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oi's Blog (342)

王小波·紅拂夜奔(4)

胖女人走了以後,李靖看看天還早,又接著想第九號計劃。第八號計劃接第五個計劃第二個步驟,是逃跑途中遭擒後的再脫逃計劃。如果失敗,就執行第九號:他與紅拂共入洞房後的第二天,在行房時忽然大吼一聲,咬破舌頭,閉氣裝死。這樣楊素當然不信,一定會派人用燒紅的鐵條烙他的腳心,他就大叫一聲跳起來,兩眼翻白,直著腿跳,把在場的人嚇炸之後,就逃之夭夭。這是第一個步驟,逃出之後,精赤條條,黑更半夜,再怎麽辦?

李靖覺得嘴里流出水來,再也想不下去了。他腦子亂哄哄,好像有十五個人七嘴八舌地說:酒,好酒。十年陳釀。……他氣壞了,大喝一聲:“你們他媽的閉嘴!”

吼完之後,他又覺得無聊,於是悻悻地說:“李二娘,你這淫婦!我這回要是死了,全是你用酒勾引的!”可這也無濟於事。於是,他翻了翻壇子,找出幾根長了毛的鹹菜,慢慢地嚼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6:57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3)

她說起話來似唱似吟,聲音里有說不出的性感,大有繞梁三日的意思。可是李靖聽了,心里有氣,暗叫:你不要說得這麽好聽!你是劊子手,我是死因。什麽“夫君”?不嫌寒磣!楊素大笑道:“擇日不如撞日,撞日不如今日。咱們這就收拾小院,讓你二人住進去,我知道你這小蹄子,心已經飛了!一刻也等不得,我說的是也不足’!”

“乾爺知道奴家的心事。”

李靖大喝一聲:“慢著,楊素,我要回家收拾一下。”…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7, 2018 at 6:56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2)

 “乾爺,話不能這麽說,此花雖被棄在地,馬上就要枝枯葉落,可是它的花盆卻掩住了公子的妙處,救了他一時之急。紅顏薄命,只要是死在明月輕風之下,或是一死酬知己,那都叫死得其所。乾爺,你不是這麽教導我們的嗎?”

“是呀?紅拂,你若有意。就把你給了他。”

“乾爺,你捨得呀?”

這會兒李靖走了回來,一手按住花盆兒,在床上盤膝坐下,氣恨恨地說:“老頭子,你膽敢綁架我!告訴你,要綁票兒你可找錯了人!我李靖身無長物,只有一間破草房,房契還沒帶在身上。你是誰?”…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1, 2018 at 10:51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紅拂夜奔(1)

李靖、紅拂、虬髯,世稱風塵三俠。事載杜光庭《虬髯客傳》,頗為人所樂道。然杜氏惡撰,述一漏百,且多謬誤。外子王二,博覽群書,竭十年心力方成此篇,所錄三俠事,既備且鑿。外子為營此篇,寢食俱廢。洗褲子換煤氣全付腦後,買糧食倒垃圾未掛於心,得暇輒穩坐於案前,吞雲吐霧,奮筆疾書。今書已成,余喜史家案頭,又添新書,更喜日後家事,彼無遁詞,遂成此序。丙寅年夏日,王門胡氏焚香敬撰。…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September 11, 2018 at 10:51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十一)

我寫了很長時間交待材料,領導上總說,交待得不徹底,還要繼續交待。所以我以為,我的下半輩子要在交待中度過。最後陳清揚寫了一篇交待材料,沒給我看,就交到了人保組。此後就再沒讓我們寫材料。不但如此,也不叫我們出鬥爭差。不但如此,陳清揚對我也冷淡起來。我沒情沒緒地過了一段時間,自己回了內地。她到底寫了什麼,我怎麼也猜不出來。

從雲南回來時我損失了一切東西:我的槍,我的刀,我的工具,只多了一樣東西,就是檔案袋鼓了起來。那裡面有我自己寫的材料,從此不管我到什麼地方,人家都能知道我是流氓。所得的好處是比別人早回城,但是早回來沒什麼好,還得到京郊插隊。…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4:02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十)

