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oi's Blog (355)

王小波·紅拂夜奔(17)

胡公倒嘴快:“太尉,不必解釋。劍客的勾當,我的專業!國士國士,就是你對我大大的好,我對你也大大的好!這李靖我的包下啦!”

虬髯公白了胡公一眼說:“太尉,胡公包下這事,小可就不必插手了!”

“虬公,不要爭一時的意氣。李靖這廝不知是什麽來歷,小侄身為天下第一劍,居然死在他手下。你們不可托大,一路去,也有個照應。”

虬髯公一笑:“這李靖的來歷你不知道,怎麽想起去殺他?太尉大人,我可不是輕狂。令侄在天下一流劍士之中排行第一,卻另有超一流的劍士,殺一流劍士如宰雞一般。這胡先生在超一流劍士中馬戰天下第一,足可以為令侄復仇。小子出手大可不必。”…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December 20, 2018 at 5:33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16)

李靖站在那兒連架式也不擺,嘿嘿地冷笑:“俺李靖從不與人過招,只知道割頭難續,死一個人就有一家哭,人不殺我,我不還手。你這廝雖實在是可殺不可留,俺也不好先下手,老子立著不動腳,你來捅一劍看看?”

楊立“嗖”地一劍刺去,快如閃電,眼見李靖是沒法躲,可是偏偏沒有刺中,就像他自己刺偏了二尺。李靖回手一刀,他看得清清楚楚,要閃時才覺得這一刀來得真要命,往哪裏躲都別扭。虧了軟功出色,把胸腹一齊收後三寸,幾乎閃了腰,躲開了身子,左臂叫人家齊肘截去,楊立眼也不眨,一招秋風掃落葉橫掃過去,只覺得李靖肯定斷為兩截。可他偏從楊立頭上縱了過去,楊立急轉身時,只覺得頸上一涼,腦袋飛了起來,在空中亂轉,正趕上看見那腔子裏出血。他大呼:“妖術!!”嘴動卻無聲。然後臉上一麻,摔在地上,只覺天地滾了幾滾,就什麽也不知道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December 20, 2018 at 5:33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15)

楊立縱馬入林。紅拂又和李靖說:“李郎!休忘了奴的語言,楊立問時,你只裝聾作啞。今番入鳥林去,也不知能否得生。我夫婦先吻別了吧!”

這兩個人就在大路上接吻,足足有十五分鐘。過路的人都不敢看,閉了眼睛走。紅拂卻長嘆一聲:“好了,我覺得再沒有遺憾了。現在我精神百倍,咱們去會楊立!”

紅拂抱定必死的決心,縱馬進了林子。李靖跟在她的後面,心裏狐疑不定。走到樹林深處,只見楊立坐在高坎上玩劍穗兒,馬拴在一邊。紅拂下馬,把馬拴好,走過去在楊立面前跪下,李靖也跟著跪。那楊立揚起眉毛來:

“下面跪的是誰?”

“無知小妹紅拂問大哥金安!”…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December 20, 2018 at 5:32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14)

李靖聽了半信不信:“紅拂,你別吹牛!這是玩命的事兒。你要沒把握,到時候收拾不下來,後悔也來不及!”

“奴的不是性命?俺們只管下山去!”

“慢著!我還不敢全信你的。咱們好好化妝,傍黑時進鎮。最好是偷渡,你這媚術我沒見過,能不用最好還是別用。”

李靖和紅拂在黃昏時進鎮,找一間不大不小的客棧住下。開了房間後,叫一桌酒到房裏去吃,兩人海餐一陣。吃飽了飯,李靖說:…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December 20, 2018 at 5:31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13)

 “郎,那二娘的屍首哩?終不成郎有了奴這新交,便不戀舊好了不成?”

李靖長嘆一聲:“人死了,什麽都沒了。守著屍首有什麽用?等會她家的女工會來的。我們快走,遲了就走不脫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December 20, 2018 at 5:31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12)

正說著,紅拂從梁上跳下來。李二娘一見她兩眼冒火,掏出鏡子就要和她比個高低。她東瞄西看,口中念念叨叨:

“個兒比我高了兩寸,臉比我白一點。眼睛大一點,腰細了一寸,這都沒什麽了不起,只是她這頭髮!餵,你這頭髮是假的吧?”

