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牆 繪's Blog (122)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麝

上帝呀,老實說,我才不想做一隻麝呢。

我的樣子長得叫我自卑,我的毛的顏色讓我心理不正常,我的臭味讓我厭惡。

上帝啊,為什麽我不是一隻黃鼠狼?我真羨慕他,他全身都是臭氣,一副又兇惡又性格的樣子,誰也不敢惹他。而且,不知為什麽,好些女孩子還偏喜歡他呢!這年頭善良的男人好像愈來愈不容易找太太了。

如果我能長出一雙角,像我的表弟那樣,多少要好一點。或者如果我能把這身灰灰褐褐的舊襖脫掉,用我堂姐那件金黃底起梅花斑點的料子做件夾克,我看起來一定比現在氣派。當然,如果我能像我的乾哥哥長頸鹿,有那麽魁梧的樣子,我可就要高興得整天唱贊美詩了。…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28, 2018 at 3:35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長頸鹿

親愛的上帝,天地萬物的大主宰,我感謝你,因為我不像別人,我不是矮腿縮脖子的動物。

哎,想起那些短脖子的傢伙,可真叫人噁心呀!譬如說豬啦,譬如說刺猬啦,我簡直不知道他們的脖子是長在哪裏的。我想,脖子和品格一定是成正比的——我記得在一本長頸鹿和天鵝合著的相書上看過。我感謝你,我的脖子足足有四尺六寸零七分呢,阿斑的就不及我,他只有四尺四寸。

我還感謝你,因為我的腿又細又長,不像鴨子,不像那又蠢又黑的海驢。其實說起來,連白兔都有幾分墮落,他的後腿還勉強,前腿卻不知怎麽搞的,像是給人折去了一截似的。

上帝,我感謝你,因為我不像他們。…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27, 2018 at 5:00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 松鼠

哆,哆,哆,上帝啊,天好冷呀。

他們都去冬眠了,可憐我得了失眠症,一直睡不著——看來我今年的失眠比往年更厲害了。往年我一禱告兩三句就睡著了,現今呢,我跪了半天還清醒得很呢!

上帝呀,我的那些藏在第三號保險箱裏的松果,我的放在枕頭底下的橡子股票,不知道會不會被討厭的田鼠發現,如果那些東西被偷,上帝呀,我真不想活下去。唉,我還是睡不著,怎麽辦。

哆,哆,哆,天可真冷呀,他們打鼾的聲音好大呀。…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13, 2018 at 2:00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袋鼠

哈囉,上帝,你認識我吧?

我從來沒跟你講過話,也沒有點過頭,不過,我想,我應該有資格和你攀上點關係。我的祖父是牧師,我的爸爸是長老,我的媽媽是婦女傳道會的會長。我自己呢;不瞞你說,我從生下來就坐在媽媽的大口袋裏,一齊到禮拜堂去了。我媽媽從來不給我唱安眠曲,我從小睡覺都是靠聽講臺上的講道詞呢!

到現在為止,我不但是基督徒,還是資深基督徒哩!每次聚會,媽媽喜歡蹲在前排的位子上,我呢,我就伸出頭來四面打量,老牧師的前爪哪一根沒有修剪好,詩班哪一位白袍上擦了一塊泥,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13, 2018 at 2:00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 孔雀

上帝啊,我來了。喲,這些音樂是為我奏的吧?當然,我相信除了我也沒有別人配聽這些音樂。

說起音樂,他們還以為是為大耳朵的動物造的,其實,凡是聰明的人都知道,音樂是為有尾巴的動物預備的。上帝啊,我感謝你,因為我不像那隻非洲象,白白地長了那麽大的耳朵,那麽長的鼻子和那麽突出的牙,卻只有那麽小小的一截尾巴。我想你一定不喜歡它吧?我猜如果它再不悔改,恐怕連一小截尾巴都保不住了!

