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rétique's Blog (269)

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3)

宗二爺的小妞子露臉了,只見它身形俏麗,顏色發黃,遍體油光閃亮。尖尖的嘴兒輕輕地梳理了幾下羽毛,歪著頭兒機靈地瞅了主人片刻,便渾身一抖,跳上鳥架,歡快地叫了起來。 

幾位鳥家也不敢怠慢,紛紛揭開鳥籠套,露出自己的寵物兒來 

百靈子是一種好勝心極強的鳥兒,幾隻鳥在一起就要開口比賽,而且絕不輕易服輸。宗二爺的小妞子開口一唱,幾位鳥家的百靈子也放聲大叫起來。一剎那小樹林裡眾鳥爭鳴,競比高低,啼聲不斷,互不相讓。

 …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November 28, 2019 at 5:35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2)

後面的「據說」就更神了。說的是宗二爺久積陰德,而兒子更是孝感動天,一次出差路過張家口,竟意外得著這隻百靈子。宗二爺初見這鳥兒,還神神叨叨地直犯迷糊。可不到片刻工夫,便六神歸位,顯得格外清爽起來。又過了幾天,宗二爺就端著鳥籠子在老城根公園出現了,病歪歪地還透出股子灑脫勁兒。 

可這一灑脫兩灑脫不要緊,宗二爺竟身體復原真得變灑脫了。不到三個月就變成了地道的愛鳥者、真正的鳥行家。就是有人為他打抱不平,他也總是一擺手兒,說:

 

「得了!還提那個幹什麼?夢,就像作了一場夢!您聽我這小妞子叫幾口不?地道的音兒,打涼敗心火!嘿嘿……」…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November 28, 2019 at 5:35pm — No Comments

馮苓植《虯龍爪—鳥如其主》(1)

1

早上,座鐘剛打過六點,宗二爺已經輕佻門簾,托著鳥籠子,瀟灑地跨出屋門口。五十多歲了,瞧那身板兒,哪像個大難不死的人兒。

街坊鄰居都對宗二爺的鳥兒,抱著一種特殊尊敬的感情。 

可不是嘛!要不是兒子孝敬,給他搞回這隻鳥兒,宗二爺能從醫院歸來心不浮、氣不躁,平平安安地活到今天嗎?

 

既然鳥兒有這麼大的能耐,這裡就先得講講鳥兒。…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November 28, 2019 at 5:34pm — No Comments

(美國)馬克·斯特蘭德:狗的日子

葛洛佛·巴列特和他的妻子翠西躺在他們那張特大號的床上,蓋著填滿絨毛的淺藍色棉被。他們瞪著天鵝絨般溢著芳香的黑暗。後來,葛洛佛翻了個身,看著他的妻子,她金色的頭髮環繞在臉旁,使得臉孔看起來小了些。她的唇微微張開著,他想告訴她一些事情,但他想說的事是那麽駭人,以致他有點猶豫。這件事藏在他心中很久了,現在他覺得必須說出來,不管冒什麽險。

“親愛的,”他說:“我想告訴你一些事情。”

翠西憂郁地瞪大雙眼。

“葛洛佛,拜托,如果是會讓我生氣的事,我寧可不聽……”

“我只想說,在我遇見你之前,我不是這個樣子。”…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June 1, 2019 at 11:09am — No Comments

(美國)羅素·愛迪生:晚餐時間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June 1, 2019 at 9:40am — No Comments

(美國)亨特·米勒:飛行員的抉擇(下)

頭兩個浪很小,然後布萊第看到滾滾大浪正沖向他們而來,他感到一股恐怖的寒意。幾乎是直覺反應,他滑動機身直到它跟大浪平行。大浪開始從機身下面散去,布萊第轉動機身直到機首突出浪頭,機身也脫離洶湧的大浪。當飛機開始有了速度,騎在浪上,局面才算控制下來。機首又擡得更高一些。然後有一股相反方向的急流沖向大浪,飛機就被拋進空中。它重量地掛在水面有好一會兒,直到布萊第把機身穩下,並開始緩慢地爬向安全。在三百尺高的地方,布萊第把控制器交給泰勒。他往椅背一靠,才意識到他的腿很痛,還有他的夾克都濕透了。他發著抖強迫自己不要去想腳下那冰冷的水,還有剛才他們差點被淹死的畫面。虛弱地,他走出駕駛艙。等他檢查完生還者後,工作就算完成了——機尾,生還者中的一人正躺在鋪位上,蓋著一條毛毯。另一個人則拿起一杯咖啡湊到顫抖的嘴邊。



