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求韵意识、韵态度。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23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July 15, 2021 at 6:25pm


《東京夢華錄序》

1從先人2宦遊3南北,崇寧4癸未5到京師6,卜居7於州西金梁橋8西夾道之南。漸次長立,正當9輦轂之下10。太平日久,人物繁阜11。垂髫12之童,但13習鼓舞;班白14之老,不識干戈。時節相次15,各有觀賞。燈宵月夕,雪際花時,乞巧16登高17,教池遊苑18。舉目則青樓畫閣,繡戶珠簾。雕車競駐於天街19,寶馬20爭馳於禦路21,金翠耀目,羅綺飄香。新聲22巧笑23於柳陌花衢24,按管調弦25於茶坊酒肆。八荒26爭湊27,萬國咸2829。集四海之珍奇,皆歸市易30;會寰區31之異味32,悉33在庖廚34。花光滿路,何限35春遊;簫鼓36喧空37,幾家夜宴。伎巧38則驚人耳目,侈奢則長人精神。瞻天表39則元夕40教池,拜郊41孟享42。頻觀公主下降43,皇子納妃44。修造則創建明堂45,冶鑄則立成鼎4647。觀妓籍48則府曹49衙罷50,內省宴回51;看變化52則舉子唱名53,武人換授54。僕數十年爛賞55疊遊56,莫知厭足57

一旦兵火,靖康丙午之明年58,出京南來59,避地江左60,情緒牢落61,漸入桑榆62。暗想當年,節物風流,人情和美,但成悵恨。近與親戚會面,談及曩昔63,後生往往妄生不然。僕恐浸久64,論其風俗者,失於事實,誠為可惜。謹省記編次成集,庶幾開卷得睹當時之盛。古人有夢遊華胥之國65,其樂無涯者,僕今追念,回首悵然,豈非華胥之夢覺哉?目66之曰《夢華錄》。


然以京師之浩穰67,及有未嘗經從處,得之於人,不無遺闕。倘遇鄉黨68宿德69,補綴周備,不勝幸甚70。此錄語言鄙俚,不以文飾者,蓋欲上下通曉爾,觀者幸詳焉。


紹興丁卯71歲除日72,幽蘭居士孟元老序。

延續閱讀 》《東京夢華錄序》全書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July 13, 2021 at 9:44pm


《東京夢華錄序》詞句註釋


1、僕:謙辭,我

2、先人:亡父,作者著文時其父已去世,事後追憶,故云。
3、宦遊:做官。
4、崇寧:宋徽宗趙佶年號(1102—1106)

5、癸未:崇寧二年(1103)

6、京師:首都。此指汴京。
7、卜居:古人用占卜選擇居所,這裏泛指擇地定居。
8、金梁橋:汴河流經城內,有橋十三座。由西水門向東數第三座為金梁橋。
9、正當:正值。當,遇到。

10、輦轂(niǎn gǔ)之下:在皇帝所乘車輪下面,指京師地區。轂,車輪中心的圓木,周圍與車輻的一端相接,可以插軸。

11、繁阜(fù):繁多。
12、垂髫(tiáo):古時兒童不束髮,頭髮下垂,借指兒童或童年時期。髫:兒童垂下的頭髮。
13、但:只。
14、班白:通“斑白”。鬢髮花白。

15、相次:相繼,一個接一個。

16、乞巧:舊時風俗,相傳農曆七月七日夜天上牛郎織女相會,婦女於當晚穿針,稱為乞巧。
17、登高:指重九(農九月九日)登高的風俗。
18、教池遊苑(yuàn):指金明池、瓊林苑的春季遊賞活動。
19、天街:京城中皇帝巡行的街道,也稱“禦街”。

20、寶馬:珠寶裝飾之馬。

21、禦路:皇帝巡行的道路。
22、新聲:新作的樂曲。
23、巧笑:美好的笑容。
24、柳陌花衢(qú):指妓院聚集之所,同“花街柳巷”。

25、按管調(diào)弦:指演奏各種音樂。按管,吹奏管樂。調弦,彈奏弦樂。

26、八荒:八方荒遠的地方。
27、湊:會合。
28、咸:全部,都。
29、通:到達。

30、市易:買賣交易。

31、寰(huán)區:猶天下,指國家全境。
32、異味:異常的美味。
33、悉:全,都。
34、庖(páo)廚:廚房,這裏指當時的飲食行業。

35、豈止,不僅僅。表示不確定。

36、簫鼓:這裏代指音樂聲。
37、喧空:聲音響徹云霄。
38、伎(jì)巧:即技巧。
39、天表:皇帝的容貌。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July 13, 2021 at 9:27pm


