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kov's Blog (145)

范曾·靈魂·眼睛·語言

靈魂何在?它既非先天地而生,又不是離開血肉之軀的身外之物。靈魂儲藏在你的心中,閃動在你的眼裏,流露在你的嘴上。 眼睛是靈魂的窗戶,它毫不掩飾地展現你的學識、品性、情操、趣味、審美觀和性格。戲劇表演家、舞蹈演員、畫家、文學家、詩人都著意地研究人們的眼睛,認為它是靈魂的一面無情的鏡子。而語言也會毫不掩飾地展現你知識的深或淺、趣味的雅或俗、思維的文或野、動機的純或雜。對於一個敏銳的畫家和作家,總是善於捕捉人們瞬息萬變的眼神和因人而異的語言,離開了這兩件事物,恐怕形象思維就會貧乏得多了。…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5:09pm — No Comments

馮驥才·理智

風箏能在天空翺翔,是由於風的推動,還是繩的牽引?太陽從東邊悄悄挪到西邊,終於找到一條縫隙,把它明媚的光射進。

我的空間。

只有從網中逃脫出來的魚,才有資格談自由。

歷史在君主們的許諾一次次變為謊言中不清不白地前進。

真理有如夜空的月亮只能感覺到它的存在,卻絲毫得不到它的恩惠。

蜘蛛的生存方式是張開網,等待飛蟲的錯誤。

一只狗向外界透露:“我主人所做的,我都會。”時間也能創造財富。…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5:05pm — No Comments

林清玄·理由

許久以來,我一直在找一個理由,來說明我為什麼愛你:可是我找不到那個理因為我不能把我對你的愛只限定於一個理由。

情感的深厚使我無法找出一個固定的理由來說明為什麼,因為每一個為什麼後面還隱藏著更多的為什麼,如果一直想去追問什麼和為什麼,到最後一定會失去我們所追問的本意。

有一次我們去探望一位家庭很美滿的老師,想去探問他們相愛的理由,老師說的話我很喜歡:“其實,我們兩人都是不完美的,由於生死不渝的愛,使我們有勇氣去追尋彼此的完美。但是在途中我們發覺更多的不完美,所以我們一直追尋下去。”看到兩個小兒女分別依偎在父母的懷裏,我心中竟獲取了極大的感動。沿著松江路走出來,大雨在勁風中下著,我竟仍禁不住心中的雀躍。…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5:04pm — No Comments

郭海鷹·樂而開笑

讀大學時去洗澡,在去浴室的路上遇一位教過我們的藥學教授,亂蓬蓬的頭發,肩上搭一條洗澡巾,手裏拿著浴皂,腋下夾一雙拖鞋,邊跑邊叫道:“搶占位子!搶占位子!”想起他在講台上西裝革履,頭發一絲不亂、油光可鑒,從頭到腳氣宇軒昂,風度不凡,而且治學嚴謹,講課十分精彩。台上台下判若兩人,發現這位教授如此可愛,不禁樂而開笑。

中醫學院搞校慶,寢室裏的4位姑娘前去湊熱鬧,跳不要錢的舞。深夜回校,饑餓難耐。見路邊有小食攤,數數身上共有2元錢,估計夠了,便叫了4碗素面。…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5:03pm — No Comments

陳元武·老人與鷹

那是一個驕陽似火的中午,老人背著那桿獵槍轉了幾座山頭,連個獵物的影子都未碰著。太陽的火舌舔得他煩躁不安,犀利的目光朝前方巡視著。…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5:02pm — No Comments

白小易·浪漫

一個朋友給我介紹對象。他別出心裁,給了我個電話號碼,讓我自己找她“聯系”。我覺得這種約會方式實在荒唐,於是就給她掛了個電話(我對於荒唐事有一定程度的偏愛)。

她的聲音很好聽,於是我自然而然地想象她的相貌也不錯,盡管這不怎麼保險。她說她知道我的情況,並說她馬上就動身到我這兒來。她的學校離我這兒挺遠,至少要倒三次車。我當然不能忍心讓她受累,連忙勸她不要來,在學校等我去。她堅持說還是她來,我也說最好是我去——恰巧這時候電話斷了。

