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墾雲端藝廊 ~~ 小時代趣味主題館

愛墾雲端藝廊 ~~ 小時代趣味主題館

愛墾小時代宣言~~

找尋平常生活中的小情趣、小快樂;

不虧待自己,讓自己開心

這世界就多一張友善、可愛的臉

  • photo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開篷樂勢力 on July 2, 2016 at 11:42am

入神·專注·和生活面對面

眼下很多小孩,剛懂得坐穩拿東西
父母就塞一個平板甚至手機給他
“別讓他/她輸在起跑點”

曾幾何時,什麼也不做的童年
已離孩子遙遠,而且那麼急速

原應該無所事事的生命階段
是孩子和真實生活、自然情景
面對面的時光

入神的在一旁看著
一個好像很神奇的現象/事物


感謝 Agnes Chong的攝影佳作分享


Comment by 開篷樂勢力 on May 4, 2015 at 9:01am

李昊嘉·心茶

作曲: Max Chan
填詞: Max Chan
編曲: Max Chan
監製: Max Chan

MV導演及拍攝: Max Chan
特別鳴謝: Papillon(場地提供)

(VERSE 1)
海風吹起了細沙 一雙小足印似畫
金光中 映照了千種變化
嚐著半淡熱茶 餘溫多優雅
期待到某日結果開花

香檳濺起配菜單 燭光點起配晚餐
那格調纏綿不散
隨著某年時間 這熱茶亦轉淡
然後那韻味 逐步退減

(CHORUS 1)
良朋知己哪有感情 怎麼要太分明
多希冀學會酒醉過後也高興
沒有對證 誰願一再來認領
無奈這世俗欠奉美景 (濃茶中可有和應)

明明都不會有可能 卻甘心再空等
蒼天顧念那年月是缺憾
到盡頭發覺 綠葉餘生抖震
為愛犧牲 散發獨有心韻

(VERSE 2)
海風吹起了客機 燈飾跟思緒對比
那缺憾延綿千里
誰願繼承遊戲 再度延續好戲
然後再說是最好知己

(BRIDGE)
期待你再不經意點起愛火 可以麼

(CHORUS 2)
誰能推測你我感情 分開了也深情
天天各自各工作也存有感應
願滿天星 留下一剎來做證
連獨腳戲亦不想醉醒

如重新跨過了森林 望傾心再一吻
這苦澀學會 撩動著蒼生
愛在茶裡滲 剩下餘溫解困
為愛傾心 這澀味太吸引

Comment by 開篷樂勢力 on May 4, 2015 at 8:59am

《心茶》

品啜一口 . 甘

喉韻生津 . 甜

為想如是 . 懷

念茲在茲 . 思

心隨意轉 . 日繼夜

冥思迴憶 . 舌味知

青鍋冷 . 草菁漾 . 心焚火 . 煅焙去菁

揉珠雙 . 蜷曲縮 . 溫繞迴 . 沖情展曲

酌斟一杯 . 敬 . 天地雙 . 意合濃

復斟二杯 . 敘 . 杯交皿 . 訴心絮

續斟三杯 . 定 . 緣投合 . 喜襯雙

味清香 . 煙翩冉 . 簷雨探偷望 . 聞幸

初芽青 . 幼嫩黃 . 如意枕懷抱 . 眷思

掛風鈴 . 待徐風 . 叮咚玲瓏透 . 訴心

實無物 . 幻心化 . 雲且風中抓 . 留下

茶表無盡 . 注水思濃 . 時刻分秒 . 湯泱合意

再盞一盅 . 淡甘如怡 . 三葉芽盟 . 水漾蕾歡

俱工 . 宜禮 . 道究 . 包羅

人生如是

咎情何事



~~ 2015 . 04 . 24 午時 . 溫壺焙釀 . 文 : 店小二 (文字/視頻 收藏自網路)

Comment by 開篷樂勢力 on September 30, 2014 at 10:43am

簡國輝·坐忘

暑假期間,我都固定選在國中校園的水黃皮樹下打拳;陰涼舒適之外,更重要的是可以讓我的灰鸚鵡有機會和更多的鳥兒互動。

這樣我們彼此都有事做,注意力分散,牠就不會老是黏著我

我打的是鄭氏太極。20多年前被老街的江姓友人抓去跟打鐵舖的林先生學的。打了兩個多月就沒打了。

老覺得這種拳要死不活,氣若游絲,還不如爬山好。


(Feature Photo:Tai Chi by 儹紋 林,www.facebook.com/lin.wen.90



現在有點年紀了,看過一篇醫學報告說──老人爬山是最笨的運動,又把太極拳撿回來打,還好,全套拳架都還記得馬馬虎虎。


現在打拳心情跟以前,很不一樣,以前毛毛躁躁,現在盡量把腦袋放空,出手伸腿,若有若無,或許就是老子說的──攘無臂;當然!也不能試著去找道上人物較量,那肯定是要被路人叫救護車緊急送醫的。

現實世界和金庸的倚天屠龍記絕對不一樣…,英雄回首是神仙,才是識時務為俊傑。
張三丰挨了拳王阿里一拳,X光片照出來,肋骨不斷幾根也難!