“好教姐姐得知,奴這頭髮是天生的,並不曾染過。還有一樁,奴入楊府時,有十幾個老虔婆在奴身上打了格子,數著格兒要尋疤痕。休說是芝麻大的疤,連一個大的毛孔也未尋得。有一個婆子發了昏,說是尋到一個,卻是奴的肚臍眼也!”

“真個是美到家了的小騷貨。和你一比,我成了燒糊的卷子啦!”

“姐姐將天比地,奴便是燒焦的卷子!”…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December 20, 2018 at 5:30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11)

她猛然想到這麽兇毆胖胖實在是沒臉。被李靖甩了就不準人在家裏提他的名字,這就叫掩耳盜鈴。再說,就算胖胖有四指肥膘,也經不起這麽打,更何況這世界上只有胖胖真正愛她,為什麽要打人家?這是欺軟怕硬,拿人家當出氣筒。她連忙撲過去把襪子從胖胖嘴裏掏出來,摟住那顆肥頭痛哭起來。

“胖胖,我是壞女人,我打疼你了嗎?我給你揉揉。”

這一揉不要緊,胖胖就哼起來,好像大象打呼嚕一般。她樂不可支地流了眼淚。可是李二娘還以為她心中余怒未消。再看她這一身肥肉,自脖子以下,乳房、肚子、大腿到處是青紫色的斑傷,就如一身迷彩偽裝服。李二娘幹嚎一聲:

“胖胖,我剛才發了神經病,你可不要記恨!要過意不去呆會你打我一頓,不過千萬別打我臉。”…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December 20, 2018 at 5:29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10)

錢氏在關內關外有沃野千頃,園林會館百余處。普天之下,大小商埠市鎮,全有錢記商號。她又有錢又有勢——那些幹弟弟個個權重一時。錢氏又有商船千艘,浮行於海洋之上;商隊駱駝幾千峰,行走於大漠之中。東到扶桑,西至英倫,南到爪哇,北至羅剎,到處開有分號。開著那麽大的跨國公司,她倒沒忘本,至今還在做那皮肉生意。在朝官員三品以上,或文有詩名,武有俠名之士,甚至綠林大盜只要年不過六旬,身體健康無口臭狐臭等,都夠得上嫖她的資格,不過要提前半年預約登記,她就靠這一手拉關系。

想起這錢寡婦,李二娘暗暗叫道:“山藥蛋!老娘比你差在哪裏?你不過是靠身子做本錢起家,老娘卻有祖傳的造酒絕技。酒色財氣,我比你還占一字之先。李二娘至今沒發達,非不能也,是未發憤耳!老娘今天也發一個誓,不出十年,我上你門去,要你倒趿著鞋奔出來迎我!”…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December 20, 2018 at 5:28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9)

紅拂長嘆一聲:“郎,不是奴說那泄氣話,你縱有上天入地的神通也走不脫!奴見多少少年俊傑,入了太尉的眼,卻無一個走了的。吾等躺在這鳥草房裏,雖是藏得好,也只爭一個早晚。郎不聞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不算?依奴時先落幾日快活!似這等日後捉了去,卻落一個糟鼻子不吃酒,枉擔其名!”

李靖梗梗脖子說:“我偏不信這個邪!你要是害怕,就回大尉府去。”

紅拂哭了。“郎把奴看做何等樣人!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奴是個有誌氣的!郎若信不過時,便把奴一刀殺了!”

“好好,你有誌氣。跑得了跑不了,走著瞧。我在這兒存了一些糧食,可沒想到要兩個人吃,所以得省著用。早上我去那邊園裏偷幾個蘿蔔當早飯,你別嫌難吃。”…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December 20, 2018 at 5:28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8)

李靖從床下拖出一口箱子。打開以後,屋里充滿了幽暗的藍光。紅拂好奇地走過去看,只見箱子里有一罐油膏,蓋子一揭就冒出半尺長的藍火苗。冷不防李靖揪住她的頭髮,抓起油青就抹了她一臉。

紅拂尖叫起來:“燙殺奴家也!”

“放狗屁!這東西是涼的!”李靖把紅拂的頭髮揪散,又給她穿上一副長袍,這袍子長得很,多半截拖在地下。紅拂哧哧地笑起來。

“郎做什麽?”