再打。卻打不通了。這一來我沒了主意——我們的分歧還未解決,究竟是我去,還是她來?我猶豫了半天,認為第一次打交道,還是順著她為好。

結果是,我空等了一個下午。…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5:02pm — No Comments

竹林·藍色的勿忘我花

他沒有去想雪原上怎麼會有玫瑰怒放,他覺得這不是一個問題:當花兒要怒放的時候,難道有什麼力量能阻擋嗎?葉夫圖申科代表全蘇作協(當我們半月後結束訪問回國之際,全蘇作協已宣告解散)宴請我們中國作家代表團。

他臉部的線條充滿力度,鼻梁、眉骨和下巴極富雕塑感。只是眼睛——藍灰色的眸光閃閃爍爍,仿佛既明朗又沈重,既熱情又冷峻,令我這個生著黑眼睛也看慣黑眼睛的中國人難以捉摸。

於是一行詩句浮出我腦海:嬰兒們爬過來,所有的人都生有一雙勿忘我花似的葉夫圖申科家人的眼睛。…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5:01pm — No Comments

周國平·寬待人生

一我喜歡的格言:人所具有的我都具有——包括弱點。

我愛躺在夜晚的草地上仰望星宿,但我自己不願做星宿。二有時候,我們需要站到雲霧上來俯視一下自己和自己周圍的人們,這樣,我們對己對人都不會太苛求了。三既然我們人人註定要下地獄,我們身上怎麼會沒有這樣那樣的弱點呢?當然,每人通往地獄的道路是不同的。

有時候,我對人類的弱點懷有如此溫柔的同情,遠遠超過對優點的欽佩。那些有著明顯弱點的人更使我感到親切。…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5:00pm — No Comments

徐遲·枯葉蝴蝶

峨眉山下,伏虎寺旁,有一種蝴蝶,比最美麗的蝴蝶還要美麗些,是峨眉山最珍貴的特產之一。

當它闔起兩張翅膀的時候,像生長在樹枝上的一張幹枯了的樹葉。誰也不去註意它,誰也不會瞧它一眼。

它收斂了它的花紋、圖案,隱藏了它的粉墨、彩色,逸出了繁華的花叢,停止它翺翔的姿態,變成了一張憔悴的,幹枯了的,甚至不是枯黃的,而是枯槁的,如同死灰顏色的枯葉。

它這樣偽裝,是為了保護自己。但是它還是逃不脫被捕捉的命運。不僅因為它的美麗,更因為它那用來隱蔽它的美麗的枯槁與憔悴。…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4:58pm — No Comments

徐遲·枯葉蝴蝶

峨眉山下,伏虎寺旁,有一種蝴蝶,比最美麗的蝴蝶還要美麗些,是峨眉山最珍貴的特產之一。

當它闔起兩張翅膀的時候,像生長在樹枝上的一張幹枯了的樹葉。誰也不去註意它,誰也不會瞧它一眼。

它收斂了它的花紋、圖案,隱藏了它的粉墨、彩色,逸出了繁華的花叢,停止它翺翔的姿態,變成了一張憔悴的,幹枯了的,甚至不是枯黃的,而是枯槁的,如同死灰顏色的枯葉。

它這樣偽裝,是為了保護自己。但是它還是逃不脫被捕捉的命運。不僅因為它的美麗,更因為它那用來隱蔽它的美麗的枯槁與憔悴。…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4:56pm — No Comments

鄧皓·空靈

譬如一片草原。在你看來,居然便是在大地這張紙上塗抹的一幅畫,任你的想空曠而遼遠;譬如一方天空。沒有燦爛的雲霞去裝點,甚至懷抱中也沒有幾只鳥在嬉戲,像淘洗過一般,就那麼固守一片純凈;譬如一灣海域。沒有風亦沒有浪。只是用湛藍的眼睛裝下一片天,讓原來的蔚藍變成一種飽和。於是,這種處子般的平靜足可以讓你想到天荒地老也不致破滅……不妨說,這種景觀便是一種空靈。這樣,我們知道了空靈便是一種寧靜一種和諧一種無窮。而且空靈於我們不是虛幻,它美麗得無處不在。

