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牆 繪's Blog (81)

ANN RIGHEY:當專著不再是媒介:網絡時代的歷史敘事(3)

正如這個小調查所指出的,文化研究中敘事的概念化已經逐漸與新興藝術方向和新的媒體技術連接在一起,並且這種轉變很可能會自覺地隨著新的實踐的出現而繼續。諷刺性的對比是,歷史學家們對歷史編纂性的敘事的觀點正在變得更加非歷史,好像“敘事”無論在何時何地都應當是不變的同一的(我們發現值得註意的例外又一次出現在海登·懷特最近的研究中)。[31]撇開相互之間的差異不談,敘事理論家和史學理論家們一樣,繼續堅持著源自印刷文化的那種一般假設,即敘事研究既定的分析對象就是單一作者書寫的獨立文化作品(文章、電影,抑或一個遊戲)。然而筆者在這里要論證的是,新的媒體生態學需要一個不同的思路並且提供了替代的模式。…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22, 2018 at 1:21pm — No Comments

ANN RIGHEY:當專著不再是媒介:網絡時代的歷史敘事(2)

三、媒體工具

 …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22, 2018 at 1:20pm — No Comments

ANN RIGHEY:當專著不再是媒介:網絡時代的歷史敘事(1)

摘要:在過去的50年中,出現了眾多關於敘事在歷史知識中的價值的討論。而在其中,“敘事”則表現為一個給定的、並且僅與認識論相關的概念。筆者不認同這種觀點。“敘事”的概念隨文化實踐的變化而變化,並且在獨立專著這一特定的與講故事相關的媒介中被暗中模仿。關於“歷史的自然形式就是一個歷史學家作為個體寫作的一本書”這樣的信念內在於20世紀中絕大多數關於“敘事”的討論,這意味著語言的首要性、著者的自主性、作品的獨立性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然而,在新的傳媒生態中,獨立專著的“自然性”不應繼續被當作是既定的。數字化和因特網為制造和傳播歷史知識提供了新技術,而在這一過程中,職業歷史學家同時面臨機遇和挑戰。在其實用意義之外,數字媒體在“其社會產物由不同平台上的多種媒介所產生”這一方面,為考察歷史敘事提供了一種新的理論模型,並且改變了我們關於過去與未來的實踐的理解。 …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22, 2018 at 1:18p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上海世博的器物敘事(8)

歷史記憶的敘事障礙

本雅明早就向我們指出,所有器物都擁有一種“膜拜價值”[13], 這種價值起源於上古及中古時代的宗教儀式,器物總是在禮儀中獲得最初的使用價值,而這種禮儀根基經過漫長的世俗化道路,至今仍然依稀可辨。它所關注的是器物的“存在”,並且要捍衛器物的隱匿性和神秘性。長期以來,那些被膜拜的器物大多深藏於寺院、王宮和墓穴,成為神秘莫測的傳奇。在西藏的布達拉宮光線黯淡的密室里,到處藏匿著這樣的器物,從燭台、香爐、唐卡(宗教繪畫)到念珠,其上布滿了古代高僧的指紋,只有神職人員才擁有接近它們的權利。…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46a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上海世博的器物敘事(7)

人們已經發現,向外逐層推出的帽式結構,形成囂張前沖的斜立面,制造了針對個體(參觀者)的逼仄感、壓迫感和危機感,對參觀者的存在形成空間威脅;跟其他國家館相比,中國館體量過大,超出了以人體為基礎尺度的人本主義原則;底部大門的形制,很像明清皇室(北京十三陵)的墓穴入口,令人產生跟舊帝國的密切聯想;此外,根植於北京紫禁城的紅色譜系(“故宮紅”),也是帝國權力的象征,紅色在民間具有吉祥和親民意味,但當這種色調跟囂張的建築融為一體時,跟民眾、人性和平等權利的距離,就變得十分遙遠。中國館唯一柔和的時刻, 是細雨時分的夜晚。從遠處望去,迷蒙的燈光,修正了它過於嚴厲的面貌。…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45a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上海世博的器物敘事(6)

中英戰爭爆發15年後,江南機器制造局在上海誕生,成為中國民族工業的重要起點。它是當時東亞最大的兵工廠,分為十幾個分廠,用以制造槍炮、彈藥、輪船和機器,同時附有翻譯館和廣方言館等文教機構;1949年後它被改造為江南造船廠;在21世紀初葉,它又被規劃為上海世博會的浦西場地。在那個黃浦江的沿岸地帶,分布著十幾家殖民地時代的工廠,它們是中國近代工業的搖籃。…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45a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上海世博的器物敘事(5)

中國器物的大規模輸出,導致了一個災難性後果。正當大清王朝為高額收入而洋洋得意之際,鴉片在中國湧現了,它迅速毒化和腐蝕著古老帝國的臟腑,並導致白銀庫存的急劇下降。林則徐在廣州焚煙,關閉東印度公司代表處等各家商號,切斷中英貿易的主要路徑,企圖借此改變中英貿易的畸形格局。

