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ESCO's Blog – November 2016 Archive (12)

(美)愛倫·坡: 一桶蒙特亞白葡萄酒

曹明倫 譯

對福爾圖納托加於我的無數次傷害,我過去一直都盡可能地一忍了之;可當那次他鬥膽侮辱了我,我就立下了以牙還牙的誓言。你對我的脾性了如指掌,無論如何也不會認為我的威脅是虛張聲勢。我總有一天會報仇雪恨;這是一個明確設立的目標——正是設立這目標之明確性消除了我對危險的顧慮。我不僅非要懲罰他不可,而且必須做到懲罰他之後我自己不受懲罰。若是覆仇者自己受到了懲罰,那就不能算已報仇雪恨。若是覆仇者沒讓那作惡者知道是誰在報覆,那同樣也不能算是報仇雪恨。

不言而喻,到當時為止我的一言一行都不曾讓福爾圖納托懷疑過我居心叵測。我一如既往地沖他微笑,而他絲毫沒看出當時我的微笑已是笑裏藏刀。…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November 13, 2016 at 11:59pm — No Comments

(美)雷蒙德·卡佛:野雞

孫仲旭譯

傑拉德·韋伯想說的話都說完了,一直不出聲地開車。雪莉·利納特一開始沒睡著,最主要是因為那種新鮮感,即獨自跟他待很久這一事實。她已經播放了幾盤磁帶——克裏斯特爾·蓋爾,查克·曼焦尼,威利·納爾遜——後來天快亮時,開始調了一個又一個電台,收到了國際和本地新聞、天氣及農場快訊,甚至還有一個清晨的問答節目,關於哺乳期母親抽大麻的後果——隨便什麼,只要能填補這段久久的沈默。時不時,她抽著煙,隔著這輛大型小汽車裏的陰暗空間看他。在聖路易—奧比斯波縣和加利福尼亞波特爾鎮之間某處,離她在卡梅爾的避暑別墅還有大約 一百五十英裏的地方,她放棄了傑拉德·韋伯,把他看作一項失敗的投資——她還有過別的失敗投資,她厭倦地想——她在座位上睡著了。…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November 8, 2016 at 7:42am — No Comments

黃麗群:卜算子

他們的每一天都是這樣開始的,起碼在他身體壞了之後,他們的每一天是這樣開始的:伯起得早,他起得晚,但不會太晚;鬧鐘醒來,沖澡,仔細地刷牙,他看牙醫是不太容易的;在鏡子檢查自己,看起來沒事,量體溫,看起來沒事。今天看起來,沒事。



那時伯也差不多提早餐進家門。固定兩碗鹹粥、兩杯清清的溫豆漿。伯多加一份蛋餅,他多加一包藥。兩人邊吃邊看新聞。時間差不多,伯先下樓,他擦擦嘴,關電視清垃圾隨後跟去。



伯已經很習慣有他在一邊幫手。接預約電話,一天只開放早上兩個小時,時間過了線就要拔掉,否則沒完沒了;備錄音機,裝上給客人帶回家慢慢聽的錄音帶。掛前幾號的陸續到了,問生辰八字,錄在朱紅箋紙上,送進伯的書房。回頭端茶過來,順勢引客入內。…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November 4, 2016 at 9:48pm — No Comments

(俄)維·托卡列娃:我一生都在等你

1

阿爾塔莫諾娃只考了一次,就很輕松的考上了音樂專科學校。入學考試的時候,她彈了柴可夫斯基和肖邦的曲子,還表演了一些技法。基列耶夫和她一起參加了考試,但是沒有考上,他作曲得了三分,只差一分而沒被錄取。基列耶夫的樂感非常好,難以彌補的是他彈錯了五個音符。當時,阿爾塔莫諾挖很想走到他面前,對他說,他是所有人當中最有才的。但她有些不好意思:他也許會把同情當作憐憫,並因此感到羞辱。

秋天開始上課時,全班聚集到了一起。基列耶夫竟然也在這個班裏,顯然他是走了後門。音樂就是上帝,學校就是殿堂,現在突然來了個走後門的人,多麼鮮明的反差!在班上大家當著基列耶夫的面什麼都不說,但是卻有意疏遠他。對此,基列耶夫也假裝不在乎。不過,阿爾塔莫諾娃看到了,並且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心裏很痛苦。…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November 1, 2016 at 8:49pm — No Comments

(英)薩基:黃昏

馮濤譯

諾爾曼·葛爾特茨比坐在海德公園的長凳上,背向著公園欄桿圍起來的長方形草坪。這是三月初的一個傍晚。暮色蒼茫,籠罩著大地,只有那微弱的月光和點點星星的亮光沖淡著昏暗的夜幕。馬路和人行道都空落落的。然而,就在這若明若暗的夜色中仍有不少被人們遺忘的小人物在活動著。他們有的蕩來蕩去,無聲無息;有的把自己點綴在長凳和木椅上,一點兒也不顯眼,在昏暗中,他們的身影已經無法辨認清楚。

葛爾特茨比此時心事重重,眼前的景色與他此刻的心情完全和諧。黃昏,在他看來,是失敗者的時刻。經過奮鬥仍不免遭到慘敗的男男女女,在這日薄西山的時候紛紛出來活動。他們把失掉的好運、破滅的希望深深地掩藏起來,躲避著好奇者的尋根問底。他們寒酸的衣衫,壓彎的雙肩,憂郁的目光,在暮色中不會引起人們的註意,起碼,他們不會被人們認出來。…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November 1, 2016 at 8:43pm — No Comments

