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018 Blog Posts (137)

What is the creative economy?

From ‘creative industries’ to ‘creative economy’ – how the idea of creative industries and the creative economy has changed in the last 20 years



How the term ‘creative industries’ began

The term ‘creative industries’ began to be used about twenty years ago to describe a range of activities, some of which are amongst the oldest in history and some of…

Continue

Added by MalaysianCinema on January 8, 2018 at 9:53pm — No Comments

梁文道·學院之樹

向有「建築師中的哲學家」之稱的路易.康(Louis Kahn),喜歡講一些奇妙的寓言,用來表達他的建築理念。他最出名的寓言是關於學校的:「學校始於一棵樹下的人,他和其他幾個人討論他的發現,他雖不知自己是老師,但其他人知道自己是學生。學生們反思那些對話於是就想,和這個人在一起是多麼好的事啊。他們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聆聽這樣的一個人說話。很快地,一個被需要的空間樹立了起來,第一個學校出現了。學校的建立是不可避免的,因為那是人類慾望的一部分」。…

Continue

Added by Mystikós kípos on January 4, 2018 at 7:46pm — No Comments

黃順來小小小說《陽關道與獨木橋》

兒子做錯事,父親罵他一句,他頂回三句, 父親氣得七孔生煙,罵道: “你滾吧!滾到三百里外去,我永遠也不要再見到你,今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各不相干.

兒子說: ‘爸爸!我看應該改為你走陽關道,我過獨木橋比較好。


父親:“為什麽?”


兒子說: “獨木橋久了會腐爛,萬一您走過時橋坍塌了,豈不是掉進河裏,您又不會遊泳。要怎麽辦?”


父親一聽,覺得兒子很關心他,心中的氣也就消了一半以上.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January 4, 2018 at 10:27am — No Comments

黃順來小小小說《*竅門已開》

丈夫本來在街邊炒果條,後來改行買賣衣服,.

老婆看到丈夫改行之後,仍然是那副吊兒郎當的姿態,於是忍不住地說:

‘萬事起頭難,你應該積極一點, 像東升的朝陽, 努力去拼搏.瞧你像夕陽西下,一副死氣沈沈的樣子, 要做什麽生意?.”


不料丈夫卻說: “老婆! 你不用杞人憂天,我的竅門被馬雲打開了,我已經有了做生意的秘訣,還怕什麽?我的生意一定會賺大錢的.”


“屁!你的頭被馬雲打昏了那才是真的。”老婆說。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January 4, 2018 at 10:27am — No Comments

黃順來小小小說《水災,水災,我愛你!》

雨季來了。



他今早一起身,看到天空烏雲密布,傾盆大雨即將來臨。




他早就有了防備,把幾件簡單的家具搬去放在安全不會淹水的地方。




他興高采烈地喊了起來:“上蒼呀!下吧!下吧!下到淹大水那就好了。”




旁邊的兒子聽了感到十分驚異,問道:“爸爸!您為什麽祈求上蒼下大雨淹大水?




“你懂什麽?“父親瞪了兒子一眼說: “如果發生水災,我們就會被安頓在救災中心,那時候三餐有免費的食物吃,吃飽了不是睡覺就是跟朋友聊天,還有什麽生活比這個更逍遙自在?”,…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January 4, 2018 at 10:27am — No Comments

黃順來小小小說《施捨》

她是一位越南婦女, 說得一口流利的華語, 懷裏抱著一個熟睡的孩子, 坐在街邊求乞.



一位穿著光鮮整齊的男士向她走過來, 打算施捨.




她一看就知道此人非富則貴, 於是抖擻精神, 使出看家本領, 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說:



‘先生! 我是從越南來的, 我來找丈夫, 找不到, 流落街頭行乞, 過著吃不飽餓不死的生活. 我的兒子咳得很厲害, 等下要去看醫生, 先生! 您做做好心, 多給一點吧!”




男士笑笑, 掏出錢包, 拿出一張50元鈔票遞給她.




她歡天喜地, 謝了又謝.



男士走後, 她附在孩子的耳畔說: “寶貝! 你看! 媽一出絕招,…

Continue

Added by 來自沙巴的沙邦 on January 4, 2018 at 10:26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常玉,和他的小土缽

去年秋天,去看常玉的畫,地點在歷史博物館。看常玉,而在史博館,我覺得是完全正確的事。好的畫當然送到全世界任何美術館去展都毫無愧色,但水仙養在素瓷水盂裏,襯以半白半透明的花蓮水晶石,卻當然是最美麗的。

常玉的畫因為有一段故事,所以在歷史博物館裏掛起來便顯得特別登對,特別“非伊莫屬”。

那故事是這樣的:常玉當年在巴黎,那是五十年代的事了。當時的教育部長是黃季陸先生,黃很愛才,特別邀請常玉回國展畫,常玉也答應了。大批畫作於是便運到史博館,機票錢當然盡快寄去。不料畫家拿了錢,玩興大發,忽然想到,埃及的陽光和金字塔應該更有趣一點。於是便從巴黎直奔埃及去玩了。等他玩回來,也不知拿什麽錢來台灣,他不來,史博館就等著,等著等著,畫家竟死了。…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anuary 4, 2018 at 10:26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大師樹林鳥蛋

長夏,熏風南來的長夏。一夢悠悠的,長夏。

我們在美國旅行,一路看些校園建築,這一天,來到普林斯頓。 我對普林斯頓沒有反應,我只知道愛因斯坦,仿佛那古樹,那教堂,那圖書館,那美麗的噴水池全都不算數似的。

“啊,想想,從前,這裏有一位大師耶!”

