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a Na's Blog (117)

里柯克·瑪麗伯沙銀行奇案(下)

以上所說——請注意,這一點很重要——只是人們七點半時知道的案情。當然,隨著時針的轉動,人們了解到的案情越來越多。八點鐘的時候,人們得知帕普金沒有死。不過肺部受了重傷。到八點半的時候,又得知他不是被打中肺部,但子彈打穿了他胸骨下方的凹進處。

九點正又得知帕普金的心窩安然無恙,但子彈打中了他的右耳並把它整個兒給打飛了。最後得知他的耳朵沒有真的被打掉,也就是說,子彈沒有一點不剩地刮掉他的耳朵,但擦傷了他的頭部,把他給震懵了,假如子彈再往左偏那麽一兩英寸,那它就打中他的腦髓了。當然,從公眾的興趣來說,這已和被槍殺沒什麽區別了。…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June 30, 2017 at 11:28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瑪麗伯沙銀行奇案(中)

我不知道你是否清楚含溴礦泉水對人的精神會產生什麽作用。

反正喝了這種東西後你要自殺就難了。

你辦不到。

你感到非常舒暢。

總之,在人造礦泉水、輝煌的燈光和靚麗的姑娘們的共同作用下,郁悶和氣惱被一掃而光了,帕普金開始感到一身暢快,精神大振。他才不在乎世界上有多少勃朗寧哩,讓他們滾蛋吧——至於說那個詩人,他算什麽東西?讓他見鬼去吧!詩歌是什麽玩意兒呢,呃?——不過是些蹩腳的押韻而已。…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June 30, 2017 at 11:25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瑪麗伯沙銀行奇案(上)

里柯克· 



自殺這種事兒是不應該干的,除非經過了深思熟慮。它經常導致非常嚴重的後果,有時帶給別人的痛苦比帶給自殺者的還多。

我並不是說自殺一無是處,通常它也是有其可取之處的。無論是誰,在聽了某種類型的音樂,讀了某些種類的詩歌,或是領教了六角手風琴上的某種演奏之後,都會覺得有些生命真不該繼續下去,覺得甚至連自殺都有其光明美好的一面。

但是以愛情為借口自殺,充其量也只是一種非常值得懷疑的試驗而已。我知道,我的這一看法與大多數死心塌地的癡情人的看法截然相反,他們只要受那麽一丁點兒刺激便會自殺,仿佛這是終止他們那本來就不該開始的生命的唯一榮耀的方式似的。…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June 30, 2017 at 11:24pm — No Comments

李培根:養成現代人格,避免歷史悲劇重演(下)

現代人格養成之關鍵

最後一個話題,我說一下現代人格養成的關鍵,或者說我們怎麼去養成現代人格。我分別從下面幾個方面去談。…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May 13, 2017 at 4:05pm — No Comments

李培根:養成現代人格,避免歷史悲劇重演(中)

這樣的事,文化大革命中有很多,我們的歷次運動中都有這樣的人。我衷心希望同學們可以多了解一下我們國家的歷史,包括我們從反右到文化大革命等等。對這種歷史不了解、沒有記憶,對咱們國家沒有好處。我所說的這些,我們可以看一下幾位有名的人:某作家的親弟弟曾為了表現積極,以子虛烏有的事告發了那位作家;某大畫家向公安局告密,直接導致詩人聶紺弩入獄並被判無期徒刑;某著名學者被組織要求做中央某部的臥底。…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May 13, 2017 at 4:03pm — No Comments

李培根:養成現代人格,避免歷史悲劇重演(上)

作者簡介:李培根(根叔),生於1948年,湖北武漢人。1981年在華中工學院(現華中科技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後,於1983年赴美留學,1987年在美國威斯康辛·麥迪遜大學(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獲得博士學位後回母校工作。2003年12月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2005年3月至2014年3月擔任華中科技大學校長。

(第105期“心靈之約”講座,二0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



同學們好!剛開學,估計大家比較閑,因為今天來了這麼多人。既然比較閑,那我就跟大家說幾句閑話。今天的題目就是“閑話人格養成”。

人格教育的重要性…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May 13, 2017 at 4:02pm — No Comments

張英進:北電影重繪:文化混生、異托邦和後現代性(下)

四、結語:後現代的,後國家的,跨國的



IV. Concluding Remarks: Postmodern,Postnational, Transnational



林文淇詳細闡述的後現代都市空間範疇意義不大——我將對上述論點加上自己的例子和解釋——以支持這一觀點:簡言之,在對台北的新表述中,九十年代台灣電影記錄了亨利·列斐伏爾(Henri Lefebvre)所說的“絕對空間”(absolute space)這種在長時間歷史積累中獲得社會和政治意義的空間,也是表達民族國家目的合法化和身份認同的空間(Lin Wenchi 1998, 112)。隨著絕對空間的消失,林文淇繼續說,台灣電影中清晰的歷史整全感和伴生的身份認同也會隨之消失。不出意外,這些都歸因於後現代。確實,如果我們跟隨弗里德里克·比埃爾(Frederick…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May 13, 2017 at 3:59pm — No Comments