說話之間,李靖已經把她撮到肩上。他咬牙切齒地說:“聽你的口氣,你好像會點把式?”…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7:00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7)

李靖回到家,走到漆黑一團的小屋子,只覺得這兒隱隱有呼吸之聲,喝得太多了,耳朵里轟鳴如雷,什麽也聽不清。他磕磕絆絆摸到缸邊,把腦袋扎入水中。直起身時,一股冰涼的水流順著脊梁溝往下淌。李靖強忍著沒叫出來,屏息再聽,桌邊果然有一個人在喘氣,細而不勻。不用問,準是那個賣酒的少婦來搗亂。

也可能是張四娘。這娘們賣弄風情的惟一手段就是裝神弄鬼嚇唬人,先後嚇死了兩個丈夫。李靖想,我要是不怕,她一定不肯幹休,非折騰一宿不可。我可不能和她糾纏。於是他慘叫一聲:“有鬼!”就奔出門,只聽“嘣”地一聲和門外一個人碰了頭。那個人“哇”地一聲叫出聲來,一縱跳上對面的房不見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6:59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6)

李靖抱著酒跟李二娘上了樓。這臥室果然大變樣,新床新帳不說,床頭放了一盞仿宮式燈,真是十分的精巧。李二娘跑到屏風後面,李靖把酒壇放在床頭小幾上,自己坐在床前一張豹皮上。天熱,酒力上升,他把身上的長袍脫了,散開內衣襟。忽聽一聲:“你來看!”他一擡頭,幾乎傻了眼……

胖胖端著一個大托盤,上樓時,樓上卻是一團漆黑。只聽李靖說:

“噓!你看樓梯口,那一對眼珠子閃亮,是隻貓吧?我扔隻鞋把它打跑!”

“別瞎說。那是胖胖!喂,你發什麽傻!把菜端上桌來。”

“告娘子,這兒黑,我怕絆著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6:58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5)

李靖見來勢兇猛,連忙閃開。李二娘險些撞上對面的墻,轉過頭來就要哭,眼淚在眼眶里轉了三圈又生憋了回去。她嗲聲嗲氣地說:“相公!你不喜歡我?那你為什麽還來?”

“誰說不喜歡?我是怕你砸著我,酒在哪里?”

“你——你!要不是搽了粉,我就要哭了!你上這兒來,到底是圖酒呢,還是圖人?”

“酒、人我都圖。賣酒的娘子里,我最喜歡你,酒地道,人也——說不上地道,不過是很漂亮的。”

李二娘想了半天,拿不定主意是哭還是笑,最後她還是笑了。“既然如此,你來親親我!”…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6:57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4)

胖女人走了以後,李靖看看天還早,又接著想第九號計劃。第八號計劃接第五個計劃第二個步驟,是逃跑途中遭擒後的再脫逃計劃。如果失敗,就執行第九號:他與紅拂共入洞房後的第二天,在行房時忽然大吼一聲,咬破舌頭,閉氣裝死。這樣楊素當然不信,一定會派人用燒紅的鐵條烙他的腳心,他就大叫一聲跳起來,兩眼翻白,直著腿跳,把在場的人嚇炸之後,就逃之夭夭。這是第一個步驟,逃出之後,精赤條條,黑更半夜,再怎麽辦?

李靖覺得嘴里流出水來,再也想不下去了。他腦子亂哄哄,好像有十五個人七嘴八舌地說:酒,好酒。十年陳釀。……他氣壞了,大喝一聲:“你們他媽的閉嘴!”

吼完之後,他又覺得無聊,於是悻悻地說:“李二娘,你這淫婦!我這回要是死了,全是你用酒勾引的!”可這也無濟於事。於是,他翻了翻壇子,找出幾根長了毛的鹹菜,慢慢地嚼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6:57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3)

她說起話來似唱似吟,聲音里有說不出的性感,大有繞梁三日的意思。可是李靖聽了,心里有氣,暗叫:你不要說得這麽好聽!你是劊子手,我是死因。什麽“夫君”?不嫌寒磣!楊素大笑道:“擇日不如撞日,撞日不如今日。咱們這就收拾小院,讓你二人住進去,我知道你這小蹄子,心已經飛了!一刻也等不得,我說的是也不足’!”

