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i Lan Fa's Blog – July 2017 Archive (53)

不想知道是否有真相——佳話中的詩人

方娥真,本名廖湮,1954年出生於馬來西亞。中學時開始在馬來西亞詩壇嶄露頭角,17歲時參加溫瑞安負責的“綠洲詩社”,並任分支“綠林分社”區負責人。1973年兩人攜手創辦“天狼星詩社”,下設10個分社,除寫詩之外,習文練武,開設武館,發展空手道會員,在馬來西亞頗具影響。1974年,天狼星詩社主干人物聯袂赴臺灣留學,並在臺灣創辦了規模宏大的“神州詩社”。由於組織發展迅速,會員遍布臺灣、香港、新馬等地,引起臺灣當局註意,在1980年出動軍警以“涉嫌叛亂”、“為匪宣傳”的罪名查抄神州詩社,並將方娥真、溫瑞安逮捕。公開的罪行是“偷看國內風光錄像帶,偷唱大陸歌曲,偷閱毛澤東著作”等。後經文化界知名人士高信疆、余光中、金庸等力保,臺灣當局將二人驅逐出境,身無一物流落香港,多年後獲準歸臺。…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51pm — No Comments

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12)

當年丁浣溪在李燃懷中病了,如今丁浣溪也像那時一樣,冷熱交煎的病倒了。

她曾告訴李燃,以前她第一次在“小千世居”的洞房里乍見他時,她興奮得手心發冷,一張臉卻在發燒,就因為這樣冷熱交煎,所以病了。

李燃把丁浣溪安頓在床上時,她在被中伸出手握一握李燃的手,道:“以後你重出江湖一定很有作為的,你一定要重出江湖,好嗎?”

李燃叫她專心養好病再講話,他怕她累,勸她先睡一睡。

“我到外面采一些草藥來替你醫病。”他告訴丁浣溪。

李燃等丁浣溪睡著後,他悄悄到外面去找草藥。…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47pm — No Comments

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11)

李燃年少時在“功虧一簣”中見識到唐香扇的“飛花擷葉”,從那時起,他從未停止過想著怎樣破解那比他自己武功高出很多的“飛花擷葉”。

十年當中,他腦中懷劍,心中懷劍,唯手中無劍而已。

李燃在心中練了十年劍,他一面也在腦中摸索水牢的出路。終於,在一個晚上,他練的心劍使他順利脫離水牢的囚禁。他找到水牢的出路,闖出每道關卡和森嚴的防守,他離開了與世隔絕的水牢。

李燃單獨去找蕭卓然,此時蕭卓然已經查出唐香扇才是殺他女兒的兇手,但唐香扇的勢力已經壯大到連蕭卓然也無法對付了。

李燃漏夜上眠山的“小千世居”殺唐香扇。…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47pm — No Comments

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10)

丁浣溪盡量使心情平靜下來,笑著說:“我想活得好好的,不要讓你再見我時看到我憔悴。你現在風塵仆面回來,我想你在外面替我受苦受難,我更喜歡你現在這個樣子了。”

她伸手撫撫他的臉,道:“你也要告訴我這些年來你怎麽過。”

李燃道:“還是你先說。”

丁浣溪輕輕道:“我告了你之後,他們,就是我們新婚那夜把我接走的那兩男一女,他們又把我走,後來我才知道,他們帶我回‘小千世居’,原來他們的主人是唐香扇。”

丁浣溪緩一緩氣後,繼續告訴李燃:“我向唐香扇道謝,他說,要感謝薛公,薛公就是薛南山,他說救我的是薛南山的主意,因為我曾經是他的兒媳婦,我有事,他不能袖手旁觀."…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46pm — No Comments

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9)

他見到紙窗上有人影,他看見一個人的側影。

那側影好靜好靜,像有無限心事。

那側影真的是丁浣溪的側影。

李燃仍覺他在做夢,他夢魂牽縈的人影竟然真的在紙窗上浮現,他整顆心就像昔年他要掉進陷阱去救丁浣溪一般,他心中喚了一聲她的名字,立即飛身掠入小樓。

李燃一掠入小樓,就看到唐香扇。

唐香扇橫在小樓門口,白發紅臉,長髯垂胸,。李燃從唐香扇的肩後見到丁浣溪的臉。

一張變了色的臉。…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44pm — No Comments

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8)

 “是什麽辦法?”