40、元夕:農曆正月十五夜晚,即元宵。

41、拜郊:到郊外祭壇祭拜天地。
42、孟享:指初次祭祀。
43、公主下降:即公主“屈尊”下嫁。下降,結婚。
44、皇子納妃:指皇子娶妻妾。

45、明堂:古代帝王宣明政教的地方,朝會、祭祀、慶賞等大典均在此舉行。這裏指當時的大慶殿。

46、鼎(dǐng):三足的金屬容器。
47、鼐(nài):大鼎。
48、妓籍:指在籍的歌舞女藝伎。
49、府曹:指各不同官府衙門。

50、衙(yá)罷:辦公完畢。

51、內省宴回:宮中或尚書省宴散而回。
52、變化:指地位、身份的改變。
53、舉子唱名:舉子中進士殿試後,皇帝呼名召見登第進士。
54、換授:改授官職。

55、爛賞:欣賞得爛熟。

56、疊(dié)遊:多次遊玩。
57、厭足:滿足。
58、靖(jìng)康丙午之明年:即靖康丁未年(1127)。靖康,宋欽宗趙桓的年號(1126—1127)
59、出京南來:離開汴京向南方逃來。

60、江左:古人敘地理以東為左,江左即長江下遊以東地區,在今江蘇省一帶。

61、牢落:孤寂,無所寄托。
62、漸入桑榆(sāng yú):指漸至晚年。桑榆,《太平禦覽》三引《淮南子》:“日西垂景在樹端,謂之桑榆。”以桑榆喻日暮,又以喻晚年。
63、曩(nǎng)昔:過去,從前
64、浸久:漸久。
65、夢遊華胥(xū)之國:《列子·黃帝》篇載,黃帝“晝寢而夢,遊於華胥之國。其國無帥長,自然而已;其民無嗜欲,自然而已。黃帝既寤,怡然自得”。後稱追念往事為“夢華”。

66、目:稱。

67、浩穰(ráng):寬廣繁華。《漢書·張敞傳》:“京兆典京師,長安中浩穰,於三輔尤為劇。”
68、鄉黨:鄉、黨均為古代基層行政單位。此猶言鄉里。
69、宿德:年高有德者。
70、不勝幸甚:榮幸之極。幸,希望。

71、紹(shào)興丁卯:即紹興十七年(1147)。紹興,宋高宗趙構年號(1131—1162年)

72、除日:農曆十二月最後一日。 [9-10]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July 12, 2021 at 4:53pm

《東京夢華錄序》白話譯文

我跟隨做官的先父往來南北,徽宗崇寧二年來到東京開封府,居住在金梁橋西夾道的南面,我逐漸長大成人,因為正好居住在京城裏天子腳下,太平日子很長久,人口眾多,繁華富庶。年幼的兒童,只知道學習歌舞;頭髮斑白的老人,不知道戰爭的滋味。一年四季時令節日依次而至,各自有不同的觀賞遊玩之處:正月十五日的上元節和八月十五日的中秋節,下雪之際和開花之時,七月初七日的乞巧和九月初九日的登高飲酒,在金明池觀看水軍操練,以及在禦花園遊玩賞花。舉目望去是用青漆塗飾的雕梁畫棟及豪華精致的亭臺樓閣,雕飾華美的門戶懸掛著珠簾。裝飾精致的馬車競相停放在京城的街道中,飾以珠寶的駿馬爭先恐後地奔馳在寬敞平直的道路上。黃金珠翠耀眼,輕羅薄綺飄香。新奇美妙的音樂伴隨著歡笑在柳巷花街上飄揚,吹拉彈唱之聲在茶坊酒館中迥蕩。八方荒遠之地爭相前來進貢,天下萬國都能通達。匯集四海的珍奇之物,都歸於市易務交易;會聚天下的奇異食物,全部在京城的廚房中。奇花異景遍布道路,不必僅限於春遊才能看到;簫鼓之成在空氣中喧鬧,多少家徹夜歡顏。伎藝的精美奇巧使人驚訝萬分,繁華奢侈的景象讓人精神振奮。瞻仰天子的儀容,可在上元節之夜皇帝登樓觀燈之時、皇帝親臨金明池檢閱水軍操練之際;或郊外祭祀天地、每年四孟的宗廟祭禮,這都是見到天子的好時機。經常能看到公主下嫁、皇子納妃的熱鬧場面。修造宮室之精妙可以看朝廷創建的明堂,冶金鑄鐵之快捷如鼎鼐這樣的器具可以立刻鑄就。觀賞登入樂籍的女妓可在辦完衙門公事之後,或在參加皇宮宴會回來之時。注意朝廷變化可以觀察皇帝召見登第進士之時,或在武將的替換和任命之際。我住在京城幾十年,經常觀賞遊玩,從來沒有厭煩滿足的時候。

