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牆 繪's Blog (66)

ANN RIGHEY:當專著不再是媒介:網絡時代的歷史敘事(1)

摘要:在過去的50年中,出現了眾多關於敘事在歷史知識中的價值的討論。而在其中,“敘事”則表現為一個給定的、並且僅與認識論相關的概念。筆者不認同這種觀點。“敘事”的概念隨文化實踐的變化而變化,並且在獨立專著這一特定的與講故事相關的媒介中被暗中模仿。關於“歷史的自然形式就是一個歷史學家作為個體寫作的一本書”這樣的信念內在於20世紀中絕大多數關於“敘事”的討論,這意味著語言的首要性、著者的自主性、作品的獨立性被認為是理所當然的。然而,在新的傳媒生態中,獨立專著的“自然性”不應繼續被當作是既定的。數字化和因特網為制造和傳播歷史知識提供了新技術,而在這一過程中,職業歷史學家同時面臨機遇和挑戰。在其實用意義之外,數字媒體在“其社會產物由不同平台上的多種媒介所產生”這一方面,為考察歷史敘事提供了一種新的理論模型,並且改變了我們關於過去與未來的實踐的理解。 …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22, 2018 at 1:18p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上海世博的器物敘事(8)

歷史記憶的敘事障礙

本雅明早就向我們指出,所有器物都擁有一種“膜拜價值”[13], 這種價值起源於上古及中古時代的宗教儀式,器物總是在禮儀中獲得最初的使用價值,而這種禮儀根基經過漫長的世俗化道路,至今仍然依稀可辨。它所關注的是器物的“存在”,並且要捍衛器物的隱匿性和神秘性。長期以來,那些被膜拜的器物大多深藏於寺院、王宮和墓穴,成為神秘莫測的傳奇。在西藏的布達拉宮光線黯淡的密室里,到處藏匿著這樣的器物,從燭台、香爐、唐卡(宗教繪畫)到念珠,其上布滿了古代高僧的指紋,只有神職人員才擁有接近它們的權利。…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46a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上海世博的器物敘事(7)

人們已經發現,向外逐層推出的帽式結構,形成囂張前沖的斜立面,制造了針對個體(參觀者)的逼仄感、壓迫感和危機感,對參觀者的存在形成空間威脅;跟其他國家館相比,中國館體量過大,超出了以人體為基礎尺度的人本主義原則;底部大門的形制,很像明清皇室(北京十三陵)的墓穴入口,令人產生跟舊帝國的密切聯想;此外,根植於北京紫禁城的紅色譜系(“故宮紅”),也是帝國權力的象征,紅色在民間具有吉祥和親民意味,但當這種色調跟囂張的建築融為一體時,跟民眾、人性和平等權利的距離,就變得十分遙遠。中國館唯一柔和的時刻, 是細雨時分的夜晚。從遠處望去,迷蒙的燈光,修正了它過於嚴厲的面貌。…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45a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上海世博的器物敘事(6)

中英戰爭爆發15年後,江南機器制造局在上海誕生,成為中國民族工業的重要起點。它是當時東亞最大的兵工廠,分為十幾個分廠,用以制造槍炮、彈藥、輪船和機器,同時附有翻譯館和廣方言館等文教機構;1949年後它被改造為江南造船廠;在21世紀初葉,它又被規劃為上海世博會的浦西場地。在那個黃浦江的沿岸地帶,分布著十幾家殖民地時代的工廠,它們是中國近代工業的搖籃。…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45a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上海世博的器物敘事(5)

中國器物的大規模輸出,導致了一個災難性後果。正當大清王朝為高額收入而洋洋得意之際,鴉片在中國湧現了,它迅速毒化和腐蝕著古老帝國的臟腑,並導致白銀庫存的急劇下降。林則徐在廣州焚煙,關閉東印度公司代表處等各家商號,切斷中英貿易的主要路徑,企圖借此改變中英貿易的畸形格局。

然而,當時的瓷器、茶葉和生絲,都是英國上流社會生活的必需品。對中國欽差大臣的行為若不加以制止,勢必引發帝國的通貨膨脹,進而引發銀本位的財經體系的危機。英國當局孤注一擲,向它最大的國際貿易夥伴宣戰,點燃了歷次中英戰爭的炮火。這不僅是兩個帝國之間的白銀戰爭, 更是兩個民族間的器物對決。…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44a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上海世博的器物敘事(4)