這人道:“你去向蕭卓然告狀,說你親眼見到李燃殺蕭玉潔。”

“可是我沒有親眼見過他殺人……”丁浣溪叫起來。

“你唯有告李燃,蕭卓然才會放過你。”這人道,“丁姑娘,李公子犯罪的事已經成為定局,如果你不告他,你和他都會有罪,他也不會因為你受罪而減輕罪名。我想,李公子他也不願意你和他一起受罪,,即使你願意和他一起受罪,你也救不了他。”

“我根本沒有殺蕭玉潔,蕭卓然怎麽會說我殺人?”

“以蕭卓然的力量,他隨時可以使十個無辜的丁浣溪變成殺人犯。”這人道。…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43pm — No Comments

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7)

丁浣溪無法再心平靜氣的細細想,她耳中聽到中年文士又道:“‘浣花洗劍樓’上下已空無一人,丁姑娘再不跟我們離開,恐怕就會有危險。”

丁浣溪問起他們的姓名,中年文士道:“我們只是奉命來接姑娘。”

“你們奉誰的命來接我?”

“丁姑娘到了之後自然會知道。”

“為什麽李公子自己不來接我?”

“丁姑娘到了之後自然會知道。”

無“丁姑娘到了之後自然會知道。”…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43pm — No Comments

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6)

 “我自己答應嫁給你就行了。”她說。

李燃常央求丁浣溪跳舞給他看,她總是說:“我練得還不夠好,等我練得很好時才跳給你看。”

在成婚之前,李燃告訴丁浣溪一些話,她聽著他那些話的時候,哭了幾次,經過李燃一番慰解,她才釋懷。

 

5 龍鳳杯摔碎了

 

紅燭高燒。

丁浣溪在洞房中等李燃送客後回來。…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42pm — No Comments

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5)

丁浣溪找了半天,始終不清楚她的家究竟在哪里。

“怎麽辦呢?我找不到我的家了。”她擔憂的註視著李燃。

“不用怕,我們慢慢找。”李燃安慰她。

李燃問丁浣溪,她的家是在哪一個省?哪一個縣?哪一個鄉?哪一個鎮?哪一條街?

丁浣溪道:“我只知道我的家離‘小千世居’很遠很遠。”

“你從家里坐轎子到‘小千世居’,總共要走幾天路程?”…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42pm — No Comments

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4)

李燃不忍驚擾她,他決定找一家客棧暫時落腳。

李燃不放心和新娘分房睡,他決定和新娘同住一間房,以便隨時看守她。

但他轉念一想,還是租下兩個房間。

這新娘子雲英未嫁,李燃不希望讓外人見到他們同處一室。如果讓人看到他們孤男寡女同處一室,他怕會破壞她的清白。

在“小千世居”一晚磨難下來,新娘在客棧中昏迷了一整夜。她在昏迷中有時又哭又叫,李燃想到她可能從馬夫和柴夫那兒受到驚嚇,他一直守在她身旁,他沒有回他租的另一間房。

他想起昨晚,要不是新娘抱了紙紮新郎出來擋,他自己還真接不了老人飛花擷葉的招式。…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40pm — No Comments

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3)

馬夫和柴夫赤著上身,李燃聽到兩人的淫笑聲。

新娘子胸前的衣襟被撕破了,新娘子哭叫著掙紮。

李燃顧著要搶救新娘子,他的心中似燒了一盆憤怒的火。他劍上的艷光也像火一樣在電光石火間刺出去。

他因為一心惦著新娘子的安危,反而沒有被老人那美如夢境的暗器所迷眩。

那一群螢火般的暗器被他紅艷似火的劍光迫得四散飛揚,有一只螢火蟲掉在曠地邊緣的花架下,花架下的泥土轟炸了開來。

螢火還沒散完,李燃已連人帶劍穿竄過螢火,掠向新娘子。…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40pm — No Comments