“啊,對了,”朋友看我發了癡,立刻附和,“這樣吧,我帶你去看愛因斯坦散步的樹林。”

丟下我們一家,朋友暫時走了。於是我們小小心心一步一履地來走這條愛因斯坦小徑。…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anuary 4, 2018 at 10:25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三個辣

在香港逛街累了,彌敦道上有一家快餐店是我照例愛去的。他們賣一種面,叫“多魚面”。那種東西或者可以叫做“線絲狀魚丸”,配著大片上好紫菜作澆頭,雖也鮮美,但那卻不是我去光顧的主要原因。我去那裏,主要是喜歡看他們桌上的調味料。

調味料走遍天下本來差不多,無非是醬油、醋、胡椒、辣椒、芥末等。但這一家賣“多魚面”的不同,他們桌上放著三罐辣味,分別寫上“小辣”、“雙辣”、“三辣”的字樣。第一次看到三辣並陳,不免覺得無限好奇,於是把每種都嘗一口,果真一種比一種辣,“小辣”大約是多加香料,屬於濃香淺辣,“雙辣”比較辣得有模有樣,“三辣”則麻辣火燒,讓人有吞火感。

我立刻愛上這間桌上有三辣的餐廳。原因是,他們提供“選擇”。…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anuary 4, 2018 at 10:25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二陳集上新搬來的那一家

二陳集是個小地方,位在徐州城的東南方。

一百多年前,有個漢子,從一個名叫“小張莊”的地方出發(當然,顧名思義,那漢子姓張),到了二陳集。這個莊和那個集之間大約有兩三小時的腳程。他到二陳集是為了移民。

二陳集的人多半姓陳,這件事好像毋庸置疑。但他們不屬於同支系的,所以就叫“二陳集”。

但這姓張的漢子住在姓陳的人中似乎也還自得,過了幾年,買了幾畝薄田,娶了妻,也竟安家落戶起來。這人在二陳集上是個異類,由於他新來,且姓張,他叫紹棠,這人,是我的曾祖父。…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anuary 4, 2018 at 10:25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小鳥報恩記

台風過後的清晨,我驅車經過中山北路。走到接近福林橋的位置,看見路旁樟樹下有一只鳥。是白頭翁,落在水窪裏,不知是死是活,快車道停車不成,我只好繞到忠誠路去,把車停好,再回來探看它。

它仍然瑟縮在地上,大概昨夜從樹上跌下來的吧?我因車上剛好有件外套,便拿來權充毛毯,把它包了,記得聽說鳥類膽子小,容易受驚,我現在雖來救它,在它看來未必不像綁票,像掠搶俘虜。又嘗聽說讓鳥類處於黑暗中,它會安靜些。果真,包了衣服以後,它乖乖的,像只馴良的家貓。

白頭翁其實很常見,它們的族群似乎比較兇悍,常常把別的鳥趕跑,從來沒聽說白頭翁可以飼養,也不知它吃什麽。回到家裏,我因怕它亂飛不安全,也只好弄只籠子來,作為“加護病房”。並且準備了雞肉小米和清水,看它選擇哪一樣?當然,也許它只吃活飛蟲——那我便無能為力了。…

Continue

Added by 百万主播 on January 4, 2018 at 10:24am — No Comments

蘇紹連·異鄉人

一個人,也許是姿勢難看,才成為一支拐杖

行走時,兩邊的手流著眼淚,也許是一種疲憊

也許那人是一條漫長的路

看看天空

總在翻起破舊的鳥聲

總在一架飛機下

聽到嬰兒的臉

向自己的眼睛裏掉落

路上連綿的鞋印

也許是那人的姿勢的…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January 3, 2018 at 9:03pm — No Comments

蘇紹連·船夫

船夫身上

穿著河水

五個鈕扣

扣住船只

載不動的

許多針線

縫補一塊

河水缺口

最低處是

鞋走成悔

流在船下…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January 3, 2018 at 9:03pm — No Comments

蘇紹連·同情

長久沒有寫信的

兩顆眼睛,長久都是幹燥的

一件變黃的白襯衫

伸出左袖子

狠狠地揮向我的右頰

拍地一聲,使我昏倒於信封裏

不知被誰貼上郵票

向眼睛裏投入

千裏外…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January 3, 2018 at 9:03pm — No Comments

