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oi's Blog (336)

王小波·黃金時代(九)

我和陳清揚在章風山上做愛時,她還很白,太陽穴上的血管清晰可見。後來在山裡曬得很黑。回到農場又變得白皙。後來到了軍民共建邊防時期,星期天機務站出一輛大拖拉機,拉上一車有問題的人到磚窯出磚。出完了磚再拉到邊防線上的生產隊去,和宣傳隊會齊。我們這一車是歷史反革命,賊,走資派,搞破鞋的等等,敵我矛盾人民內部都有,幹完了活到邊境上鬥爭一台,以便鞏固政治邊防。出這種差公家管飯,武裝民兵押著蹲在地上吃。吃完了我和陳清揚倚著拖拉機站著,過來一幫老婆娘,對她品頭論足。結論是她真白,難怪搞破鞋。…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4:00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八)

我在交待材料裡說,我和陳清揚在劉大爹後山上做案無數。這是因為劉大爹的地是熟地,開起來不那麼費力。生活也安定,所以溫飽生淫欲。那片山上沒人,劉大爹躺在床上要死了。山上非霧即雨,陳清揚腰上束著我的板帶,上面掛著刀子。腳上穿高統雨靴,除此之外不著一絲。

陳清揚後來說,她一輩子只交了我一個朋友。她說,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在河邊的小屋裡談到偉大友誼。人活著總要做幾件事情,這就是其中之一。以後她就沒和任何人有過交情。同樣的事做多了沒意思。…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9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七)

我後來又見到陳清揚,和她在飯店裡登記了房間,然後一起到房間裡去,我伸手幫她脫下大衣。陳清揚說,王二變得文明了。這說明我已經變了很多。以前我不但相貌兇惡,行為也很兇惡。

我和陳清揚在飯店裡又做了一回案。那裡暖氣燒得很暖,還裝著茶色玻璃。我坐在沙發上,她坐在床上,聊了一會兒天。逐漸有了犯罪的氣氛。我說,不是讓我看有多耷拉嗎,我看看。她就站起來,脫了外衣,裡面穿著大花的襯衫。然後她又坐下去,說,還早一點。過一會服務員來送開水。他們有鑰匙,連門都不敲就進來了。我問她,碰上了人家怎麼說,她說,她沒被碰上過。但是聽說人家會把門一摔,在外面說:真他媽的討厭!…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8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六)

人保組的房子在場部的路口上,是一座孤零零的土坯房。你從很遠的地方就能看見,因為它粉刷得很白,還因為它在高崗上,大家到場部趕街,老遠就看見那間房子;它周圍是一片劍麻地,劍麻總是睛綠色,劍麻下的土總是鮮紅色。我在那裡交待問題,把什麼都交待了,我們上了山,先在十五隊後山上種玉米,那裡土不好,玉米有一半沒出苗。我們就離開,晝伏夜行,找別的地方定居。最後想起山上有個廢水碾,那裡有很大一片丟荒了的好地,水碾裡住了一個麻瘋寨跑出來的劉大爹。誰也不到那裡去,只有陳清揚有一回想起自己是大夫,去看過一回。我們最後去了劉大爹那裡,住在水碾背後的山窪裡,陳清揚給劉大爹看病,我給劉大爹種地。過了一些時候,我到清平趕街,遇上了同學。他們說,軍代表調走了,沒人記著我們的事。我們就回來。整個事情就是這樣的。,…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7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五)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6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四)

我曾經以為陳清揚在我進山後會立即來看我,但是我錯了。我等了很久,後來不再等了。我坐在小屋裡,聽著滿山樹葉嘩嘩響,終於到了物我兩忘的境界。我聽見浩浩蕩蕩的空氣大潮從我頭頂湧過,正是我靈魂裡潮興之時。正如深山裡花開,龍竹筍剝剝地爆去筍殼,直翹翹地向上。到潮退時我也安息,但潮興時要乘興而舞。正巧這時陳清揚來到草屋門口,她看見我赤條條坐在竹板床上,陽具就如剝了皮的免子,紅通通亮晶晶足有一尺長,直立在那裡,登時驚慌失措,叫了起來。陳清揚到山裡找我的事又可以簡述如下:我進山後兩個星期,她到山裡找我。當時是下午兩點鍾,可是她像那些午夜淫奔的婦人一樣,脫光了內衣,只穿一件白大褂,赤著腳走進山來。她就這樣走過陽光下的草地,走進了一條干河溝,在河溝裡走了很久。這些河溝很亂,可是她連一個彎都沒轉錯。後來她又從河溝裡出來,走進一個向陽的山窪,看見一間新搭的草房。假如沒有一個王二告訴她這條路,她不可能在茫茫荒山裡找到一間草房。可是她走進草房,看到王二就坐在床上,小和尚宜挺挺,卻嚇得尖叫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5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三)