空靈於人,是心靈上一種短暫的休息和調適。

譬如友誼。我們原來是很深地愛著和關懷一個人,我們甚至可以不很深地介入,把朋友封存在心裏,保持一種距離。平淡的時候縱使淺淺地想起,於自己是開掘了一種財富,於朋友便是一種更深的銘記。無疑地,這應該是一種遙遠的時空聆聽最近心跳的方式。…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4:55pm — No Comments

光明·渴待,蒲公英

你是一柄丟失多久尋覓多久的小傘,你是一個不知道追求因而也不知道痛苦的快樂精靈。

你當然可以驕傲你隨風漂泊的愜意,當秋風輕輕地托起你,你便可以一路輕揚一路夢幻一路抒情去漫遊大地。

你當然可以炫耀你生命力的頑強,即使貧瘠的荒漠,即使狹冷寂寥的崖縫,你都會把生命播出希望。

你當然可以滿足你捧上的無私奉獻,你看,當一柄柄小傘盛開在綠茵茵的草坪,孩子們便忘情地歡呼雀躍般湧向你。

不容置疑,你是一個載滿詠嘆載滿讚譽令人憐愛令人迷戀的古老精靈。…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4:55pm — No Comments

素素·可愛的九月

9月一到,就有了秋意,秋意在一個多霧的黎明溜來,到了炎熱的下午便不見蹤影。它踮起腳尖掠過樹頂,染紅幾片葉子,然後乘著一簇飛絮越過山谷離開。它坐在小山頂上,在暮色中像只10月的貓頭鷹那樣梟叫。它和小風玩捉迷藏。9月是個善變者,它時而忙碌得像山胡桃樹上的松鼠,時而懶惰得像寧靜的小溪。它是夏日的成熟與富饒。

在9月裏,有幾天是一年中最罕有的日子,既涼爽舒適,又令人精神振奮;碧空如洗,空氣清新,微風中並不夾雜沙塵。草原上仍有幹草的氣息和刈草的芳香。

9月的花卉不像5月那樣種類繁多,但長得卻非常茂盛,使9月也成了一個多花的月份。金菊於8月中旬開花,但到9月上旬才達到盛開的巔峰。晚薊形成了一片片特別顯眼的紫色。紫莞則到處綻放——在路邊,在草地,在山頂,甚至在城市的空地裏——彩色繽紛,有純白色的、深淺不同的淡紫色的,以至深藍紫色的。…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4:54pm — No Comments

許達然·看著湖

一大早沁涼的風就暗暗催送時間撥弄湖水的聲音,恍惚熟悉卻難理解的唏噓;雨若也加入,把湖攪得不寧,我們也不來了。湖上溟,假如是霧,可把湖罩得淒迷。

迷糊或清醒,我們任何時候來,湖都慷慨招待。

心境晴朗,我們又到湖旁。總是晚起的日頭答應在五點一刻醒來。日頭比誰都愛水,昨天黃昏我們還上班它就一聲不響墜入湖的另一邊睡了。現在要起來,惟恐著涼,先點點火燒幾片雲銜接天跟湖。水不害怕滾,都盡量保持冷靜。看來五點十分一切都已準備就緒,它卻還纏著水。賴了兩三分鐘後才瞇著眼拋出橘色的染發,浮散在水平線上;攤開成彩繪溶釋後,才冉冉探頭露臉。開始還矜持緋紅,越往上升越不害臊,裝模作樣,竟奢麗起來了。臉全都亮出時,圓潤閃耀得刺目。一霎眼,幾只水鳥驚叫起來,飛入風浪的和聲裏;高亢、清脆、優柔三重奏,婉婉轉轉送給日頭聽,漸遠漸稀。…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4:53pm — No Comments

許肅·靜靜伸出你的手

記得小時候,我膽小得很,最怕街上那些疾駛的汽車和叫我“漂亮娃娃”的陌生人。那時候,每逢外出,媽媽總是輕輕地伸出她的手,我便順從地把自己的小手放進去,讓她領著我走出家門。我從媽媽溫暖的手中體味到安全,媽媽從我嬌小的手中感受到信任。

漸漸長大了,開始意識到自己是個小姑娘,於是手便成了“禁區”,再不許旁人隨意挽起。

在我17歲的一天,哥哥把我介紹給他的好朋友。他的朋友——一位比我大7歲的大哥哥,熱情地向我伸出右手:“你好,小妹妹!”我稍一遲疑,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盡管我的臉在發燒。

