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i kia kiak's Blog (319)

1950-60年代中文電影霸主陸運濤

陸氏家族為港片打出天下

編者按:香港地盤不大,但出了很多世家望族。他們在開創事業、積累財富的同時,為香港的繁榮作出了重要貢獻。

在香港的繁華商業中心中環有一座名為“陸佑行”的建築。這是陸氏家族在香港的地標。香港影王陸運濤就誕生在這個家族。…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June 7, 2017 at 11:00pm — 1 Comment

周志強:作為一種形象的“文學語言”(下)

昔人言為書之體,須入其形,以若坐、若行、若飛、若動、若往、若來、若臥、若起、若愁、若喜狀之,取不齊也。然不齊之中,流通照應,必有大齊者存。故辨草者,尤以書脈為要焉。

事實上,中國的書法作品就是以一種藝術的形式展現了漢語的這種來自形體的美。劉熙載所謂的“入其形”,就是指,書法的要義在於,寫字時必須要揣摩透漢字的形體形象,令這種形體形象變化多端,各具風采。而“書脈”,則是指在這種形體形象的變化中,生成一種連綿不絕、回環往復的氣韻。顯然,劉熙載的這個說法,充分肯定了漢字基本形象對於書法藝術的重要意義,這表明,漢字的形體形象可以成為一種審美形象,產生生動的氣韻。

其次,聲韻,也是語言的一種基本形象。聲音的變化往往蘊含著情感的波動,從而造就不同的漢語語音形象。…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May 23, 2017 at 11:24pm — No Comments

周志強:作為一種形象的“文學語言”(上)

內容摘要:文學語言不僅塑造生動的文學形象來感染人,而且,其自身也成為對讀者富有巨大感染力的、韻味深長的藝術形象。漢語形象則是指,建立在漢語基礎上的語言形象。一方面,文學形象是建立在語言形象的基礎之上的,另一方面,語言形象具有自身的意義,可以和作品中的藝術形象形成有趣味的對話關系。 

把語言作為一個審美形象來理解和把握,也就是相信文學語言本身具有獨立的審美價值,而不是像傳統的文學理論所認為的,文學語言僅僅是表達意義的工具和手段。在這里,我們講語言的形象,指的是文學語言不僅塑造生動的文學形象來感染人,而且,其自身也成為對讀者富有巨大感染力的、韻味深長的藝術形象。漢語形象則是指,建立在漢語基礎上的語言形象。…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May 23, 2017 at 11:24pm — No Comments

周志強:一個偉大傳統的失落與重建——從漢語形象角度看白話文改革(下)

事實上,文言文和白話文歷史性的分別具有不同的修辭內蘊,從而構成不同特性的漢語形象。從意義的表達方面來看,文言文古奧、含蓄,多用典故、代詞和隱語,往往“文約而事豐”[27],產生含蘊不盡的審美效果;白話文則清晰、直白,表達流暢、意義單純,刻畫細膩而準確,往往便於具體場景和體驗的描繪。劉師培曾經批評文言文過於誇飾,但是,正是在他的批評里面,我們可以感受到文言文的修辭特性。他說,古代詞章,不追求虛飾的詞匯;後世的人們,用詞造句,則“多與本意相違”。他舉例說,用“萍水”表示“相聚”,用“青雲”表示“得志”,用“白水”表示“誓詞”等等。[28] 劉師培把這種文言文的這種修辭方式看作是丟失了古代人文言寫作的傳統,在我們看來,這恰好是文言文自身傳統積累的結果。也就是說,文言文作為“書寫文字”而不是“口說文字”,必然不斷增加其書寫字詞的內在含義,字詞之間的通假借用,形成了這樣一種曲折古奧、用典豐富的風格。…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May 23, 2017 at 11:23pm — No Comments

周志強:一個偉大傳統的失落與重建——從漢語形象角度看白話文改革(中)

在這一段文字里面,有這樣幾個觀點值得注意:

1.輕文字而重聲音。認為文言之所以害人誤國,究其根源在於“字”。而所謂“白話”,則是恢復創字之始,去除了字上面的“粉飾”。

2.輕審美而重實用。認為語言的主要功能就是便利合用,中文、西文,文言、白話,莫不如此。因此,舍文言而取白話,是因為白話更簡便更直接。

3.否定文言之美。認為文言之美不是“真美”,而是一種虛飾之美;而改用白話,則可以滌除文言的“外美”,去偽存真。

4.肯定白話之功。認為日本等國銳意改革,莫不得力於舍棄舊文,改造新文。中國只有徹底粉碎文言文,推行白話文,才能興利除弊,富國強民。…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May 23, 2017 at 11:22pm — No Comments

周志強:一個偉大傳統的失落與重建——從漢語形象角度看白話文改革(上)

摘 要:五四以來從文言文到白話文的轉換,實現了語言的社會學意義上的轉換,但對古典漢語形象審美傳統的繼承卻被擱置並延遲。從這個意義上講,“審美啟蒙”語境下的白話文改革,顯示出濃烈的社會功利性意味。本文試圖從漢語形象這個角度重新探討這場轟轟烈烈的語言改革運動,探討漢語在審美現代性進程中的現實境遇和歷史轉型。 …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May 23, 2017 at 11:22pm — No Comments

張國濤:後英雄時代“小人物”的英雄敘事(下)

在影片中,楊勝利精神的“崇高”與“純粹”,與他物質生活的“崇低”與“功利”形成鮮明對比。所謂“崇低”,是指其極低的物質生活水平,所謂“功利”,是指他對兒子的“功利性”要求以及實現這個要求的“功利性”手段。這種鮮明對比不但在表面上,而且在內在里也是完全對立的,導演用99%的影像語言所講述的一個“崇高”與“純粹”的老戰士,突然滑落為一個為了實現自己的目的而不擇手段的“庸人”,而且完成這個滑落只占用了1%的篇幅。對於這種對比和落差,不但一般觀眾難以接受,即使專業人士也難以茍同。這也是首映後不少觀眾表示沒有看懂的原因之一。…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May 23, 2017 at 11:20pm — No Comments

周志強:英雄敘事及其終結——論蕭峰形象(中)

在《天龍八部》中,康敏是借著一封信來展開她的陰謀的。依拉康所論,信,在其比喻意義上指的就是一種“既在又不在那個地方”的語言力量。它具有一種結構化的權力,為人物(主體)設計或說準備著他(她)在文化秩序中的位置。那麼,作為凝聚著一種文化秩序的象征性符碼,“信”的意義就決非尋常了。一封信,“如果置放在歷史進程中,就屬於歷史鏈條上的一個環節,這個環節能承上啟下地發揮自身的作用。所以,信的權力只有當其是歷史的權力的顯現,或這種權力的寓言式顯現時,才有充足的存在理由的。”[9]由此看來,康敏手中的這封信同樣也是非同小可的——它所記載的正是一種蕭峰的身世之謎,指向的是以宗法意識為背景的整個道德規範和禮制體系。康敏正是因為對“信”中的這種強大的文化力量的利用,才富有意味的將蕭峰玩乎於掌股之間。這就可以使我們象拉康似的認識到,蕭峰,這個“無所不能”的英雄,其出場角色同樣也是被一種象征文化秩序的語言力量所規定的。[10]…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May 11, 2017 at 11:52am — No Comments

周志強:英雄敘事及其終結——論蕭峰形象(上)

摘要:蕭峰混雜迷亂的身世和尷尬慘烈的命運,抹去了塗在蕭峰式的孤獨而自由的抗爭者身上的光環,折射出了一種沈潛在現代性歷史進程中的無意識焦慮。在這個意義上,蕭峰作為一個歷史的無意識鏡像,喻示出中國現代知識分子的烏托邦沖動和這種沖動不斷遭到拆解的現實境遇。 …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May 11, 2017 at 11:51am — No Comments

周志強:“惡搞”:來自新媒介的審美清算?(下)

