走進草房,看到王二就坐在床上,小和尚宜挺挺,卻嚇得尖叫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5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三)

那天晚上我沒走掉。陳清揚把我拽住,以偉大友誼的名義叫我留下來。她承認打我不對,也承認沒有好好待我,但是她說我的偉大友誼是假的,還說,我把她騙出來就是想研究她的結構。我說,既然我是假的,你信我幹嘛。我是想研究一下她的結構,這也是在她的許可之下。假如不樂意可以早說,動手就打不夠意思。後來她哈哈大笑了一陣說,她簡直見不得我身上那個東西。那東西傻頭傻腦,恬不知恥,見了它,她就不禁怒從心起。

我們倆吵架時,仍然是不著一絲。我的小和尚依然直挺挺,在月光下披了一身塑料,倒是閃閃發光。我聽了這話不高興,她也發現了。於是她用和解的口氣說:不管怎麼說,這東西醜得要命,你承不承認。…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5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二)

我過二十一歲生日那天,正在河邊放牛。下午我躺在草地上睡著了。我睡去時,身上蓋了幾片芭蕉葉子,醒來時身上已經一無所有(葉子可能被牛吃了)。亞熱帶旱季的陽光把我曬得渾身赤紅,痛癢難當,我的小和尚直翹翹地指向天空,尺寸空前。這就是我過生日時的情形。

我醒來時覺得陽光耀眼,天藍得嚇人,身上落了一層細細的塵土,好像一層爽身粉。我一生經歷的無數次勃起,都不及那一次雄渾有力,大概是因為在極荒僻的地方,四野無人。

我爬起來看牛,發現它們都臥在遠處的河岔裡靜靜地嚼草。那時節萬籟無聲,田野上刮著白色的風。河岸上有幾對寨子裡的牛在鬥架,鬥得眼珠通紅,口角流涎。這種牛陰囊緊縮,陽具挺直。我們的牛不幹這種事。任憑別人上門挑釁,我們的牛依舊安臥不動。為了防止鬥架傷身,影響春耕,我們把它們都閹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0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一)

我二十一歲時,正在雲南插隊。陳清揚當時二十六歲,就在我插隊的地方當醫生。我在山下十四隊,她在山上十五隊。有一天她從山上下來,和我討論她不是破鞋的問題。那時我還不大認識她,只能說有一點知道。她要討論的事是這祥的:雖然所有的人都說她是一個破鞋,但她以為自己不是的。因為破鞋偷漢,而她沒有偷過漢。雖然她丈夫已經住了一年監獄,但她沒有偷過漢。在此之前也未偷過漢。所以她簡直不明白,人們為什麽要說她是破鞋。如果我要安慰她,並不困難。我可以從邏輯上證明她不是破鞋。如果陳清揚是破鞋,即陳清揚偷漢,則起碼有一個某人為其所偷。如今不能指出某人,所以陳清揚偷漢不能成立。但是我偏說,陳清揚就是破鞋,而且這一點毋庸置疑。…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30pm — No Comments

蔡振念·折翼天使之歌──評歐陽柏燕《飛翔密碼》

每一個詩人都有著相同的挑戰與宿命,那就是尋求如何擺脫前人的影響,創造自己的風格,而在風格既成之後,又要思考如何自我突破,避免重複。前者美國批評家布魯姆(Harold Bloom)稱之為「影響的焦慮」(The Anxiety of Influence),認為它如同詩人心理的弒父情結。兒子要獨立自主,勢必經歷一番心理上的弒父,詩人要脫去前人的影子,也需要叛逆。這一切說明風格建立之非易,但歐陽柏燕做到了,不僅如此,她深知超越的重要,在《飛翔密碼》的序文中她說道:「寫詩的人,總是隨時在啟程,隨時在尋求超越。」

然而我又感受到她另一種焦慮,擔心讀者能否索解她詩中的密碼:「不知他是否能搭著詩的翅膀,體貼我的心意飛翔」作者在此是多慮了,法國解構學者侯蘭.巴特(Roland…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August 15, 2017 at 10:36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