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庫's Blog – January 2019 Archive (10)

袁昌英·行年四十(中)

前些時,我在某大都市路過,與她盤桓了數日數夜。第一件事她使我驚訝不置的是她對於服裝的講究,容顏的修飾,比以前更來得注意。從前的她衣飾,和她整個的人一樣,只是嚴肅整潔而已。近來她的一切都添上了嫵媚的色彩!她的住室和從前一樣舒適,可是鏡臺上總是供著一瓶異香異色的花,書案上總是擺著一盤清水養著的落英。她同人說話的時候,兩隻眼睛不息地盯住瓶里的花和盤里的落英,像佛像整個的神思都由這花與落英捧向另外一個什麼地方去了。



頭一天,我只覺得奇異。這位闊別並不多時的朋友,怎麼變得這般兩樣。我起先疑心她家庭里發生了什麼齟齬,可是細心現察之後,只見她的丈夫及兒女對她還是和從前一樣體貼,一樣溫存,即她自己的行動,除了這種失神及心不在焉的神氣以外,與從前也沒有什麼分別。原來是極幸福的家庭,現在仍然是和氣一團的生活著。那末,這失神的癥結到底是什麼呢?…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January 31, 2019 at 11:10am — No Comments

袁昌英·行年四十(上)

四十大約是人生過程中最大的一個關鍵;這個關鍵的重要性及其特殊刺激性,大概是古今中外的人士同樣特別感覺著的。我國古語有,“行年四十而後方知不足”,“四十而不惑”,“四十而無聞焉,斯亦不足畏也矣!”等說法。《水滸傳》的作者施耐庵在自序里也把四十的重要寫得轟轟烈烈,亦可說是痛哭流涕,中有“四十不成名不必再求名”,“四十不娶不必再娶”等句。就今人而論,胡適之先生過四十那年,寫了一篇洋洋數萬言的大文,紀念他所經過的一切。最近錢乙藜先生也出版一本珠玉奪目的小詩集,既不命名,也不署名,只是贈送親友,紀念他的四十生日。…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January 31, 2019 at 11:10am — No Comments

陳衡哲·運河與揚子江

揚子江與運河相遇於十字路口。

河:你從哪里來?

江:我從蜀山來。

河:聽說蜀山險峻,峭巖如壁,尖石如刀,你是怎樣來的?

江:我是把他們鑿穿了,打平了,奮鬥著下來的。

河:哈哈!

江:你笑什麼?…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January 28, 2019 at 9:25pm — No Comments

陳衡哲·再遊北戴河(2)

北戴河的海濱是東西行的一長條沙灘,海水差不多在他的正南,所以那里的區域,也就可以粗分為東中西的三部。

東部是以東山為大本營的。住在那里的人。大抵是教會派,知識也不太新,也不太舊,也不太高,也不太低。他們生活的中心點是家庭,常常是太太們帶著孩子在那里住過全夏,而先生們不過偶然去住住而已。他們中間十分之九是外國人,尤以美國人為最多,其中約占十分之一的中國人,也以協和醫院及教會派的為多。他們大概是年年來的,彼此都很認識,但對於外來的人,也能十分友善。我在那里遊水的時候,常在水中遇見許多熟人,又常被人介紹,在水中和不認識的人拉手,說,"很高興認識了你!"但實際上何能認識?一個人在水中的形狀與表情,和他在陸地上時是很不同的。…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January 28, 2019 at 9:24pm — No Comments

陳衡哲·再遊北戴河(1)

提到北戴河,我們一定要聯想到兩件事,其一是洋化,其二是時髦。我不幸是一個出過大洋不曾洗掉泥土氣的人,又不幸是一個最體於趨時,最不會傳摩登的人。故我到北戴河去—不僅是去,而且是去時心躍躍,回時心戀戀的—當然另有一道理。

