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迢迢跑到福建
就為了看惠安美女

惠安女是惠東半島海邊的一個特殊的族群,從狹義上來說其實是惠東女,也是地地道道的漢族。她們的服飾,也深深地影響著周邊的鄉鎮。據當地人說,幾百年前,她們由中原移居於此。

惠安女的特殊服飾,可分為崇武城外、山霞和小岞、凈峰兩個類型,不同的是,前者斗笠較大、重,邊沿稍有彎曲;後者斗笠較細、薄、輕、小。後者也蒙上頭巾,但頭巾上綴有紅色小花蕾,中青年婦女多把雙辮子折在頭頂的兩側,包上頭巾似有梭角的感覺。手上也提有黃色竹籃。在頭頂前方還別著一至三把塑料梳子,未婚青年婦女頭髮還留有劉海。

惠安女頭戴的斗笠塗上黃漆,具有防日曬雨淋作用。花頭巾為四方形,一般是白底上綴綠或藍色小花,或是綠或藍底上綴小白花,折成三角形包系頭上,有擋風防沙、禦寒保暖和保護髮型等作用。 不過現在的年輕人穿著也都很時尚了。這樣有特色的服飾總有一天會成為歷史。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15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arcasamani人才系 on December 23, 2021 at 1:54pm

Dragonfly meaning and symbolism
Dragonfly meaning and symbolism includes opportunity, transformation, spontaneity, ancient wisdom, and other mystical qualities. These beautiful winged insects have fascinated people for thousands of years. In fact, the dragonfly spirit animal is a powerful totem that appears in the spiritual beliefs of many cultures.Source:https://www.uniguide.com

Comment by arcasamani人才系 on August 24, 2021 at 10:54pm


動畫市場與教育

動畫是近十年內在全世界迅速竄紅的流行媒介,變化萬千的風格與出奇不意的創意像一朵朵令人驚艷的花朵綻放在電視、電影、網路等等多媒體空間。遍處燦爛的花田展現出人類無邊無界的超凡想像力。從主流動畫在商業市場佔有率的具體數字可以看出:2001 年美國動畫在電影市場佔有率已達 9.8%,其中迪士尼的動畫影片就佔了 50% (其餘像是:夢工廠 33%、派拉蒙 7%、新力 4%、華納 4%) 1,更遑論好萊塢電影在國際商業電影市場上的號召力,全球票房收入也甚可觀。

此外,電腦科技的進步也提升了電腦三維動畫技術,知名好萊塢導演 Steven Spielberg1994 年的票房電影《侏儸紀公園》 (Jurassic Park) 開啟了電腦動畫特效大量輔助電影拍攝的潮流,自此之後,許多電影(特別像是魔戒和哈利波特這類奇幻劇情)也紛紛利用大量動畫特效來塑造現實世界中根本不 存在的超現實人物和場景,驚人的科技技術已讓觀眾分不出真實和虛幻之間的界線,並帶著人類的視覺經驗前往另外一個虛實交錯的異空間。


                                                  (Encanto, the new animated film from Disney 2021)

國外的動畫教育行之多年已頗有規模和製度,一些知名的動畫教育學校吸引眾多外國學子遠渡重洋一圓動畫夢想。臺灣早期動畫工業只停留在代工,因此對動畫專業教育並不重視,但是在近幾年全球風靡動畫的潮流衝擊之下,行政院新聞局於 2003 年始舉辦“臺灣國際動畫影展”(Taiwan International Animation Festival,簡稱 TIAF),國內動畫系所也紛紛成立,由最初僅有的臺南藝術大學(原臺南藝術學院)音像動畫研究所,至今全國已成立了 50 多個動畫相關系所,可見動畫教育日漸受到國人重視,對於國內的電影、多媒體產業和學術發展也愈顯重要。(詩的動畫—以“詩想”過程導入手繪實驗動畫創作與探討,康臺生 鄭宜芳,2007,臺灣師範大學)

1 資料來源:AC Nielsen,資策會 MIC 整理,2002 年 8 月

(愛懇編註:美國動畫市場2019年最新數據點擊此)

Comment by arcasamani人才系 on July 27, 2021 at 10:38pm


體驗設計的主客互動考量

曾在洛杉磯的迪斯尼樂園看過十幾米高的水幕電影,小小的米老鼠猛然間頂天立地地在你面前站起來,不由人不嘆為觀止。


當然,就是水幕做得精致,畫面清晰靈動,公園遊樂場所能做到的也就是讓大人和孩子一起樂一樂,得到一點感官享受的體驗。迪斯尼的幻覺真則真矣、美則美矣、全則全矣,畢竟只是淺層的娛樂,跟旨在訴諸人的情感和理智的戲劇與電影不能同日而語。

在美國電視情景喜劇《為你瘋狂》里還出現過一種目前尚屬科幻,但不久就可能實現的高科技體驗,只要戴上特制的眼鏡和手套,就能進入一個虛擬現實的世界,有著百分之百的幻覺,可以“為所欲為”,得到強烈的感官刺激,不過,也僅僅是感官刺激。