教我的林先生到現在還相信打太極拳有其神秘之處,陸續又拜了好幾位台北的老師;我則只認他是我的太極拳老師。這輩子不會再有第二位太極拳老師了。

打拳就是打拳,管它叫太極拳,醉拳,猴拳-----,還是樂透拳。

反正活到這個年紀早上6點不到人早就已經清醒了,想繼續賴床也賴不住,還是起來打拳,動動筋骨,舒服。以前老覺得怎麼一大早學校都是老人在運動,現在自己也加入老人隊伍──才知道是情非得已!

現在學校已經開學,6點多已經有學生到學校;因為新聞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報導學校的「怪叔叔事件」,我可不想當怪叔叔,所以只有星期六、日才去學校打拳。

我的灰鸚鵡也不特別挑地點,只要知道我就在附近牠就覺得很安全。

打太極拳比較特別的是身材必須是竹竿型的身材,看起來才像真的有功夫。教我的林先生跟鄭氏太極創始人鄭曼青,都是這種身材。

如果是成龍打太極拳──他那種身材看起來像寒山寺的古鐘,即便是起張繼於地下,打死他都不肯相信──裡頭真的有功夫。

算算,我重新打太極拳也已經三年多了。

功夫確實有,就是越打越「坐忘」──經常騎腳踏車去學校或公園或活社區動中心打拳,回來就用走路的。等到想要再出門,才想到又把腳踏車丟在外頭!

當然,可以把我也丟出紅塵,這樣的坐忘才是功夫到家。(收藏自 簡國輝臉書

Comment by 開篷樂勢力 on August 19, 2014 at 6:50pm

Janet Chan 小魚·沉 ,深深深

妳試過讀罷一本書,

掩卷嘆息,恍如隔世嗎?
放眼紅塵心緒有些少散漫,
呼吸心跳 有些微微的顫抖 ,
思緒在混沌中流轉成黑灰白的線條。

左眼醍醐 ,
右眼灌頂,
大啟大慧。

書捨不得放下,
滿眼的前塵往事,
短暫地替代了現實的意識。
閱讀後,
留戀著對閱讀的精神戀愛的狀態。
妳於你書中的情人
永遠的相愛著,
勝卻所有的癡。

2014*8*18*

(Feature Photo: The next chapter by 信丞 俞,www.facebook.com/stanley.yuu.3

收藏自 愛墾網 臉書

Comment by 開篷樂勢力 on August 9, 2014 at 10:46am

雲天:霧的方程式

之一、山霧


當早晨的櫥窗,飛入
一群白鷺與山巒的峻秀
窗戶扮演電影布幕,聽任
小城故事在妳我的眼眸呈現
松濤,獨奏薩克斯風的心事
山風,以小品文的音律
吹開森林的心事
楓紅,以烈酒的熱情
迷醉一隻小松鼠
整座叢林,遍植四面蒼鬱
八方雋永的 夢

之二、海霧

海是夢的舞台

海平面以上,有雲的時代構想
一朵浪花,踏出一個舞步
一隻海鳥,掌握一個節奏
每一朵雲,都有一個夢想
海平面以下,由鯨魚擔任交響曲的指揮
穿來穿去大尾小尾的魚群
每一隻都是一種樂器
搖來搖去寫來寫去的海草
每一筆都搖曳著草書的丰姿

海,惹來的霧,在雲的舞台

(Feature Photo: Valley of Mist 霧の谷 by SUNRISE@DAWN photography 風傳影像,http://500px.com/SunriseDawn

之三、江河的霧

江河,無庸竹筏、船隻
也無需搭建水上房屋
便可悠悠然,書寫竹林
下棋、品茗、談天、說地
耕田、種菜、蒔花
或者也可以邀請蘇東坡與佛印到此
辯論,為江上的蜻蜓
為河邊的蝴蝶與芒花
演繹一場江河與霧的辯白

