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rétique's Blog – March 2018 Archive (18)

錢穆《湖上閑思錄》價值觀與仁慈心

近代西方二三百年來物質科學之進步,盡人皆知。但人文科學之落後脫節,其弊已顯。譬如給小孩或狂人以利刃,固已危險,稍後又給以手槍,現在則給以原子彈,那終非闖大禍不可。此在西方知識界並非不知,無奈他們的人文科學始終趕不上,這也有其原因。在近代科學創興以前,耶穌教是西方文化的最大骨干。宗教與科學之沖突,最重要者還在它們的方法上。科學須面對事實,在事實上面去求知識,只要事實有新發現,我們的智識便該立刻追隨求調整,這是科學修養起碼的條件。但宗教精神卻恰恰相反,他們在人類之外預先安排了一位上帝,一切人類社會活動,都得推原到上帝,歸宿到上帝。盡管人事變了,宗教上的信仰和理論則仍可不變。正因此兩方面精神之絕相背馳,而西方人的人文科學,乃於無形中遭遇一絕大阻礙,使他們得不到一個自由的發展。 …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40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無限與具足

在美學上,有無限與具足之兩型。在人生理想上也該有此兩型。西方人想像人生,常若一無限。中國人想像人生,則常見為具足。時間為生命之主要因素,請即就雙方對時間觀念之相異處作證。 …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39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直覺與理智

思想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運用語言文字而思想的,我己在物質與精神,經驗與思維的兩篇中約略說過。另有一種不憑借語言文字而思想的,這一種思想,最好先用不能運用語言文字的動物來說明。其實此種思想,用語言說來,便是不思想。 

最顯見的,如蜘蛛結網。它吐出一條長絲,由屋檐的這一邊蕩漾而掛到屋檐之那一邊,然後再由那一邊回蕩到這一邊掛上,如是幾番蕩漾,把那條絲在兩檐間搭成一大間架,然後再在那個大間架里面,往來穿織,織成了一張很精很密的網。然後蜘蛛躲開了,靜待一些飛蟲們粘著在那網上,好充它的食料。這一段的經過,在蜘蛛說來,實在是一番絕大經綸,但他似乎並未經過有思想。但若試由你我來替作,也由屋檐之這一邊,到屋檐之那一邊,也像蜘蛛般,用一條細絲來憑空結成一網,那你我勢非運用一番思想不可了。在蜘蛛何以不用思想而能,近代心理學家則稱之曰本能。…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38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推概與綜括

知識必附隨於對象而起,對象變,則求知的心習與方法亦當隨而變。知識對象,大體可分為自然與人文兩大類。或分為物質與生命兩大類。生物學在第一分類應歸入自然,與人文不同。在第二分類,則與人文同列,而與物質不同。若把一切知識作一簡單之序列,從自然到人文,最先應為數學與幾何,即最抽象的象數之學。其次為物理與化學,再次為天文與地質,這些全是無生命的物質。其次為生物,再其次為人文學。人文學中再可細分各部門,自成一序列。 …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37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緊張與松弛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35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性與命

儒家思想超脫了宗教的信仰,同時也完成了宗教的功用。宗教從外面看,有他的制度、組織及儀式等,儒家把理想中的禮樂來代替。宗教從內面看,同時是宗教精神更重要之一面,為信仰者之內心情緒,及各人心上宗教的真實經驗。在儒家思想里關於性與命的意義,與之極相接近。 …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34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實質與影像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32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歷史與神

就自然界演進的現象來說,好像應該是先有了人生,然後有歷史。但就人生演進的立場來講,應該是先有了歷史,然後始有個人的人生。極明白的,孔子不能產生在印度,釋迦不能產生在中國,雙方歷史不同,因而雙方的個人人生也不同。同樣理由,可以說並不是先有了哲學,乃始產出哲學史。實在是先有了哲學史,然後始出產哲學的。任何一個哲學家的哲學,莫非由哲學史而產生。你若不先明白他向上一段的哲學史,你將無法明白他的哲學之來源,乃至其哲學中之一切意義。 …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30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象外與環中

若說生命與非生命(物質)的區別,主要在有知覺與無知覺,則自最先最低級的原形膠質的生命像阿米巴之類,他也像已有知覺存在了。所謂知覺,只是知有己與知有物,這一知覺,便把世界形成我和非我,內和外,但最先最低級的知覺只是在模糊朦眬昏睡的狀態中。直至一切植物,還是那樣。生命演進到高級的動物界,他的知覺才逐步覺醒、清楚而明晰。人類占了生命知覺之最高最後的一境,因此在人類的心覺中,己與物,我與非我,內與外,才有一個最清楚最明晰的界線。但一到人類的心覺中,己與物,我與非我,內與外,卻又開始溝通會合,互相照映,融成一體。我的心中,活著許多別人,在許多別人心中卻活著有我。 …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29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人生與知覺

人生最真切的,莫過於每一個人自己內心的知覺。知覺開始,便是生命開始。知覺存在,便是生命存在。知覺終了,便是生命終了。讓我們即根據每一個人內心的知覺,來評判沖量人生之種種意義與價值,這應該是一件極合理的事。 …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28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鄉村與城市

就有文字記載的歷史中之人生而論,大體說來,似乎人常從自然走向文化,從孤獨走向大群,從安定走向活動。自然、孤獨與安定,如木之根,水之源。文化、大群與活動,如木之枝,水之流。若文化遠離了自然,則此文化必漸趨枯萎。若大群泯失了孤獨,此大群必漸成空洞。若活動損害了安定,此活動也必漸感怠倦,而終於不可久。 …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27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鬼與神