千般運動,萬般武藝,於我是都無緣的,雖然這是我生平的一件愧事。想起來,我幼小時也學過騎馬,少年時也學過溜冰,打過網球,騎過自行車,但他們於我似乎都沒有緣。一件一件的碰到我,又一件一件的悄悄走開去,在我的意志上從不曾留下一點點的痕跡,在我的情感上也不曾留下一點點的依戀和惆悵。卻不料在這樣一個沒出息的人身上,遊泳的神反而找到了一個忠愛的門徒。當我躍身入水的時候,真如渴者得飲,有說不出的愉快。遊泳之後,再把身子四平八穩的放在水面,全身的肌肉便會鬆弛起來,而腦筋也就立刻得到了比睡眠更為安逸的休息。但聞呼呼的波浪聲在耳畔來去,但覺身如羽毛,隨波上下,心神飄逸,四大皆空。…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January 28, 2019 at 9:23pm — No Comments

楊玨·山西陽城皇城村:多條腿走路 多元化發展

12月5日一大早,伴著凜冽的寒風,山西晉城市陽城縣飄起雪花,這是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嚴寒中,皇城村村民張錦文裹著棉衣出了家門,她要盡快把門前積雪清掃乾淨,迎接遊客入住。

皇城村位於太行山南麓沁河岸畔,因清朝一代名相陳廷敬的故居“皇城相府”而得名。電視劇《一代名相陳廷敬》的熱播,讓皇城相府火了起來。村裏推出的《再回相府》夜遊項目,讓皇城相府成為“網紅打卡”的旅遊勝地。…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January 19, 2019 at 5:00pm — No Comments

雷殿生·徒步中國

2001年10月30日,我走出可可西里,翻越昆侖山,進入柴達木盆地。這裏人煙稀少,自然環境極為惡劣。走了幾天,也沒有見到一個人影。

已經好幾天沒吃東西,水也喝光了,我只能在戈壁灘找一些螞蟻來解渴、充饑。在野外,如果抓到螞蟻,你只要用舌頭舔一舔它的屁股,它就會在瞬間釋放出一種叫蟻酸的物質,這種物質能刺激人的腮腺產生口水,從而達到解渴的目的。等抓到幾十隻的時候,把它們一起放進嘴裏吃掉,既解渴又能充饑。…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January 19, 2019 at 11:15am — No Comments

紅了·兩極徒步

我拖著雪橇車,以每小時3公里的速度徒步穿行於極端嚴寒、荒無人煙的“白色沙漠”。

這是我在南極徒步的第56天,海拔3000米偏高,走起來有點氣喘。地平線完全沒有起伏,天是湛藍的,嚴絲合縫地扣在地面上。太陽懸掛在天空45°角的位置,在頭頂轉一圈就是一天。呼出的熱氣鑽進雪鏡,結了一層薄霜,眼前的世界漸漸變成了模糊一片,只看到前面有一個蠕動的小黑點,那是我的同伴。徒步過程中,我每天都跟隨著這個黑點。這是一個被完全隔絕的世界,純凈,孤獨,除了呼呼的風聲什麽都聽不到,最近的人類文明也在四五千公里以外。



兩極徒步…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January 13, 2019 at 8:13am — No Comments

王安寧·青島記行

四五十年前分別的戰友,一日忽然聯系上了,那種激動心情是局外人無法理解的。戰友們說,接到我們要去的消息,整整一個晚上都沒有睡著覺,滿腦子都是幾十年前部隊生活的往事。我和戰友楊軍在膠東半島跑了壽光和平度兩個地方,戰友們的盛情叫人幾乎喘不過氣來,都想把自己心掏出來,不去那家吃飯都不行。原來都在一個鍋裏吃飯,一個屋裏睡覺,一起摸爬滾打,大家不是親兄弟,卻勝似親兄弟。誰都清楚,對於已是古稀之年的我們,輕言再見已屬奢侈。坐在一起,道不盡的往事,訴不完的別情。



山東青島靈珠山山頂拍攝的霧凇。(人民網)…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January 8, 2019 at 11:47pm — No Comments

鯨魚諾亞 ·晚安萊登

不知不覺,夜幕竟已低垂。矗立著的街燈紛紛亮起,燈火映在河上,波光粼粼。



入夜的萊登(德语:Lähden),是極盡精緻的。她幾乎沒有任何一個角落讓人覺得含糊。 萊登的美,像是一個恬靜的女人。沒有魅惑的眼神、沒有致命的笑顏。但奇怪的是,在這裡待得越久,卻越喜歡她。…



Continue

Added by 旅遊 庫 on January 7, 2019 at 12:49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