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住柔佛古來,三十公里南下新山,越過長堤就是新加坡。假期没事,都到新加坡女皇鎮大姑家度假、幫忙。很多文學書都是1970年代在女皇鎮圖書館借來讀的。1977年上吉隆坡唸書,就沒再去過,昔時故人老地方,偶爾回想起来總是懷念。

那是我美好少年的閱讀時光。寫進文字的有 ~~

陳明發原創~張徹:男人四十 (一)
陳明發 《1979 散文選》三月


說書缘,幼時兒書不算,1960年代在我的記憶中,是薄薄的一本臧克家詩集,還有香港每月出版的《伴侶》與《當代文藝》雜誌幾版詩頁。1970年代是從五四走向何其芳、卞之琳、李廣田、葉珊、周夢蝶、瘂弦等人。1970年代中開始,是瘋狂的存在主義與精神分析。整个1970年代,除了書店,女皇鎮圖書館就是我的樂園。至于我學校圖書館的中文書,實在還不比我那時候個人的收藏。

1980、1990年代,我和管理學、創意學與成長心理學眾大師走得很近。1990年代尾,重回佛洛伊德、卡缪,也接觸了海德格爾、德勒兹諸子。今天,我走向需要大量內在詮釋的敘事學,不是沒有理由的。好漫長的路,感謝書本一直陪著我。

年紀老來,曾經有個時期,我擔憂我的藏書下場會怎樣;現在想來,還好至少我家老二至今還是願意買書來讀的人。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6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luova ajatus on June 6, 2022 at 8:26am


愛墾評註:舊年代的文化傳承

基於雜劇的昆曲、京劇等紛紛入選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得到全人類的關注與珍惜。

就文化優勢而言,文本、唱腔、演藝、舞臺之美等自不待說之外,雜劇還有一個別的古典文學品種無可比擬的特點,也就是入世性,以及由此而來的普及性和強大影響力。誠如陳獨秀所言,“戲園者,實普天下人之大學堂也”。幾百年來,寓教化於娛樂的雜劇,曾潛移默化地塑造著民眾的是非榮辱觀。花木蘭替父從軍、中山狼忘恩負義、眾人舍命救助趙氏孤兒、才子佳人墻頭馬上來相會……家喻戶曉、口口相傳的“中國情節”,沈澱於中華兒女的集體記憶中,時刻提醒我們堅守勤勞簡樸、通情達理、尊老護幼、愛國如家的美好品德。(周曉陽:大學者改寫的小故事[上])

Comment by luova ajatus on May 25, 2022 at 9:47pm


陳明發·婆羅洲《學生之光》雜誌


我和砂拉越最早的情緣,開始於初中筆友所推薦的一份學生雜誌,《學生之光》(原名《海豚》雜誌)。我後來不僅成了它的長期讀者,還成了校內代理與作者。說起來,我由中四起就在促進東西馬之間的互相認識,因為除了投稿散文與詩,我還提供了一些有關西馬地方與學校活動的報導。這份雜誌一般是以他們出版的書籍當稿費,計有詩集、小說以及文化論述等。其中有一本前砂拉越博物館館長、大英人類學家湯哈里遜所著的《砂勞越民族叢談》,一直是我的珍藏,它是最早打開我對砂拉越各族文化視野的書籍。人世間最奧妙的是,這份刊物的總編輯房漢佳,在十多年後,竟然與砂拉越的許多社群領導人,一起坐在我主持的課堂裏,共同經歷一系列領導培訓。(30.5.2021)

這是沙巴、砂拉越官方單位婆羅洲文化局所出版的一份中文刊物。


由政府出版的中文刊物,過去在西馬有一本《鬥士》月刊,是新聞部辦的。我1970年代杪在八打靈再也19區生活出版社上班時,其總編輯羅廣成常來公司做客。我對他印象深刻,一是因為不管任何時候遇上,他都是精神奕奕的模樣,聲音嘹亮而好聽;二是讀過他寫的一部書,記載他采訪東姑阿都拉曼與馬共領袖陳平在華玲會談的情況。攝記同事羅偉強定期給《鬥士》提供所需照片,他邀我給他的作品寫些詩句一起發表,讓我多了一個發表創作的版位。忘記了多少錢,印象中稿費還不錯。最可貴的是,在1982年以前,有的政府單位還是尊敬中文的,《鬥士》月刊是最好的例子。詩作配彩圖印行的作法,最早出現於生活出版社的新潮雜誌與新生活報。那是寫詩人幸福的年代,報刊多的可以寫詩的園地,而且可以掙點稿費。想到在買書時出手能闊些,還真有點夢幻。


Comment by luova ajatus on August 28, 2021 at 2:15pm


陳明發 《古來雲山寺》

Kulai Yun Shan Temple, Johore 柔佛古來雲山寺


小學時英文馬來文都不好,晚上到二巷的廣肇會館上夜學

隔鄰就是這座建於1937年的雲山寺;以前常隨祖母來拜拜

她說:觀音娘娘是我的“乾媽”,會保佑我平安長大

出來工作後,偶爾回老家載她到來拜拜

她說,我有一天結婚了,要記得來還神

說來真靈,這輩子娶了一位好妻子

學術、事業、生活和做人父親,一切都順順利利

感恩菩薩;感恩1988年離開我們的虔誠的祖母

(2015年7月21日 臉書)

