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牆 繪's Blog (135)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2)

“你要去跟露西住一段,是嗎?”他問道。姑娘沒有作答。

“我看不出你還能夠做什麼。”弗雷得·亨利堅持道。

“做一個女仆。”喬簡短地插話說。

姑娘漠然置之。

“要我是她,我會受訓去當護士。”老三馬爾科姆說道。他是這家最小的孩子,才22歲,有張光鮮活潑的臉。

可梅布爾根本沒注意他。他們多年來一直談論她,評頭品足,而她幾乎沒有聽見他們說什麼。…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February 3, 2019 at 5:05pm — No Comments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1)

“那麼,梅布爾,你自己打算怎麼做?”喬愚笨無禮地問。他覺得自己很有把握。他並沒有期望得到回答,便轉過身,把嘴里殘留的煙草運到舌頭,然後呸地一口吐出來。他不管對什麼事情都不在乎,因為他覺得自己無論對什麼都有把握。

早餐時,三兄弟和這位姐妹圍坐在淒冷的飯桌旁,試圖進行非正式的商議。因為早班來的郵件給了這個家庭以最後一擊,一切都完了。這沈悶的餐廳本身,附加笨重的紅木家具,看起來好像都在等著處理掉。

但這種商議毫無結果。三個男人懶散地攤開手腳坐在桌旁,抽著煙,並不十分清楚自己的處境。他們身上有一種奇怪的無能為力的意味。姑娘單獨坐在一邊。這是個27歲的年輕女人,個子相當矮小,臉色郁郁不樂。她並沒有與兄弟們共享同樣的生活。本來她樣子會很好看的,如果不是臉上表現出沈重的話。她的弟兄常以此譏諷她。…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February 3, 2019 at 5:04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恐龍

上帝,也許你不記得我了——我上一次跟你說話是在兩億年前。

現在,讓我先跟你做一番自我介紹——我住在動物園的另一個部份,跟獅子、老虎、猴子、長頸鹿都不住在一起,我的公寓很靠近標本室,標本室裏有鯨魚,有大象,有狒狒,不過我也不住在那裏,我住的是化石館。

所以,也許,你明白了,我不是一隻動物,我是一隻動物的化石。

據我看,做為一隻動物是完全不必要的事,像我,只在教科書上活,在圖片上活,只在學術論文裏活,只在別人的想像裏活——這倒是不錯。因為生命完全是一種多餘。…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February 2, 2019 at 11:30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壁虎

嗚,嗚,上帝,嗚!嗚,……嗚,嗚,呃,嗚……

我為什麽不是一隻鱷魚呢?嗚,嗚,我看過他的相片,其實我也和他差不多的,只是,為什麽我們卻有這樣大的分別呢?嗚,嗚,這世界實在是很不公平的,真的,嗚,嗚,呃,太不公平了。

或者,如果我不能做鱷魚,不能叱籲風雲,做一隻蜥蜴也還罷了;又自由,又漂亮,為什麽我偏是一隻又小又醜陋的壁虎呢?嗚,嗚,上帝,你不曉得我有多傷心,……

還有,我皮膚的顏色也讓我傷心,身為灰色皮膚是注定受歧視的………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27, 2019 at 10:45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天鵝

喔,good morning,上帝先生,這是一個多麽難得的好天氣。

您有時間嗎?我們慢慢談一陣子吧,我們好久沒見面了,您沒忘記我吧?

您知道,我是一隻有身份的禽類,禽類照理說當然是應該優於獸類的,可是,提起來真氣人,上次在禮拜堂聽到鴨子姊妹的獻詩,啊呀,那真叫侮辱聖樂!

