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根(1561年-1626)隨筆《論叛亂》

政治家應當察知國內風云變幻之跡象,這種變幻在各種力量勢均力敵時表現得最為明顯。正如在自然界中春秋分時暴風雨最為劇烈一樣,暴風雨之前總有潮漲潮湧等跡象,國家政治的風云變幻同樣會出現這樣的征兆:太陽時時告誡我們潛藏著秘密暴動的威脅,叛逆和戰爭的氣氛正在醞釀。所以,諸如誹謗與蔑視法律,煽動叛亂的言論公然流行,還有那些不脛而走的政治謠言,特別是當人們無法辨別其真假而普遍津津樂道的時候——所有這一切,都可以看作是動亂即將到來的預兆。維吉爾曾這樣描寫謠言之神,說她屬於巨人之家族:大地之母在對眾神的不滿中將她生下,她是巨人家族中最小的姐妹。

看來謠言確實是從前諸神叛亂的遺物,然而它的確又是未來變亂之前奏。維吉爾的看法是對的。從叛亂的煽動到叛亂的行動之間距離甚小,正如兄弟之於姐妹,陽電之於陰電一樣。謠言足以把政府所采取的甚至最良好的意願、最良好的政策塗抹得面目全非。正如塔西佗所說:“當對政府的厭惡之情彌漫時,政府的行為無論好壞都會激怒民眾。”但是這種情形一旦發生,如果以為通過施用嚴酷的鐵腕手段能壓制住這些謠言,並且能防範或根除叛亂,這是錯誤而且危險的。因為這種舉措反而可能成為加速叛亂的導火線。在某種意義上,冷靜處置這種謠言,比設法壓制之可能更有效。還應當分辨塔西佗所說的那種“服從”,即他們表面上似乎服從,實際上卻在挑剔政府的法令。爭論、挑剔對來自君主的命令隨意批評指責,這種舉動往往是走向叛亂的嘗試。其結果必然導致無政府狀態,尤其當全民的大辯論發生時,如果那些擁護政府者不敢講話,而反對政府者卻可以暢言無忌的時候,形勢就更加險惡。


馬基雅維里的看法是對的。他說君主如果不被社會公認為各個階級的共同領袖,而只是被看作某一特殊集團的代理人,那麼這個國家就會像一艘載重量不均衡的輪船一樣即將傾覆了。在法蘭西國王亨利三世的時代就曾發生過這種情況。因為當時國王自己也加入了宗教紛爭中的一個派別,並且決心要消滅新教派。結果到頭來,他曾參加的“神聖同盟”卻掉過槍頭反對他。而這時,他在國家中竟從任何一派中都找不到支持者了。歷史經驗表明,如果君主的權威變成了達到某一宗派集團特殊政治目的的手段,那麼這個君主的處境就危險了。

明目張膽的黨同伐異與鉤心鬥角也是政府失去威望的一種信號,因為它表明人民對政府的普遍信任已經消失。一個政府的各部門應當像天空中的諸行星那樣,每個行星既有自轉,但也服從於統一的公轉。因此,當大臣要員們活動反常,並且有如泰西塔斯所說,“其自由與臣道不符”時,這就足見天體已經脫離了常軌。因為對君王的尊重是上帝用於維護君主的,而上帝警告他們的時候說是要解除他們的也就是這個:“我要放鬆列王的腰帶了。”


宗教、法律、議會和財政是組成一個政府的四大部門。當這些部門動搖時,國家就將面臨崩潰的危險。下面我們再來討論釀成叛亂的各種因素、叛亂的動機以及防止叛亂的方法。

有關導致叛亂的因素,值得我們認真研究。因為預防叛亂的最好方法(假如時代允許的話)就是消除導致叛亂的因素。只要有積怨,那就說不定什麼時候,會由於某一火星的迸發就能導致燎原之火的燃燒。導致叛亂的主要因素有二:一是貧困,二是民怨。社會中存在多少破產者,就存在多少潛在的叛亂者,這是一個鐵律。盧卡斯描述羅馬內戰前的情形說:


高利貸壓迫著人民,

戰爭的到來意味著負債者的解放,

因而它的出現鼓舞人心。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