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姥姥回來了。她趕緊迎出來,問她,她好看不好看。王姥姥大笑說:

“這不是老妖精出現麼!”

“難看麼?”

“難看倒不難看,可是我得找一個五六十歲的人來配你。哪兒找去?就是有老頭兒,多半也是要大姑娘的。我勸你死心吧,你就是到下處去,也沒人要。”

她很失望地又回到屋里來,兩行熱淚直滾出來,滴在炕席上不久就凝結了,沒廉恥的事情,若不是為饑寒所迫,誰願意干呢?若不是年紀大一點,她自然也會做那生殖機能的買賣。

她披著那件破大氅,躺在炕上,左思右想,總得不著一個解決的方法。夜長夢短,她只睜著眼睛等天亮。

二十九那天早晨,她也沒吃什麼,把她丈夫留下的那頂破皮帽戴上,又穿上那件大氅,乍一看來,可像一個中年男子。她對王姥姥說:“無論如何,我今天總得想個法子得一點錢來還你。我還有一兩件東西可以當當,出去一下就回來。”王姥姥也沒盤問她要當的是什麼東西,就滿口答應了她。

她到大街上一間當鋪去,問夥計說:“我有一件軍裝,您櫃上當不當呀?”

“什麼軍裝?”

“新式的小手槍。”她說時從口袋里掏出那把手槍來。掌櫃的看見她掏槍,嚇得趕緊往櫃下躲。她說:“別怕,我是一個女人,這是我丈夫留下的,明天是年初一,我又等錢使,您就當周全我,當幾塊錢使使吧。 ”

夥計和掌櫃的看她並不像強盜,接過手槍來看看。他們在鐵檻里唧唧咕咕地商議了一會。最后由掌櫃的把槍交回她,說:“這東西櫃上可不敢當。現在四城的軍警查得嚴,萬一教他們知道了,我們還要擔干系。你拿回去吧。你拿著這個,可得小心。”掌櫃的是個好人,才肯這樣地告訴她,不然他早已按警鈴叫巡警了。無論她怎樣求,這買賣櫃上總不敢做,她沒奈何只得垂著頭出來。幸而她旁邊沒有暗探和別人,所以沒有人注意。

她從一條街走過一條街,進過好幾家當鋪也沒有當成。她也有一點害怕了。一件危險的軍器藏在口袋里,當又當不出去,萬一給人知道,可了不得。但是沒錢,怎好意思回到介紹所去見王姥姥呢?她一面走一面想,最后決心一說,不如先回家再說吧。她的村莊只離西直門四十里地,走路半天就可以到。她到西四牌樓,還進過一家當鋪,還是當不出去,不由得帶著失望出了西直門。

她走到高亮橋上,站了一會。在北京,人都知道有兩道橋是窮人的去路,犯法的到天橋去,活膩了的到高亮橋來。那時正午剛過,天本來就陰暗,間中又飄了些雪花,橋底水都凍了。在河當中,流水隱約地在薄冰底下流著。她想著,不站了吧,還是往前走好些。她有了主意,因為她想起那十二年未見面的大妞兒現在已到出門的時候了,不如回家替她找個主兒,一來得些財禮,二來也省得累贅。一身無掛礙,要往前走也方便些。自她丈夫被調到鄭州以后,兩年來就沒有信寄回鄉下。家里的光景如何?女兒的前程怎樣?她自都不曉得。可是她自打定了回家嫁女兒的主意以后,好像前途上又為她露出一點光明,她於是帶著希望在向著家鄉的一條小路走著。

雪下大了。荒涼的小道上,只有她低著頭慢慢地走,心里想著她的計劃。迎面來了一個青年婦人,好像是趕進城買年貨的。她戴著一頂寶藍色的帽子,帽上還安上一片孔雀翎;穿上一件桃色的長棉袍;腳底下穿著時式的紅繡鞋。這青年婦女從她身邊閃過去,招得她回頭直望著她。她心里想,多麼漂亮的衣服呢,若是她的大妞兒有這樣一套衣服,那就是她的嫁妝了。然而她哪里有錢去買這樣時樣的衣服呢?她心里自己問著,眼睛直盯在那女人的身上。那女人已經離開她四五十步遠近,再拐一個彎就要看不見了。她看四圍一個人也沒有,想著不如搶了她的,帶回家給大妞兒做頭面。這個念頭一起來,使她不由回頭追上前去,用粗厲的聲音喝著:“大姑娘,站住,你那件衣服借我使使吧。”那女人回頭看見她手里拿著槍,恍惚是個軍人,早已害怕得話都說不出來,想要跑,腿又不聽使,她只得站住,問:“你要什麼?”

“我什麼都不要。快把衣服、帽子、鞋,都脫下來。身上有錢都得交出來,手鐲、戒指、耳環都得交我。不然,我就打死你。快快,你若是嚷出來,我可不饒你。”

那女人看見四圍一個人也沒有,嚷出來又怕那強盜真個把她打死,不得已便照她所要求的一樣一樣交出來。她把衣服和財物一起卷起來,取下大氅的腰帶束上,往北飛跑。

那女人所有的一切東西都給剝光了,身上只剩下一套單衣褲。她坐在樹根上直打哆嗦,差不多過了二十分鐘才有一個騎驢的人從那道上經過。女人見有人來,這才嚷救命。驢兒停止了。那人下驢,看見她穿著一身單衣褲。問明因由,便仗著義氣說:“大嫂,你別傷心,我替你去把東西追回來。”他把自己披著的老羊皮筒脫下來扔給她,“你先披著這個吧,我騎著驢去追她,一會兒就回來。那兔強盜一定走得不很遠,我一會就回來,你放心吧。”他說著,鞭著小驢便往前跑。

她已經過了大鐘寺,氣喘喘地冒著雪在小道上竄。后面有人追來,直嚷:“站住,站住。”她回頭看看,理會是來追她的人,心里想著不得了,非與他拼命不可。她於是拿出小手槍來,指著他說:“別來,看我打死你。 ”她實在也不曉得要怎辦,姑且把槍比方著。驢上的人本來是趕腳的,他的年紀才二十一二歲,血氣正強,看見她拿出槍來,一點也不害怕,反說:“瞧你,我沒見過這麼小的槍。你是從市場里的玩意鋪買來瞎蒙人,我才不怕哪。你快把人家的東西交給我吧,不然,我就把你捆上,送司令部,槍斃你。”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