後來我們在飯店裡重溫偉大友誼,談到各種事情。談到了當年的各種可能性,談到了我寫的交待材料,還談到了我的小和尚。那東西一聽別人淡到它,就激昂起來,蠢動個不停。因此我總結道,那時人家要把我們錘掉,但是沒有錘動。我到今天還強硬如初。為了偉大友誼,我還能光著屁股上街跑三圈。我這個人,一向不大知道要臉。不管怎麼說,那是我的黃金時代。雖然我被人當成流氓。我認識那裡好多人,包括趕馬幫的流浪漢,山上的老景頗等等。提起會修表的王二,大家都知道。我和他們在火邊喝那種兩毛錢一斤的酒,能喝很多。我在他們那裡大受歡迎。

除了這些人,豬場裡的豬也喜歡我,因為我餵豬時,豬食裡的糠比平時多三倍。然後就和司務長吵架,我說,我們豬總得吃飽吧。我身上帶有很多偉大友誼,要送給一切人。因為他們都不要,所以都發洩在陳清揚身上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4:01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九)

我和陳清揚在章風山上做愛時,她還很白,太陽穴上的血管清晰可見。後來在山裡曬得很黑。回到農場又變得白皙。後來到了軍民共建邊防時期,星期天機務站出一輛大拖拉機,拉上一車有問題的人到磚窯出磚。出完了磚再拉到邊防線上的生產隊去,和宣傳隊會齊。我們這一車是歷史反革命,賊,走資派,搞破鞋的等等,敵我矛盾人民內部都有,幹完了活到邊境上鬥爭一台,以便鞏固政治邊防。出這種差公家管飯,武裝民兵押著蹲在地上吃。吃完了我和陳清揚倚著拖拉機站著,過來一幫老婆娘,對她品頭論足。結論是她真白,難怪搞破鞋。…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4:00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八)

我在交待材料裡說,我和陳清揚在劉大爹後山上做案無數。這是因為劉大爹的地是熟地,開起來不那麼費力。生活也安定,所以溫飽生淫欲。那片山上沒人,劉大爹躺在床上要死了。山上非霧即雨,陳清揚腰上束著我的板帶,上面掛著刀子。腳上穿高統雨靴,除此之外不著一絲。

陳清揚後來說,她一輩子只交了我一個朋友。她說,這一切都是因為我在河邊的小屋裡談到偉大友誼。人活著總要做幾件事情,這就是其中之一。以後她就沒和任何人有過交情。同樣的事做多了沒意思。…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9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七)

我後來又見到陳清揚,和她在飯店裡登記了房間,然後一起到房間裡去,我伸手幫她脫下大衣。陳清揚說,王二變得文明了。這說明我已經變了很多。以前我不但相貌兇惡,行為也很兇惡。

我和陳清揚在飯店裡又做了一回案。那裡暖氣燒得很暖,還裝著茶色玻璃。我坐在沙發上,她坐在床上,聊了一會兒天。逐漸有了犯罪的氣氛。我說,不是讓我看有多耷拉嗎,我看看。她就站起來,脫了外衣,裡面穿著大花的襯衫。然後她又坐下去,說,還早一點。過一會服務員來送開水。他們有鑰匙,連門都不敲就進來了。我問她,碰上了人家怎麼說,她說,她沒被碰上過。但是聽說人家會把門一摔,在外面說:真他媽的討厭!…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8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六)

人保組的房子在場部的路口上,是一座孤零零的土坯房。你從很遠的地方就能看見,因為它粉刷得很白,還因為它在高崗上,大家到場部趕街,老遠就看見那間房子;它周圍是一片劍麻地,劍麻總是睛綠色,劍麻下的土總是鮮紅色。我在那裡交待問題,把什麼都交待了,我們上了山,先在十五隊後山上種玉米,那裡土不好,玉米有一半沒出苗。我們就離開,晝伏夜行,找別的地方定居。最後想起山上有個廢水碾,那裡有很大一片丟荒了的好地,水碾裡住了一個麻瘋寨跑出來的劉大爹。誰也不到那裡去,只有陳清揚有一回想起自己是大夫,去看過一回。我們最後去了劉大爹那裡,住在水碾背後的山窪裡,陳清揚給劉大爹看病,我給劉大爹種地。過了一些時候,我到清平趕街,遇上了同學。他們說,軍代表調走了,沒人記著我們的事。我們就回來。整個事情就是這樣的。,…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7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五)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6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四)