“謝謝,軍官,”他說:“很高興你成功了。”…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y 16, 2019 at 8:27pm — No Comments

(美國)亨特·米勒:飛行員的抉擇(上)

冒險在大海上降落是對的嗎?在兩百尺高的地方,救援機從暴風雨中顛簸地逃出,然後在洶湧的海面上平穩下來。布萊第瞥了一眼他同伴的憂慮的臉,然後想,他又要拿其他機員的命冒險了,就像以往一樣。救援小組還要過一百里以上才能到達出事地點。兩個小時前,一架往檀香山的班機墜機了。只要風向一轉變,只要救援過程出了問題,回到他們在阿第拉的基地的風險就愈高。前面,白色的浪頭不停地翻湧。一里外,另一陣暴風雨正在雲端伺機而動。五分鐘後,水淹上擋風板,雨也打在機翼和機身上。飛機沖出暴風圈,沖向距海面不到三百尺的地方。布萊第覺得有人猛拉他的飛行裝。從走廊看過去,他看到通訊室里的通訊員正對著他大叫:“收發器壞了,我們沒辦法聯絡基地。”

布萊第往下看。

“最好把它修好,我們會用到。”…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y 16, 2019 at 8:25pm — No Comments

〔美國〕戈登·傑克遜:比利的馬子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April 30, 2019 at 7:53pm — No Comments

(美國)霍桑:三山夾峙的谷地(下)

他倆的聲音是在同一間屋子的圍墻內回蕩,屋子的窗欞在微風中格格作響;鐘擺的震動,爐火的劈啪,還有灰堆上餘爐的閃爍,都如同眼前親見一般。面朝慘淡的爐火,坐著這一對老人,男的垂頭喪氣,女的嘀嘀咕咕,眼淚汪汪,兩人悲悲切切說著話。他們在談論女兒,不知她流落何處,女兒自己永遠見不得人,又使二老雙親至死也擡不起頭,而且要一直痛苦到死。他們也提到一些其他的近來發生的憾事,可是說著說著,他倆的語音似乎與秋風掃落葉的悲鳴融為一體了;當夫人擡頭時,發現自己依然跪在三山夾峙的谷地之中。

“那老兩口子正在淒慘寂寞地過日子啊!”老太婆望著夫人的臉,笑著說道。

“你也聽見他倆的聲音了嗎?”她問道,這時羞愧難當的感覺厭倒了痛苦和恐懼的心情。…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April 21, 2019 at 11:54am — No Comments

(美國)霍桑:三山夾峙的谷地(上)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April 20, 2019 at 9:15am — No Comments

〔美國〕賀爾曼·梅森: 進化論

奧撒棒球隊一直擁有一個忠實的球迷。他每次看球總是帶著一隻大猴子。一段時日以後,那隻猴子居然變成一個棒球專家了。碰到精彩的比賽,它就興奮地活蹦亂跳,頻頻鼓掌;如果球隊失常了,那畜生便吐舌頭、做鬼臉。偶然,在一次球賽中,奧撒隊的一壘手受了傷,無法繼續比賽。偏偏又找不到替補的選手。這時,竟然有人推薦那隻猴子下場。這真是一個瘋狂的建議;然而,比賽的結果更令人瘋狂——由於猴子精彩的球技使奧撒隊大勝一場。有趣的是,往後他們就靠著一壘的那隻靈長類連續打了九場勝仗。原來的一壘手早就被人拋在腦後了,當他復原要歸隊時,球隊經理在臉上擺了一塊本壘板——眼前的勝利組合不容被拆散。可憐的一壘手,雖然生氣,也只得卷起鋪蓋回老家去了。過了兩個禮拜,他忽然收到一封信,上面這麽寫著——“親愛的湯姆,請回到球隊來吧!我們需要你回來擔任一壘手的守備。猴子註:我現在是經理了。”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April 3, 2019 at 9:52pm — No Comments

(美國)凱特·喬賓:一小時的故事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6, 2019 at 7:39pm — No Comments

(美國)雷蒙德·卡弗:流行的技術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4, 2019 at 11:57am — No Comments

(美國)雷蒙德·卡弗:小偷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4, 2019 at 11:56am — No Comments

(美國)馬克·斯特蘭德:狗的日子

“你愛它嗎?”翠西問?“不,不是愛,我崇拜它。”

“不過,總有你愛的狗吧?”