有意思的是,這種象征禁忌的極端形式,就是媒介文化對“純美”、“唯美”的訴求和追逐。小康召喚體制下的社會圖景,總是和一種品味、韻味的過渡想象聯系在一起。從張藝謀的《英雄》、《十面埋伏》、陳凱歌的《無極》直到今天馮小剛的《夜宴》,這種極美的烏托邦訴求,正顯得日益明顯。本來是屬於大眾文化形式的“電影”、“大片”,今天卻成為高高在上的“唯美”之神。過去的反精英主義的大眾藝術家,今天卻蛻變成了帶有更強烈的掩飾性和虛幻性的“新精英分子”。

簡單地說,這種大眾文化的象征禁忌一方面體現為不違背體制規範;一方面體現為魅力化。…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May 11, 2017 at 11:51am — No Comments

周志強:“30秒中國”背後的文化戰略轉型

前不久,奧巴馬訪華時,我們同時接待了兩個美國總統:一個是政治總統,一個文化總統;一個大講政治合作,一個大談民主自由;一個從上海到北京,在和中國外交部周旋,一個則在電影《2012》中,隨著該片的公映走遍中國各地,和中國普通公民交融在一起。

顯然,美國始終兩條腿走全球化之路:政治之路和文化之路。進而言之,“美國”總是不斷地對自己“形象”進行美學包裝,並且通過大眾傳媒四處傳播這樣一種政治無意識:美國是進步、民主和自由的象征。

關鍵在於,美國形象的這種推銷策略,是通過政治與文化“界限分明”的幻覺來實現的。就是說,美國人用現實主義玩政治,用浪漫主義玩文化;用政治爭利益,用美學爭人心。本來兩相維系,卻看似互不幹擾。在這里,美國精神通過美學感染的方式大力傳播,並且深入人心,成為所謂的“公理化身”。…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5:31pm — No Comments

周志強:媒體全球化時代的文化生產

10月9日,全球知名媒體共同發起的世界媒體峰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來自世界各地的通訊社、報刊、廣播、電視、網絡等各種媒體形態的170多家傳媒機構參與這次盛會。在近年來中國召集的各類國際性峰會中,這次媒體峰會似乎並無什麽特別之處。但是,考慮到目前中國媒體發展的狀況和媒介政治面臨的各種問題,這次峰會的意義就非同尋常了。

簡單地說,這次峰會顯示了中國媒體文化生產的一次重大轉向:中國將開始逐步把國內的媒體文化生產納入到全球媒體文化系統之中。這意味著,一直遵循國家主義生產原則的國內主流媒體,將慢慢融入到全球媒介文化話語之中,並逐步參與全球媒體文化的競爭。…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5:30pm — No Comments

周志強:網絡“廣場政治”的非理性缺陷

在目前的中國社會,網絡廣場越來越被人們看做是一種對社會發展具有良好作用的場域。人們寄希望於這個場域中的社會輿情反映民意,體現民望,更能夠表達民主意志,成為中國社會政治民主化的重要形式。於是,我們就可以看到,很多人對網絡廣場就有了一種美好想象:網絡廣場通過輿論壓力影響社會權力的執行過程和方式,從而緩解公民與政府的緊張關系,最終避免街頭群體性暴力事件的發生。

 

對網絡的過度依賴無法緩解集體緊張情緒

 …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5:30pm — No Comments

周志強:“山寨文化”中的消費想象

最近,“山寨文化”一詞開始流行。通過仿制的方式,制造價廉而其物未必不美的產品,這種行為確乎是“山寨”作風。但是,稱之為“文化”,就讓很多人覺得有點兒過譽。所謂“文化”,至少可以理解為一種生活方式,一種可以重復出現的社會現象,甚至一種體現了很多人的生活價值和人生理想的行為方式,等等。按照這種理解,“山寨文化”一詞也就憑空而來,算不得數。但是,如果偏偏死拉硬拽,把今天的種種“山寨”現象,作統一觀,也未嘗不可。於是,有趣的問題就出來了:為什麽如此多人喜歡山寨?山寨里面包含了怎樣的一種消費體驗?…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5:27pm — No Comments

周志強:我們失去了“青年”

在距離五四運動發生將近20年的時候,維新派的梁啟超就帶來了一個有趣的隱喻:新的中國應該是少年中國。從此,“老年”就與腐敗、陳舊的文化想象相關聯;而“青年”則成為嶄新的、進步的、革命的。而五四運動以來,“青年”更是被賦予了特殊的歷史使命。進化論的出現,海派知識分子對教育下一代的期望,種種文化的驅力,把“青年”推向了中國歷史變革的前台。