那天晚上我沒走掉。陳清揚把我拽住,以偉大友誼的名義叫我留下來。她承認打我不對,也承認沒有好好待我,但是她說我的偉大友誼是假的,還說,我把她騙出來就是想研究她的結構。我說,既然我是假的,你信我幹嘛。我是想研究一下她的結構,這也是在她的許可之下。假如不樂意可以早說,動手就打不夠意思。後來她哈哈大笑了一陣說,她簡直見不得我身上那個東西。那東西傻頭傻腦,恬不知恥,見了它,她就不禁怒從心起。

我們倆吵架時,仍然是不著一絲。我的小和尚依然直挺挺,在月光下披了一身塑料,倒是閃閃發光。我聽了這話不高興,她也發現了。於是她用和解的口氣說:不管怎麼說,這東西醜得要命,你承不承認。…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5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二)

我過二十一歲生日那天,正在河邊放牛。下午我躺在草地上睡著了。我睡去時,身上蓋了幾片芭蕉葉子,醒來時身上已經一無所有(葉子可能被牛吃了)。亞熱帶旱季的陽光把我曬得渾身赤紅,痛癢難當,我的小和尚直翹翹地指向天空,尺寸空前。這就是我過生日時的情形。

我醒來時覺得陽光耀眼,天藍得嚇人,身上落了一層細細的塵土,好像一層爽身粉。我一生經歷的無數次勃起,都不及那一次雄渾有力,大概是因為在極荒僻的地方,四野無人。

我爬起來看牛,發現它們都臥在遠處的河岔裡靜靜地嚼草。那時節萬籟無聲,田野上刮著白色的風。河岸上有幾對寨子裡的牛在鬥架,鬥得眼珠通紅,口角流涎。這種牛陰囊緊縮,陽具挺直。我們的牛不幹這種事。任憑別人上門挑釁,我們的牛依舊安臥不動。為了防止鬥架傷身,影響春耕,我們把它們都閹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0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一)

我二十一歲時,正在雲南插隊。陳清揚當時二十六歲,就在我插隊的地方當醫生。我在山下十四隊,她在山上十五隊。有一天她從山上下來,和我討論她不是破鞋的問題。那時我還不大認識她,只能說有一點知道。她要討論的事是這祥的:雖然所有的人都說她是一個破鞋,但她以為自己不是的。因為破鞋偷漢,而她沒有偷過漢。雖然她丈夫已經住了一年監獄,但她沒有偷過漢。在此之前也未偷過漢。所以她簡直不明白,人們為什麽要說她是破鞋。如果我要安慰她,並不困難。我可以從邏輯上證明她不是破鞋。如果陳清揚是破鞋,即陳清揚偷漢,則起碼有一個某人為其所偷。如今不能指出某人,所以陳清揚偷漢不能成立。但是我偏說,陳清揚就是破鞋,而且這一點毋庸置疑。…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30pm — No Comments

蔡振念·折翼天使之歌──評歐陽柏燕《飛翔密碼》

每一個詩人都有著相同的挑戰與宿命,那就是尋求如何擺脫前人的影響,創造自己的風格,而在風格既成之後,又要思考如何自我突破,避免重複。前者美國批評家布魯姆(Harold Bloom)稱之為「影響的焦慮」(The Anxiety of Influence),認為它如同詩人心理的弒父情結。兒子要獨立自主,勢必經歷一番心理上的弒父,詩人要脫去前人的影子,也需要叛逆。這一切說明風格建立之非易,但歐陽柏燕做到了,不僅如此,她深知超越的重要,在《飛翔密碼》的序文中她說道:「寫詩的人,總是隨時在啟程,隨時在尋求超越。」

然而我又感受到她另一種焦慮,擔心讀者能否索解她詩中的密碼:「不知他是否能搭著詩的翅膀,體貼我的心意飛翔」作者在此是多慮了,法國解構學者侯蘭.巴特(Roland…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August 15, 2017 at 10:36am — No Comments