兩只手握在一起,我忽然覺得自己是個大人了。記憶中那只屬於大人的握手禮,也開始屬於我。…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4:51pm — No Comments

林清玄·金色印象

水牛的眼睛有一次,我和一位農人與他的水牛一起下田,我看到那頭水牛的巨眼是紅色的,像燒炙過的銅鈴,我問起那位農人,他說:“所有耕田的水牛都是紅眼的,因為他們被穿了鼻環。”據說很久以前,當水牛沒有穿鼻環,沒有下田的時候,它們的眼睛是黑白分明的,在耕田以後,他們沒有流淚,卻紅了眼睛。

我想到,如果沒有真正的自由,任何動物都是有感應的,水牛如此,你看過真正快樂的豬嗎?

乞丐的缽子我把錢放在一個乞丐的缽子裏時,有個好心人走過來對我說:“台北百分之九十九的乞丐都是假的,你當心他拿你的錢去花天酒地。”…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4:49pm — No Comments

林佩芬·今生今世

明媚的春天裏,他們結婚了;杜鵑花燦爛的開著,一對新人甜甜地笑著。

八個月後,肝癌奪走了他和她的一切。

她整整哭了兩年,每天什麼事也不做,只對著他的骨灰壇流淚。她告訴來安慰她的朋友:我是一個活著的死人,我的心已經跟他去了……第三年,春天又來了,她停止了哭泣,去找了一份工作維持自己的生活,然後,她把他們的房子變賣了,連同他的撫血金,一起捐給了他們共讀了四年的母校,用他的名義設立了一個獎學金。

她寫信給所有為她擔心的朋友:他永遠活著……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4:48pm — No Comments

趙念渝·她要在薩拉熱窩找回牙齒

“無冕之王”成千上萬,但是像美國CNN女攝影記者瑪格麗特·吉普賽·莫茨這樣玩命的卻堪稱是“絕無僅有”的。…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4:48pm — No Comments

福井謙一·接觸大自然——走向科學之路的起點

我總是匆匆地把作業完成每當我回憶兒童時代,總要產生一種幻覺,耳邊似乎又響起咣當、咣當的電車聲。

每次學校放假,我都要從大阪乘車,去奈良的外祖母家。外祖母家被群山環抱,自然氣息濃郁,哺育了我幼小的心靈。從大阪出發,到西大寺車站,大約需55分鐘時間。西山山麓有個小道池,它的南邊有菖蒲池,外祖母家附近還有籠池、蒜池等,這些小池塘星星點點,均勻地點綴在山中。池水清澈碧透,成了我們忘情追逐小鯽魚的勝地。我總是匆匆地把作業完成,第二天一早就飛出外祖母家,扛上今天已不多見的原始釣魚竿,和弟弟們一起到池邊釣魚去了。

要是在夏天,嘴裏還要塞滿楊梅果,所以釣魚時總鼓著腮幫子。有時我們也沿街北上,到京都府山田川的幹谷去玩。當然,這種遠足是非常累的。如果去爬山,就一定找個晴天,這樣可以眺望遠處的山脈。這些玩耍常使我忘掉時間,忘掉一切。…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4:47pm — No Comments

杏林子·獎

生病之後,我輟學在家,身體上的病痛固然難以忍受,而更讓人難以面對的是那種有若被眾人遺棄的感覺。原本為參加初中聯考而忙得如拉緊的弓,集中全力蓄勢待發,突然之間,你被取消了參賽資格,趕出了競賽場,你只有躲在無人註意的角落,冷眼旁觀,那些緊張、那些熱鬧、那些歡呼都已遠去,那個世界完全將你摒棄在外。

生活中有一些東西不一定是你所喜悅的,然而一旦被迫割舍,那種委屈、那種不甘、那種頓失所依的措手不及,就像一顆被推離正常軌道的星球,飄浮在茫然無垠的太空,沒有重心,也沒有方向。

每天,我看著弟弟妹妹出門上學,我看著一批批年輕學子自門前走過,我不知道我要做什麼,甚至,連期望也沒有,連等待也沒有。因為你根本不知道要期望什麼,等待什麼。…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October 17, 2016 at 4:47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