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2017 Blog Posts (883)

劉禾:燃燒鏡底下的真實——笛福、“真瓷”與18世紀以來的跨文化書寫(1)

也許出於直覺,也許出於某種超常的洞察力,佛吉尼亞 • 伍爾芙在解讀小說《魯濱遜漂流記》的時候,發表了一番不同凡響的見解。說不同凡響,是因為她在這部18世紀的小說裏發現了一個長期被笛福小說研究者們所忽視的細節。這一細節乍看微不足道,而伍爾芙卻在裏面找到了某種啟迪,使它一躍而成為導讀整部小說的一個重要線索。這一富於啟迪性的細節是什麽呢?它是伴隨著魯濱遜在荒島上生活的那些平常的陶罐、瓦罐。普通的讀者即便能夠回憶起笛福小說中的諸多細節,也不過把這些瓶瓶罐罐看作是魯濱遜在荒島上制作的許多生存工具之一,而不會特別留意。伍爾芙則不同,她的解讀給魯濱遜的瓦罐賦予了謎一般的象征涵義:

 笛福通過強調前景中一只普普通通的瓦罐 (earthenware…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vnaya ideya on April 30, 2017 at 11:31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一段恩怨往事

這位朋友馬上回了個電話給朱牧,說:“你跟李翰祥是老朋友了,何必這麼緊張呢?”

“我當然緊張了?他說馬漢英結婚,是我挑唆田野和金滔鬧的事,其實我那天根本不在台灣!”

雖然事隔多年,但我明明的記著他當時是在台灣,否則,我就不會有這種印象。我隨即給台灣的馬漢英去了個電話。把朱牧這番話告訴他,馬漢英聽了之後,哈哈大笑,說:“三爺這是怎麼了,我們就算不談甚麼飲水思源吧!老實講誰不知道沒有李翰祥就沒有朱牧?”之後他也求證過很多人:劉維斌、黃小冬和當時也在場的高陽,都異口同聲的說他那時正在台灣,好像也到禮堂上繞了個圈兒,就神出鬼沒的不見了。說老實話,他在與不在,都沒有甚麼大不了,拍桌子嚇唬耗子,幹甚麼,怎麼了三爺!是發了,財大氣粗了,於是,他和我說了一些他得罪朱牧的始末。…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28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胡錦天生好嗓子

真是太喧賓奪主了,但她頭發梳個高高的美人髻,要不是貴妃出浴,就似嫦娥奔月,我想張君瑞不愛紅娘丫環而愛鶯鶯小姐,不是黐線,就是有毛病;如果叫這樣的紅娘,在窗外聽見相公和小姐做愛,就不只“露滴牡丹開,蘸著些兒麻上來”,一定還要來個“紅娘把門兒開,丫環小姐一塊兒來。”

胡錦的母親馬驪珠在台灣是著名的國劇名伶,所以她從小就耳濡目染的學會了唱京劇,母親演戲的時候,缺個娃娃生的角色,總是叫胡錦扮演,譬如《三娘教子》的子,總是母親是娘,女兒是子的同台演出。父親是軍人出身,三個弟弟,因為她的關系,也都入了電影界,大弟胡镕是攝影師,二弟胡鈞,和三弟能演能唱,拍過不少電影。

胡錦的個性,耿直爽朗,有人說她像闖江湖的俠客,她不懂甚麼心機,更不懂甚麼秘密,有盆話盆,有碗話碗,心裏有話總是不吐不快。…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26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北京拍《紅樓夢》

說相聲的挖苦年輕人看《紅樓夢》,看到林黛玉歸天,馬上六魂無主的茶飯不思起來,說有一個鹽店的小夥計,一天到晚沒心思幹活,掌櫃的罵了他兩句,說“你這麼神魂顛倒的,還想幹不想幹了!”,小夥計把圍裙一拋:“不幹就不幹,我告訴你林黛玉一死,我就覺得活著都多余,吃不飽,餓不死的活兒,幹不幹有甚麼了不起?老子大不了跟賈寶玉一樣當和尚去。”說罷連頭都不回一回就走了。