然而,當時的瓷器、茶葉和生絲,都是英國上流社會生活的必需品。對中國欽差大臣的行為若不加以制止,勢必引發帝國的通貨膨脹,進而引發銀本位的財經體系的危機。英國當局孤注一擲,向它最大的國際貿易夥伴宣戰,點燃了歷次中英戰爭的炮火。這不僅是兩個帝國之間的白銀戰爭, 更是兩個民族間的器物對決。…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44a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上海世博的器物敘事(4)

隨著黃道婆的謝世和明帝國的崛起,器物復興的年代降臨了。基於工商業和中層市民生活的繁榮,各種從未有過的物體湧現於市井和園林。建築、家具、漆器和絲綢愈發精致,餐館廚藝技術突飛猛進,一種享樂主義的風潮,席卷了整個江南,令一向被視為文明標本的唐朝都望塵莫及。

鄭和艦隊和傳教士攜帶的奇異器物,也匯入了本土器物增殖的洪流。各種異國香料、珠寶和小型器皿從宮廷里流散出來,成為民間收藏的焦點。自鳴鐘分割了時間,地圖則分割了空間;玻璃家族的事物(近視眼鏡、望遠鏡和玻璃妝鏡等)改善了華夏民族的視力;那些南洋傳來的香料,融入了色澤淡雅的絲綢,令女人們變得更加性感。整個江南都彌漫著欲望的香氣。

李約瑟關於“四大發明”的說法,始終是本土民族敘事的關鍵詞,並成為教科書自我誇耀的資源…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44a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上海世博的器物敘事(3)

19世紀的帝國晚期,上海成為中國生絲的主要出口地。英國政府在《南京條約》談判中提出開放五個通商口岸,而江南小城——上海被赫然列入名單,這不僅因為它具有良好的交通位置,更在於它接近“輯里絲”(湖絲的另一稱謂)的產地 —— 浙江湖州南潯七里村。中國人把七里村所產生絲的名稱,雅化為“輯里絲”,而英國人則幹脆把它叫做“ShanghaiSilk”,也就是“上海絲”,因為它來自帝國在遠東的頭號殖民地。

1851年的倫敦世博會上出現了18000名商人,展出約10萬件稀奇古怪的產品。中華帝國參展的器物,包括絲綢、旗袍、茶葉、瓷器和植物蠟等,但這些事物跟昏聵的清政府無關,它們是機敏的中國商人私自行動的結果。…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43a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上海世博的器物敘事(2)

但這兩個公約都未能直接指涉歷史器物, 只有前者提及的建築銘文和後者提及的傳統手工藝,跟器物有所關聯。教科文組織在設立遺產保護範圍的同時,制造了大片盲區和空白,令器物拯救的前景變得更加黯淡。就在“非物”申報成為地方官員的顯赫政績時,器物湮滅的進程也在不斷加速。在現代化道路上奔行的第三世界國家,一方面無情地碾壓老舊器物(建築)的遺骸,把它們送進臭氣熏天的垃圾場,另一方面,有價值的古玩(陶瓷器、青銅器、木器、玉器、石器、玻璃器、珠寶、鐘表、書畫等)卻成為拍賣行青睞的物品,它們的價格被不斷刷新。這一畸形繁華的景象,激勵了仿古制造業的興盛,大量偽器在市場上湧現,與真器魚目混珠,描繪著古器獲救與復興的幻象。…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37a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上海世博的器物敘事(1)

——器物文化遺產的遺忘、拯救與復興 

從“非物文化”返回物質文化

在對上海世博作出價值評估之前,我們首先要對器物(創造性物質)的本性進行界定。人所置身的是一個物化的世界,它建立在堅硬的物質文明的基石之上。而器物是經過人類加工的一種物質形態,並在加工、使用、流傳和解釋過程中獲得文化價值,因而成為文化研究的重要對象。廣義的器物甚至包括植物衍生品、建築以及制造器物的初始材料等。當然,任何器物都包含著特定的技術和日常生活方式,而這是躲藏在所有器物深處的靈魂。我們所指涉的任何器物,必然跟“非物”密切關聯。在某種意義上,“器物”必然是器物和“非物”的二重組合。本文所描述的“器物”,正是基於這樣的邏輯起點。…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36am — No Comments

趙毅衡:兩種敘述不可靠:全局與局部不可靠及其糾正法(1)

可靠性問題,一直是小說敘述學研究的關鍵問題。本文提出,這是一個所有符號文本都無法避免的普遍問題,推論路線如下:

敘述學討論的(不)可靠性, 指敘述者與隱含作者在意義和評價上的距離。所有的符號文本都有一個文本發出源頭(或可以被接收者構築出來的發出主體,例如神意)可以稱為“再現者”(representer),這個人格在敘述文本中稱為敘述者(narrator),他可以表現為“框架—人格二象”;[1]而所有的符號文本都可被接收者推斷出一個體現文本意義/價值觀的“擬主體”即普遍隱含作者;因此,所有的符號文本的意義立足點,是這兩個人格或擬人格的距離問題:如果文本的再現者與隱含作者意義觀與價值觀一致,那麽文本就是可靠的,否則就是不可靠的:也就是說:所有的文本都在不同程度的意義可靠性—不可靠性基礎上搖擺。…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33am — No Comments

