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祖秋: 地方誌與史實的留存

最近华社很多团体都纷纷在收集并出版地方志,甚至有些个人也开始编辑与出版地方上的地方志。

这是一椿好事,因为我们处在一个多元化的国家里,政府的主流主要是采用马来文,因此无可避免地偏向马来社会,华族社会的史实或地方志,要能够被收集纳入国家历史当中就不容易,且往往会被忽略掉。

要将华社的史实与地方志留存下来给后代,恐怕要靠华社自己的努力。

目前华社的历史,绝大部分是由会馆乡团组织,以及学校以会史或校史的方式来保存,刊登于适逢庆典或纪念日出版的特刊内,而其内容的取舍胥赖捉笔人。

(Photo Appreciation: Meet the shadow by Brendon  Liew , http://www.facebook.com/brendonliewphotography)

遗憾的是,很多执笔者在撰写史实的时候,经常会有意无意中将原有的篇幅缩短,有意无意间突出自己的丰功伟绩,也有意无意中省略掉前人的记录,结果是会史或校史越写越短,最后是面目全非。

我读过一所拥有超过50年历史学校,结果内容仅500多个字的创校史,很多重要史实都被简化或删除了,我也曾看过只有现任董事会与家教协会名表的校史!

历史可让后人借鉴

历史可以让后人借鉴,也对后人有所启示。唐太宗就说过: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 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以史为鉴,可以通古今,历史是一面明镜,让后辈能够鉴往知来,策励来兹,也可以让后进缅古鉴今,承先启后。

因此,历史对一个文明 社会的进展,起着非常重要的借鉴、承先、策励与教导的任务,须给予保存与记载。

地方志是地方上的年鉴,是指全面性记述本区内的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 料性文献。

地方志是大中华文化内特有的一种文化产品,也是延续地方历史的一种载体,它拥有一些基本特性,如它是属于地方性质、连续性、记载史实也记录当代 发生的事物

同时属于资料性质,必须求实存真,据事直书,因而可以引为佐证或参考。

贯彻承先启后作用

编印地方志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它除了能让史实流传之外,更寓有育后、实用与教育的作用。

通过阅读地方志,人们尤其是后辈能起着认识、鉴戒、启迪、参考、依据与辨别的实用与教育作用,因而能起着教育后代,贯彻承先启后,以往鉴今的作用。

华社的背脊架构是乡团组织、文教团体与学校,这些团体除了热衷于设立文化馆,建设图书馆之外,也应该朝收集地方社会的史实与现状,然后编辑成地方志。

(轉載自2012-07-09南洋商報言論版)

延續閱讀:


陳明發:華人三寶的數字面向與文創

陳明發博士〈TikTok年代:刷亮華團品牌路徑圖〉

盧桂霞:會館出版刊物意義深遠

洪祖秋: 地方誌與史實的留存

地方志

社會史視野下的地方志利用與研究

纪念特刊 

Views: 54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iki kia kiak on May 25, 2023 at 11:36am

盧桂霞:會館出版刊物意義深遠

目前好些宗鄉會館依然定期出版會刊。這是繁瑣的工作,但意義深遠。進入數碼化時代,有些會館與時並進,將會務活動信息都放上網,讓有興趣的會員自行觀看閱讀。這能節省印刷費,省時省力,可在第一時間知道會館的情況,尤其對較年輕的會員,這是不費吹灰之力的事。但對年紀較大、或對電腦科技不太熟悉的會員,卻是一件苦差,最後可能放棄不看了。所以會館還是會定期出版會刊或常年報告,這是會館應繼續秉持的傳統。

會刊中報道了會館的近況,如發展方向、即將舉辦的活動或剛舉辦過的活動盛況、人事的變遷等,傳遞信息,並加強聯繫。會刊也有軟性的文藝作品,讓會員認識同鄉冩作人。再者,飲水思源報道原籍的風土人情、新面貌等,可增進新知識,促進彼此間的了解。

例如安溪會館出版會訊半年刊,除刊載活動信息外,也收集個人小品,印刷後分送會員、海外鄉親及本地社團。這有助於聯繫感情,互通有無。再如福州會館印刷《三山季刊》,刊載福州的風俗文化、曆史傳統、方言趣談等。海南陳氏公會出版《椰韻》,除介紹海南民謠、海南書畫家外,也收集鄉賢奮鬥的成功故事,這可讓會員了解會館的發展史,也對後人有諸多的鼓勵。

再如晉江會館在刊物信息中,刊載三代同堂慶中秋的盛況,讓老中青三代人同樂,進而呼籲秉承先賢拼搏、謙恭的精神,群策群力,爲會館和國家社會的和諧貢獻力量。永春會館的刊物登載執委會就職典禮、報道宗鄉活動與世界局勢。李氏總會有《李緣》、岡州會館、花縣會館、海南陳氏公會等等,都定期出版會訊。

從長遠來説,這些會訊刊物是公會不朽的資産,可以長久流傳,讓對會務髮展有興趣的會員慢慢閱讀,而作爲公會新的領導班子,更應該翻閱過往的曆史、活動記錄,以繼往開來,大家從長計議,在未來能有新的一番作爲。相反地,如果是數碼化的資料,未必能達到同樣的效果。

其次,年長的領導人也許對電腦科技的使用不是很熟練,或對科技有抗拒的心理,即使想多了解會務情況,也因力不從心,學習速度慢而放棄。這樣説來,數碼化比不上印刷的刊物來得務實和親切了。

出版會訊從收集、挑選資料、撰文,到排版、校對、修訂、送往印刷,最後分派、寄到會員家中及有關社團,甚至海外同鄉會,這都得花費時間和精力,但意義深遠,值得延續。(2023年5月23日新加坡聯合早報)

延續閱讀:

洪祖秋: 地方誌與史實的留存

地方志

社會史視野下的地方志利用與研究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