北京中央台拍的《紅樓夢》,我只約略看了看,場面拍得不錯,可惜很多演員都不入戲,不成熟,鏡頭也極端的不流暢,有時看著蹩蹩扭扭的。前後大概拍了三年。…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25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拍實景真假結合

一般影界朋友不到下午兩三點爬不起來,到了有戲拍的時候,只好發中班通告了。

以前“邵氏”的導演都是早班多,陶秦、岳楓、嚴俊、卜萬蒼和我全是早班,所以後來的張徹也和大家一樣,發早班通告。

只不過在《獨臂刀》之後,他的習慣漸漸的改了起來,通告雖然發早上九點,可是他不到下午一點不進場,所以每天拍起戲來總是過幾個鐘。

一班手足有額外的過鐘費好拿,當然沒甚麼怨言,但公司當局一研究可不大合算,於是建議張導演把通告改成下午一點,誰知水漲船高,張大導登場的時間,是“外甥打燈籠”──照舊(舅),還是不遲上四、五個鐘頭不進場,可能是“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吧!…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22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田野借酒撒瘋

劇本初稿由宋項如執筆(其實,我的劇本不論由甚麼人寫,到了分鏡頭的時候,等於由我再重新編寫一遍)。

劇本一定,馬上就要開拍,女主角定了歸亞蕾。(依原著的阿金,應該是個粗粗壯壯的女工型的人,按理歸亞蕾不太合適,但成功的制造了連原著人都同意的另一個“阿金”),而男主角的人選一直定不下來。

有一天我出公司回家,在門口碰見田野,彼此點了點頭之後,就錯身而過,忽然覺得他倒可以演《冬暖》的老吳,不過想想他前些時的行為,又作為罷論了。

不久前,制片馬漢英舉行結婚典禮的時候,曾經發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19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忽然看上許冠文

很多事還真是“有心栽花花不發,無心插柳柳成蔭”,有一天我忽然看了電視,節目是許冠文、許冠傑兄弟合演的“雙星報喜”,賭馬可忽文忽武,忽老忽幼,忽忠忽奸的演起福爾摩斯的小笑話來。覺得他裝龍像龍,裝虎像虎,眼不大而有神,鼻不大而有準,口不大而有唇,演出時粗中有細,熱中帶冷,兩只單眼皮的眼睛,很有鄉土氣息,略微一眨,不必說甚麼,演甚麼,就令人打心眼裏想笑。

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第二天我把想法向六先生說了說,他笑著搖了謠頭說:“許冠文?番書仔,怎麼能演《大軍閥》?好吧,你說說你的看法。”

我說:“我的《大軍閥》是集幾個大軍閥的趣事於一堂,有山東省主席韓覆渠,有五省聯軍總司令孫傳芳,有長腿將軍張宗昌,這幾個人都是粗中有細,經常扮豬吃老虎。”…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19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從小愛地方曲藝

我和吳祖光認識,是在一九四八年的“永華”初期,我考入訓練班的時候,吳先生也是主考之一。記得他編導的《蝦球傳》(舒適、牛奔、趙錢孫主演)還是我們訓練班全體學員,替他抄的劇本,那時他家住在彌敦道太子道入口處,永華公司照相間的職員唐賢寶開的美蝶照像館的二樓,他那時的太太是“永華”的基本演員呂恩。永華第一部創業作《國魂》,就是由他的話劇本《文天祥》改編,他自己在“永華”編導的第一部影片是白楊、陶金演的《山河淚》,超過三十的白楊飾演一個十六七的小姑娘,把個窯洞的女娃兒居然演得恰到好處、活潑伶俐,淘起氣來,就地打滾,真的是不易。

前年香港還上演過吳祖光的名作《風雪夜歸人》;我第一次回北京(一九七八年),還在中央美院的大門口碰見過他,他推著自行車正跟朋友談話,我上前叫了聲吳先生,他端詳了半天都沒想起我是誰,我自我介紹說我叫李翰祥。他上下打量我一下,眨了眨眼,好像拼命在回憶,但始終沒能想起我是誰。…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16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愛材若渴找胡錦

