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課師's Blog (165)

劉慈欣·天使時代(6)

布萊爾艦長茫然地看著菲利克斯將軍,好半天才理解了他的話的含義。他默默地走到海圖桌面前,從一個抽屜里拿出自己的手槍,他看著槍,無言地沈思著。突然,他聽到了一聲悠揚的嘶鳴,是那匹小飛馬發出的。艦長擡槍對著小馬射出三發子彈,那個美麗的小精靈倒在血泊中。

又一個措手不及的尷尬場面出現了:在早期航母中,輕武器是由各戰位分散保管的,但由於自二戰以來艦上人員從未有使用輕武器的機會,所以不知從什麽時候起,現代航母上的輕武器都在一個專用倉庫中集中保管。林肯號上有近六千人,除了崗位不能離開的人外,有近四千人擁向位於航母中層的軍火庫中去領槍,一時把狹窄的通道堵塞了。軍火庫門口更是亂做一團,負責發放武器的軍官只能把槍向人群中扔,領到槍的人也擠不出去,只能把槍向後傳,看上去很像近代某個城市暴動的場面。這時林肯號廣闊的飛行甲板只能由艦上數量不多的海軍陸戰隊守衛了。…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October 21, 2017 at 7:00pm — No Comments

劉慈欣·天使時代(5)

菲利克斯堅定地搖搖頭:“博士,我是軍人,在執行使命,這與我對基因工程的看法沒有關系。再說一遍:把那兩萬個個體交出來,即使您認為他們是桑比亞的未來。”

“將軍,他們是全人類的未來。”

“這沒有意義,我們不但確切地知道那兩萬個體的存在,甚至能猜到他們的隱藏之處,如果你們拒絕交出,我們只能轟炸那些叢林。”菲利克斯把手向下一劈說。

“知道怎樣轟炸嗎?”布萊爾把臉湊近伊塔說,“不是用林肯號上的飛機,它們太小了,是從阿松森基地飛來的巨型轟炸機,它們裝滿了燃燒彈,在那些叢林地帶沿X形的對角線投彈,這樣不管風向如何,都能形成一片完美的火場,其中的溫度可以燒化橋梁,連細菌都活不下去。”…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October 21, 2017 at 6:00pm — No Comments

劉慈欣·天使時代(4)

這時,一名參謀遞給菲利克斯一份電報,他看後喜上眉梢,這幾乎是攻擊開始後他第一次真正露出笑容。

“看來這一切都快結束了,桑比亞政府已接受了所有條件,他們將很快交出桑比亞境內所有生物學家和基因工程師,以及所有基因被重新編程的個體,在這一切都完成後,元首將本人將投案自首。”菲利克斯把電報遞給布萊爾。

布萊爾看都沒看就把電報扔到海圖桌上:“我說過這是一場乏味的戰爭。”

兩位將軍透過他們所在的航母塔島上的艦長室寬大的玻璃窗看到,一架海軍陸戰隊的直升機從海岸方向飛來,降落到林肯號的甲板上。依塔一行幾人從直升機上走下來,並在周圍陸戰隊員的槍口下低頭向塔島走來。依塔走在最前面,他仍穿著那身民族服裝,像一根披著一塊大布的老樹枝。…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October 21, 2017 at 5:00pm — No Comments

劉慈欣·天使時代(3)

這個桑比亞孩子抓起一大把青草,卷成粗繩壯的一根,像吃香腸那樣咬下一大截,津津有味地嚼了起來,草莖被嚼碎時發出的吱吱聲清晰可聞……他吃得很快,轉眼把那粗粗的一把草吃光了,又開始大口吃樹葉……