“很難說狗是相愛的。”

葛洛佛說。

“你懂我的意思。”

翠西說。洛葛佛轉身平躺,看著天花板。…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February 20, 2019 at 10:09pm — No Comments

(美國)蘭斯頓·休斯:謝謝妳女士(下)

“我家一個人也沒有。”

男孩說。

“那我們一起吃好了,”女人說:“我想你是餓了——或者,剛才就一直是餓著的——才來搶我的皮包。”

“我想買一雙藍色的麂皮鞋。”

男孩說。

“好吧,你不需要搶我的皮包去買麂皮鞋,”露耶拉·貝茨·華盛頓·鐘斯太太說:“你可以要求我買給你。”…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February 20, 2019 at 8:33pm — No Comments

(美國)蘭斯頓·休斯:謝謝妳女士(上)

她是個高頭大馬的女人,背著一個大皮包,里面除了鐵錘和釘子外,什麽都有。皮包的帶子很長,掛在她的肩上。時間差不多是晚上十一點了,她獨自走著,忽然一個男孩從後面跑上來,想搶她的皮包。那帶子被男孩從背後猛然拉了一下,就斷了,而那男孩被自己和袋子加在一起的重量弄得失了平衡,不但未能如願搶走皮包,反而在路邊摔了個四腳朝天。高頭大馬的女人回過身來,準確無比地朝他穿著牛仔褲的屁股上踢了下去,然後彎下身,揪住男孩胸前的襯衫,不停搖晃他,直到他的牙齒咯咯作響。接著那女人說:“把我的皮包撿起來,小子,拿起來交給我。”

她仍然緊緊抓住他,但再彎下去一些,好讓那男孩蹲下去撿她的皮包。她說:“你不覺得可恥嗎?”胸前襯衫被緊緊扭住的男孩說:“覺得。”

女人說:“你為什麽要這麽做?”男孩說:“我不是故意的。”…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February 20, 2019 at 8:32pm — No Comments

梁宗岱·譯里爾克

嚴重的時刻



誰此刻在世界上某處哭,

無端端在世界上哭,

在哭著我。

誰此刻在世界上某處笑,

無端端在世界上笑,

在笑著我。

誰此刻在世界上某處走,

無端端在世界上走,…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January 25, 2019 at 7:40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價值觀與仁慈心

近代西方二三百年來物質科學之進步,盡人皆知。但人文科學之落後脫節,其弊已顯。譬如給小孩或狂人以利刃,固已危險,稍後又給以手槍,現在則給以原子彈,那終非闖大禍不可。此在西方知識界並非不知,無奈他們的人文科學始終趕不上,這也有其原因。在近代科學創興以前,耶穌教是西方文化的最大骨干。宗教與科學之沖突,最重要者還在它們的方法上。科學須面對事實,在事實上面去求知識,只要事實有新發現,我們的智識便該立刻追隨求調整,這是科學修養起碼的條件。但宗教精神卻恰恰相反,他們在人類之外預先安排了一位上帝,一切人類社會活動,都得推原到上帝,歸宿到上帝。盡管人事變了,宗教上的信仰和理論則仍可不變。正因此兩方面精神之絕相背馳,而西方人的人文科學,乃於無形中遭遇一絕大阻礙,使他們得不到一個自由的發展。 …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40pm — No Comments

錢穆《湖上閑思錄》無限與具足

在美學上,有無限與具足之兩型。在人生理想上也該有此兩型。西方人想像人生,常若一無限。中國人想像人生,則常見為具足。時間為生命之主要因素,請即就雙方對時間觀念之相異處作證。 …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March 1, 2018 at 7:39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