張英進:北電影重繪:文化混生、異托邦和後現代性(中)

三、再見,“南國”:台北,異托邦,後現代性



III. Farewell, “South”(Nanguo):Taipei, Heterotopias, Postmodernity





然而,在台灣電影中,文化混生和台北最近的變化間還有更深遠的聯系。從霍米巴巴(Homi Bhabha)的後現代研究角度出發,皮特斯認為混生無異於異化的條件,它是一種無家可歸的狀態。得益於台灣特殊的文化和政治情境,異化和無家可歸成為都市電影再現台北的兩大主題。例如《街頭巷尾》(Our Neighbors,1963),塑造了一群“無家可歸”的大陸人,他們與台灣本土人交流,並在台北建立新的公共性生活。《台北發的早班車》(Early Train fromTaipei, 1964)和《康丁遊台北》(Kang-Ting’s Tourof Taipei,…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May 13, 2017 at 3:57pm — No Comments

張英進:北電影重繪:文化混生、異托邦和後現代性(上)

——Cinematic Remapping of Taipei: Cultural Hybridization, Heterotopias, and Postmodernity

作者:張英進

譯者:陳榮鋼

發表:The Fifth Annual Conference on History and Culture of Taiwan, UCLA, October 12-15, 2000.



一、概要…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May 13, 2017 at 3:56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史比利金斯的爱情故事(4)

妻子的回答是:“等一會兒,愛德華,等我先披件外套。”

等他們回來時夜色早已變成沈沈黑暗,此時他們已把那塊地重新炸了一半了。

而在所有這段時間里,史比利金斯先生和諾拉往往是坐在遊廊里。他說個沒完,她則洗耳恭聽。比如說,他對她談了他在石油生意方面的可怕經歷,談了他那激動人心的大學歲月。不久他們或許會進屋去,諾拉彈起鋼琴,史比利金斯先生則坐在一旁一邊聽一邊抽煙。在紐貝里夫婦的這幢別墅里,既然彈藥和更具威力的爆破物都是家常便飯,那麽在客廳里抽支煙什麽的也就自然更是小菜一碟了。至於說那音樂嘛,史比利金斯先生說:“繼續彈下去吧,我不懂音樂,不過我對它一點兒也不討厭。”…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May 1, 2017 at 12:02am — No Comments

里柯克·史比利金斯的爱情故事(2)

前文已經說過,有些人是因為生意原因離城而去的,以免讓人懷疑他們得一年到頭干活。另一些人干脆到歐洲去,為的是避免別人指責他們老是呆在美國。還有些人,也許是大多數人吧,他們是因為醫療上的原因而被他們的大夫打發出城的。既然他們有這樣或那樣的病,普魯托里亞街的醫生們,如施萊德大夫,總是情願在夏天把他們的病人一個個打發出城。生活優裕的大夫們沒有哪個願在夏天為他們操心。當然,患者們即使因自身的原因渴望到某個地方去,他們都更願意是被他們的大夫打發去的。…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April 28, 2017 at 11:41am — No Comments

里柯克·史比利金斯的爱情故事(3)

應該說明的是,以清潔而論,卡斯特吉奧小城堡的主要榮耀應歸功於那些仆人。不用說,他們所有的人都是從英國請來的。他們給紐貝里先生和夫人帶來的舒適真是沒的說。事實上,正如先生和夫人所承認的,這種類型的仆人在美國根本找不到。

“我們的蘇格蘭園丁是個大好人。”紐貝里夫人總是負責解釋,“我真不知道怎樣才能找到另一個像他這樣的人。你知道吧,親愛的,他簡直就不願讓我們摘玫瑰花,另外,要是我們有人從草地上走過,他會暴跳如雷。他斷然拒絕讓我們擅自采摘疏菜。他很明確地告訴過我,要是我們采摘他那剛長出的豌豆或黃瓜,他就辭職不干了。我們要等到他完成了種植過程後才能吃它們。”…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April 28, 2017 at 11:39am — No Comments

里柯克·史比利金斯的爱情故事(1)

幾乎任何一天,在普魯托里亞街或那附近一帶,你都可以看見小個子史比利金斯先生和他的四個高高的兒子走在一起——他們的年紀差不多和他一樣大。

說確切一點,史比利金斯先生現年二十四歲,而鮑勃——那些男孩中最大的那個——至少也有二十歲了。這些孩子的年紀已不得而知,因為一次可怕的意外使他們的母親把這一切全忘了。當時孩子們正呆在田納西山間那所由威肯姆先生創辦的特殊青年學院;而他們的母親艾瓦萊夫人則在里維耶拉過冬,並且她覺得為了孩子們好,她必須忍痛不讓他們跟她呆在一起。

