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崗〈西湖:旅遊者符號〉(1)

提要:旅遊者符號實踐概念的提出,旨在進一步凸顯旅遊者在旅遊吸引物符號建構中的主體性。本文以杭州西湖的“西子”詩詞為例,初步探討了旅遊者符號實踐概念的基本內涵、理論支撐與研究價值。旅遊者符號實踐並不是對已有符號記憶的被動接受,而是借助旅遊者的親身體驗,不斷將其運用到旅遊實踐中去加以檢驗、深化和再創造的動態演進過程。


符號學
理論、實踐理論和(身體)現象學理論,構成了旅遊者符號實踐研究的三大理論支撐。符號實踐是旅遊者符號體驗過程中主觀與客觀、過去與現在、已知與可能、我者與他者、代表物與對象等諸多二元關係的中間環節和關鍵樞紐,既關係到旅遊者的符號體驗質量,也與旅遊目的地可持續發展息息相關,因而具有一定的研究價值。 


2011 年,杭州西湖作為我國迄今為止唯一一例“關聯
性文化景觀(Associative cultural Landscape) ”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根據聯合國科教文組織《實施世界遺產公約操作指南》,關聯性文化景觀“以與自然因素、強烈的宗教、藝術或文化相聯系為特征,而不是以文化物證為特征”[1]

與其它類型文化景觀相比,關聯性文化景觀被天然地賦予了更多的文化敘事,文化內涵也更加豐富。詩詞是杭州西湖文化敘事中的一種重要形式。宋代大文豪蘇軾《飲湖上初晴後雨》詩中“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的著名詩句,將杭州西湖之美與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西施聯系了起來。從此,杭州西湖也有了“西子湖”的美譽,“西子”也成了杭州西湖的重要品牌符號。

杭州西湖的美女形象並非源於蘇軾。關於杭州西湖的眾多文化敘事中,贊揚其東方女性美的特質,一直是一個重要主題。早在蘇軾之前,唐代著名詩人白居易就已經用“青羅裙帶展新蒲”、“草綠裙腰一道斜”等美麗女性的形象形容杭州西湖。

同樣,杭州西湖的“西子”符號建構也並
非止於蘇軾。蘇軾賦予杭州西湖以“西子”符號之後,武衍、盧炳、陸遊、董嗣杲、劉過、張岱等著名詩詞人一次又一次地將杭州西湖與“西子”之間的聯系推向深入[2]。正是諸多文人墨客對杭州西湖“西子”符號的持續檢驗、深化和再創造,才使得該符號能夠不斷的吸收新的元素,內涵日益豐富。

旅遊者符號實踐是指借助親身體驗,旅遊者不斷將其關於旅遊吸引物的符號記憶,運用到旅遊實踐中去加以檢驗、深化和再創造的動態演進過程。正是通過旅遊者符號實踐,包括杭州西湖“西子”符號在內的不同類型旅遊,吸引物符號才能夠得到持續的傳承和創新。

然而,通過對旅
遊符號學研究歷程的回顧,可以發現學術界尚未對旅遊者符號實踐研究加以特別關注。鑒於此,本文以杭州西湖的“西子”詩詞為例,在梳理相關研究的基礎上,對旅遊者符號實踐的基本內涵、理論支撐與研究價值進行探討。


1 研究綜述


符號學已經成為旅遊研究的重要理論視角。麥肯奈爾
(Mac Cannell) 較早將符號學理論運用到旅遊研究中,認為旅遊吸引物符號的能指為標誌(marker,即關於景物的信息),所指為景物(sight),並特別強調了旅遊活動中標誌體驗的重要性[3]

受麥肯奈爾經典研究的影響,傳統旅遊符
號學研究較多地,圍繞“標誌”符號的生產、傳播和體驗展開。早期的相關研究學術界已有較為完整的評述[4-6],這里不再贅述。由於互聯網日益成為影響旅遊想象和旅遊者實踐的重要媒介,學者們開始關注旅遊“標誌”符號的網絡傳播模式、內涵與效果等方面[7-10]

[1] WHC. Operational Guidelines for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World Heritage Convention[EB/OL]. (2013- 07- 01) [2015- 01- 07]. http://whc.unesco.org/archive/opguide13-en.pdf.

[2] 吳晶.西湖詩詞 [M]. 杭州: 杭州出版社, 2005: 11-18.

原題〈旅遊者符號實踐初探——以杭州西湖“西子”詩詞為例〉

(本文作者陳崗單位:杭州師範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杭州311121)

原載 2015 年第5 期總第145 期人文地理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