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2)

如果新娘子並不想離開“小千世居”,那倒是自己一廂情願在為她抱不平了。若她不願意離開,自己這樣挾持她走,那豈不變成了強人所難。

李燃在轉念間亮起火折子,隔空點燃適才熄滅了的燭火。

紅燭高照,李燃如同置身在良辰美景的花燭洞房里。

在燭亮的一刻,李燃瞥見新娘子露出驚喜的神情,她那神情像是見到熟悉的人一樣。只見她雙頰酡紅、嫣然一笑,這一笑,笑柔了燭火,笑亮了洞房。

她忽然輕輕對他說:“怎會是你?”

她仿佛在向一個認識已久的熟人說話。…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39pm — No Comments

方娥真·桃色時光

生長在熱帶,沒見過真正的桃子,桃子的歷史,始於日曆彩頁紙上。母親養成我撕日曆的習慣,撕一張印有桃子的日曆彩頁等於吃了一粒從未見過的桃子。那粒桃子啊,百般滋味,千般想像,全是柏拉圖式的。

撕下日曆第一張彩色封頁後,新的一年就來臨了。新的一年,在日曆頁上,鮮紅色的數字,一月一日,雖不是農歷新年,但離農歷新年不遠。而我每年都在一月一日里等待農曆新年,每年都以為新年比舊年好,比舊年新,就是源於兒時溫馨的撕日曆印象。…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30pm — No Comments

溫瑞安·入凡塵十二年的方娥真(下)

有段時間,我跟幾位詩社的負責人出門遠行,吩咐在社里留守的家人要好好把握時間做點事,誰知道回來的時候,社里的人,統統都出外吃心心玉米冰和喝豆漿水去了。待他們回來,黑壓壓的一群人,多出了十來個,一問之下,才知道是娥真領的頭,一時也不好意思發作。旁人見娥真“大鑊”,都伸舌頭,躡腳尖各自散去了。這多出來的十幾個人,全是我不在的時候,因受娥真的“教化”,加入社里來。方娥真有空也教教他們寫作、唱歌、讀書,但主要的時間,並非勉勵有加,而是跟他們去吃喝玩樂,互吐心曲,結果,這十幾個人,日後成了詩社中堅,比那些什麽悲歌慷慨的人士還要投入。這點可不能不服了娥真,要不是有她,詩社的人可能早跑光了,我發脾氣時,她就去請人諒解我。不過,我也有一些個好處,譬如對娥真,我不但能容下,而且讓她能任性盡情無礙地發揮,她也承認,沒有人像我給她那般信重自如。…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30pm — No Comments

溫瑞安·入凡塵十二年的方娥真(上)

臺灣的詩人學者,現任香港大學中文系系主任余光中在評析她的詩時說:“她是繆思最鐘愛的幼女。”名小說家朱西寧在談到她的散文時說:“她日常生活里的敏思,一滴清露,一粒河砂,在她皆是山川日月,人世無限……她的文章好,根子里自是成於天趣者更多。”中央研究院美國文化研究所所長朱炎則在替她的小說作序時形容:“可曾在午夜的花園深處,猝然遇到過一朵開放得震顫有致,美得教人心慌意亂的曇花?讀她的第一部長篇小說《畫天涯》,你或能領略到如許清涼的快意,動人的癡迷,生的痙攣和美的震顫。”

她是誰?方娥真是也。…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30pm — No Comments

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1)

1紙窗上的影子震住了

那紅花轎里的新娘,到底是誰家的女兒?是誰家的父母,竟忍心讓女兒嫁給一位已經死了的新郎倌?