至於我,上帝,我感謝你。我的尾巴是最好的料子織的,花樣也最華貴大方。我最看不起長尾雞了,拖了那麽長那麽鬆軟的一截尾巴,不過給樹枝子撣灰罷了。還有珍珠雞也不要臉,不知從哪裏弄來的一身白點子,裝得像個暴發戶似的。其實呢,我看不過跟出麻疹差不多罷了。還有天鵝老兄,一天到晚穿得像戴孝,把禽類的臉都丟盡了,我猜它準有點異端。…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10, 2018 at 11:46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刺猬

我感謝你,上帝,因為經過長期的觀察、比較和研究之後,我發覺我是同類刺猬中刺兒最短的一隻。

我怕極了跟那些乖戾的刺猬相處,我真不得不從他們中間分別為聖了。唉,你真不敢想像他們有多討厭,我想除了我姓“猬”以外,他們大概全姓“刺”吧!他們的刺那麽長,誰一靠近就準被刺得混身發顫,唉,唉,和他們共事真是苦死人了——所以我只好做一隻孤獨的刺猬。

老實說,刺兒能生得像我這麽短,真是很難得的。我想你一定喜歡我比喜歡長針刺猬多得多吧!你看,我一大清早就來守晨更了,你是我唯一不討厭的對象。

好吧,再見,上帝。從此刻到明天早上,我又將有一段漫長的孤獨。保護我不遇見其他的刺猬,免得我犯罪,(如果他們把我惹火了,罪過在你不在我,因為我早就通知你了。)阿門。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10, 2018 at 11:45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引言

我會寫笑話,這是我很晚才知道的,知道後不免嚇了一跳——原來我是這樣的。

我的笑話仍然是嚴肅的——這是我更晚以後所知道的,知道以後,也不免嚇一跳——原來我是這樣的。

“動物園中的祈禱室”是記些可笑的禱詞,他們不是壞人,但卻是一些卑陋的、自以為是而排他的人物。他們慣於用自己的形像去塑造上帝,卻不知用上帝的意象來塑造自己。

在這樣一間祈禱室裏,有許多的抱怨,許多對自己、對環境、對他人的不滿——更糟糕的是他們把上帝縮小了,縮為月下老人,縮為財神爺,縮為保姆,縮為俱樂部的會長,縮為他們所欲以驅使的任何助手。…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2, 2018 at 4:50pm — No Comments

石勇:一個西部縣城的“中國敘事”(下)

L就是如此。他要終結家鄉深陷未發展困局的紊亂狀態,激進地、有秩序地把它帶入現代化的軌道。雖然時間已經過了8年,但L當年的施政思路,仍然被松桃縣官員奉為一條金科玉律。這條思路就是改革開放以來不知重復了多少次,變成了一種雖然政治正確但早已是陳詞濫調的“發展”。

招商引資局一位副局長的論證非常形象化:在這個民風彪悍的地方,打架鬥毆的根源就是貧窮,一幫精力旺盛的人整天無所事事,肯定要出事。“如果大家都有機會掙錢,忙於掙錢,哪個還去幹那些好勇鬥狠的傻事?”

僅僅一個“發展”遠未讓L成為一個在他走後,仍然保持巨大影響和認同的權威。誰都清楚“發展”是一條出路,但對於一個紊亂的區域來說,問題不在這里,而在於如何掃清“發展”的巨大阻礙。…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1, 2018 at 1:00am — No Comments

石勇:一個西部縣城的“中國敘事”(上)

中國西部。貴州、重慶、湖南交界處,一個叫“松桃”的縣城。沈從文所描述的“邊城”上遊幾十公里。

在“改革開放”這一激進的現代化運動已經讓中國天翻地復的時候,直到2004年,這個縣的縣域社會都還籠罩在古老神秘的民族風情和現代化前夜的紊亂之中。

作為曾被媒體稱為“全國兩大黑槍基地”之一(另一是青海化隆),“松桃”這個名字讓媒體、警察、槍販印象深刻。其治安的惡劣遠近聞名。而公安部2003年1月22日發布的“五條禁令”,也來源於此地一警察喝酒後對同事及老婆的槍殺。…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1, 2018 at 12:56am — No Comments

溫儒敏:莫言歷史敘事的“野史化”與“重口味”(下)