還有,小烏鴉做見證時那種呻呻叫的粗嗓子,以及那些尖聲怪氣還敢於上臺做主席的大公雞,以及老母雞嘀嘀咕咕的嘮叨勁兒,小雀子們妖形怪狀的打扮等等等等,真把我活活氣死。You know,it’s really terrible!…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9, 2019 at 12:05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螞蟻

哼唷,哼唷,對不起,上帝,我累得快要死了。哼唷,您看,我已經喘成這副模樣,請您讓我歇一歇吧,對不起,唉,哼唷……

好了,我現在總算好一點了,您真不知道,我剛才實在是老命都快去了一半了,真的,您不能怪我忽略靈修,我實在太忙太累。而且,您知道的,我所忙的也都是正經事。

我知道有許多人天生福氣好,住在高樓大廈,使喚著男女婢仆,來來去去都是汽車飛機,我如果是他們,我當然也可以去作禮拜去查經,或者跪下來禱告幾句。…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January 8, 2019 at 4:03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鸚鵡

哈囉,上帝,您好,我有一件事要向您說,是關於我的事,我本來不敢來打擾您的,不過,真理所在,我覺得應該辯白一下。嗯,您聽說過嗎?據說有人講我是一隻愛說閑話的鳥兒,上帝啊,你可別聽他的,實在說,冤枉透啦!

我何嘗多言多語?我的性情實在是很安靜的,我想那些人無非是想破壞我的名譽罷了。如果我猜得不錯,準是八哥兒講的,那傢伙可惡極了,他是在嫉妒我吧!我告訴您吧,上帝,您簡直不能相信呢,上次飛禽大聚餐的時候,他偷偷地拿了二條炸蚯蚓,打算送給白鴿小姐作生日禮物,被我道破了,他從此就恨我入骨,我想那壞話就是他講的。…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December 19, 2018 at 11:07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母雞

咯,咯,咯,上帝,你看見我的小六子沒有?就是嗓子最尖,腳最快又最調皮的那一隻,頭上長著個小紅冠子,身上穿件大紅灑金袍,腳底上踏著一雙烏油油的新做的黑靴的那一個。

唉,說起來誰都沒有我這麽煩心,上帝啊,這八個小毛頭可真把我給拖慘了。其實,誰不想參加婦女會啊?誰不想參加唱詩班呀?誰不想參加什麽退休會、夏令會呀?可是有這八個小東西,(其實應該算是十個,小六子一個抵三個呢!)我簡直弄得什麽精神都沒有了。

喂!咯,咯,咯,一、二、三、四、五、六、七,還好,這七只還在,不過,小六子到底跑到哪兒去了?…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December 17, 2018 at 10:33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土蜂

嘻嘻嘻,啊喲喲,笑死我了。

對不起,上帝,我知道在這裏不該笑,可是,我哪裏忍得住喲!

我剛剛參加了土撥鼠的獻堂禮拜,天曉得,那是多可笑的一間禮拜堂啊!上帝,你簡直想不到,唉,他們居然把禮拜堂蓋在地底下,你想,這真是曠古奇聞,不;這根本就是笑話!

禮拜堂當然是應該蓋在樹枝的枝椏上的啦!依我看,只有我們的南枝堂才是最標準的禮拜堂,它佔據的那根樹枝又牢又大,而且地位適中。

小熊蓋在山洞裏的禮拜堂我看也有點邪門。…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December 12, 2018 at 5:22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老虎

上帝!喂,你聽到我在跟你講話嗎?

老實說,我不是來祈什麽禱的,我來只是想請教你一個問題——聽說山貓那小子也混到“祈禱俱樂部”裏來了,我是非退出不可的,我再也不要祈禱了。

你想想,我總是百獸之王,威震五嶽,我走過的地方,一陣風起,連樹木都要摧折,有我在祈禱室裏,上帝,對你是多麽有面子的事呀?

而山貓那混蛋真不要臉,全身沒有四兩肉,居然借些小爪子、小牙齒、小花斑外套,裝出一副“迷你型老虎”的樣子,連聰明一點的兔子都騙不倒,我呸!…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November 24, 2018 at 2:09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貓頭鷹

上帝啊,請問你在哪裏,我從來沒有看見過你。

我很想信下去,我一向就信的,我不是一生下來就受過洗嗎?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你在那裏,螢火蟲說,他也沒看過,雖然他有一盞零點零五支光的燈籠。

如果我看不見,摸不著,你還叫我信,這可真難了。

不但如此,我還聽說許多怪玩意,譬如說,他們認為除了黑夜,還有白天,這說法簡直荒謬,又說白天裏有太陽,太陽一照就顯出紅的花,綠的草,哎,他們真是什麽話都編造得出來!