由此,在中國現代歷史中,各種各樣的革命思潮和政治運動,都被打上了青年政治的印痕。激情四溢的啟蒙主義文化與浪漫多姿的理想主義思潮,成為中國革命政治的特殊魅力。“青年”就不是一個僅僅與年齡和心智相關的概念,而是牽連到身份、信念、黨團和階層的概念。

簡單地說,作為一種文化敘事的核心概念,“青年”成為值得關注的社會神話。…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5:26pm — No Comments

張國濤:後英雄時代“小人物”的英雄敘事(上)

從處女作《黑炮事件》開始,黃建新導演的“成人寓言”盡管不斷變換著各異的探索主題,但“城市電影、黑色幽默、小人物、荒誕敘事”的元素一如既往地出現在其每一部電影之中,“他一直在黑色幽默的風格里特立獨行,象征化的敘事情節背後總是意識形態的蒙昧和人生命運的荒誕,在尖銳反映某些現實矛盾的同時又保持著冷靜溫和的立場。”這次他的新作《求求你,表揚我》(以下簡稱“《求》片”)仍然延續著他一貫的理念與風格,並且嘗試在後英雄時代講述一個“小人物”的英雄故事。



一、後英雄時代的英雄想象…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5:19pm — No Comments

周志強:李安的文化詭計

談李安的電影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今天,我們至少可以看到兩種不同風格類型的華語電影。一種是李安式的,一種是賈樟柯式的。李安擅長把鏡頭剪輯得流暢自如,讓觀眾在瀏覽其作品的時候,仿佛置身於他的電影世界之中去了,而自己則淹沒在影院的黑暗之中;賈樟柯則非要把電影剪得淩亂粗糙,一個個鏡頭被“硬接”在一起,讓觀眾覺得,我們是在看一種類似於家庭DV拍攝出來的東西。我們無法融入到賈樟柯的世界之中,卻會強烈地關心我們自己的現實生活。不妨說,李安更擅長故事,賈樟柯更善長現實。

這意味著,李安總是能夠編織一個迷人的故事,也就總是能夠迷人。正因如此,李安的電影更難於讓人跳出來對其進行解析評價。李安在電影中摻雜進去的各種觀念也就更難被發現。…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5:14pm — No Comments

周志強:新媒介裂變與文化的對抗

當代媒介一直在不斷地發生著裂變。

首先是影視媒介的崛起成為機械媒介過渡到電子媒介的標志。然後,以網絡、手機、PSP、DV、WAIKMAN、MPER4等為代表的新媒介從傳統的大眾媒介中脫穎而出,開始遊離於電影、廣播、電視等,與私人生活、隱秘閱讀相勾聯,對昔日的作為一種文化形態的日常生活提出挑戰。

我們迎來了一個“新媒介”時代。

 

什麼是新媒介?

 …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5:12pm — No Comments

周志強:“惡搞”:來自新媒介的審美清算?(上)

“惡搞”的繁盛,乃是伴隨”新媒介”的崛起。網絡、手機、DV、MPER4等等新傳媒,從一開始就遊離於主流大眾媒介(電視、廣播、報刊),往往和私人生活、隱秘閱讀相互關聯。在這里,麥克盧漢的舊論“媒介即身體的延伸”,在“新媒介”面前變得獨具新意。新媒介的身體性、私密性,不僅僅為“惡搞”提供一個傳播的基礎,事實上,也內在地規定著其傳播內容必然和主流媒介大相徑庭。正是在這樣的時刻,“惡搞”成為經由新媒介生成的一種帶有柔性的抵抗意義的娛樂形式。

“惡搞”[1]本來自日本,登陸香港而漸至大陸,逐漸成為具有中國本土意義的“惡搞”。香港作為一個文化殖民地,本來就有文化形象的“濫用”(catachresis)傳統。“無哩頭”的“惡搞”現象,也就可以看作斯皮·瓦克意義上的一種“概念隱喻”(concept…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5:12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