波蘭的二戰雕塑

波蘭有很多關於二戰的雕塑,這些雕塑很少有歡欣鼓舞、鬥志昂揚的場面,它們總是彌漫著一種沈思和凝重的氣息。

這是華沙街頭關於二戰紀念組雕的一個局部,讓人感興趣的是戰士身邊的牧師。資料顯示,波蘭軍隊始終有隨軍牧師,就是在社會主義時期,波蘭軍隊也一直設有牧師。

二戰的時候,波蘭神職人員犧牲了38%,這說明,在戰爭面前,牧師始終和平民或者戰士在一起。遇到危險,他們站在前面,盡管沒有武器,但他們有信仰。

幾百年來,波蘭人的不屈不撓的戰鬥精神,贏得了世界人民的尊重。不要說波蘭人中很少有人因為怕死而背叛自己的祖國,就是占領波蘭的法西斯政權也不敢用波蘭雇員,因為他們實在不敢相信波蘭人會順從他們。…

Continue

Added by 梭羅河畔 on January 3, 2018 at 8:52pm — No Comments

三種顏色的歷史小城

放眼望去,世界是由數以萬億個小城組成的。有些小城名揚海外,如水上小鎮威尼斯,每天遊客絡繹不絕,熙熙攘攘;有些小城註定不為人知,安靜地待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默默養育著當地居民,一代又一代,潤物細無聲。

小城貝桑松就是如此,它是法國弗朗什—孔泰大區的首府,全城森林覆蓋率達到70%,是法國環境質量最好的城市,卻一直未能引起世人的註意,甚至許多法國人都想不起它的名字。

貝桑松雖小,但是歷史氣息濃重,街道兩旁的建築大多有上百年的歷史。貝桑松臨山而建,原先分上下兩城,上城以宗教建築為主,居民多為神甫、權貴,稱為教權主義地區;下城店鋪林立,小商小販和普通百姓常駐於此,稱為商業地區。隨著時光的流逝,小城的階層不再有明顯劃分和對立,逐漸融為一體。但是由於上城位於高崗之上,環境優美、視野開闊,仍然受到當地居民的熱捧,房價也遠遠高於下城。…

Continue

Added by 梭羅河畔 on January 3, 2018 at 8:52pm — No Comments

王貞虎走進摩梭人的神秘世界

美麗的瀘沽湖位於四川鹽源縣和雲南寧蒗縣的交界處,方圓約四十公裏。由於這裏風光奇美,同時,也由於居住在這一帶的4萬多摩梭人至今還保留著母系社會的風俗習慣,引起人們極大的興趣。



穿裙子禮與穿褲子禮



摩梭人家的孩子,年滿十三歲,就要在大年初一這天舉行穿裙子或穿褲子禮。儀式開始,先由喇嘛念經,經念到一半時,給受禮的孩子焚香沐浴。為孩子沐浴穿戴的成年人須與受禮孩子的生辰、屬相相同。

女孩子的穿戴儀式在“女柱”旁進行。穿衣裙時,女孩站在一塊二、三十斤重的豬板油上,意為母親能餵出這麽大的豬,女兒也應像母親一樣能幹,成為操持家務的強手。…

Continue

Added by 梭羅河畔 on January 3, 2018 at 8:51pm — No Comments

童心蕩漾的德國人

德國人的嚴謹出了名,人們似乎也從來沒看好過德國人的藝術細胞,可是當你來到德國,與德國人近距離接觸時,你會驚異於這個嚴謹民族童心未泯的一面。

 

愛擺飾

 

德國人在居家布置上是典型的重裝飾不重裝修。裝修往往是簡潔甚至簡單的,除了房間結構的精心布局外,其余的心思都花在了裝飾布置上。墻面自不必說,掛滿了各種繪畫、攝影、印刷品或者裝飾品,有時還會掛上家中成員的合影。…

Continue

Added by 梭羅河畔 on January 3, 2018 at 8:49pm — No Comments

王學泰:天橋雜憶(中)

夏天是一身白紡綢的中式褲褂,顯得干凈而利落。他站的只是一個凳子,但卻使人感到他是站在大舞台上,躊躇滿志,微笑著接待每一個看洋片的和聽他演唱的人,沒有一點寒酸氣。不管是誰,只要你在這里駐足片刻,你就會感到筱金牙對你報以的微笑,這個笑容是永遠的,不論你什麽時候來,不管他的生意好、還是不好。他永遠那樣開心。他沒有某些天橋藝人的汙言穢語和損人挖苦人(這套語言很巧妙,甚至可以說發展得很“藝術”)那一套。他唱的調子類似蓮花落,唱完四句就有一個“嗨——”的拖腔。每當唱到這里,筱金牙的面部所有的大大小小的皺紋都集中在面部的中心,仿佛是包子的小折聚集的中心,然後這些皺紋慢慢地舒展開來,展現出一幅孩子般滑稽的笑容,並露出亮晃晃的兩顆金牙,真是富於感染力。不知道筱金牙一天能掙多少錢,但在我眼中,他是天橋的成功的藝人。只要到天橋從不忘記到筱金牙的場子走走。…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anuary 3, 2018 at 12:17pm — No Comments

王學泰:天橋雜憶(下)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anuary 3, 2018 at 12:17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