你想,上帝,這些我從來沒有看過的東西怎麽會合乎理性呢?而不合理性又怎能存在呢?…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November 18, 2018 at 11:59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麝

上帝呀,老實說,我才不想做一隻麝呢。

我的樣子長得叫我自卑,我的毛的顏色讓我心理不正常,我的臭味讓我厭惡。

上帝啊,為什麽我不是一隻黃鼠狼?我真羨慕他,他全身都是臭氣,一副又兇惡又性格的樣子,誰也不敢惹他。而且,不知為什麽,好些女孩子還偏喜歡他呢!這年頭善良的男人好像愈來愈不容易找太太了。

如果我能長出一雙角,像我的表弟那樣,多少要好一點。或者如果我能把這身灰灰褐褐的舊襖脫掉,用我堂姐那件金黃底起梅花斑點的料子做件夾克,我看起來一定比現在氣派。當然,如果我能像我的乾哥哥長頸鹿,有那麽魁梧的樣子,我可就要高興得整天唱贊美詩了。…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28, 2018 at 3:35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長頸鹿

親愛的上帝,天地萬物的大主宰,我感謝你,因為我不像別人,我不是矮腿縮脖子的動物。

哎,想起那些短脖子的傢伙,可真叫人噁心呀!譬如說豬啦,譬如說刺猬啦,我簡直不知道他們的脖子是長在哪裏的。我想,脖子和品格一定是成正比的——我記得在一本長頸鹿和天鵝合著的相書上看過。我感謝你,我的脖子足足有四尺六寸零七分呢,阿斑的就不及我,他只有四尺四寸。

我還感謝你,因為我的腿又細又長,不像鴨子,不像那又蠢又黑的海驢。其實說起來,連白兔都有幾分墮落,他的後腿還勉強,前腿卻不知怎麽搞的,像是給人折去了一截似的。

上帝,我感謝你,因為我不像他們。…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27, 2018 at 5:00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 松鼠

哆,哆,哆,上帝啊,天好冷呀。

他們都去冬眠了,可憐我得了失眠症,一直睡不著——看來我今年的失眠比往年更厲害了。往年我一禱告兩三句就睡著了,現今呢,我跪了半天還清醒得很呢!

上帝呀,我的那些藏在第三號保險箱裏的松果,我的放在枕頭底下的橡子股票,不知道會不會被討厭的田鼠發現,如果那些東西被偷,上帝呀,我真不想活下去。唉,我還是睡不著,怎麽辦。

哆,哆,哆,天可真冷呀,他們打鼾的聲音好大呀。…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13, 2018 at 2:00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袋鼠

哈囉,上帝,你認識我吧?

我從來沒跟你講過話,也沒有點過頭,不過,我想,我應該有資格和你攀上點關係。我的祖父是牧師,我的爸爸是長老,我的媽媽是婦女傳道會的會長。我自己呢;不瞞你說,我從生下來就坐在媽媽的大口袋裏,一齊到禮拜堂去了。我媽媽從來不給我唱安眠曲,我從小睡覺都是靠聽講臺上的講道詞呢!

到現在為止,我不但是基督徒,還是資深基督徒哩!每次聚會,媽媽喜歡蹲在前排的位子上,我呢,我就伸出頭來四面打量,老牧師的前爪哪一根沒有修剪好,詩班哪一位白袍上擦了一塊泥,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13, 2018 at 2:00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 孔雀

上帝啊,我來了。喲,這些音樂是為我奏的吧?當然,我相信除了我也沒有別人配聽這些音樂。

說起音樂,他們還以為是為大耳朵的動物造的,其實,凡是聰明的人都知道,音樂是為有尾巴的動物預備的。上帝啊,我感謝你,因為我不像那隻非洲象,白白地長了那麽大的耳朵,那麽長的鼻子和那麽突出的牙,卻只有那麽小小的一截尾巴。我想你一定不喜歡它吧?我猜如果它再不悔改,恐怕連一小截尾巴都保不住了!