“乾爺知道奴家的心事。”

李靖大喝一聲:“慢著,楊素,我要回家收拾一下。”…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6:56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2)

 “乾爺,話不能這麽說,此花雖被棄在地,馬上就要枝枯葉落,可是它的花盆卻掩住了公子的妙處,救了他一時之急。紅顏薄命,只要是死在明月輕風之下,或是一死酬知己,那都叫死得其所。乾爺,你不是這麽教導我們的嗎?”

“是呀?紅拂,你若有意。就把你給了他。”

“乾爺,你捨得呀?”

這會兒李靖走了回來,一手按住花盆兒,在床上盤膝坐下,氣恨恨地說:“老頭子,你膽敢綁架我!告訴你,要綁票兒你可找錯了人!我李靖身無長物,只有一間破草房,房契還沒帶在身上。你是誰?”…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1, 2018 at 10:51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1)

李靖、紅拂、虬髯,世稱風塵三俠。事載杜光庭《虬髯客傳》,頗為人所樂道。然杜氏惡撰,述一漏百,且多謬誤。外子王二,博覽群書,竭十年心力方成此篇,所錄三俠事,既備且鑿。外子為營此篇,寢食俱廢。洗褲子換煤氣全付腦後,買糧食倒垃圾未掛於心,得暇輒穩坐於案前,吞雲吐霧,奮筆疾書。今書已成,余喜史家案頭,又添新書,更喜日後家事,彼無遁詞,遂成此序。丙寅年夏日,王門胡氏焚香敬撰。…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1, 2018 at 10:51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十一)

我寫了很長時間交待材料,領導上總說,交待得不徹底,還要繼續交待。所以我以為,我的下半輩子要在交待中度過。最後陳清揚寫了一篇交待材料,沒給我看,就交到了人保組。此後就再沒讓我們寫材料。不但如此,也不叫我們出鬥爭差。不但如此,陳清揚對我也冷淡起來。我沒情沒緒地過了一段時間,自己回了內地。她到底寫了什麼,我怎麼也猜不出來。

從雲南回來時我損失了一切東西:我的槍,我的刀,我的工具,只多了一樣東西,就是檔案袋鼓了起來。那裡面有我自己寫的材料,從此不管我到什麼地方,人家都能知道我是流氓。所得的好處是比別人早回城,但是早回來沒什麼好,還得到京郊插隊。…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4:02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十)

後來我們在飯店裡重溫偉大友誼,談到各種事情。談到了當年的各種可能性,談到了我寫的交待材料,還談到了我的小和尚。那東西一聽別人淡到它,就激昂起來,蠢動個不停。因此我總結道,那時人家要把我們錘掉,但是沒有錘動。我到今天還強硬如初。為了偉大友誼,我還能光著屁股上街跑三圈。我這個人,一向不大知道要臉。不管怎麼說,那是我的黃金時代。雖然我被人當成流氓。我認識那裡好多人,包括趕馬幫的流浪漢,山上的老景頗等等。提起會修表的王二,大家都知道。我和他們在火邊喝那種兩毛錢一斤的酒,能喝很多。我在他們那裡大受歡迎。

除了這些人,豬場裡的豬也喜歡我,因為我餵豬時,豬食裡的糠比平時多三倍。然後就和司務長吵架,我說,我們豬總得吃飽吧。我身上帶有很多偉大友誼,要送給一切人。因為他們都不要,所以都發洩在陳清揚身上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4:01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九)

我和陳清揚在章風山上做愛時,她還很白,太陽穴上的血管清晰可見。後來在山裡曬得很黑。回到農場又變得白皙。後來到了軍民共建邊防時期,星期天機務站出一輛大拖拉機,拉上一車有問題的人到磚窯出磚。出完了磚再拉到邊防線上的生產隊去,和宣傳隊會齊。我們這一車是歷史反革命,賊,走資派,搞破鞋的等等,敵我矛盾人民內部都有,幹完了活到邊境上鬥爭一台,以便鞏固政治邊防。出這種差公家管飯,武裝民兵押著蹲在地上吃。吃完了我和陳清揚倚著拖拉機站著,過來一幫老婆娘,對她品頭論足。結論是她真白,難怪搞破鞋。…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4:0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