從表面上看,迪斯尼式的體驗在盡量鼓勵主客互動,但事實上遊客的這種動有著很多限制。進入特定遊樂環境的遊客多半是很被動的,當他們被車、船帶進非常逼真的模擬環境時,或者來到過山車上體驗類似“極限”的刺激時,都要被工作人員用安全帶綁起來。而相比之下,劇場中的觀眾盡管在多數情況下並不需要移動位置,卻從感性到理性都需要有積極的投入,至於在那些環境戲劇的演出中觀眾的主動參與就更多了。
孫惠柱:看戲、遊樂與托夫勒的“體驗業”2008-05-29 《爱思想平台》)

Comment by arcasamani人才系 on July 26, 2021 at 5:23pm


站起來,我們來做個遊戲


1970年代未來學/趨勢學名著《第三次浪潮》作者阿爾文·托夫勒(Alvin Toffler,1928年10月8日-2016年6月27日),本來對戲劇並無特別興趣。可是,在談體驗業時,提到了謝克納那時候還剛剛開始的環境戲劇實驗,並將之作為體驗業的一種象征。他很欣賞一位劇評家所做的比較:

當《69年的狄奧尼索斯》(Dionysus in 69,下圖)在紐約演出的時候,一位評論家用這樣的話,總結了該劇的編導理查·謝克納(Richard Schechner)的理論:

“傳統的戲劇總是這樣對觀眾說:‘坐下,我來給你講個故事。’可不可以同時還這樣說:‘站起來,我們來做個遊戲。’”

謝克納的戲正是這樣做的。在這個從歐里匹得斯那兒得到靈感的戲里,觀眾真的被邀請參加舞蹈,一起來慶祝酒神狄奧尼索斯的儀式。


這樣的對比也許會使人覺得,在傳統的戲劇中觀眾就是被動的接受者,事實並非如此。譬如當年的《白毛女》完全是用傳統形式演的,並沒有任何觀眾參與的特別設計,那些看完之後立刻報名參軍的青年農民看戲時肯定非常衝動,然而還是坐在那兒看完了至少大半場戲。

布萊希特和迪倫馬特的戲劇也讓人安靜地坐在那里看故事,但卻用奇特的故事逼著他們動腦筋想問題。和傳統的看戲方式相比,迪斯尼式的遊樂讓人在身體上活動起來,腦子卻大大“減負”了;而參與式的環境戲劇,則叫人在身體和頭腦兩個方面都充分第挖掘潛能。
(孫惠柱:看戲、遊樂與托夫勒的“體驗業” 2008-05-29 《爱思想平台》)


體驗設計·延續閱讀 》

《叙事行動公共藝術》觀察

旅遊·把故事說好的快意

玩得哥和妹

文化旅遊

DESIGN-DRIVEN 設計力創新

福建惠安美女文創

Comment by arcasamani人才系 on July 25, 2021 at 9:58pm


體驗設計


溫飽之後多餘的財力和精力,用到哪兒去?已經十分繁盛的服務業,正在不斷提高人的生活質量,特別是滿足人的身體需求的餐飲業和理髮沐浴業,更已在密度上超過了不少發達國家;而對於精神的需求來說,發達的體驗業是下一個必然的發展趨勢。

主客互動的環境模式,會在新的體驗業中大行其道;與此同時,政府應該大力支持戲劇等藝術領域的體驗業。

事實上,前些年曾經極大地衝擊了藝術的實業建設和商業潮流,不僅提高了中國人的物質生活水平,也正在為中國藝術的再次興隆準備條件。北京上海眾多的畫廊和近兩年開始復蘇的話劇只是露出頭來的冰山之一角。

作為新世紀體驗業一部分的藝術,和原來的藝術會有很多不同的地方,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傳統模式中坐著看的戲劇、電影、電視和動著玩的迪斯尼式的遊樂,以及遊戲式的戲劇都將有大有用武之地。只要準備好了,體驗業帶來的將不是未來的衝擊,而是動力。孫惠柱:看戲、遊樂與托夫勒的“體驗業”
 2008-05-29 《爱思想平台》)

Comment by arcasamani人才系 on June 12, 2021 at 9:47am


舒婷·惠安女子

野火在遠方,遠方

在你琥珀色的眼睛裏

以古老部落的銀飾

約束柔軟的腰肢

幸福雖不可預期,但少女的夢

蒲公英一般徐徐落在海面上

啊,浪花無邊無際


天生不愛傾訴苦難

並非苦難已經永遠絕跡

當洞簫和琵琶在晚照中

喚醒普遍的憂傷

妳把頭巾一角輕輕咬在嘴裏


這樣優美地站在海天之間

令人忽略了:妳的裸足

所踩過的堿灘和礁石

於是,在封面和插圖中

你成為風景,成為傳奇

Comment by arcasamani人才系 on April 30, 2021 at 4:20pm

大前研一:“少年JUMP”世代

教育格局:《有小小的快乐,就满足的“少年JUMP”世代》自己的能力,应该由自己判断。自己想做的事,应该根据自己的判断,由自己来决定。但是日本的孩子却受偏差值管制下的世界,度过了训练自己判断能力最重要的时期。也就是说,日本的孩子们失去了靠自己的力量判断自我的能力,而且不是由自己,而是由偏差值来决定自己想做的事。”(248页)“调教就是透过填鸭方式,把老师所教的东西背起来,考试的时候,只要把背起来的东西再正确的吐出来,偏差值就能高高在上。”(250页)(大前研一《低IQ年代》,252-253页,台北,2010,商周出版 )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