不過,莫言畢竟只是小說家,他大概並不想提供特別的“思想”或者“歷史觀”,他對歷史的“文學敘述”主要出於感覺,他時常放縱這種感覺,在人性與欲望的曠野里奔走,卻不能停下來做深入的思索與把握。莫言的敘史既酣暢又世故,卻未能給讀者類似宗教意味的那種悲憫與深思,而這正是中國文學普遍缺少的素質。如果結合閱讀感受來進一步思考,會發現莫言也有他的缺陷。也許我們會問,這位天才卻又有些任性的作家刻意回避對歷史的正面描述與規律的探尋,有意在“正史”模式之外嘗試“野史化”的文學寫作,是否無意間也迎合當下那些庸俗的虛無主義與相對主義?在當今“去革命化”和“去意識形態化”的氛圍中讀莫言,雖然痛快,卻也可能會引發某種無常與無奈之感。



再說說莫言“重口味”的風格。…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September 30, 2018 at 10:04am — No Comments

ANN RIGHEY:當專著不再是媒介:網絡時代的歷史敘事(3)

正如這個小調查所指出的,文化研究中敘事的概念化已經逐漸與新興藝術方向和新的媒體技術連接在一起,並且這種轉變很可能會自覺地隨著新的實踐的出現而繼續。諷刺性的對比是,歷史學家們對歷史編纂性的敘事的觀點正在變得更加非歷史,好像“敘事”無論在何時何地都應當是不變的同一的(我們發現值得註意的例外又一次出現在海登·懷特最近的研究中)。[31]撇開相互之間的差異不談,敘事理論家和史學理論家們一樣,繼續堅持著源自印刷文化的那種一般假設,即敘事研究既定的分析對象就是單一作者書寫的獨立文化作品(文章、電影,抑或一個遊戲)。然而筆者在這里要論證的是,新的媒體生態學需要一個不同的思路並且提供了替代的模式。…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22, 2018 at 1:21pm — No Comments

ANN RIGHEY:當專著不再是媒介:網絡時代的歷史敘事(2)

三、媒體工具

 …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22, 2018 at 1:20pm — No Comments

ANN RIGHEY:當專著不再是媒介:網絡時代的歷史敘事(1)

摘要:在過去的50年中,出現了眾多關於敘事在歷史知識中的價值的討論。而在其中,“敘事”則表現為一個給定的、並且僅與認識論相關的概念。筆者不認同這種觀點。“敘事”的概念隨文化實踐的變化而變化,並且在獨立專著這一特定的與講故事相關的媒介中被暗中模仿。關於“歷史的自然形式就是一個歷史學家作為個體寫作的一本書”這樣的信念內在於20世紀中絕大多數關於“敘事”的討論,這意味著語言的首要性、著者的自主性、作品的獨立性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然而,在新的傳媒生態中,獨立專著的“自然性”不應繼續被當作是既定的。數字化和因特網為制造和傳播歷史知識提供了新技術,而在這一過程中,職業歷史學家同時面臨機遇和挑戰。在其實用意義之外,數字媒體在“其社會產物由不同平台上的多種媒介所產生”這一方面,為考察歷史敘事提供了一種新的理論模型,並且改變了我們關於過去與未來的實踐的理解。 …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22, 2018 at 1:18pm — No Comments

溫儒敏:莫言歷史敘事的“野史化”與“重口味”(上)

————兼說莫言獲諾獎的七大原因

溫按:最近我接連寫了3篇關於莫言的評論(其中一篇是和葉誠生合作的),但願不會被看作“湊熱鬧”。其實我是力求對莫言創作的得失都有所領悟分析,不是一味捧場,也不是刻意貶損。這一篇最近刊載在《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叢刊》上,其開頭部分對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原因做了七個方面的分析。(此處刪節,內容可見本人新浪博客。…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2:15pm — No Comments

謝有順:小說敘事的倫理問題(下)