一日金兵進犯我國,戰爭爆發,我在靖康丙午的第二年,離開京城南下,逃避戰火來到江南。心情孤寂無聊,漸入垂老之年。我默默回憶當年情景,京城裏各個季節的風物景色風流倜儻,民間風俗和悅美好,一切都已成為惆悵遺恨。近來我和親戚朋友會面,談及過去的往事,那些年輕人往往隨意輕忽、不以為然。我擔心時間久遠後,談論東京風俗的人,會遺失當時的真實情況,那就太可惜了。我謹根據回憶記錄下這些內容並編輯成書,大概可以使人打開這本書就能了解當時東京的繁華盛景。古人有夢遊華胥之國而樂趣無限的傳說,如今我追憶當年的情景,回首時悵然若失,豈不是從華胥之夢中醒來了嗎。因此我把這本書命名為《東京夢華錄》。

然而以京城的浩大興盛,以及有我未經歷過的事或沒有到過的地方是從別人那裏聽來的,所以這本書難免有所遺漏和闕失。如果鄉裏有見識者能夠加以補充修訂,使這本書更加完備周到,則我將感到不勝幸運之至。這本書的語言文字粗淺通俗,我之所以不加以文字修飾,是想讓上上下下的人都能讀懂這本書,通曉其中的內容,希望讀者能理解我的這番用意。

紹興丁卯歲除夕日,幽蘭居士孟元老序。


創作背景


宋欽宗靖康二年(1127),北方遊牧民族的鐵騎長驅中原,直搗汴京(今河南開封),擄掠徽、欽二帝及太妃、太子、宗室三千人,輦轂繁華、壯麗輝煌的宋都頃刻問煙消云滅,宗廟毀廢,北宋宣告滅亡。大批臣民逃命南方,顛沛流離的生活使他們的心幕上時時閃動著汴梁的富華景象,依依不盡地頻頻回首那饜足人心的生活。孟元老懷著對往昔的無限眷念和對現實的無限傷感,撰寫了《東京夢華錄》,此文是冠於書首的序文。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July 9, 2021 at 8:52pm


文學賞析

序文一開始對書名“夢華”的解釋,采用先揚後抑的手法。“古人有夢遊華胥之國,其樂無涯者”,是用揚筆,隨後猛然一抑:“仆今追念,回首悵然,豈非華胥之夢覺哉”,形成文勢和情緒之波瀾。


他的心靈浸染著悲淒的色調,幾乎是一步三回首、感慨系之地追思那往昔霓虹式的夢影。這種夢影隨著時光的流逝、歲月的沖洗,已開始淡化成粉紅色了。序文中寫到這種令人痛心的情形:“近與親戚會面,談及囊昔,後生往往妄生不然。” 後代已經逐漸失去了這種回憶。作者擔必,隨著歲月更疊,往事如煙飄散,“論其風俗者,失於事實,誠為可惜”,於是,“謹省記編次成集,庶幾開卷得睹當時之盛”。

這是對《東京夢華錄》寫作緣起的說明,表面上屬於弁言序文的一般通例,是備忘錄,發揮一種認識效應,但實質上有著作者的深衷曲意。可以說,《東京夢華錄》是“為了忘卻的紀念”,為“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的亡國滅都之痛,唱出了一曲淒婉的挽歌。


“序”的文體特點,規定了對全書內容的概括性特征;序文作若的寫作目的和心態 ,規定了序文的感傷主義情緒性特征。它不是巨室大戶的炫富,而是破落戶對往日錦衣玉食酸淚汪然的回憶。


上述兩種特征也具體規定了全文對襯型的結構框架,以靖康之難劃出前後兩種截然不同的境域,在文中以“一旦兵火”為語言標記,前面文詞艷麗,後面筆緒沈抑,對襯型的結構框架逼發出作者黯然神頹的感傷主義情懷。對比越強烈、越尖銳,黍離麥秀之思就越鮮明、越深刻。


