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倫·德肖微茨《最好的辯護·深喉案》(6)“我好奇(黃色)”案

我知道我一聽到這件案子就會決定接受委托。我最感興趣的法律領域有兩個:一是憲法第一修正案,二是陰謀罪。這個案子用一種極有趣的案情把這兩個法律問題都包括進去。

斯特賴克告訴我,他來找我的原因是他聽說我在為“我好奇”(黃色)一片辯護中勝訴。那部瑞典影片是在美國第一部進行商業放映的露骨描寫性活動的影片。


2 “
我好奇(黃色)


“你這案子與‘我好奇’(I Am Curious)案不一樣,”我對雷姆斯說,“我認為我們不應該用打那場官司的方法來打這場官司。”我解釋道,在“我好奇”一案里,我們的論點是,在成人電影院緊閉的大門後面放映什麼電影,不屬於政府或法院的管轄範圍之內,即只要不讓兒童入內,只要傷害性的材料不在電影院外面展示,進不進電影院、看什麼樣的電影,完全由成年觀眾自主決定。我堅決主張,現在還是這麼認為,這才是正確的憲法原則。憲法第一修正案規定,議會“不能立法……對言論自由的權利進行剝奪刪減”。可最高法院曾裁定,法院認定是黃色淫穢的書籍和影片,不在第一修正案保護之列。這就要求法院審看每一部電影以決定該影片中描寫的性活動,是否出了格而具有黃色淫穢性質,或者該片有足夠的文學價值,這種價值壓倒了它的傷害性。這一審查過程使法院成為對個人的道德觀念和趣味,進行檢查的書報電影審查機構。

對黃色淫穢物品來說,從來就不可能有一個客觀的標準,是否黃色淫穢全看觀看者怎麼看待,或如道格拉斯大法官有一次譏諷的,“就依觀看者兩條大腿根之間的反應而論。”對這個人來說是黃色淫穢,對另一個來說可能是藝術,對其他人來說則又可能是瞎胡鬧。


前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波特·斯圖爾特曾經承認,他無法具體寫出何為黃色淫穢物品,可是他敢肯定“我看見了就知道是不是。”可是其他自稱知道如何分辨的法官們又各持己見。每位法官都對黃色淫穢物品的定義有個人的看法,而這些看法又很少寫入正式法庭裁定中去。拜倫·懷特大法官的書記員們稱,他們的上司在決定一部電影是否屬於黃色淫穢時,依靠片中描繪性交的程度而定。


他們把這些稱作“勃起的角度”規則。布倫南大法官的書記員們則把他的標準稱為“軟家夥”規則,即只要不是完全勃起就不算黃色淫穢。已故首席大法官厄爾·華倫以前認為描繪“正常的”性活動,不管是多麼露骨,都受到憲法的保護,可是對“不正常”性活動,哪怕只是一種暗示,也會使他勃然大怒。“我女兒是否會感到受了傷害”就是他的個人標準。

已故大法官雨果·布萊克認為骯髒下流的電影,絕對應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護,可髒話下流話,如“操你媽的征兵”,卻不受保護。另一方面,約翰·保羅·史蒂文森大法官卻認為,髒話下流話比骯髒下流的電影理應受到更多的保護。每一位大法官都有他自己的標準,他們對憲法原則和判例法的解釋,都或多或少地反映了個人趣味、頭腦里的框框限制,及各人不同出身背景的影響。

是否屬於黃色淫穢物品的最低限度是,當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里有5位認為它是屬於此類物品之時。這種現實貶低了最高法院作為憲法第一修正案的保護者的身份,使大法官們有權置個人的趣味於國家利害之上。它並沒能給電影制片廠、演員和其他從事這類工作的人以具體指導,他們的作品介乎受保護的言論和不允許的黃色淫穢物品之間,使他們處於岌岌可危的地步。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