隨著黃道婆的謝世和明帝國的崛起,器物復興的年代降臨了。基於工商業和中層市民生活的繁榮,各種從未有過的物體湧現於市井和園林。建築、家具、漆器和絲綢愈發精致,餐館廚藝技術突飛猛進,一種享樂主義的風潮,席卷了整個江南,令一向被視為文明標本的唐朝都望塵莫及。

鄭和艦隊和傳教士攜帶的奇異器物,也匯入了本土器物增殖的洪流。各種異國香料、珠寶和小型器皿從宮廷里流散出來,成為民間收藏的焦點。自鳴鐘分割了時間,地圖則分割了空間;玻璃家族的事物(近視眼鏡、望遠鏡和玻璃妝鏡等)改善了華夏民族的視力;那些南洋傳來的香料,融入了色澤淡雅的絲綢,令女人們變得更加性感。整個江南都彌漫著欲望的香氣。

李約瑟關於“四大發明”的說法,始終是本土民族敘事的關鍵詞,並成為教科書自我誇耀的資源…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44a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上海世博的器物敘事(3)

19世紀的帝國晚期,上海成為中國生絲的主要出口地。英國政府在《南京條約》談判中提出開放五個通商口岸,而江南小城——上海被赫然列入名單,這不僅因為它具有良好的交通位置,更在於它接近“輯里絲”(湖絲的另一稱謂)的產地 —— 浙江湖州南潯七里村。中國人把七里村所產生絲的名稱,雅化為“輯里絲”,而英國人則幹脆把它叫做“ShanghaiSilk”,也就是“上海絲”,因為它來自帝國在遠東的頭號殖民地。

1851年的倫敦世博會上出現了18000名商人,展出約10萬件稀奇古怪的產品。中華帝國參展的器物,包括絲綢、旗袍、茶葉、瓷器和植物蠟等,但這些事物跟昏聵的清政府無關,它們是機敏的中國商人私自行動的結果。…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43a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上海世博的器物敘事(2)

但這兩個公約都未能直接指涉歷史器物, 只有前者提及的建築銘文和後者提及的傳統手工藝,跟器物有所關聯。教科文組織在設立遺產保護範圍的同時,制造了大片盲區和空白,令器物拯救的前景變得更加黯淡。就在“非物”申報成為地方官員的顯赫政績時,器物湮滅的進程也在不斷加速。在現代化道路上奔行的第三世界國家,一方面無情地碾壓老舊器物(建築)的遺骸,把它們送進臭氣熏天的垃圾場,另一方面,有價值的古玩(陶瓷器、青銅器、木器、玉器、石器、玻璃器、珠寶、鐘表、書畫等)卻成為拍賣行青睞的物品,它們的價格被不斷刷新。這一畸形繁華的景象,激勵了仿古制造業的興盛,大量偽器在市場上湧現,與真器魚目混珠,描繪著古器獲救與復興的幻象。…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37a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上海世博的器物敘事(1)

——器物文化遺產的遺忘、拯救與復興 

從“非物文化”返回物質文化

在對上海世博作出價值評估之前,我們首先要對器物(創造性物質)的本性進行界定。人所置身的是一個物化的世界,它建立在堅硬的物質文明的基石之上。而器物是經過人類加工的一種物質形態,並在加工、使用、流傳和解釋過程中獲得文化價值,因而成為文化研究的重要對象。廣義的器物甚至包括植物衍生品、建築以及制造器物的初始材料等。當然,任何器物都包含著特定的技術和日常生活方式,而這是躲藏在所有器物深處的靈魂。我們所指涉的任何器物,必然跟“非物”密切關聯。在某種意義上,“器物”必然是器物和“非物”的二重組合。本文所描述的“器物”,正是基於這樣的邏輯起點。…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1, 2018 at 10:36am — No Comments

張清華:時間的美學——時間修辭與當代文學的美學演變(5)

某種意義上這也是導致產生“奇書”一類有“完整長度”的悲劇敘事的一個原因。亞里士多德說,“悲劇……是有一定長度的”[25],這不是隨便說說,悲劇當然地會呈現出一個包括“死亡”在內的完整過程,特別是死亡的結尾。直接呈現這樣一個結尾,在修辭的意義上會導致“時間終結”的敘事效果,從美學上則會導致悲劇的體驗。“奧古斯汀就用可怕的世界末日比喻個人的死亡”…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December 26, 2017 at 8:07pm — No Comments