大小事都要他大爺批準才能付諸實現,他們等於在銀行簽個字,冷手執個熱煎堆,把“國聯”接收過去。結果轉導小組輔導了他,輔倒了李翰祥;他不僅辜負了政府對“國聯”輔導的苦心,還變賣了我辛辛苦苦所搭建的片場(拍攝片場占地四千平方米,如今地價當是個天文數字),和費盡心血購買的攝影器材。不過聽說他如今的境況也不大好,名義上別人仍舊叫他僑領(華僑的領袖),其實他是不折不扣的瞧領,瞧著別人當領袖而已。

有道是“侵人財產占人田,榮華富貴不多年”,沒多久就壽終正寢了,不知由何人接手統一了數不盡的嬌妻美妾。

但,雖然如此,我還是愛才若渴,叫馬漢英把胡錦找到公司,和她簽了三年合同。…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16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鄧麗君要拍歌唱片

鄧麗君回國巡回演唱的事,已經傳了不祇一次場,而且每次都說得有枝有葉,和鄧連絡的某報記者,有一天居然到我的工作地方來找我,告訴我鄧麗君跟他如何連絡,計劃又如何如何,我當時只說了一句:“如果是真的,也暫時不要發表,因為那會給鄧麗君帶來一些不必要的困擾。”可是那位老弟沒有甚麼耐性,過了沒多久,就把這段消息登在報上了,結果使鄧麗君忙對台灣當局解釋了一番,又去金門勞了一次軍,才算把這事兒平息下來。之後,沒多久我正在日本和東寶東和公司的深澤一夫先生談《火龍》在日本上映的宣傳事宜,張翠英忽然從香港打電話告訴我,鄧麗君告訴她,想請我為她拍一部歌唱片,我問原委,張翠英說:“今年鄧麗君在日本舉行個人演唱會,她想把演出的節目,另加上些別的,拍成一部影片。”回港之後,約鄧麗君在新世界的金牛苑吃飯,才知道原先日本方面想請一位英國導演來完成他們的計劃,是鄧麗君向他們大力推薦我,並且告訴他們我是《火燒圓明園》的導演。所以他們馬上就決定了下來。…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15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趙丹渴望演名人

“以前那兒是個王府,在北京是有名的四大兇宅之一,所以徐昌霖靈機一動,寫了個《十三號兇宅》的劇本,我和白光演的,後來查出來了,不是鬧鬼,是鬧耗子。”

謝添一口天津話,但說起廣東話來,還相當地道,原來他是生長在天津的廣東人;他是我最欽佩的演員之一,因為他裝龍像龍,裝虎像虎,對甚麼角色都很投入;他說:“當導演太麻煩,我都想再演戲了。”

我說:“好,咱們合作一部。”

“好啊,太好了,不過,本來他們有個連續劇想找我演《蒲松齡》,可惜別人給演了,真太可惜!”…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14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張帆十五歲唱歌

“在,前兩天我去拍外景,張帆還到我家來找張翠英聊天,等我回來她剛走,我還直埋怨翠英,為甚麼不多留她一會,翠英說:‘人家來了一天了,還要趕回去煮飯呢。’”提起張帆,可能中年以上的人還有些印象,如今的影視明星,如過江之鯽,三天兩頭的換新面孔,不要說老明星,連新明星恐怕也會把馮京當馬涼了,如果提起以前的流行歌曲,大家可能還記得《香檳酒氣滿場飛》的:“香檳酒氣滿場飛,釵光鬢影晃來回,爵士樂聲響,跳亂擺才夠味……”這首歌就是張帆唱的,她由十五歲開始唱歌,今年六十六,五十一年前的事,您看誰能記得?