旁觀者的反應分為兩類:一部分人極力忍住嘔吐的欲望,另一部分人則抑制不住開始咽口水,這是在看到別人享用他感覺中的美味時的一種自然條件反射,不管那美味是什麽。

卡多又卷了一把草吃,然後開始吃松針,他咀嚼的聲音立刻發生了變化,一道墨綠色的汁液順著他的嘴角流下來,他含著滿嘴的松針和青草,高興地對依塔說了句什麽。

“卡多說這里的草和樹葉比桑比亞的味道好。”依塔解釋說,“由於盲目引進高汙染的工業,桑比亞已經成了西方的垃圾傾倒場,那里的環境汙染比這里要嚴重得多。”…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October 21, 2017 at 3:00pm — No Comments

劉慈欣·天使時代(2)

一位桑比亞官員起身說:“各位,依塔博士每天吃得很少,你們一定知道,桑比亞國內目前正面臨著嚴重的旱災,博士自願同他的人民一同挨餓。”

法國代表說:“上個月,作為發展計劃署考察團的一員,我到過桑比亞和相臨的其它兩個受災國家,那里的旱情確實可怕,如果大量的救濟不能及時到位,下半年會餓死很多人的。”

“不過,依塔博士,”美國代表說,“作為一位從事基礎研究的科學家,過分的責任心會影響您的研究,結果反而不能夠盡到自己的責任。”

依塔點點頭,並半起身沖他微微鞠躬:“您說得很對,唉,小時侯留下來的毛病,很難改了……哦,各位想不想聽聽我小時侯的事情?”…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October 21, 2017 at 2:00pm — No Comments

劉慈欣·天使時代(1)

引子

對桑比亞國的攻擊即將開始。

執行“第一倫理”行動的三個航空母艦戰斗群到達非洲沿海已十多天了,這支艦隊以林肯號航母戰斗群為核心展開在海面上,如同大西洋上一盤威嚴的棋局。…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October 21, 2017 at 1:00pm — No Comments

劉慈欣·纖維(下)

這次輪到我不識數了,“什麽是達達?”

“你的手指和腳指加起來是多少?10個;如果砍去一個,隨便手指或腳指,就剩達達了。”

我想想明白了,點點頭:“達達是19,那你們是20進制,他們,”我指指登記員,“是5進制。”

“你就是角斗士……”哇哇妮用親呢地手指觸摸著我的臉說,那感覺很舒服。

穿古典外套的人輕蔑地看了一眼登記員:“多麽愚蠢的數制,你們有兩只手和兩只腳,計數時卻只利用了四分之一。”…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July 24, 2017 at 6:22pm — No Comments

劉慈欣·纖維(上)

“喂,你走錯纖維了!”

這是我到達這個世界後聽到的第一句話,當時我正駕駛著這架F-18返回羅斯福號,這是在大西洋上空的一次正常的巡邏飛行,突然就闖進了這里,盡管我把加力開到最大,我的殲擊機懸在這巨大的透明穹頂下一動不動,好像被什麽看不見的力場固定住了,還有外面那顆巨大的黃色星球, 圍繞著星球的那紙一樣薄的巨環在它的表面投下陰影。不像那些傻瓜,我並不認為自己在做夢,我知道這是現實,理智和冷靜是我的長項,

正因為如此我才通過了百分之九十的淘汰率飛上了F-18。

“請到意外闖入者登記處!當然,你得先下飛機。”那聲音又在我的耳機中說。…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July 23, 2017 at 6:40pm — No Comments

劉慈欣·贍養人類(8)

“在社會機器強有力的保護下,第一地球的財富不斷地向少數人集中。而技術發展導致了另一件事,有產階層不再需要無產階層了。在你們的世界,富人還是需要窮人的,工廠里總得有工人。但在第一地球,機器已經不需要人來操作了,高效率的機器人可以做一切事情,無產階層連出賣勞動力的機會都沒有了,他們真的一貧如洗。這種情況的出現,完全改變了第一地球的經濟實質,大大加快了社會財富向少數人集中的速度。

“財富集中的過程十分復雜,我向你說不清楚,但其實質與你們世界的資本運作是相同的。在我曾祖父的時代,第一地球60%的財富掌握在一千萬人手中;在爺爺的時代,世界財富的80%掌握在一萬人手中;在爸爸的時代,財富的90%掌握在四十二人手中。…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July 8, 2017 at 10:20am — No Comments