(美)傑克·倫敦:一塊牛排

萬紫譯



湯姆·金用最後一小口面包,揩幹凈最後一滴肉汁,然後放在嘴裏慢慢咀嚼,沈思著。當他從桌子邊站起來時,他明顯感到饑餓的壓迫感。然而只有他一個人吃過東西。隔壁房間裏的兩個孩子早就被打發去睡覺了,為的是他們在睡夢中會忘記自己還沒有吃過晚飯。他妻子什麽也沒吃,默默坐著,用擔憂的目光註視著他。她是一個消瘦而憔悴的工人階級婦女,但是她臉上也不乏以前曾經漂亮過的痕跡。做肉汁用的面粉是她向過道對面的鄰居借來的。最後的兩個子兒花完了,用來買了面包。…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November 1, 2016 at 8:42pm — No Comments

(美)唐納德·巴塞爾姆:氣球

劉文榮譯

從十四號銜的某個地方,確切的地點我不能透露,那只氣球一整夜在向北膨脹,當時人們正在睡覺,氣球一直膨脹到了公園。在那兒,我制止了膨脹,黎明時,最北面的邊沿橫在廣場上;漫無節制的運動輕飄而和緩。但是,雖然我制止氣球時感到有點兒惱怒,甚至要去保護樹木,卻發現毫無理由指望汽球不在已被它覆蓋的那部分城市上面,向上膨脹到那兒所屬的“領空”中去,因此,我要求工程師加以註意。這樣的膨脹進行了整整一個上午,氣門裏有輕度的、難以察覺的漏氣現象。氣球已經覆蓋了大街南北兩邊某些地區的四十五個街區。當時的形勢就是這樣。…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November 1, 2016 at 8:41pm — No Comments

黃碧雲:無愛紀

“我在漸暗下來的房子想著你。但你已經不在了。我還愛你麼?”

“在這難以安身的年代,豈敢奢言愛。”

“如果你還收到信,你會讀我的信嗎?我寫的時候,總是覺得你不會讀我的信。讀我的信的,一定另有其人,一個陌生的女子,我不知道她是誰。她拿起信箋的時候,字可能已經化成塵埃了。過去的終成過去,沒有比成灰的信紙更為實在。”

“我夢見有個人在河邊等我。我說:怎麼你在?但那個人我不認識。那個人不是你。我想我不會再見到你了。見著你,我也認不得。你的面目是那麼模糊。”…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November 1, 2016 at 8:39pm — No Comments

三毛:守護的天使

耶誕節前幾日,鄰居的孩子拿了一個硬紙做成的天使來送我。

“這是假的,世界上沒有天使,只好用紙做。”湯米把手臂扳住我的短木門,在花園外跟我談話。

“其實,天使這種東西是有的,我就有兩個。”我對孩子夾夾眼睛認真的說。

“在哪裏?”湯米疑惑好奇的仰起頭來問我。

“現在是看不見了,如果你早認識我幾年,我還跟他們住在一起呢!”我拉拉孩子的頭發。

“在哪裏?他們現在在哪裏?”湯米熱烈的追問著。“在那邊,那顆星的下面住著他們。”…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November 1, 2016 at 8:35pm — No Comments

李碧華:櫻桃青衣

唐,天寶初年,玄宗“開元之治”盛世已過。皇上寵愛楊妃,重用外戚奸臣,政治日趨腐敗。範陽、平盧、河東三鎮節度使安祿山坐大隨時發動叛變。

世局紛亂,仍有渴想當官的人。

範陽有位書生,盧姓,家境貧寒,長相普通,娶妻子庸。自小飽讀詩書,只望在鄉眾眼中出人頭地。

他到京都應舉,連年不第,又無顏回家,流落在外,生活日漸窘迫。

但除了科舉考試,盧生再沒有其他心願。所有書生的唯一出路,便是當個一官半職,光耀門楣。

這天黃昏,盧生騎著驢遊行,百無聊賴,想到前路茫茫,今年不知能否躋身仕途,抑或名落…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November 1, 2016 at 8:28pm — No Comments

吳念真:圓滿

他父親在鄉下當了一輩子的醫生,一直到七十五歲才慢慢退休。

退休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有健保之後,村裏的人不管大小病都寧願跑去鄰近的大醫院擠,加上人口外移以及老病人逐漸雕零。

母親常開玩笑說父親現在的病人只剩下他自己,病癥是自閉、不出門、不講話,唯一的活動是自己跟自己下圍棋。

從小他父親就期待孩子們至少有一個人可以當醫生,但三個小孩都讓他失望:弟弟從小學鋼琴,不過後來也沒變成演奏家,現在是錄音室老板,每天聽別人演奏。

妹妹念傳播,當過一陣子電視記者,和企業家第二代結婚,然後離婚,用贍養費經營了一家雙語幼稚園。…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November 1, 2016 at 8:25pm — No Comments

李碧華:相士

“大上海”旅社雖喚“大”上海,可規模不算太大,而且在這十裏洋場,名為“大上海”的旅社在廣東路四馬路(福州路)一帶已有兩家。好些食肆、旗袍店、理發廳……甚至彩票公司,也自詡“大上海”。

這家旅社建於民國十三年,已十年有多,不新不舊,可它地區好,男女來賓都愛來此開房間,圖方便,每回光顧,服務員都垂著眼木著臉,識相不多言。



生意好著呢。比那些高級“飯店”歐化酒店還勝一籌。



他們的客人並非靠外埠旅客,反而海上一班“寫意朋友”消遣娛樂,呼朋引類,偎紅倚翠的陽台,實在不需要張揚——“寫意”為上。…



Continue

Added by SRESCO on November 1, 2016 at 8:22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