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是指:和谐的声音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34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Zenkov on May 11, 2021 at 12:42pm

林連玉佚詩〈吉隆八景詩〉

一、降真觀瀑


美景自天造,懸崖滾雪堆。

漫空飛急雨,平地響驚雷。
赴壑千層湧,渟泓一鑒開。
聯翩蒞止者,半是濯纓來。


這是位於萬饒與士拉央之間的天然瀑布群,稱Kanching Waterfalls;地處吉隆坡北面。“降真”,即Kanching譯音;早期又寫作“間征”。間征山屬於雪蘭莪最早的重要錫礦區,也是雪蘭莪境內最早的華人聚居地。(李業霖1997:38-78)降真瀑布群是由七個上下斷續相接的瀑布組成,總高度落差逾兩百米。開篇詩句造勢頗勁,曰“滾雪堆”、“飛急雨”、“千層湧”,至末尾卻突轉而靜止,且雲“半是濯纓來”。描景之動與狀人之靜產生的巨大反襯,使開辟泉湧的洪流驟然聚焦於觀瀑一人。所謂“眾人皆醉我獨醒”,是以遊人半作遙想銀河九天,半作嬉水濯足與纓,獨我介懷於滄浪水之清兮濁兮。
(摘自:林連玉基金網站 / 網照)

Comment by Zenkov on April 21, 2021 at 6:53pm


鮑爾吉《原野》


從質地上說,花瓣是什麼?它比綢子還柔軟,像水一樣嬌嫩。雨後的山坡上,如果看到一朵花,像見到一個剛睡醒的嬰兒,像門口站著一個被雨淋濕的小姑娘。花瓣的質地,用語言形容不出來,而它的鮮艷,我們只好說它像花朵一樣鮮艷。無論是小黃花、小白花,都純潔鮮艷。花能從一株卑微的草裏生長出來,人卻不能,連描述一下的能力都缺乏。


從性格說,馬比人勇敢,而性情比人溫和。馬赴戰場廝殺,爆炸轟鳴不會讓它停下來,見了血也不躲閃。冰雪、高山和河流都不會阻擋馬的腳步。它的眼睛晶瑩,看著遠方。它把勇敢與溫良結為一體。它的性情可謂君子。

從流動說,河水一定有巨大的喜悅,一直奔流不息。大河流動時的莊嚴,讓人肅然起敬。它不是在逃離,而是前進。只有貝多芬的音樂能描述河流的節奏、力量和典雅。貝多芬的交響曲沒有多余的音符,也沒有樂器單獨演奏,一切共進。而河流裏也沒有一滴多余的水,每滴水和其他的水密不可分,一起往前跑。河對於魚來說是巨大的家園,魚在河裏享受著比人更幸福的生活。夜晚,河流兜攬所有的星辰,邊晃邊亮。


從胸懷看,鳥比人更有理想。當遷徙的候鳥飛越喜馬拉雅山的時候,雪崩不會讓它驚慌。鳥在夜晚飛越大海,如果沒有島嶼讓它歇腳,它就不知疲倦地一直飛。它不過是小小的生靈,卻擁有無比巨大的勇氣。

人的勇氣、包容、純潔和善良,本來是與生俱來的。在漫長的生活中,有一些丟失了,有一些被關在心底。把它們找回來,讓它們長大。人生其實沒有什麼艱難,每一寸光陰都有用。(原載《愛墾網》)

Comment by Zenkov on March 23, 2021 at 9:43pm


空間與時間:連續性與差異性

生態女性主義的論述認同,當今世界的生態危機起因,是二元對立論為主的思維體系。要修正這一錯誤對立的重點,首先必須認知到所謂人與非人、自我與他者之間的“連續性與差異性”。拉圖爾的政治生態學著眼於觀察人與非人,如何在局部性互動中逐漸形成一整體性網絡。主張沒有清楚的疆界或固定的本質,與環境間也未截然劃分,取而代之的是彼此間的根莖連結與局部網絡 (rhizomes and networks)。這種新物體的觀念有效的地方,在於它帶出了某種時間性,簡單的說,就是伯格森所說的,在注意到物體除了我們眼見的空間化輪廓 (spatial configuration)之外,還有所謂“在時間中的存在”(a way of being in time),亦即其綿延的韻律
(a rhythm of duration)。(参考:林宛瑄·綿延之群)

Comment by Zenkov on March 22, 2021 at 6:21pm


啟蒙精神與工 具理性的自然觀念

被啟蒙精神與工具理性框架的自然觀念有待商榷,那訴諸於一種先於文明宰制的素樸自然又有何不妥? 馬考利(David Macauley)對西方哲學自然觀念的考察,與拉圖爾(Bruno Latour)所提出的政治生態學(political ecology)主張,都提供了解答此疑問的相關線索。

馬考利認為,由於西方哲學可說是源於對自然的思考,自然觀念因此早已有之,亞里斯多德對自然史的投入即是 一例;而這種早期希臘哲學式自然觀察的重要性,倒不在其是否有科學上的精準度,而是在於其如何標示出一種屬人之外的場域。