觀察一個時代的小說,不僅要看作家如何處置語言和形式,也要看他如何處置欲望、經驗、身體、靈魂等事物,而後者正是敘事倫理有別於敘事美學的地方。

敘事倫理關註個體生命的展開,關註一種敘事如何與讀者共享一個生命世界,並由此激起一種倫理感覺,甚至激起一種渴望修改自己生命痕跡的沖動。個體的嘆息,生活的碎片,道德的激情,可有可無的夢想,這些在堅硬的現實世界里或許是多余、無用的材料和感受,卻構成了文學寫作的基本經緯。只是,在二十世紀以來的中國,個體一直在爭取自由和夢想的實現,但在前行的過程中,蔑視個體、壓抑生命的力量也非常強大,除了審美邏輯,政治邏輯、革命邏輯甚至軍事邏輯,在一些時段都想取得文學的支配權、領導權 ——…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2:14pm — No Comments

謝有順:小說敘事的倫理問題(中)

讓我們再看一段話:

師傅說淩遲美麗妓女那天,北京城萬人空巷,菜市口刑場那兒,被踩死、擠死的看客就有二十多個……⑦

這是莫言《檀香刑》里的話。“師傅說……”的語式,表明作者是在講故事,而且是復述,也可以說是復敘事。這個敘事開始是客觀的,講述淩遲時的景況,但作者的筆很快就轉向了對淩遲這場大戲的道德反應:“在演出的過程中,罪犯過分的喊叫自然不好,但一聲不吭也不好。 最好是適度地、節奏分明的哀號,既能刺激看客的虛偽的同情心,又能滿足看客邪惡的審美心。”⑧——這樣的轉向,可以說就是敘事倫理的轉向。從事實的轉述,到倫理的覺悟,敘事經歷了一場精神事變,“師傅說”也成了“作者說”:…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2:14pm — No Comments

謝有順:小說敘事的倫理問題(上)

論到現代小說,必然關涉到敘事的倫理問題。

敘事不僅是一種講故事的方法,也是一個人的在世方式;敘事不僅是一種美學,也是一種倫理學。為什麽敘事會是一種倫理?因為敘事所關注的,是人類道德中的特殊狀況或意外事故,是個人命運的沈浮,以及在這種沈浮中人的哭泣、嘆息、呻吟、叫喊。它守護的不過是殘缺的人生,甚至是人性的深淵景象。它提供一個人在世和如何在世的存在坐標。…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2:13pm — No Comments

馬雲:莫言《生死疲勞》的超驗想象與敘事狂歡(下)

西門鬧在與洪泰岳的交鋒中和爭論中,說出了事情的本質。西門鬧知道自己時運不濟,他雖然對洪泰岳一百個看不起,但他不得不承認, 天意不可違。他也知道與洪泰岳沒有具體的冤仇,只是時代使然。他說:

如果你們不來鬥爭我,也會有別人來鬥爭我,這是時代,是有錢人的厄運勢。

洪泰岳心里也很清楚,他說:

我作為個人,非常敬佩你……但作為革命階級的一分子,我又必須與你不共戴天,必須消滅你,這不是個人的仇恨,這是階級的仇恨。…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2:11pm — No Comments

馬雲:莫言《生死疲勞》的超驗想象與敘事狂歡(中)

是,閻王老子又一次耍弄了我。

這是民間最日常的想象。百姓在無邊的苦海中總是會有片刻的閑暇做做這種白日夢,但是夢醒之後仍然是嚴酷的現實。西門鬧希望下次轉世投胎能有一個美好人生,父親有權勢,母親美麗漂亮,榮華富貴,應有盡有,時代的物欲全部實現。沒想到這次變成了一頭豬。他的理想又一次淪陷了。一下子從天上摔到地下。

民間理想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原欲,即性的欲望表現。我們看到,民歌幾乎都是情歌,承載著民間的烏托邦情結。小說對此有大量的描寫。其中寫得最動人的是西門驢與母驢韓花花。西門驢喜歡母驢花花,它能聞到花花留在空氣里的情感信息,追蹤著花花的足跡。在小河邊,它聞到了花花的氣味,西門驢被激動起來,小說寫道:…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2:11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