古來老廟不少,建於1937年的雲山寺對我是比較有故事的一間。距它不遠的觀音堂也是差不多時期的老廟。古來哥打丁宜路義山的天後宮是日本時代的憲兵總部,據聞是古來“最兇”的地方之一。當然,還有靠近我家五分鐘路程的善蓮堂與太上老君;我初中學校旁21里的萬仙廟。我小時候就有這些廟宇了,現在我都老了,你說那些廟呢?古來過去四周都是大園坵,裏頭也有一些小廟。有者已經是古來城市的新地區,如19里的高德根園坵,現在是Indahpura,還建了寬中分校;瑞林園成了公主城;還有新港、二号公司、三号公司......,小廟可活了下来?

延續閱讀 》

新加坡女皇鎮國家圖書館

古來巴剎街 遠遠來點心/雲吞麵店

《鄉頻道》20 特色新村

Comment by luova ajatus on June 27, 2021 at 4:29pm


陳明發:馬來西亞小販,還足以和新加坡較量嗎?

我在臉書與愛墾網發了一個帖子《新加坡雞飯:文化競爭力》,提到— —

下一回,當持著疫苗護照的國際遊人重回馬來西亞,若是聽到他們又說:“我喜歡新加坡雞飯。”你千萬不要生氣,更不要說:“馬來西亞的雞飯更好吃啦!”人家就是願意花心機,很早就發揮他們的想像力,去用心經營他們的美食品牌,打造文化影響力。

有影響力,自然就有競爭力啦。疫後,文化與經濟肯定會結合得更緊密,因為大家都在思考怎樣“奇軍突起”,借地方創生突圍。還有甚麼比文化蘊藏給予我們夠多而且現成的資源呢?


古来老同學張瑋頌讀後回應說:“我在新加坡工作差不多有20年,以我個人來說新加坡雞飯是比較好吃,因為他們的飯大多數用香米,囗感就是不一樣,馬來西亞有比較老字號的雞飯店,也能吃到那種香噴噴的味道,在本地可能雞飯太多人在賣,不管有沒有那個水平也來開當賣雞飯,所以吃了這些雞飯感覺和新加坡比較就輸了囗感。


提到新加坡小販美食,我想起自己身為一個古來人,自小進進出出新加坡,1977年到了吉隆坡唸書,偶爾會懷念他們用番茄汁撈的乾撈麵,還有它湯裏真材實料大大粒的魚丸。

我後來偶爾下新加坡訪我小妹家,在她們組屋樓下的咖啡店吃東西,每一次都叫一碗來解饞。這幾年,去新加坡,發現他們的小販中心做得真好,食物水平在明顯提高中。原來,除了茄汁乾撈麵,他們好吃的東西還真多呢。


瑋頌還提到,在新加坡消費,比如組屋樓下和工業區餐廳的消費是很經濟的。不要用錢幣比率,$3.50能吃肉骨茶$2.50能吃雞飯,還有新加坡羅麵、拉沙與鹵麵等全都很便宜。

有關這點,我是挺有感觸的。我夫人和小妹去逛她那兒的超市購物,發現等級比吉隆坡高的蔬果等,即使折成馬來西亞令吉,還是比我們等級低的還便宜。忽然,就覺得自己的生活素質真的被坑了。


去年,新加坡小販贏得聯合國教科文世界文化遺產地位,我是衷心的替他們開心。

想起12年前,馬來西亞一位旅遊部長曾為我們本地美食叫冤。老實說,我們本身的經營生態到今天一直都沒改進過。

Comment by luova ajatus on June 25, 2021 at 9:06pm


古來老巴剎街

翻開老照片,那黑白像素與彷彿恍惚的景觀

總是煽亮我們的唏噓感慨:一切仿似昨天啊

很多的熟悉混雜著不斷侵入的陌生

要是回到今天的現場

一直在哪兒的道路與建築

許多曾經發生在那裡的事情早已煙消雲散

事件中的人們也已不知去處

別說尋常人家瑣瑣碎碎的平常生活

就算是意義重大的事件與人物

許多時候也逃不過這個命運

甚至被有心人掉亂了秩序,偷換了敘事與重點

我們如何面對這個沒有根,或找錯根的現象?

令人眼花繚亂的新工藝,能幫上什麼忙?

