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an Lab's Blog – August 2016 Archive (3)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53.我是一個女人

有人說:“我親愛的說書人先生,你或許能夠模仿任人或任何東西,但絕對不可能是女人!”然而我可不同意。沒錯,我流浪過一座又一座市,在婚禮、節慶和咖啡館模仿各種角色,從傍晚開始一直到喉嚨沙啞,也因此從來沒有機會結婚,但是,這並不表示我不熟悉女人。

我可是很懂女人的,事實上我本人就認識四位,不僅看過她們的臉,也跟她說過話。她們是:

(一)我母親,願她永恒安息;(二)我摯愛的姨媽;(三)我哥哥(他總是打我)的妻子(她是我初戀的女人。有一次機會難得地見到她,結果我哥哥叫我“滾!”);以及(四)當我在科尼亞旅行時,在一扇窗口陡然瞥見的一位女子。雖然從未與她交談,但多來我對她滿懷欲望,直到今天依然不變。說不定,她已經過世了。…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August 31, 2016 at 11:51a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52. 我是艾斯特

當我把扁豆湯放到爐火上準備煮晚餐時,聽奈辛說:“門口有客人。”我回答:“看好,別讓湯糊底了。”我把湯勺遞給了他,然後抓著他蒼老的手引導他往鍋子裏攪了幾下。如果你不做給他看,他會拿著湯勺站在那裏呆好幾個小時。

我看見黑站在門口,一時間心中對他充滿了憐憫。他臉上嚇人的表情讓我根本不敢問他發生了什麼事。

“你不用進來了,”我說,“我換件衣服就來。”

我換上平常參加齋戒月慶典、吃喜酒、大請客時穿的一套黃色和桃紅色相間的外出服,然後拎起我的節日小布包。“我回來的時候要喝湯的。”我對可憐的奈辛說。…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August 25, 2016 at 10:29am — No Comments

奧爾罕·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紅》51.我的名字叫黑

財務大臣與司役們依照繁文縟節打開大門後,清晨的冬陽從皇家安德禁宮的庭,漫入室內,於我的眼睛早已習慣寶庫裏柔和的紅色氛圍,這道光線頓時讓我覺得刺眼恐怖。我僵立原地,奧斯曼大師也一樣。似乎我稍微一動,寶庫中濕黴、滿是塵埃、伸手可及的空氣會帶著我們尋尋覓覓的線索倏然溜走。

露出莫名的驚異神情,奧斯曼大師凝視著流瀉在我們身上的光線,仿佛頭一次看見某個輝的物品。兩排寶庫司役沿著敞開的大門左右列隊而立,陽光透過他們彼此頭部之間的縫隙,從庭院灑進來

前一天夜裏,當他翻閱《君王之書》時,我在一旁觀察他。我註意到他臉上時不時地閃現出同樣的驚訝表情;他的影子投在墻上,微微顫抖;他的頭小心翼翼地湊近他的放大鏡;而他嘴唇先是輕輕蠕動,好像準備揭露某個愉快的秘密,接著又不由自主地一張一合,仿佛看見了一幅令人敬畏的圖畫。…

Continue

Added by Suan Lab on August 10, 2016 at 8:16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