翟業軍:在象征的森林里浪遊

——評施軍《敘事的詩意——中國現代小說與象征》



象征古已有之。比如,“桑之未落,其葉沃若”,極言女子的豐美,又潛隱著擔憂,甚至恐懼:落的時候呢?“桑之落矣,其黃而隕”,盡是一片“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哀傷在蔓延。不過,先民生活在主客體還未分裂的圓融世界,大地上處處寫滿自己的歡欣與疼痛,象征實在是信手拈來的本能。或者說,這哪里是一種自覺的表達,完全是後設視野的追認嘛。到了現代,主體與對象世界分離,世界因異己而神秘,因神秘而錯綜,吐納著妖異的雲霧,召喚著有慧根的詩人。置身於異己的世界,詩人又有那麼多的孤苦和畸零要申說,卻無力申說,偏偏在錯綜的對象中覓得呼應。於是,詩人與世界竟有相互召喚、相互開啟的隱秘關聯,就如波德萊爾所說:“穿越象征的森林,人過大宇宙/林海用親切的目光觀察人生”。(《感應》)現代詩人,本質上應該是象征主義者。…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December 26, 2017 at 10:30am — No Comments

劉洪波:仇怨與暴戾為什麽瘋長

“激情殺人”一詞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媒體對各種惡性案例的報道中,“激情殺人”,就是非預謀,場境所激;如果互動場境變化,殺人就不發生,這也是血腥之下稍可予人安慰的。然而,一個社會里,人們免不了時時在互動場境之下。如果“激情”經常出現又會如何?所以“激情殺人”其實也並不就會令人稍稍放心一點。預謀殺人,固然可以使人恐懼於仇恨的深重,但經常有之的“激情”和“殺人”,也足可令人膽寒。預謀殺人建立在“過節”之上,激情殺人卻是無須歷史鋪墊的,“激情”可以為任何細小的緣故,乃至不成其為緣故的緣故而生,如果這就會殺起人來,那就不免“青山處處埋冤骨”。…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December 25, 2017 at 6:58pm — No Comments

勞倫斯·搖木馬的小孩 4

這真把保羅嚇壞了。他跟家庭教師學習拉丁語、希臘語,可緊張激烈的時間是跟巴塞特一起度過的。“大民族”賽馬會已成為過去:他還沒有“知道”,並且輸了100鎊。暑期即將到來,他極為心焦地等著“林肯”賽馬會。可即使是“林肯”賽馬會,他也不“知道”,他又賠了350鎊。他眼神瘋狂、怪異,內心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爆炸了。

“不要管他了,孩子!別操心這件事了!”奧斯卡舅舅力勸道。可這孩子對舅舅的勸說充耳不聞。

“我必須知道‘達比’賽馬會!我必須知道‘達比’賽馬會!”孩子重覆道,大大的藍眼睛裏閃爍著瘋狂的火焰。媽媽開始註意到了他的緊張不安。

“你最好到海濱去玩玩。難道你不願意現在到海濱去,而在這裏空等?我覺得你最好去。”她說著,不安地低頭看著他,心情異常沈重。…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April 27, 2017 at 9:31pm — No Comments

勞倫斯·搖木馬的小孩 3

他們又開車回家。果然,巴塞特到花房拿出面值1500鎊的紙幣。

“舅舅,你瞧,我有把握的時候,一切都好!接下來我們繼續拚命幹,錢就會越來越多,是不是,巴塞特?”

“是這樣,保羅少爺。”

“那你什麼時候有把握?”舅舅問語中帶著笑意。

“噢,嗯,有時我完全有把握,像賭‘黃水仙’時,”孩子說,“而有時我僅有個想法,還有的時候我甚至連想法都沒有,是不是,巴賽特?那時,我們就很謹慎,因為多半會輸。”

“是這樣的,是的!那你有把握的時候,像賭黃水仙的時候,小家夥,什麼使你覺得有把握呢?”…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April 25, 2017 at 9:54am — No Comments

勞倫斯·搖木馬的小孩 2

奧斯卡·克利斯威爾從巴賽特那兒明白了一切。

“保羅少爺來問我,所以我只好告訴他,先生。”巴賽特說,他的臉異乎尋常地嚴肅,就像在談論宗教教義。

“他在看好的馬上押註了嗎?”