劉慈欣·信使(下)

這樣又過了十多天。

這天深夜,入睡前,老人像往常那樣最後看了看那把琴,突然發現琴弦有些異樣。他拿起放大鏡仔細察看,肯定了自己的判斷。其實這跡象在幾天前就出現了,只是到了現在,它才明顯到能輕易察覺的程度。

琴弦越磨越粗。

第二天晚上,當老人剛把弓放到琴弦上時,年輕人突然出現了。

“你來要琴嗎?”老人不安地問。

年輕人點點頭。

“哦……如果能把它送給我的話……”…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July 8, 2017 at 9:59am — No Comments

劉慈欣·信使(上)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July 8, 2017 at 9:58am — No Comments

劉慈欣·贍養人類(7)

滑膛笑笑:“你賣給我的那幅畫,價錢真的太低了,它已足夠支付這樁業務了。”

“那謝謝你了。”

“別客氣,履行合同而已。”

死亡之火再次噴出槍口,子彈翻滾著,嗚哇怪叫著穿過空氣,穿透了畫家的心臟,血從他的胸前和背後噴向空中,他倒下後兩三秒鐘,這些飛揚的鮮血才像溫熱的雨撒落下來。

“這沒必要。”

聲音來自滑膛背後,他猛轉身,看到垃圾場的中央站著一個人,一個男人,穿著幾乎與滑膛一樣的皮夾克,看上去還年輕,相貌平常,雙眼映出星環的藍光。…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July 5, 2017 at 11:39pm — No Comments

劉慈欣·贍養人類(6)

“沒那麽糟,在澳洲保留地,人類的農業和工業將不再存在,他們不需要從事生產就能活下去。”

“靠什麽活?”

“哥哥文明將養活我們,他們將贍養人類,人類所需要的一切生活資料都將由哥哥種族長期提供,所提供的生活資料將由他們平均分配,每個人得到的數量相等,所以,未來的人類社會將是一個絕對不存在貧富差別的社會。”

“可生活資料將按什麽標準分配給每個人呢?”

“你一下子就抓住了問題的關鍵:按照保留地方案,哥哥文明將對地球人類進行全面的社會普查,調查的目的是確定目前人類社會最低的生活標準,哥哥文明將按這個標準配給每個人的生活資料。”…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July 5, 2017 at 11:38pm — No Comments

劉慈欣·微觀盡頭(下)

沈默了好長時間,省長指了指大廳一角陳列的那個古老的星圖盤說:“丁老,宇宙一直在膨脹,但從上古時代到今天,我們所看到的宇宙沒有什麽變化。坍縮也一樣,人類的時空同宇宙時空相比,渺小到可以忽略不計,除了純理論的意義外,我不認為坍縮會對人類生活產生任何影響。甚至,我們可能在一億年之後都不會觀測到坍縮使星系產生的微小位移,如果那時還有我們的話。”

“十五億年,”丁儀說,“如果用我們目前最精密的儀器,十五億年後我們才能觀測到這種位移,那時太陽早已熄滅,大概沒有我們了。”

“而宇宙完全坍縮要二百億年,所以,人類是宇宙這棵大樹上的一滴小露珠,在它短暫的壽命中,是絕對感覺不到大樹的成長的。您總不至於同意互聯網上那些可笑的謠言,說地球會被坍縮擠扁吧!”…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May 25, 2017 at 9:20pm — No Comments

劉慈欣·微觀盡頭(中)

瓊斯也擡起頭來,望著丁儀:"是的,這就是超統一理論方程中那個變量的含義!"

"你們在說什麽?!"總工程師喊到。

"工程師,我們的環球航行成功了!"丁儀笑著說。?"你是說,我們的試驗導致了這一切?!"