我曾經以為陳清揚在我進山後會立即來看我,但是我錯了。我等了很久,後來不再等了。我坐在小屋裡,聽著滿山樹葉嘩嘩響,終於到了物我兩忘的境界。我聽見浩浩蕩蕩的空氣大潮從我頭頂湧過,正是我靈魂裡潮興之時。正如深山裡花開,龍竹筍剝剝地爆去筍殼,直翹翹地向上。到潮退時我也安息,但潮興時要乘興而舞。正巧這時陳清揚來到草屋門口,她看見我赤條條坐在竹板床上,陽具就如剝了皮的免子,紅通通亮晶晶足有一尺長,直立在那裡,登時驚慌失措,叫了起來。陳清揚到山裡找我的事又可以簡述如下:我進山後兩個星期,她到山裡找我。當時是下午兩點鍾,可是她像那些午夜淫奔的婦人一樣,脫光了內衣,只穿一件白大褂,赤著腳走進山來。她就這樣走過陽光下的草地,走進了一條干河溝,在河溝裡走了很久。這些河溝很亂,可是她連一個彎都沒轉錯。後來她又從河溝裡出來,走進一個向陽的山窪,看見一間新搭的草房。假如沒有一個王二告訴她這條路,她不可能在茫茫荒山裡找到一間草房。可是她走進草房,看到王二就坐在床上,小和尚宜挺挺,卻嚇得尖叫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5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三)

那天晚上我沒走掉。陳清揚把我拽住,以偉大友誼的名義叫我留下來。她承認打我不對,也承認沒有好好待我,但是她說我的偉大友誼是假的,還說,我把她騙出來就是想研究她的結構。我說,既然我是假的,你信我幹嘛。我是想研究一下她的結構,這也是在她的許可之下。假如不樂意可以早說,動手就打不夠意思。後來她哈哈大笑了一陣說,她簡直見不得我身上那個東西。那東西傻頭傻腦,恬不知恥,見了它,她就不禁怒從心起。

我們倆吵架時,仍然是不著一絲。我的小和尚依然直挺挺,在月光下披了一身塑料,倒是閃閃發光。我聽了這話不高興,她也發現了。於是她用和解的口氣說:不管怎麼說,這東西醜得要命,你承不承認。…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5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二)

我過二十一歲生日那天,正在河邊放牛。下午我躺在草地上睡著了。我睡去時,身上蓋了幾片芭蕉葉子,醒來時身上已經一無所有(葉子可能被牛吃了)。亞熱帶旱季的陽光把我曬得渾身赤紅,痛癢難當,我的小和尚直翹翹地指向天空,尺寸空前。這就是我過生日時的情形。

我醒來時覺得陽光耀眼,天藍得嚇人,身上落了一層細細的塵土,好像一層爽身粉。我一生經歷的無數次勃起,都不及那一次雄渾有力,大概是因為在極荒僻的地方,四野無人。

我爬起來看牛,發現它們都臥在遠處的河岔裡靜靜地嚼草。那時節萬籟無聲,田野上刮著白色的風。河岸上有幾對寨子裡的牛在鬥架,鬥得眼珠通紅,口角流涎。這種牛陰囊緊縮,陽具挺直。我們的牛不幹這種事。任憑別人上門挑釁,我們的牛依舊安臥不動。為了防止鬥架傷身,影響春耕,我們把它們都閹了。…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50pm — No Comments

王小波·黃金時代(一)

我二十一歲時,正在雲南插隊。陳清揚當時二十六歲,就在我插隊的地方當醫生。我在山下十四隊,她在山上十五隊。有一天她從山上下來,和我討論她不是破鞋的問題。那時我還不大認識她,只能說有一點知道。她要討論的事是這祥的:雖然所有的人都說她是一個破鞋,但她以為自己不是的。因為破鞋偷漢,而她沒有偷過漢。雖然她丈夫已經住了一年監獄,但她沒有偷過漢。在此之前也未偷過漢。所以她簡直不明白,人們為什麽要說她是破鞋。如果我要安慰她,並不困難。我可以從邏輯上證明她不是破鞋。如果陳清揚是破鞋,即陳清揚偷漢,則起碼有一個某人為其所偷。如今不能指出某人,所以陳清揚偷漢不能成立。但是我偏說,陳清揚就是破鞋,而且這一點毋庸置疑。…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anuary 18, 2018 at 3:30pm — No Comments