以前,上海有一家四姊妹咖啡館,大姐龔秋霞,二姊陳琦,三姐張帆,四妹陳娟娟,如今二姊四妹早已過世,只剩下大姐,三妹依然健在。…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14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小姐叫他老頑童

記得以前他叫我看他的手上指紋,真怪,中央的事業線,由手腕一直通到中指尖,而且清清楚楚的畢直畢直,真是個怪人,在莉莉臨走的前一天,他當我的面跟莉莉說:“你看看,銀行能不能貸款支持翰祥另組織一間公司,錢不要太多,伍千萬美金就足夠了。”然後問我:“對不,翰祥?”

我說:“差不多,差不多。”莉莉也肯定的說:“沒問題,沒問題,我們去開個會,研究,研究。”然後向我擠了個眼,說:“你知道傑美的脾氣了,他說得到,我做得到。”等傑美剛一轉身,莉莉說:“翰祥,別聽他的,他嘴裏的錢比我多,老是一億一億的,我的銀行沒有他說的那樣大,別聽他信口開河。”

我說:“你跟他沒談戀愛的時候,我就認識他了,我對他比你清楚得多,他沒別的毛病,就是好吃、好喝,另外好吹兩句。”…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14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老姚兒子滿天下

姚大炮問我:“還記得莉莉嗎?你們住在加多利山道的時候,我帶她來過你家的,那天剛巧碰上你和翠英吵架,好家夥,你朝張翠英一個杯子扔過去,正扔在莉莉的頭上,血咕嘟咕嘟的直冒,她連哎喲都不敢叫一聲,馬上捂著腦袋拉著我就跑……”他看我張口結舌,直勾勾的瞪著他,馬上說:“你瞧,你瞧,全忘了不是?”

我說:“莉莉我記得,台灣的中國小姐嘛,你帶她到我家那年,她才二十來歲吧?”

姚大炮一拍大腿:“對,對極了,你這個家夥腦子還不錯,她那年十八歲,如今也快四十了。”

我問他:“你們有幾個孩子?”他說:“不用提了,一個也沒有,連他媽的孫子也耽誤了。人家說有子萬事足,我是五子缺一子。”我不明他想說甚麼。問他:“甚麼五子缺一子?”…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13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連這燕燕也飛了

後來有人說:“唉!王豪來香港之初,第一部戲和季禾子主演了《盧花翻白燕子飛》生意不好,所以大家都開老板將伯英的玩笑:‘您這回可是兩眼翻白鈔票飛了!’您叫陳燕燕,公司名叫‘海燕’,碰見這位‘盧花翻白燕子飛’的大明星,海燕還不飛?”

燕姐說:“王豪好客,好排場,有戲無戲都有一班小兄弟包圍在他身邊吃吃喝喝玩玩樂樂,全是他付錢。別人拍外景,早晨通告七點鐘出發,九點鐘以前正式拍戲,我們拍外景,到了現場,雖夕陽無限好,只是已經近黃昏了,只好先吃晚飯再打燈拍夜景。

“劇本又都是他弟弟王震寫的,對白一個字都不能動,動個字就要發脾氣,您瞧比莎士比亞的派頭都大,和以前卜先生(萬蒼)拍戲一樣,不僅對白不能動一字,連語氣助詞的哼、啊、的都不能少。”…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13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在港設海燕公司

燕姐說她跟王豪到香港之後,雖然都是永華的基本演員,也都是每月出糧不做事,無功受祿,寢食不安。所以不久自願和公司解約了。

那時圈裏人誰都知道陳燕燕是影壇富婆,王豪當然更清楚,所以提議組織一間公司,燕姐也覺得坐吃山空不是事,於是就以燕字為名,開了一間公司,至於燕甚麼公司或是甚麼燕公司,倒是考慮了兩天才決定。結果以海燕影業公司的名字,在香港註了冊。我想海燕的意思,可能是上海來的陳燕燕開的公司,燕姐說:“不是,王豪說,我們這間公司將會一炮而紅,有道是,生意興隆通四海,將來賺的鈔票可海了去了。”這個“海”字是他們天津話,在北方和“蓋”字差不多,如今還挺流行。

