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kov's Blog – July 2018 Archive (12)

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

咖啡的溫度剛好。

那杯咖啡不用錢,因為是吃早餐附送的。

那早餐也不用錢,因為是住旅館附送的。

旅館在香港彌敦道上,旅館倒是要錢的,但旅費卻因為是順道停留,所以也不算有費用。

為什麽不算旅費呢?因為,反正從大陸回台灣是要住香港的,香港不留白不留,何況,我喜歡香港。…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July 17, 2018 at 8:08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如果容許我多宣布一天公定假日

唉!如果五月二十日在“總統”就職典禮上宣布就職的人是我,那麽本大“總統”的第一條政策就是多放一天公定假日。

也許你會說“這算哪一門子政策”?

其實這世上並不需要什麽一大張或一大本的政策,政策只要八個字就夠了,就是“諸善並作,諸惡莫行”,說得更白一點就是“好事,都要做。壞事,都不做”。至於什麽是好事,什麽是壞事,其實也不必裝糊塗,人人心知肚明。

我打算多放一天假,在我看來是屬於“好事”類。其實,也不是真放假,這一天假日是安排作強迫參觀用的。…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July 17, 2018 at 8:08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肖狗與沙虱

真實故事之一

我有個甥侄輩的小孩,算是聰明的,分在資優班。

有次眾親戚聚集,他因為剛入小學,十分興奮,便忍不住搶先發言,長輩看他機伶可愛,也都聽他,他的宏論如下:

“你們知道嗎,世界上雖然有十二生肖。可是,其實都是做個樣子的啦,真正說,大部分的人都是屬狗的。”

大家望著他發呆,不知他怎麽會發此高論。

“你怎麽會這麽想呢?”…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July 17, 2018 at 8:02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酒井先生的笑容

隆冬,北海道,盛雪。

“你不要露出興奮的樣子啦!”朋友警告我:“人家日本人為這場冰封大雪,煩都煩死了,你興奮,倒像在幸災樂禍似的。你知道上個禮拜,還有人死在車上,雪封了路,他又有心臟病。”

可是,我是終年不見雪的人,偶然見了,難免像發了橫財,忍不住就要跳要叫。

我們去了劄幌的民俗村。

“不要進去吧!”門口迎出了管理員來勸阻我們:“今天雪大啊,雪倒是鏟了,可以走,但我看是不必了。走不好,會跌一跤的。”…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July 17, 2018 at 8:01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老連欠我錢的事

——保護智慧,保護誰的智慧呀?

“老連欠我錢哩!”我對我的朋友烏子虛先生說。

“你說哪個老連?”

“就是‘行政院長’連戰呀!你以為還有哪個老連?”

“老連會欠你錢?哈!哈!哈!你別笑死人了,人家富可敵國,會欠你這個窮作家錢嗎?”

“嘿!嘿!欠就是欠,我如果說無影的就會死!”

“他到底欠你什麽錢?說來聽聽嘛!”烏子虛先生被我說得糊塗了。…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July 17, 2018 at 8:00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小蛇事件

家裏曾發生一次“小蛇事件”。

那是個周末晚上,女兒從教會回來,手裏拿著個報紙包,神色淒其。進得門來,她把報紙慢慢打開,裏面赫然包著一條血肉模糊的小蛇,看來已經僵死多時。

“你弄條死蛇回來幹嗎呀?”

“我在馬路上撿到的。”

“馬路上?馬路上怎麽會有蛇呢?”…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July 17, 2018 at 7:54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保險賠償金

就拿保險賠償金來展出吧!

我接到我的朋友可叵手寫的一篇稿子,可叵這人怪怪的,我好幾次都想不理他了,可是他成天盯著我不放,這一次,他又說了:

“拜托,稿子你拿去發表吧!稿費算你的!”