溫柔的牢籠——評蔡振念詩集《水的記憶》

批評從來不是容易的事,批評是把金針渡予人,把自己的理解介紹給讀者,去幫助讀者理解。讀者的閱讀經驗、期待視野各自不同,對作品的理解也就不同,所以西方的解釋學(hermeneutics)自施萊爾馬赫(Friedrich Schleimacher,1768—1834)及狄爾泰(W.Dilthey,1833—1911)以降,都強調讀者不同的理解。何蘭(Norman N. Holland ,1927—)甚至認為:「意義無關乎文本,而是繫於讀者,解釋是讀者再創造的一種過程。」於是,問題來了,文學批評有句老話:「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批評家的理解因此也就不可能讓每個讀者滿意,批評實際上成了另一種創作,於是我們有了批評的批評,使文學批評變成一種螺旋式的上升。…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August 12, 2017 at 12:05am — No Comments

須文蔚·魔術方塊

  我們以不同色彩伏貼在

  不停翻轉的立方體上

  你紅著臉卻堅持不分心於我的凝望

  回身拉上銅扉深鎖起思念

  隱身到嫣紅的薔薇花園裏

  靜坐成一則古典詩裏難解的意象

  我攀登了好幾座摩天大樓的倒影

  在礦泉水招牌上的綠洲小憩…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une 30, 2017 at 4:07pm — No Comments

須文蔚·蛙鳴

  天空塌陷在水源地

  河流竄逃到村莊的街道

  巨石滾動在人們的屋頂上

  流砂穿過村民的呼吸

  我們在公墓旁守夜

  輪流靠近篝火,烘幹

  傷口上的血與膿,以火光

  燒灼川流不息的淚腺





  讓落石擊中胸膛的阿嬤…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une 30, 2017 at 4:06pm — No Comments

須文蔚三行詩《絕緣體》

靜默如

一段被收藏在琴弦中的音樂

千萬張弓也拉不響

Added by moooi on June 30, 2017 at 4:04pm — No Comments

須文蔚·淩 遲

每天收到一封妳歸還的情書

每個撕開過的信封封口都嘔

吐出過期的愛意

妳樂此不疲地寄來

每一吋我繾綣過妳身軀的皮膚

一雙我緊握過妳的手掌

兩張我吻過妳的嘴唇

一顆陪妳看遍木棉花的眼珠

每天收到一封沒有附回郵地址的信,想必…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une 30, 2017 at 4:00pm — No Comments

蔡振念·指甲油

都是莊生的無用之用

像詩裝飾了生命

指甲油七彩了

女人的尖端美學



(戀物四則之四)…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April 16, 2017 at 6:00pm — No Comments

蔡振念·眉筆

又粗又黑,握住你
像握住一具陽具
佛洛伊德那變態老頭
象徵說的遺毒至今
還在我眼前

(戀物四則之三)

Added by moooi on April 10, 2017 at 9:51am — No Comments

顏艾琳·瑪麗蓮夢露

「這裡躺的是瑪麗蓮夢露。

36,24,36 」 

──摘自其墓誌銘

A教授推上滑落的眼鏡,

慎重地告訴我:

其實,瑪麗蓮夢露

是純粹普普主義的作品。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

可口可樂的瓶子

便大大流行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April 4, 2017 at 9:29pm — No Comments

羅伯特·庫弗:保姆 (上)

(1)保姆



(2) @ @ @


她七點四十到達,晚了十分鐘,不過,兩個孩子吉米和比

茜還在吃飯,父母尚未做好出門準備。隔壁房裏,傳來嬰兒的

啼哭,自來水“嘩嘩”的響聲,電視機裏的音樂聲(沒有歌詞:

興許是首舞曲罷———讓人想起翩翩起舞的身影)。塔克太太

一邊撫弄著頭發,一邊一陣風似的走進廚房,從裝滿溫水的平

鍋裏抓起滿滿的一瓶牛奶,又“唰”地沖了出來。“哈利!”她嚷…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March 30, 2017 at 4:28pm — No Comments

羅伯特·庫弗:保姆 (下)

(61) @ @ @

將車停在兩棟建築以外。悄悄走近房子,朝他家的窗口

往裏瞧了瞧。果然不出所料。她的外衣脫了,少年的襯衫解

開了。他看著他倆緩慢、笨拙、稚氣十足地相互摸索著解對

方的衣服。我的天,他們要解到什麼時候啊。“有個宴會!”

“是你說的!”待他們快脫光時,他走了進去。“餵!這兒怎麼

回事?”他們臉色嚇得蒼白如奶酪。呵呵!“小夥子,瞧你那…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March 30, 2017 at 4:28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