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mer Loh's Blog – March 2016 Archive (7)

周作人·關於雷公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March 29, 2016 at 9:37am — No Comments

周作人·莧菜梗 —— 草木蟲魚之四

近日從鄉人處分得腌莧菜梗來吃,對於莧菜仿佛有一種舊雨之感。莧菜在南方是平民生活上幾乎沒有一天缺的東西,北方卻似乎少有,雖然在北平近來也可以吃到嫩莧菜了。查《齊民要術》中便沒有講到,只在卷十列有人莧一條,引《爾雅》郭註,但這一卷所講都是“五谷果瓜菜茹非中國物產者”,而《南史》中則常有此物出現,如《王智深傳》雲,“智深家貧無人事,嘗餓五日不得食,掘莧根食之。”又《蔡樽附傳》雲,“樽在吳興不飲郡齋井,齋前自種白莧紫茹以為常餌,詔褒其清。”都是很好的例。…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March 23, 2016 at 9:01am — No Comments

周作人·周作人·兩株樹 —— 草木蟲魚之三

我對於植物比動物還要喜歡,原因是因為我懶,不高興為了區區視聽之娛一日三餐地去飼養照顧,而且我也有點相信“鳥身自為主”的迂論,覺得把它們活物拿來做囚徒當奚奴,不是什麼愉快的事,若是草木便沒有這些麻煩,讓它們直站在那裏便好,不但並不感到不自由,並且還真是生了根地不肯再動一動哩。但是要看樹木花草也不必一定種在自己的家裏,關起門來獨賞,讓它們在野外路旁,或是在人家粉墻之內也並不妨,只要我偶然經過時能夠看見兩三眼,也就覺得欣然,很是滿足的了。

樹木裏邊我所喜歡的第一種是白楊。小時候讀古詩十九首,讀過“白楊何蕭蕭,松柏夾廣路”之句,但在南方終未見過白楊,後來在北京才初次看見。謝在杭著《五雜俎》中雲:…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March 17, 2016 at 10:31pm — No Comments

周作人·虱子 —— 草木蟲魚之二

偶讀羅素所著《結婚與道德》,第五章講中古時代思想的地方,有這一節話:

“那時教會攻擊洗浴的習慣,以為凡使肉體清潔可愛好者皆有發生罪惡之傾向。骯臟不潔是被贊美,於是聖賢的氣味變成更為強烈了。聖保拉說,身體與衣服的潔凈,就是靈魂的不凈。虱子被稱為神的明珠,爬滿這些東西是一個聖人的必不可少的記號。”我記起我們東方文明的選手故辜鴻銘先生來了,他曾經禮贊過不潔,說過相仿的話,雖然我不能知道他有沒有把虱子包括在內,或者特別提出來過。但是,即是辜先生不曾有什麼頌詞,虱子在中國文化歷史上的位置也並不低,不過這似乎只是名流的裝飾,關於古聖先賢還沒有文獻上的證明罷了。晉朝的王猛的名譽,一半固然在於他的經濟的事業,他的捉虱子這一件事恐怕至少也要居其一半,到了二十世紀之初,梁任公先生在橫濱辦《新民叢報》那時有一位重要的撰述員,名叫捫虱談虎客,可見這個還很時髦,無論他身上是否真有那晉朝的小動物。…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March 15, 2016 at 9:26pm — No Comments

周作人·金魚 -- 草木蟲魚之一

我覺得大下文章共有兩種,一種是有題目的,一種是沒有題目的。普通做文章大都先有意思,卻沒有一定的題目,等到意思寫出了之後,冉把全篇總結一下,將題目補上。這種文章裏邊似乎容易出些佳作,因為能夠比較自由地發表,雖然後寫題目是一件難事,有時競比寫本文還要難些。但也有時候,思想散亂不能集中,不知道寫什麼好,那麼先定下一個題目,再做文章,也未始沒有好處,不過這有點近於賦得,很有做出試帖詩來的危險罷了。偶然讀英國密倫(A·A·Milne)的小品文集,有一處曾這樣說,有時排字房來催稿,實在想不出什麼東西來寫,只好聽天由命,翻開字典,隨手抓到的就是題目。有一回抓到金魚,結果果然有一篇金魚收在集裏。我想這倒是很有意思的事,也就來一下子,寫一篇金魚試試看,反正我也沒有什麼非說不可的大道理,要盡先發表,那麼來做賦得的詠物詩也是無妨,雖然井沒有排字房催稿的事情。…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March 9, 2016 at 8:45pm — No Comments

周作人·鳥聲

古人有言,“以鳥鳴春。”現在已過了春分,正是鳥聲的時節了,但我覺得不大能夠聽到,雖然京城的西北隅已經近於鄉村。這所謂鳥當然是指那飛嗚自在的東西,不必說雞鳴咿咿鴨鳴呷呷的家奴,便是熟番似的鴿子之類也算不得數,因為他們都是忘記了四時八節的了。我所聽見的鳥鳴只有檐頭麻雀的啾啁,以及槐樹上每大早來的啄木的幹笑,——這似乎都不能報春,麻雀的太瑣碎了,而啄木又不免多一點幹枯的氣味。

英國詩人那許(Nash)有一首詩,被錄在所謂《名詩選》(GoldenTreasury)的卷。他說,春天來了,百花開放,姑娘們跳著舞,天氣溫和,好鳥都歌唱起來。他列舉四樣鳥聲:

Cuckco,Jug-Jug,pee-wee,to-witta-woo!…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March 4, 2016 at 9:10am — No Comments

周作人·關於蝙蝠

苦雨翁:

我老早就想寫一篇文章論論這位奇特的黑夜行腳的蝙蝠君。但終於沒有寫,不,也可以說是寫過的,只是不立文字罷了——

昨夜從苦雨齋談話歸來,車過西四牌樓,忽然見到幾只蝙蝠沿著電線上面飛來飛去,似乎並不怕人,熱鬧市口他們這等遊逛,說起來我還是第一次看見,豈未免有點兒鄉下人進城乎。…

Continue

Added by Temer Loh on March 2, 2016 at 2:0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