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過了不久,卻又吹出另一種風兒:好像原本沒那麼回事兒,人家劉老先生還親自建議把乾隆爺的御拴馬石當重點文物保護呢!大樓是要蓋,可是地點選在後頭那「褲腰」部分。應該說到,如果開頭就這麼提,大夥兒準會炸了!怎麼?想遮我們大褲襠胡同的風水呀?!可現在這麼一說,大夥兒竟覺著大大鬆了一口氣兒。好您哪!大褲襠胡同保住了,各路好漢也就有了用武之地,還窮嚷嚷什麼?老少爺兒們便又來神兒了,一個勁兒猛感激老祖宗在天之靈保佑。轉眼間,兩條褲腿兒裡又變得喜氣洋洋了。 

可白三爺卻沒這份福氣…… 

這位古泉居茶樓裡公認的最精明的主兒,早已被近些天這眼花繚亂的變化給搞懵了。那位洋式娘兒們,還有那位昔日的劉大少,好像並不怎麼露面兒,可就不知為什麼,一會兒把大褲襠胡同攪了個亂七八糟,一會兒又把大褲襠胡同弄得個風調雨順,竟使老祖宗留給自己那套絕活兒,可憐巴巴地變得連一個大子兒也不值。瞧著夥計們各守自己鋪面那份高興勁兒,白三爺頭一次感到自己形影孤單了。

 

唉!還得回去守住了落鳳枝……

 

陳爺的府邸裡,也顯得有那麼點不對勁兒。雖然表面看去,陳爺腳不出戶,是唯一沒受這外頭干擾的主兒。但仔細看來,自從那晚上公然宣佈不要啞巴作老婆之後,那舉動就神神叨叨地有點兒反常了。不但越來越愛擺主子的譜兒了,而且還越來越愛洗臉了。尤其對照鏡子有了特殊愛好,愁眉苦臉,怪模怪樣,一照就是老半天。同時還破天荒地結巴著要他往破院裡通電,甚至還提前買回台電視機。好您哪!這全怪那騷娘兒們!現在人家再不背著他出出進進了。似乎陳爺告訴他原肉湯的秘密,就是為了換回這點兒樂子。主子漲價了,那女人也就更來勁兒了,甚至公然當著陳爺的面兒臊他的皮。白三爺有點兒首尾難顧了。所幸「總公司」那一大攤子他還掌握著,那原湯罈子除陳爺外也只有他一個人知道,他這才能支著、撐著、硬頂著。可憐就可憐了那頭小瘸驢兒了,瞧!現在又變得灰溜溜地沒人理了。 

白三爺突然感到,玩驢似乎玩到盡頭兒了…… 

這一天,白三爺又在破院裡摩挲著小瘸驢兒感歎了:瞧瞧這毛色兒,瞧瞧這眼神兒,一副沒娘孩子的倒霉樣兒。小瘸驢兒似乎也難得這麼一次愛撫,竟滿懷委屈長吁短歎地哀叫上了。再一看窗口邊兒的那位驢財神,愣好像沒聽見,還在那兒愁眉苦臉地一個勁兒照鏡子。白三爺先是一悲,隨之便是一驚,然後竟聯想到了那罐十代秘傳的原肉湯。他感到連這個也玄了:

 

「陳爺……」他聲音打著顫兒叫著。 

「唔……」陳爺只結巴著應了一聲。 

「嘿嘿!」白三爺的笑聲裡透著忠誠,「那娘兒們今天沒來?人兒不錯,就連我都越瞧越順眼,難得地人緣兒好!」

 

「哦、哦哦是是?」陳爺的眼神中有激動,也有驚奇。 

「真的!」白三爺對著窗戶卻更認真了,「您真要是找上這麼個媳婦兒,下邊人也跟著光彩啊,我連她一起伺候!」 

「不、不不是……」陳爺激動中想解釋。

 

「我知道!」白三爺更厚道了,「她是要拿自個兒當模子給您挑一個,那就更說明人家厚道心眼兒好!」 

「這、這這對對!」陳爺結巴著點頭兒了。 

「讓我說,」白三爺顯得更貼心了,「您要再把那原肉湯的底兒一露給她,這事兒不就來得更快了嗎?」

 

「別、別別別……」陳爺卻不同意。 

「怎麼?」白三爺一副不理解主子意回的神態。 

「怕、怕、怕、怕怕怕糊弄……」陳爺終於說出口來了。

 

「啊!」白三爺頓時領會了,「您這是不見兔子不撒鷹啊!」 

「……」陳爺再不吭聲兒了。

 

但白三爺卻只覺得心頭頓時又湧起一片狂喜:想不到這窩囊主子還真有絕的!自己還是陳爺最信得過的人兒,騷娘們還不知道原肉湯的底兒!嘿嘿,只知道糊弄人兒不懂得糊弄湯,還嫩著哪!白三爺越想就越覺得眼前充滿了希望,一片忠貞保主之情又不禁死灰復燃。既然主子還信得著,那就必須趁大夥兒高興勁兒已過,再去說動兩條褲腿兒裡的各路能人兒,以便群起保護這點兒「國粹」。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