之四、花中霧

信不信?
花開的聲音是一陣霧
一陣霧的味蕾有一畝花田
一畝花田綻放著霧來的聲音

信不信?
霧的數量好比千片羽毛
一片羽毛有一首詩的重量
一首詩可以滋養萬畝花田

信不信?
花的臉譜有霧的圖騰
霧的夢裡有花的模樣
信不信?霧裡有花在開
花中,有霧在飛

之五、妳,髮上的霧

一群白蝶是一陣霧
一陣霧是一群白蝶
白蝶銜著一座山城的樸素
停駐在妳的
髮稍

妳的髮,是黑白鍵盤
霧,是鋼琴詩人

(收藏自雲天臉書

Comment by 開篷樂勢力 on December 1, 2013 at 10:32am

不動明王:仙女座大星系 (Andromeda Galaxy, M31)

2013年9月3-9日‧清境觀星園


在那遙遠的星系中,我像找到了我失去的一些夢想、一些感覺。


仙女座大星系是北天最大星系,在良好質素之下,我們用雙筒望遠鏡
已可以觀察到。

她也是吸引無數人投入深空拍攝的元兇之一。她是距
離我們銀河系最近的一個巨大螺旋星系。

很多很多年後她會和我們的
銀河系邂逅,很可能會合併成一個更大的星系。

我仍清楚記得201
0年8月11日的午夜,我在香港的北潭涌第一次拍攝到M31。

著對焦不準確、拖線的相機顯示屏畫面中有一個盤狀物出現,我興奮得大叫了,我可以拍攝到二百五十多萬光年以外的東西,自己也覺得是很神奇的事情。

之後數年一有機會就會去拍攝她。

她也是很好的模特兒,永遠擺出最美麗的姿態,說話不多也不會疲倦。

每年夏末初秋之際,如果我仍在生、世界還沒有毀滅的話,那就是我們相逢的時候

拍攝資料~~
Camera : SBIG STF-8300M (cooled at-10C)
Telescope/Lens : Takahashi FSQ-85ED w 0.73x reducer (327mm f/3.8 )
Filter : Astrodon L,R,G,B
Tracking Mount : Takahashi EM-11
Autoguide : SBIG STi

Total Exposure Time : L-605mins, R-60mins, G-57mins, B-63mins
w Dark Frames, Bias Frames
process w CCD stack,PI, PS5

(收藏自 不動明王 臉書)

Comment by 開篷樂勢力 on October 26, 2013 at 1:44pm

簡國輝: 散步在唐詩的阡陌

1 李白--月下獨酌

夜來風雨聲---,這氣氛,最適宜讀點古詩應景。

款步跟著桌上的燈光,一路走進文字阡陌,遇到的,都是一群作古的唐人。停在那首--月下獨酌。我目睹翰林院那個詩中有酒蟲作怪的詩仙,左手持壺,右手舉杯,對著牡丹花園「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詩人正自編自導一齣顧影自憐的「皮影戲」--字幕上打出:話說那日在朝廷當著玄宗的面,要求高力士脫掉他那隻「行千里路」的鞋子,得罪高層和他心愛的「馬子」,運氣從此每況愈下;同僚朝臣避之唯恐不及,除了那隻像西藏獒犬一樣忠心耿耿的影子,誰還敢和詩人煮酒讜論天下大小事。

寂寞的詩人啊!鬱結一千多年的胸中塊壘,悉數掩埋在文字的礦脈裡,已經硬得可以當成化石,挖出來,交給文學評論家去分析成分了!

2 杜甫--客至

從舍南走到舍北,一群鷗鳥,倏地,從字裡行間迎面飛來;路上落花無數,蓬門半開,我經過時,剛好看到工部先生推開窗戶,探出半顆骷顱,招呼鄰家老翁,「喂,過來喝一杯!」。好沉好沉的聲音,連我庭院裡的梧桐也打起寒顫,窸窸窣窣起來!明天早上,肯定可以掃上一畚箕落葉的屍體了。

潦倒的詩人,除了玩玩文字,你這一生可曾有過幾個好日子過!

一隻蒼蠅聞到桌上花茶的香味,嗡、嗡、嗡的,像小人,在我周圍緊緊糾纏。哼!這投機的現實主義者。憑你們那副嗜食的的德性,再怎麼進化也很難舔出「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是多麼天真率性的詩句!