譬如說有人問“最近生意怎麼樣?”如果答稱好,或者很好,都不大夠意思,一定說“海了”、“海了去了”或者“蓋了,蓋了帽了”,所以,王豪說:“海燕公司一開就那麼一海。”…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12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阿胡“難得糊塗”

可能以前阿胡已經把老西兒放出去好幾回了,總以為在外邊打點野食沒甚麼大不了,打光了彈兒就回家,所以並不在意。

想不到這回老西兒碰上了小燕兒了,彈也不叨了,家也不回了,居然跟小燕兒神出鬼沒了。

您想阿胡一定著急了吧?非也,阿胡照打她的麻將,照胡她的滿貫,直到如今,王豪和燕姐已經分開了二十多年了,而阿胡仍在台灣打她的麻將,所以鄭板橋老早就說:“難得糊塗”。因為他懂得“聰明易糊塗難,由聰明轉到糊塗更難”的道理。如果叫我說,這不是“難得糊塗而是難得阿胡。”所以如今一談阿胡,我就會記起我到港之初阿胡曾對姜南說:

“王豪是個馬大哈,糊塗蟲,以後你多關照關照他們。”言猶在耳,不知如今何人照顧阿胡?…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12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在台灣大酒店遇鬼

那個“哪年哪月哪一天”可是張艾嘉導演的影片,而是王豪見鬼記的那天,剛好有一個叫傑姆斯的美國夫婦住過那間房,不過住了一天就搬出去了。

燕姐說完之後,還加了句註解:“所以有很多信不信由你的事還真是不由你不信。”

於是也勾起我一次在台灣遇鬼的事,一般人說神道鬼總是我爺爺說怎樣怎樣,或者我奶奶說如何如何,可我說的絕對是我親自經歷過的事:

一九六三年的九月份,我和朱牧一起到台灣組國聯公司,開始住在台北火車站前的一間大酒店裏(並非忘記名字,也是怕影響人家生意)。…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12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別讓丈夫知道”

“我說:‘老早知道,中電三廠的徐昂千就不必大老遠地由香港請甚麼華南影帝了,其實你比誰都夠《神出鬼沒》的’。到了北京,本來他們替我在北京飯店定了房間,一下飛機先接我到他們宿舍裏的會議室休息,我一看那宿舍是一個王府式的大四合院,我喜歡的不得了,因為太像我小時候住過的地方了,所以我跟他們說:‘我不住在北京飯店了,就這兒吧。’事先我可不知道老屠早被他們安排在宿舍住,好,這麼一來,別人更以為我和他有甚麼牽絲盤藤;最好笑,有人在我們面前取笑他,他還似真似假,半親不親地顧左右而言他。”燕姐一邊說,我的腦子裏一邊想,想當年事情鬧得真還不小,歐陽莎菲也不高興,所以後來和導演洪叔雲也雲雨巫山了一陣子,而且洪導、歐陽演的合作了好幾部片子,用四人幫的術語,就是成了“親密的戰友”了,那幾部戲都是姜南的劇務,我的美術。…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11pm — No Comments

李翰祥《銀海千秋》談起王豪就變色

我知道燕姐不吸煙,也不喝酒,如能喝酒,酒後也可以表表心態,和前些時候的林青霞一樣,喝到面紅耳赤,便會在酒廊的麥克風前唱上兩句:“我醉了,因為我寂寞,我寂寞因為你離開我,自從你別離我,那寂寞就伴著我。”終於,林青霞的寂寞把秦漢又唱到身邊,雖然有人說嫁漢嫁漢,穿衣吃飯,可是燕姐依然寂寞,她說:“我好想拍戲,真的,我好想好好的拍一部好戲。”我忽然想起瓊瑤的小說《幾度夕陽紅》,真的,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祇有高山常青,綠水長藍,五十年,五百年,五千年都不變。可是人生卻瞬息萬變,古人有很多撰寫這種感情的詩句,譬如“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Continue

Added by iki kia kiak on April 30, 2017 at 11:11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