鬼是人心所同關切的,神是人心所同崇敬的。只要你一走進禮拜堂或其他神廟,你的崇敬之心,便油然而生。只要幾個人聚在一起談鬼,便無不心向往之,樂聽不倦。但這世界上究竟有沒有鬼神呢?據說鬼神是從前迷信時代的產物,現在科學時代,不該再有鬼神之存在了,這話也有理由。…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25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新稿 I

錢穆《湖上閑思錄》理與氣

朱子理先氣後的主張,自明儒羅整庵以後,幾乎人人都反對了,王船山又把這問題應用到道器問題上來,他說,有器而後有道,沒有器,便不能有那器的道。竊謂此問題,若遠溯之,應該從佛家之體用說來。一般的說法,應該先有體後有用,氣與器相應於體,理與道相應於用,若從天地間自然界物質界而言,誠然應該說先有器,乃有器之道,先有體,乃有體之用。也可說必先有了氣,乃有氣之理。但天地間尚有生命界,與物質界略有辨,尚有人文界與自然界略有辨。大抵自然界與物質界,多屬無所為而為。而生命界與人文界,則多屬有所為而為。凡屬無為的,自可說體先於用,凡屬有為的,卻應該說用先於體。若說用先於體,則也可說理先於氣。如是則朱子理先氣後的主張,在人文界仍有他應有之地位,不可一筆抹殺。

我們只須從生物進化的常識為據,一切生命,直從最低的原形蟲,乃至植物動物,那一個機體不從生命意志演變而來呢?就人而論,人身全體,全從一個生命意志的本原上演出。因生命要有視之用,始創出了目之體。因生命要有聽之用,始創出了耳之體。因生命要有行之用,始創出了足之體。後來生命又要有持捉之用,才從四足演化出…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24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情與欲

人生最真切可靠的,應該是他當下的心覺了。但心覺卻又最跳脫,最不易把捉。純由人之內心覺感言,人生儼如一大瀑流,剎那剎那跳動變滅,刻刻不停留。當下現前,倏忽即逝,無法控傳,無法凝止。任何人要緊密用心在他的當下現前,便會感此苦。你的心不在奔向未來,即在系戀過去。若我們把前者說是希望,後者說是記憶。人生大流似乎被希望和記憶平分了,你若把記憶全部毀滅,此無異把你全部人生取消,但亦絕對沒有對未來絕無希冀的人生。惟在此兩者間,多少總有些偏輕偏重。有的是記憶強勝過希望,有的是希望支配了記憶,絕難在兩者間調停平勻,不偏不倚的。然而正因這偏輕偏重,而造出人生之絕大差異來。…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19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精神與物質

人類往往有常用的名詞,而一時說不清他的涵義的,如精神即其一例。

精神與物質對列,讓我們先說物質。粗言之,物質是目可見耳可聞,皮膚手足可觸捉的東西。精神與物質相對列,則精神應該是不可見不可聞不可觸捉的。不可見,不可聞,不可觸捉,則只有用人內心的覺知與經驗。所以我們說,精神是不可見,不可聞,不可觸捉,而只可用人的內心覺知來證驗的東西。這一東西,就其被覺知者而言,是非物質的,就其能覺知者而言,也是非物質的。明白言之,他只是人的內心覺證之自身。所謂內心,其實只是一番覺證,而所覺證的,依然還是那一番覺證。能所兩方,絕不參有物質成分,因此同樣不可見聞,不可觸捉。下面再仔細道來。…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18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人文與自然

宇宙之大,只須稍讀幾本近代天文學的書,便不難想像。當你在夜間仰視天空,雖見萬千星座,密布四圍。但那些星與星間距離之遼闊,是夠可驚人的。群星之在太空,恰應似大海上幾點帆船,或幾只鷗鳥。我們盡可說,宇宙間是空虛遠超過了真實。雖則那些星群光芒四射,燦爛耀人,但我們也可說,宇宙間是黑暗遠超過了光明。

在宇宙間有太陽,在太陽系里有地球,在地球上萬物中有了生命,在生命里有人類,人類在整個宇宙間的地位,實在太渺小了。譬如在大黑深夜,無邊的曠野里有著一點微光,最多只照見了他近旁尺寸之地,稍遠則全是漆黑,全是不可知。人類生命歷程中所發出的這一點微光,譬喻得更恰當些,應該如螢火般,螢雖飛著前進,他的光則照耀在後面尾梢頭。人類的知識,也只能知道已然的,憑此一些對於已然的知識與記憶,來奔向前程,奔向此無窮不可知之將來。…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17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序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16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可怕的銀腳帶

香港出產的毒蛇共有六種,其中最毒的一種,俗名銀腳帶,全身黑白相間;自頭至尾皆是如此,白色有時略帶淺黃,腹部也是略帶淺黃的白色。銀腳帶是一條毒得非常可怕的毒蛇,據專家實驗的統計,銀腳帶的毒,比一般眼鏡蛇要毒兩倍,比它們同類金腳帶更要毒過二十八倍。

銀腳帶原產印度,所以印度最多。據約瑟·法萊爾爵士說,曾有四個人打賭,說不怕這種蛇咬,於是他們特地用竹竿去撥弄一條銀腳帶,使它發威向各人輪流咬了一口。其時是在夜晚。結果,第一個被咬者當夜就死去,第二第三人在次日清晨死去,第四人則經過一度垂危之後幸告無恙。第四人所以不死,大約因為一口氣連咬四人,毒液已逐漸稀薄減少的原故。…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3:43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