3 柳宗元--江雪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一個個冷颼颼的字眼,含在嘴裡,連舌頭都凍縮了一半。這詩用來保鮮食物,肯定比冷凍櫃還要好用;入秋以前,沒吃完的雞鴨魚肉,只消像誦經一樣對著肉品多頌幾遍,保證今年好過冬。

詩人,想當然爾,可以和南極的國王企鵝歸入同一個生態系。

孤舟簑笠翁,年紀都一大把了,脾氣還是那麼坳--甘願冒著心情結冰的危險,連老命都奉送給詩了。
可憐他那老伴──讀你千遍也不厭倦──不依就是不依。

硬是解開纜繩,竹篙子用力一撐,把舟子划向江心。釣竿一甩,說是要釣幾條「雪」上來。晚上下酒。

Comment by 開篷樂勢力 on October 26, 2013 at 1:44pm

簡國輝: 散步在唐詩的阡陌

4 王維-輞川閒居贈裴秀才迪

水流的聲音越來越慷慨激昂了。這就是輞川吧!

你隱居的這座山,可真的是不容小看,我把下巴抬得高高的,才看到山的脖子整個都伸進雲霧裡了。向晚的風,一陣比一陣冷。詩人,你身上那襲單薄的布衣,可否抵擋得住朝廷裡的讒言誹謗?

我問過舍利了,據祂說,你把整張床都拆下來,把所有般若經典都翻譯成蟬聲寫在上面。本來可以究竟涅盤了。並且般若的船也已經開到渡頭,你仍堅持留在此岸。直到,落日渡自己到達波羅蜜彼岸,向你招手;你還是不走--只因聞說眾生苦,不肯為自了漢。

看,山外人家的炊煙都升起來了,山路那頭,還沒看到你的影子。

我想你大概沒米煮飯了,隨手採了一大把野菜,想幫你洗手作羹湯,敲你的柴門,應聲的,竟然是你寫的詩句:

「寒山轉蒼翠,秋水日潺湲。依杖柴門外,臨風聽暮蟬。

渡頭餘落日,墟里上孤煙。復值接輿醉,狂歌五柳前。」

原來,你找裴秀才喝多了酒,半路又被攔截──一隻手伸過來把你拉到東晉。

年紀一大把了還像個小伙子。出門至少也應該在門首貼張字條,萬一有限時掛號;不過!沒關係,不管你留在那邊多久,一千年,兩千年,我都可以在全唐詩裡找得到你。

5 李白--關山月

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長風幾萬里,吹度玉門關。

漢下白登道,胡窺青海灣。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

戍客望邊邑,思歸多苦顏;高樓當此夜,嘆息未應閒。

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這是戍守邊關的將士們都知道的事實。

可是,那天,你來到長城,大腳踹開玉門關的大門,春風就跟著你突破關卡,大搖大擺走出關外--這個史書上雖沒記載,但坊間流傳你連護照也不用蓋章。

是你,帶著春風出關的,誰說春風不能「吹度玉門關」呢?

你來,一場驚天動地的戰爭已經潦潦草草結束了。

沙漠裡的屍體,橫七豎八,只有禿鷹比你早一步到達現場。一個小兵,人都已經面目全非了,手中卻緊緊握著「可能是良人」的玉珮,心臟部位有個黑壓壓的洞口,你貼近耳朵一聽,倒抽一口氣!裡面竟是「春閨夢裡人」叫床的聲音。

更遠處的沙場,一枝唐朝的旗子,被春風刮得嘶聲力竭的「喊冤枉。」

而似乎是地球太大了。這個發生在中國北方某某沙漠的風暴,只有屍體的「心」,還在心驚肉跳。一切彷彿沒有什麼改變--天山上的月亮和「萬戶搗衣聲」的長安,沒什麼差別;蒼蒼茫茫的雲海,和八千裡路雲和月的戰事也扯不上關係。

而似乎是,唐朝也真的不小。長安城裡的達官貴人,仍然夜夜笙歌艷舞,通宵達旦。寒窗苦讀的書生,也仍然四處舉債,披星戴月,趕赴京城參加皇帝可能親自主持的高考。

整個唐朝,除了極少數極少數征人的家屬,再不然就是像你這樣悲天憫人的詩人!有誰?還會為這些曝曬在沙漠中的白骨,掬一把辛酸淚呢!

由來征戰地,不見有人還。戰爭可不是鬧著玩的。可不是「敵人的坦克大炮在高原上野餐」,那麼視生命如兒戲!

(原載:台灣中央副刊)

Comment by 開篷樂勢力 on October 22, 2013 at 3:56pm

簡國輝: 靜物畫

1 辣椒

我就是動不動
火大
把我種在孔廟

春風化雨
也是這副德行

2 大蒜

我不敢去反駁
── 水仙不開花是裝蒜
人的嘴巴比我

有的政論節目主持人和名嘴的嘴巴
雖然塗上口紅
還是比槍的嘴巴
還嗆

收藏自 簡國輝 臉書

(Feature Photo: Smoking Hot Chili by Tony A, http://www.tonyphotographer.com/)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