圖片說明:柔佛古來菜市街(巴剎街),留給我最大的兒時記憶,就是菜市場入口處的雲吞面,三角錢一碗。

我家左鄰楊家夫婦,他們家再過去的一家寡婦,都在這菜市賣菜。

Comment by luova ajatus on June 21, 2021 at 4:10pm


柔佛古來老街 Kulai Old Street

我出世在巴生,三歲回到爸爸的家鄉古來。
為何出世在巴生?事因母親懷我的時候,
適逢緊急狀態。巴生外婆家相對安定。

我是在馬來亞緊急狀態結束後一年來到古來,
離開講福建話的地方,首次接觸客家話,
親戚中較大的孩子欺負我不懂客家話,
教我講粗口,母親氣得恐嚇拿針縫我的嘴。

我和這些堂兄弟姐妹因此從小到大沒親近過。
沒事幹就跟着母親讀書寫字,
拿起粉筆在小黑板上塗塗寫寫。
我常跟人說,我三歲開始和漢字打交道,
算來它們是我認識最久的朋友。

在外地工作的父親每個月發糧,
母親去他在古來的公司領出來,
便帶我到大街邱家的崑崙書店買些
“世界兒童畫報”、“南洋兒童”之類的兒童書,
培養了我對文字的興趣。
母親自己也訂了《家庭生活》雜誌
定時在書店拿最新的一期。

上了高小,我常在香港的兒童雜誌
發表文字、繪畫和小笑話。
數量多得我上了初中他們還在發表。

雜誌社發來書卷當稿費
可向新加坡的世界書局換書
我最初的藏書
很多都是書卷換回來的
包括連士升和五四時期一些作家的著作

Comment by luova ajatus on June 20, 2021 at 4:52pm


陳明發《關於古来》

很多家鄉的網友看見愛墾網所分享的古來老照片

私函問我:你離開家鄉定居都市快四十年


常想起以前兒少時在老家的情況嗎?


我要說,命運其實很寵我;我後來也走過了很多國家


在最繁榮進步的他鄉,我心裡其實掛著的


其實還是馬來西亞鄉鎮的未來..........


(2015年7月19日 臉書)

Source:Sin Fatt Lee 古来“雲山寺”觀音堂前的梓板木屋, 小時候每次去新都戲院看戲,一定經過這小巷, 再從右則小路走入Jalan Sultanah 街就到戲院了。)

Comment by luova ajatus on June 19, 2021 at 10:48pm


古來往事

Once Upon a Time in Kulai

謝謝古來老鄉 Low Chee Kiat 分享的照片
讓我想起曾在這馬來亞半島的南方市鎮
生活過的十多年時光

我三歲到古來,十八歲到吉隆坡讀書
後來就在都門住了下來
四十年來,在外的時間多
雖不時回家,但每次都是匆匆來去
鎮上情景已經變化了許多
但在我心裡的圖畫,都還是數十年前的舊憶
老街早已在1980年代初的兩次大火災中燒光
我依稀還記得很多商店的模樣
這家鋪過了,是哪一家鋪

這家“遠遠來”在巴剎街
在我小時候,是一家包點店
那一天能上這兒來喝茶吃東西
是一件大事
後來加了雲吞面
現在很多人提起古來的雲吞面
都懷念這一家

“遠遠來”隔鄰有一家理髮院
老闆的孩子徐德華
是我在古來華小一校同班六年的同學

“遠遠來”另一邊的隔鄰
是一家唱片行
我在這店裡買過很多唱片

後來流行盒式錄音帶(Cartrige)
我也在這裡錄了不少歌曲

從遠遠來往新都戲院的方向走
同一排店有一家“李合發洋貨”
老闆的女兒也是我小學的同班同學

往淵泉牙科的方向走
同一排店有一家雜貨鋪
老闆的孩子巫子揚也和我小學同班六年

他們的店旁是一家陳姓電髮院
院長的一位女兒是我小學一二年級的級任老師

Comment by luova ajatus on May 12, 2021 at 5:41pm


柔佛古来1981年焚城大火

很多人問,古來大街現在的街景為何有點雜亂而不諧調,她原來是很有特色的小鎮風光,可是在1981一年裡兩次焚城。市容就毀了;破落心酸了二十餘年才陸續重建成現在的樣子。
1977年到吉隆坡唸先修班,四年後從報上知道古來老街沒有了,我的兒少記憶中的景物也去了好大部分。可是,到現在,我還似乎記得那家店鋪過了是那家店鋪。整條街,我最懷念的是崑崙書局。

小學時候,每天讀書的零用錢是一角錢,我用鐵罐子存起來,每個月有三塊錢,可以買10本“世界兒童畫報”、“南洋兒童”之類的書籍。錢都是給崑崙書局賺去的。


我出世在巴生,三歲回到爸爸的家鄉古來。為何出世在巴生?母親懷我的時候,適逢緊急狀態,而巴生外婆家還算安定。

我是緊急狀態過後一年来到古来,首次接觸客家話。

“世界兒童畫報”、“南洋兒童”之類的兒童書,培養了我對文字的興趣。我常在這些雜誌發表文字和繪畫。奠定了我後來的寫作基礎。
(2015年7月16日 臉書)


延續閱讀 》


古來巴剎街 遠遠來點心/雲吞麵店

《鄉頻道》20 特色新村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