當李燃看到那一列迎親的隊伍時,心中不禁生起疑惑。

只見吹吹打打的隊伍前面,是一匹白色的駿馬,馬上坐著一個紙紮的新郎。

紙紮新郎細眉細眼,櫻桃小嘴上胭脂一點紅,它僵硬的騎在馬上,陰森森的,有說不出的詭異。

對子馬和鼓吹手後面,是一頂八人擡的花轎。…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30pm — No Comments

方娥真·寂寞風露

很少因為沒有節目、無人陪伴、不知如何打發時間這類情形而寂寞。

對我來說,寂寞不是一天半天、一集兩集的;寂寞也許是一年兩年,一集完了又一集;寂寞也許是長期的,事業功名上的;寂寞也許是深心永不熄滅的創作烈焰。

從逆境到順境,漫長的忍耐和等待,這寂寞又何止一兩年呢。…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30pm — No Comments

方娥真·孕育才氣

珠海有一條林蔭道是種植紅棉的。有一次車過,看到兩三朵紅棉花墜落道上,我很想下車去把花朵拾回來。

好幾回都想在中途下車,但好像騰不出幾分鐘的時間,因為那是中途站,那不是我下車的地方,我似乎沒什麽理由下車,又似乎是無法從日常的責任中抽空,想隨興下車就下車。





沒下車,但從車窗望去,樹上樹下的紅棉我都忙著看。我又想著要找一天下車去拾落在道上的紅棉。…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30pm — No Comments

方娥真·日子正當少女

一提起筆,就想叫你回來。

你知道嗎,我現在很寧靜呢,一點脾氣都沒有。以前吵架時的生氣,都化成深深的內疚了。以前傷過你的,現在一齊後悔起來了,真的很對不起你的,就更想你快快回來讓我彌補。…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4:30pm — No Comments

葉尾娜·幺哥的婚事(下)

待畫掛好,客廳布置妥當,已是深夜了。我伴著媽媽,到屋前屋後作最後地巡視;廚房里,竈火已熄,各樣的食物都安放就緒。客廳里,以向大門的墻壁為中央,懸著大紅金線喜幛,下擺一桃木桌子,鋪朱紅綢布,桌子兩邊豎著尚未燃點的大紅燭,兩把酸枝太師椅四平八穩地置在喜幛的兩側。飯廳里,祖先的牌位掛著,“黃家門上歷代祖宗”幾個小字用金漆掃過,微微地閃著不耀眼的光。媽媽往太師椅一靠,眼睛卻眺著喜幛不放:

“這才有點辦喜事的樣子,我就這麽一個兒子,只娶這麽一次媳婦,馬馬虎虎的,象甚麽話?”

“大姊、二姊還不是馬馬虎虎的,大家還不是挺開心?你這次大攪起來,淩姐心里不樂意呢,幺哥也為難。”我數落著,為幺哥抱不平。…

Continue

Added by Gai Lan Fa on July 23, 2017 at 12:47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堅持深博's album was featured

For Your Eyes Only

Appreciating outstanding works from the top class photographers on internet, I found that it is meaningful to host an exhibition for these creative pieces on cloud, for the non profit-making sharing and learning of the cultural creative…
2 hours ago
馬來西亞微電影實驗室 Micro Movie Lab's album was featured
2 hours ago
卡萊爾的書包's album was featured

敘事·創意

老者說他年輕時沒機會進大學,唯有發奮自修。每天起得很早,晨跑後就先翻幾頁書再上班。下了班,隨意吃過晚飯,就躲在租來的斗室裡讀書。克萊爾的那本《過去與現在》是他常常翻閱的書籍。還發誓每年至少讀100本書,並一本一本筆記的寫。其實,讀書是他自小就沒放棄的興趣。說書後來更成了他的職業,問他所有的書都能說給人聽嗎? 他說:所有的書其實都是在說故事,只是有時你運氣好,一翻書就讀到好故事。有時,那故事你得自己去創作,原來是這樣子:故事和創意是同一路的,我決定聽老者的建議,在包包裡放一兩本書,一本筆記本,用…
2 hours ago
說好不准跳's album was featured

說好的俳句

因為網路,特別是移動網絡 生活變為碎片、斷章 但是美並沒有離開,只是跟著我們碎成雜句 躲在社群媒體說說笑話、刷刷嘴皮 拋些警句、格言、留言;隨時在風中變了塵埃微粒 將這些雜句、碎章收集起來 可縫成百家花布似的暖暖軟被 加了心跳的旋律,就是俳句 給一個一個的腳印命名
2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