張清華:時間的美學——時間修辭與當代文學的美學演變(5)

某種意義上這也是導致產生“奇書”一類有“完整長度”的悲劇敘事的一個原因。亞里士多德說,“悲劇……是有一定長度的”[25],這不是隨便說說,悲劇當然地會呈現出一個包括“死亡”在內的完整過程,特別是死亡的結尾。直接呈現這樣一個結尾,在修辭的意義上會導致“時間終結”的敘事效果,從美學上則會導致悲劇的體驗。“奧古斯汀就用可怕的世界末日比喻個人的死亡”…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December 26, 2017 at 8:07pm — No Comments

翟業軍:在象征的森林里浪遊

——評施軍《敘事的詩意——中國現代小說與象征》



象征古已有之。比如,“桑之未落,其葉沃若”,極言女子的豐美,又潛隱著擔憂,甚至恐懼:落的時候呢?“桑之落矣,其黃而隕”,盡是一片“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哀傷在蔓延。不過,先民生活在主客體還未分裂的圓融世界,大地上處處寫滿自己的歡欣與疼痛,象征實在是信手拈來的本能。或者說,這哪里是一種自覺的表達,完全是後設視野的追認嘛。到了現代,主體與對象世界分離,世界因異己而神秘,因神秘而錯綜,吐納著妖異的雲霧,召喚著有慧根的詩人。置身於異己的世界,詩人又有那麼多的孤苦和畸零要申說,卻無力申說,偏偏在錯綜的對象中覓得呼應。於是,詩人與世界竟有相互召喚、相互開啟的隱秘關聯,就如波德萊爾所說:“穿越象征的森林,人過大宇宙/林海用親切的目光觀察人生”。(《感應》)現代詩人,本質上應該是象征主義者。…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December 26, 2017 at 10:30am — No Comments

王青·中西說書方式對小說敘事的不同影響(下)

中國說書藝人的表演大部分情況下是由一個藝人在一個固定場所,並且分多天從頭至尾進行講述,他要吸引的是一些老聽眾不問斷地來看他的表演,因此,他采取的就是一種完全不同於流動表演的敘事策略。…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December 25, 2017 at 7:18pm — No Comments

王青·中西說書方式對小說敘事的不同影響(中)

元稹《酬白學士代書一百韻》有:“翰墨題名盡,光陰聽話移”,自註雲:“樂天每與余遊從,無不書名屋壁;又嘗於新昌宅說‘一枝花話’,自寅至巳,猶未畢詞也。”“一枝花話”的表演者顯然是在達官貴人的堂會上進行的表演。與宮廷豢養的職業表演者相比,在富貴人家堂會上的表演者應該是臨時招集的。

除宮廷與堂會之外,藝人表演的另一個場所是寺廟與道觀。寺院在固定的日期進行的講經唱導活動發展到後期,本身即成為一種帶有娛樂成分的表演——俗講;而在寺中舉行齋會與其他法會時,常常有更加豐富的娛樂性表演。會昌初年(841),日本和尚圓仁求法入唐,曾在長安小住,在他的《入唐求法巡禮行記》卷三中記錄了當時寺院、道觀里俗講大盛的情形:…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December 25, 2017 at 7:18pm — No Comments

王青·中西說書方式對小說敘事的不同影響(上)

【內容提要】希臘、印度等國小說與中國古典小說在敘事人稱和敘事結構上的差異,可以追溯到早期說書藝人的表演方式。在重視流動的文化環境中,說書藝人采取流動的表演方式,面對的是陌生的觀眾,這就有可能使用第一人稱來敘述虛構故事;而在重視定居的文化環境中,說書藝人是在固定場所作重復性表演,他所面對的觀眾是熟悉或者可能熟悉的,這就限制了藝人以第一人稱作虛構敘事。印度、希臘等地家族式的表演團體,可以用不同藝人輪流講述故事,由此形成了敘述人不斷轉移的框架式結構;而中國采用的單人多日的演出形式,決定了由統一敘述者以單線演進並不斷設置懸念來串聯情節這樣一種結構方式。 …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December 25, 2017 at 7:18pm — No Comments

王欽:“潘曉來信”的敘事與修辭(7)

意義上的“寫作”在此走到了自身的反面:寫作與其說是表達自身高尚的內心世界的行動,不如說反過來證明了“人性都是自私的”。“潘曉”為了不與“俗氣”的同事們同流合汙而躲進自己的“清高”,但後者卻是十足的“隨波逐流”的證明。與此相關,“潘曉”提出的另一項表明寫作之不可能的理由則是:

我真能寫出什麽來嗎?就算是寫出來了,幾張紙片就能攪動生活,影響社會?我根本不相信。…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December 25, 2017 at 7:12pm — No Comments

王欽:“潘曉來信”的敘事與修辭(6)

……我不願意隨波逐流,把自己貶低到庸人的泥潭中,於是我就到書中去自我解脫。…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December 25, 2017 at 7:11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