然而在對心智(mind)的興趣後來居上之後,哲學家從非人(nonhuman)的世界離開,逐漸與自然切割,終而企圖以心智力量凌駕並控制自然。


培根(Francis Bacon)認為,必須以工藝與科技施加於自然,迫使自然展露其奧秘。

笛卡兒(Rene Descartes) 則認為,人必須與自然分離,並對其進行準確的測量,才能如實測知自然。

兩位哲學家的主張都透露出,將知識建立在與生存環境切割開來的人,回頭來掌管自然的基調,而之後討論生態問題的哲學論述,也多半遵循兩人的理論框架, 思考屈居於人之下,且以其使用價值被認知的自然觀念。

馬考利的考察所獲致的結果,乍看與前述對啟蒙精神矮化自然的批判雷同,但 他所欲強調的毋寧是,以保護某種想像中的素樸自然為主的訴求,如何不切實際。

因為誠如論者如盧卡斯(Georg Lukacs)或阿多諾(Theodor Ardono) 所言,自然觀念事實上受社會制約,每一種對自然的認知,總不免以隱晦的方式訴說,人類整體社會的構成為何。(林宛瑄·綿延之群)

Comment by Zenkov on January 3, 2021 at 10:59pm


(中國)陶東風教授《關於鄧麗君新啟蒙主義》


關於精英文化、精英知識分子與大眾文化的關係,也要進行歷史分析,回到歷史現場。它們並不總是對立的,也不存在普遍的、不變的固定關係。比如,在七十年代後期八十年代初期,精英知識分子和大眾文化、與鄧麗君的流行歌曲,在政治傾向和精神價值上無疑是極為一致的,都屬於新啟蒙和人道主義思潮,而且結成了聯盟。它們各自以自己的方式,在告別階級鬥爭和單一革命政治文化,在塑造新型主體性和新型公共領域。


那個時代的大眾文化通過自己的方式呼應、配合和推動了當時精英知識分子主導的新啟蒙和人道主義思潮。相當多的文章都看到了70年代末80年代初,鄧麗君流行歌曲對民間大眾、特別是青年人的巨大影響,這當然是沒有問題的。但關於鄧麗君與那個時期的精英知識界(主要由中老年專業知識分子構成)關係的文章很少。如果有,突出的似乎也是他們之間的對立。特別是由於當時主流音樂界對鄧麗君的激烈批判,可能會導致一種誤解,似乎那時的精英知識界普遍排斥鄧麗君。實際情況恐怕不是這樣。

李澤厚無疑是當時精英知識分子的代表,他曾在一次對話中明確表示支持大眾文化,認為它雖然不直接對抗什麽,但卻通過自己的方式拓展了文化空間,解構了一些東西。[9]這個看法應該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當時精英知識界開明人士的態度。

當然,目前能夠找到的精英知識界明確、直接支持鄧麗君和流行歌曲的相關文章或言論的確不多(這和當時的政治形勢緊密相關),但後來的“追認”卻不少。比如有回憶文章稱,七月派詩人彭燕郊聽了鄧麗君的《你怎麽說》後說:“詩人就要有顆世俗的心,任何時候(都)要發乎真心。”[10]

他還在一個采訪中坦承,自己(當年和現在都)“非常喜歡鄧麗君”,認為她是“一百年才會出一個的人”。[11]介乎啟蒙知識分子和文化幹部之間的人喜歡鄧麗君的,也不在少數(但在當時環境下往往不便直說)。有文章稱,原文化部部長劉忠德2006年在接受采訪時直言喜歡鄧麗君的歌,並認為鄧麗君沒能來大陸演出是自己當文化部部長時的遺憾之一。[12]

給予鄧麗君相當多同情關注的是王蒙。王蒙本人曾在自傳中談及1979年春初次聆聽《千言萬語》的感受。當時他剛剛從北京“平反”歸來,而鄧氏歌曲已經在遙遠的新疆文聯四處流傳。“我聽了兩次,覺得不錯,調調記了個八九不離十。但我只是莞爾一笑,沒有說一句鄧麗君歌曲的好話,說明其時我對意識形態問題,仍抱有極其警惕與慎重的態度。從此我知道了個詞叫‘愛的寂寞’,這個詞是否通順,是否無病呻吟,我一直抱著疑問,但它帶來了另類的感受,另類的信息。”[13]這種既喜歡又出於對意識形態的警惕不便明說的微妙心態,在當時應該說是非常典型的。

由於鄧麗君和啟蒙的這種關係,也有人直接把她的流行歌曲理解為“歌聲啟蒙”。鄧麗君以自己的方式,對一代人起到了啟蒙的作用,這不僅是審美意義上的啟蒙,也是情感和人性意義上的啟蒙,是通過歌聲進行的啟蒙(文化啟蒙、人性啟蒙),而不僅僅是聲音領域的啟蒙。

[9]參見李澤厚、王德勝《文化分層、文化重建及後現代問題的對話》,《學術月刊》1994年第11期。

[10]見劉羊《小小的幸福》,北京: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2009年,第155頁。

[11]見袁復生對彭燕郊的訪談《搞文學又不是搞超級女聲》,袁復生:《一個外省青年的精神成長史》,成都:天地出版社,2016年,第106頁。

[12]參見李軍《她的歌聲溫暖了八十年代》,《南方都市報》2008年11月5日。

[13]王蒙:《王蒙自傳》(第二部),廣州:花城出版社,2007年,第34頁。


陶東風 杜安:回到發生現場與本土文化研究的超越(下)

Comment by 葉子正绿 on June 22, 2011 at 3:32pm
Nice picture, nice design.
Comment by 就是冷門 on June 21, 2011 at 6:47pm
更了解爱垦的定位,韵文化,有意思。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