至於我,上帝,我感謝你。我的尾巴是最好的料子織的,花樣也最華貴大方。我最看不起長尾雞了,拖了那麽長那麽鬆軟的一截尾巴,不過給樹枝子撣灰罷了。還有珍珠雞也不要臉,不知從哪裏弄來的一身白點子,裝得像個暴發戶似的。其實呢,我看不過跟出麻疹差不多罷了。還有天鵝老兄,一天到晚穿得像戴孝,把禽類的臉都丟盡了,我猜它準有點異端。…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10, 2018 at 11:46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刺猬

我感謝你,上帝,因為經過長期的觀察、比較和研究之後,我發覺我是同類刺猬中刺兒最短的一隻。

我怕極了跟那些乖戾的刺猬相處,我真不得不從他們中間分別為聖了。唉,你真不敢想像他們有多討厭,我想除了我姓“猬”以外,他們大概全姓“刺”吧!他們的刺那麽長,誰一靠近就準被刺得混身發顫,唉,唉,和他們共事真是苦死人了——所以我只好做一隻孤獨的刺猬。

老實說,刺兒能生得像我這麽短,真是很難得的。我想你一定喜歡我比喜歡長針刺猬多得多吧!你看,我一大清早就來守晨更了,你是我唯一不討厭的對象。

好吧,再見,上帝。從此刻到明天早上,我又將有一段漫長的孤獨。保護我不遇見其他的刺猬,免得我犯罪,(如果他們把我惹火了,罪過在你不在我,因為我早就通知你了。)阿門。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10, 2018 at 11:45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穿山甲

上帝,謝謝你給我的殼,它真好,世界上再沒有什麽東西比殼更好的了。

所有有殼的動物我想都是高等動物,有殼的動物有福了。

烏龜有亮,鱉有殼,螃蟹有殼,我有殼……。

我喜歡殼,所以後來我訂做了一副眼殼——這樣我就什麽都不用看了。眼不見為凈,眼殼真好。

不久,我又訂做了一副耳殼,耳不聽心不煩,我發現這件事更好了!

接著我又訂了鼻殼,也很實用……。…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2, 2018 at 5:35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鴛鴦

上帝,我想,教堂這個地方大概只有兩種用處,一個是讓人做結婚禮堂,另一個是讓人作喪事禮拜——所以,上帝,請你和牧師兩位老人家放心,我這輩子,還是會上兩次教堂的。

當然,我對第二次不太有興趣,使我發生興趣的是第一次。

簡單一點說,我是一隻雌性鴛鴦,目前獨身,有點著急——要是更老實一點說,是“非常著急”。

我不能唸書——因為我一想到我沒遇上我的另一半就很著急。

我不想參加婦女會——因為那裏沒有雄鴛鴦。…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2, 2018 at 5:10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引言

我會寫笑話,這是我很晚才知道的,知道後不免嚇了一跳——原來我是這樣的。

我的笑話仍然是嚴肅的——這是我更晚以後所知道的,知道以後,也不免嚇一跳——原來我是這樣的。

“動物園中的祈禱室”是記些可笑的禱詞,他們不是壞人,但卻是一些卑陋的、自以為是而排他的人物。他們慣於用自己的形像去塑造上帝,卻不知用上帝的意象來塑造自己。

在這樣一間祈禱室裏,有許多的抱怨,許多對自己、對環境、對他人的不滿——更糟糕的是他們把上帝縮小了,縮為月下老人,縮為財神爺,縮為保姆,縮為俱樂部的會長,縮為他們所欲以驅使的任何助手。…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2, 2018 at 4:5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