不過現在,既然艾瓦萊夫人再婚了,成了艾瓦萊一史比利金斯夫人,當然也就再沒有必要讓他們呆在威肯姆先生的學院里了。史比利金斯先生有能力照看他們的。…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April 27, 2017 at 10:08am — No Comments

張英進:西方國際電影節與中國電影(下)

到中國的抗戰及歐美的二戰時期,在中國的盟國地位和美國的宗教救世話語的雙重影響下,好萊塢及時推出富蘭克林改編自賽珍珠暢銷小說的《大地》(1937),影片讚揚中國婦女的勤勞勇敢與對土地的“原始情感”,開創一種新的中國形象(農婦-土地)。雖然出於對異族的長期歧視,男女主角仍由白人化妝而飾,但此片獲奧斯卡最佳女主角,也證明美國觀眾當年對這一新的中國形象的認同。從另一個角度看,《大地》對中國災荒和貧窮的渲染,很可能給當年的美國觀眾高人一等的自豪感:美國社會已經進入現代化了,而中國人卻還在水深火熱中掙紮。…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April 18, 2017 at 8:25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素不相識的朋友

他走進臥車吸煙室時,我正獨坐在那兒。

他穿著一件毛皮襯里大衣,提著一口值五十元的小提箱。他一進來就把箱子放在了座位上。

然後他看見了我。

“啊呀!啊呀!”他滿面春風地說道,好像認識我似的。

“啊呀!啊呀!”我搭訕道。

“天啦!誰能料到會在這兒碰上你呢?”他說著,一個勁兒地和我握手。

“是誰也想不到。”我在心里想。…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April 15, 2017 at 9:04pm — No Comments

張英進:西方國際電影節與中國電影(上)

——在上海交通大學的演講

在許多人的心目中,西方國際電影節與好萊塢迥然不同,自有一種特殊的神秘感,既占有國際電影藝術的審判權,又與政治和商業運作保持了相當的距離。但事實並不完全如人們所想象的,因為在神話背後,西方國際電影節有自己的政治,商業和藝術標準,所有這些對十多年來的中國電影都產生了相當大的影響。…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April 15, 2017 at 11:06am — No Comments

至樂/斯蒂文森

遇上天氣晴和的暮色,無論閑佇旅店門前看看綺照落日,還是獨立橋邊,觀觀水草遊魚,都是人生一種難得的享受。

只有這時,所謂賞心樂事這個詞的充分意義,你才能真正領會。這時你的筋骨肌肉是那麼舒適輕松,渾身上下是那麼爽潔健康,那麼悠然自得,所以不論你坐立止息,都無所不宜,也不論你做什麼,你都會做得躊躇滿志,樂比帝王。你會毫不拘束地同任何人攀談,不問賢愚,不分醉醒,那情形仿佛這一番激烈跋涉,早已將你身上的種種褊狹自尊都洗滌一空,剩下的唯有一顆好奇的心,它興致勃勃、自由自在,正像你在兒童或科學家身上所見到的那樣。

你會將你個人的嗜好完全拋到一邊,而一心只註意發生在你面前的各種趣事,時而滑稽,好似一出鬧劇;時而又莊肅,好似一篇古老的傳奇故事。…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April 9, 2017 at 12:44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照相師的擺弄

“我想照一張相。”我說。照相師蠻有熱情似地看了我一眼。他穿一身灰衣服,佝倭著背,眼神迷蒙如自然科學家。不過沒有必要為他多花筆墨。誰都知道照相師是啥模樣。

“坐在那兒,”他說,“等著。”

我等了一個小時。其間我翻完了1912年的《婦女之友》、1902年的《少女雜志》和1888年的《嬰兒雜志》。我開始意識到自己真不識時務:那個男人正閉門從事他的科學研究,憑我這副尊容根本不配來打攪他。

一個小時後照相師開了里面那扇門。

“進來!”他聲色俱厲地說。

我於是進了照相室。…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April 9, 2017 at 12:00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醫生和那套古怪裝置

譯者:楊江柱

一 醫學的本來面目…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April 6, 2017 at 7:24pm — No Comments

里柯克·倒退的一生

他的一生向我揭示了一個我所體驗過的最富有啟發性的寓言。

我第一次遇見賈金斯,或者說真正注意他,是在好些年前,那時我還是個孩子,正在外邊野營。當時有人正要將一塊木板釘在樹上當擱板,賈金斯便走過去管閑事,說要幫他一把。…

Continue

Added by Tata Na on April 6, 2017 at 7:24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