"事實正是!"瓊斯說,同時掏出了那個銀酒瓶,"現在麥哲倫知道了,地球是圓的。"

"圓......的?!"其他的人都困惑地看著兩位物理學家。…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May 24, 2017 at 8:59pm — No Comments

劉慈欣·圍觀盡頭(上)

今天夜裏,人類將試圖擊破夸克。

這個壯舉將在位於羅布泊的東方核子中心完成。核子中心看上去只是沙漠中一群優雅的白色建築,巨大的加速器建在沙漠地下深處的遂道中,加速器的周長有150公裏。在附近專門建了一座100萬千瓦的核電廠為加速器供電,但要完成今天的試驗還遠遠不夠,只能從西北電網臨時調來電力。今天,加速器將把粒子加速到10的20次方吉電子伏特,這是宇宙大爆炸開始時的能量,是萬物創生時的能量,在這難以想象的能量下,目前已知的物質最小單位夸克將被撞碎,人類將窺見物質世界最深層的秘密。…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May 23, 2017 at 4:15pm — No Comments

劉慈欣·贍養人類(1)

業務就是業務,無關其他。這是滑膛所遵循的原則,但這一次,客戶卻讓他感到了困惑。

首先客戶的委托方式不對,他要與自己面談,在這個行業中,這可是件很稀奇的事。三年前,滑膛聽教官不止一次地說過,他們與客戶的關系,應該是前額與後腦勺的關系,永世不得見面,這當然是為了雙方的利益考慮。見面的地點更令滑膛吃驚,是在這座大城市中最豪華的五星級酒店中最豪華的總統大廳,那可是世界上最不適合委托這種業務的地方。據對方透露,這次委托加工的工件有三個,這倒無所謂,再多些他也不在乎。

服務生拉開了總統大廳鑲金的大門,滑膛在走進去前,不為人察覺地把手向夾克里探了一下,輕輕拉開了左腋下槍套的按扣。其實這沒有必要,沒人會在這種地方對他干太意外的事。…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May 20, 2017 at 8:17pm — No Comments

劉慈欣·贍養人類(2)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May 20, 2017 at 8:16pm — No Comments

劉慈欣·贍養人類(3)

“曾有不同的政治組織出高價委托我們訓練遊擊隊員,我們拒絕了,我們只培養獨立的專業人員,是的,獨立,除錢以外獨立於一切。從今以後,你們要把自己當成一枝槍,你們的責任,就是實現槍的功能,在這個過程中展現槍的美感,至於瞄準誰,與槍無關。A持槍射擊B,B又奪過同一枝槍射擊A,槍應該對這每一次射擊一視同仁,都以最高的質量完成操作,這是我們最基本的職業道德。”

在開學典禮上,滑膛還學會了幾個最常用的術語:該行業的基本操作叫加工,操作的對象叫工件,死亡叫冷卻。

學校分L、M和S三個專業,分別代表長、中、短種距離。…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May 20, 2017 at 8:16pm — No Comments

劉慈欣·贍養人類(4)

滑膛說把齒哥當成親父親是真心話,在他五歲時的一個雨天,輸紅了眼的父親逼著母親把家里全部的存折都拿出來,母親不從,便被父親毆打致死,滑膛因阻攔也被打斷鼻梁骨和一條胳膊,隨後父親便消失在雨中。後來滑膛多方查找也沒有消息,如果找到,他也會讓其享受一次慢冷卻的。

事後,滑膛聽說老克將自己的全部薪金都退給了齒哥的家人,返回了俄羅斯。他走前說:送滑膛去留學那天,他就知道齒哥會死在他手里,齒哥的一生是刀尖上走過來的,卻不懂得一個純正的殺手是什麽樣的人。

垃圾場上的拾荒者一個接一個離開了,只剩下目標一人還在那里埋頭刨找著,她力氣小,垃圾來時搶不到好位置,只能借助更長時間的勞作來彌補了。這樣,滑膛就沒有必要等在這里了,於是他拿起大鼻子塞到夾克口袋中,走下了車,徑直朝垃圾中的目標走去。…

Continue

Added by 慕課師 on May 20, 2017 at 8:16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