蔡振念·折翼天使之歌──評歐陽柏燕《飛翔密碼》

每一個詩人都有著相同的挑戰與宿命,那就是尋求如何擺脫前人的影響,創造自己的風格,而在風格既成之後,又要思考如何自我突破,避免重複。前者美國批評家布魯姆(Harold Bloom)稱之為「影響的焦慮」(The Anxiety of Influence),認為它如同詩人心理的弒父情結。兒子要獨立自主,勢必經歷一番心理上的弒父,詩人要脫去前人的影子,也需要叛逆。這一切說明風格建立之非易,但歐陽柏燕做到了,不僅如此,她深知超越的重要,在《飛翔密碼》的序文中她說道:「寫詩的人,總是隨時在啟程,隨時在尋求超越。」

然而我又感受到她另一種焦慮,擔心讀者能否索解她詩中的密碼:「不知他是否能搭著詩的翅膀,體貼我的心意飛翔」作者在此是多慮了,法國解構學者侯蘭.巴特(Roland…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August 15, 2017 at 10:36am — No Comments

溫柔的牢籠——評蔡振念詩集《水的記憶》

批評從來不是容易的事,批評是把金針渡予人,把自己的理解介紹給讀者,去幫助讀者理解。讀者的閱讀經驗、期待視野各自不同,對作品的理解也就不同,所以西方的解釋學(hermeneutics)自施萊爾馬赫(Friedrich Schleimacher,1768—1834)及狄爾泰(W.Dilthey,1833—1911)以降,都強調讀者不同的理解。何蘭(Norman N. Holland ,1927—)甚至認為:「意義無關乎文本,而是繫於讀者,解釋是讀者再創造的一種過程。」於是,問題來了,文學批評有句老話:「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批評家的理解因此也就不可能讓每個讀者滿意,批評實際上成了另一種創作,於是我們有了批評的批評,使文學批評變成一種螺旋式的上升。…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August 12, 2017 at 12:05am — No Comments

須文蔚·魔術方塊

  我們以不同色彩伏貼在

  不停翻轉的立方體上

  你紅著臉卻堅持不分心於我的凝望

  回身拉上銅扉深鎖起思念

  隱身到嫣紅的薔薇花園裏

  靜坐成一則古典詩裏難解的意象

  我攀登了好幾座摩天大樓的倒影

  在礦泉水招牌上的綠洲小憩…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une 30, 2017 at 4:07pm — No Comments

須文蔚·蛙鳴

  天空塌陷在水源地

  河流竄逃到村莊的街道

  巨石滾動在人們的屋頂上

  流砂穿過村民的呼吸

  我們在公墓旁守夜

  輪流靠近篝火,烘幹

  傷口上的血與膿,以火光

  燒灼川流不息的淚腺





  讓落石擊中胸膛的阿嬤…

Continue

Added by moooi on June 30, 2017 at 4:06pm — No Comments

須文蔚三行詩《絕緣體》

靜默如

一段被收藏在琴弦中的音樂

千萬張弓也拉不響

Added by moooi on June 30, 2017 at 4:04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moooi commented on moooi's blog post 愛墾文創 Big Data: 達人交流 最新動態
6 minutes ago
idée créative posted a blog post
14 minute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薰妮·每當變幻時

作詞:盧國沾 作曲:古賀政男 懷緬過去常陶醉  一半樂事  一半令人流淚 夢如人生  快樂永記取  悲苦深刻藏骨髓 韶華去  四季暗中追隨  逝去了的都已逝去 啊..常見明月掛天邊 每當變幻時 便知時光去 懷緬過去常陶醉 想到舊事 歡笑面常流淚 夢如人生  試問誰能料 石頭他朝成翡翠 如情侶  你我有心追隨 遇到半點風雨便思退 啊..常見紅日照東方  每當見夕陽 便知時光去 如情侶 你我有心追隨  遇到半點風雨便思退 啊..常見紅日照東方  每當見夕陽 便知時光去
43 minutes ago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1 hour ago
百万主播 posted a blog post
1 hour ago
Ra Zola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TASHKENT HOLIDAY posted a blog post
2 hours ago
Jemaluang 三板頭·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