“嗯——我不想泄露他的秘密——他是個年輕的好手,是條好漢,先生。要是你不介意的話,你自己去問他好嗎?他從中得到了樂趣,也許他會覺得我在泄露他的秘密,先生。”巴賽特像教堂一樣肅穆。

舅舅回到外甥那兒,用汽車載著他出去兜風。

“嗨,保羅,老朋友,你下註賭過馬嗎?”舅舅問道。…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April 25, 2017 at 9:53am — No Comments

勞倫斯·搖木馬的小孩 1

有那麼一個女人,美麗漂亮,上帝把一切的好東西幾乎都賜給了她,然而她卻沒有運氣。她為愛情而結婚,而這愛情變成了灰燼。她有美麗健康的孩子,然而她覺得那是強加於身的,不能去愛他們。他們也冷漠地瞧著她,好像在挑她的毛病。她驚慌失措地要去掩蓋一些缺點,卻不知道該掩蓋些什麼。孩子們在眼前時,她總覺得心底裏湧起一股莫名的感受。這使她很惱火,但外表上仍很溫柔,為孩子們操心,似乎非常愛他們。然而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內心深處有塊小小的冷酷的地方,那裏感受不到愛,不,根本就不愛任何人。別人總是這麼說她:“她真是個好母親。她很愛她的孩子們。”只有她自己和孩子們清楚,事實並非這樣。他們可以從對方的眼睛裏看到這一點。

家中有一個男孩和兩個女孩。他們住在一棟帶有花園的舒適的房子裏,有盡職盡責的仆人服侍著,覺得比鄰近任何人都優越。…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April 25, 2017 at 9:53am — No Comments

勞倫斯·太陽 7



那男人絕望地愛著她。她看見他寬闊、相當短的紅臉膛上,一雙眼睛直瞪瞪地凝視著她:直到他妻子也轉過身來,然後他端起杯子,把酒一口灌進喉嚨。這位妻子對陽台上的身影盯了好一會兒。她端莊文雅,相當憂郁,而且年紀肯定比他大。極大的差異就存在於這個相當優越、高傲的40多歲的女人和她35歲左右更無責任感的丈夫之間。這好像是一整代人的差異。“他跟我是一代的,”朱麗葉心想,“而她是跟莫裏斯同代的。”朱麗葉還不到30歲。…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March 26, 2017 at 9:37am — No Comments

勞倫斯·太陽 6

他蹲下去,忘了怕褲子起皺,伸出雙手。

“檸檬!”孩子鳥叫般地說。“兩個檸檬!”

“兩個檸檬!”父親應道,“好多檸檬!”

小孩走了過來,在他爸爸攤開的手上各放了一個檸檬。然後退後看著。

“兩個檸檬!”父親重覆道。“來,喬尼!來向爸爸問好。”

“爸爸回去!”孩子說。

“回去?哦——嗯——不是今天。”

他把孩子抱在懷中。…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March 23, 2017 at 6:01pm — No Comments

勞倫斯·太陽 5



春天即將過去,夏天就要來臨了。南方的驕陽,非常灼人。在最熱的幾個小時裏,她躺在樹蔭裏,或是下去到涼爽的檸檬樹叢深處。或者,有時她會順著小小的溝底,在溪谷林蔭的掩映下朝家走去。孩子一聲不吭地跑來跑去,就像一只專註於生活的小動物。…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February 26, 2017 at 2:31pm — No Comments

勞倫斯·太陽 4



二月底突然炎熱起來。微風拂過,杏花繽紛,如粉紅的雪花。絲一般的紫紅小銀蓮花開得正盛,日光蘭打著朵兒,而大海則像矢車菊一樣蔚藍。

朱麗葉心無旁騖,什麼也不關心。現在,她一天的絕大部分時間都和孩子在陽光下裸露著,這就是她所要做的一切。

有時她走到海裏去洗澡,不過更經常的是她在陽光照得到的溪谷裏閑蕩,而別人卻看不見她。有時她看見一個農民牽著條驢,他也看見她了。可她如此坦然、平靜地跟孩子一起坐著,治愈靈魂也治愈肉體,太陽治愈力的聲望已經傳播到了人間,因此沒有引起更多的興奮。…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February 2, 2017 at 10:07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