他的文稿也寫得怪怪的,情節看來又像純虛構,又像“怪誕寫實”(啊!這“怪誕寫實”其實是大有名堂的!它是前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的路數),我且把他的文章一字不改轉錄如下:…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July 17, 2018 at 7:53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六橋

——蘇東坡寫得最長最美的一句詩

這天清晨,我推窗望去,向往已久的蘇堤和六橋,與我遙遙相對。我穆然靜坐,不敢喧嘩,心中慢慢地把人類和水的因緣回想一遍:

大地,一定曾經是一項奇跡,因為它是大海裏面浮凸出來的一塊幹地。如果沒有這塊幹地,對鯊魚當然沒有影響,海豚,大概也不表反對,可是我們人類就完了,我們總不能一直遊泳而不上岸吧!

岸,對我們是重要的,我們需要一個岸,而且,甚至還希望這個岸就在我們一回頭就可以踏上去的地方(所謂“回頭是岸”嘛)!我們是陸地生物,這一點,好像已經註定了。…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July 17, 2018 at 7:53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誰說我不懂法文?

我按了收音機,在車上。那時候正當選舉,我想努力找個電台,也不須要多好的節目,只要安靜、正常,用人類的聲音說話,就行了。

不料找電台的工作竟像爬山,爬過一峰又一峰,倒黴的是老碰上窮山枯水。芳草的茵柔,樹影的清圓,都渺不可得。我在電台與電台之間攀爬顛躓,辛苦萬分。耳中只聽得每一個電台都傳來一片叫囂謾罵,聲音一家比一家高亢幹澀,令人一聞喪膽。

沒有人肯用人類的聲音來講話嗎?沒有人可以簡單直接的說出自己的意見而不帶憤怒叫囂嗎?難道大家都認為獸類的嘶吼,比人類的語言更具說服力嗎?我的手指不想再徒勞,我要逃離這聲音的萬獸場!…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July 17, 2018 at 7:51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秋光的漲幅

綠竹筍,我覺得它是台灣最有特色的好吃筍子,這話其實也沒有什麽特別根據。孟宗筍細膩芬芳,麻竹筍碩大耐嚼,桶筍幼脆別致,但夏天吃一道甘冽多汁的綠竹冰筍,真覺得人生到此,大可無求了。

然而,好吃的綠竹筍,只屬於夏日,像蟬、像荷香、像艷烈的鳳凰花。秋風一至,便枯索難尋。

但由於暑假人去了北美,等回到台北,便急著補上這夏天島嶼上的至美之味。那盛在白瓷碗中,凈如月色如素紈如清霜的綠竹筍。

我到市場上,綠竹筍六十元一斤,筍子重,又帶殼,我覺得價錢太貴。

“哎,就快沒了,”菜婦說,“要吃就要快了。”…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July 17, 2018 at 7:50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 那一鍋肉

雲很淡,風很輕,一陣香息拂面吹來。

什麽香?身為都市人,大概很難聞到什麽花香吧?我聞到的是肉香。假日無事,雖有一身稿債,卻也練就了“債多不愁”的本事。所以心中頗有余閑,可以靜靜欣賞不花錢的陽光和肉香。秋天的陽光像饜食後的花豹,冷冷的坐著。寡欲的陽光啊,不打算攫獲,不打算掠食,那安靜的沈穩如修行者的陽光。

我竟不知道肉香原來也可以如此飄逸清鮮的,想來,是某家鄰居在清燉肉湯吧?紅燒肉濃郁厚腴,是重濁派。這肉湯卻如隔岸黍稷初熟,近乎植物,是清新派。仔細聞,還加了蔥姜,是古人說的辛暖的氣味。…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July 17, 2018 at 7:49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女子層

十年前的事了。

為了去看富士山頂的高山湖泊,我先到東京落腳一夜。旅行社為我訂了一家旅店,我去櫃台報到的時候,那職員忽然問我:

“你一個人嗎?”

我說是。

“你在東京有沒有男朋友?”

我大吃一驚,怎麼這種事也在詢問之列?多禮的日本職員怎會這樣問話?而且,我也不確定他所謂的“男朋友”是什麼意思。

“我……我有朋友……那朋友是男的。”…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July 17, 2018 at 7: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