一開始交代“僕從先人宦遊南北,崇寧癸未到京師,卜居於州西梁橋西夾道之南”,“宦遊”後“卜居”是一種選擇,選擇京師是因其地繁華所致。時間和卜居地點交代得如此清楚明白,是為了說明《東京夢華錄》及其序文是以作者的親見親聞為基礎的,增添了描述的可靠性和真實感。

“漸次長立”,雖說的是逐漸大了的年齡,但應與“太平日久”的時代相聯系起來看,說明北宋經歷了一段相當長時間的穩定繁榮期。從“正當輦轂之下”開始,文章就進入詞富競彩的描述字。“太平日久,人物繁阜,垂譬之童,但習鼓舞;斑白之老,不識干戈”。“垂髻”和“斑白”對舉,“鼓舞”與“干戈”互文,分別從兩類層次的人物上說明,以“斑白之老,不識干戈”,說明承平日久;“垂髻之童,但習鼓舞”又暗含著“不識干戈”,這些都是穩定繁榮的具體表征。


前述序文具有概括性特征,作者把全書的具體內容濃縮在序文之中。因此,序文的所有描述文字都經過了高度提煉,而提煉方式表現在語言形式上,不用散化,而用駢體,基本上一個語言單位就表示出一種景象,並不具有一定的外在邏輯聯系,如同七寶流蘇,駁雜紛呈,統一於對汴梁勝景的描述,是全方位的光束投射,集合在一個光點上。“時節相次,各有觀賞”,總述一筆。“燈宵月夕,雪際花時”是泛指;“乞巧登高,教池遊苑”是特指。

然後,以凝煉而蘸滿色彩的文詞,描述了喧聞而紛紛的景象。用“舉目”統領下文,“樓”、“閣”、“戶”、“簾”都是實在性物象,但作者以“青”、“畫”、“繡”、“珠”加以修飾,增添了感官印象性和色彩感。作者用“天街”、“禦路”、“柳陌”、“花衙” 、“茶坊”、“酒肆”,涵括了當時汴梁城的所有領域,繁聲競響,光影滿目,既有圖景描述,如“競駐於天街”、“爭馳於禦路”,又有色彩點綴,如“金翠耀目”,且有聲響渲染:“新聲巧笑”、“按管調弦”。


然後,作者把筆墨推宕開去:“八荒爭湊,萬國咸通”,轉入美食享用的描述:“集四海之珍奇,皆歸市易;會環區之異味,悉在庖廚。”不僅有美食果腹,而且身居京師,眼福匪淺。上而至於親睹龍顏,下而至於“觀妓籍則府曹衙署,內省宴回”,並能“看變化則舉子唱名,武人換授”。


所有這些描述,頗有點漢代大賦遺風,從九重之尊至勾欄瓦肆,盡行羅織;社會各領域,一齊展現,似為北宋汴京的百科全書,又似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只是一者是語言事實,一者以線條為媒介而已。作者鋪張揚厲,河傾海溢,種種物象進跳在筆觸之間,奔赴紙面,鋪排在一軸碩大的平面畫卷上。意象紛紜,又帶有焰花發射的特征。衣食住行皆有,聲色視聽兼備,濃艷斑斕,堂而皇哉,視覺上令人飽饜,聽覺上使人浮靡,猶不足以盡感官之滿足。這是一種社會占有欲的統治心理反映。所以,作者一筆加以總括:“僕數十年爛賞疊遊,莫知厭足。”

它雖有漢賦風味,但無漢賦的臃腫和堆垛,物象的概括尚較簡潔,語言的結構更見靈巧,以四字結構為主,又間以對襯性長句的調劑。不全用駢儷,首尾均出之一般散句。同時,它不是物象的橫堆豎碼,現象的濫擷亂取,而是字縫之間潛伏著濃重的情緒失落感。因此,筆鋒一轉,意象陡變,情緒暴落,“出京南來避地江左,情緒牢落,漸入桑榆”。“桑榆”與前文“漸次長立”對應。


處於淒寒環境、垂暮老境、牢落心境中,更易萌發思舊之念,便油然“暗想當年”。今昔的巨大反差,越回憶,則越會出現心理的不平衡和壓迫感,因此,對襯型的環境、心境結構便匯攏到這裏綰合起來:“節物風流,人情和美,但成悵恨”,遂成為全書最有感傷意味的筆墨。


序文對全書內容作了提綱絮領的概括,所有描述各自在書中有具體體現;它不是純然羅列現象,而是滿含著沈痛情感的回顧,佈滿了愁雲慘霧,奏出半是依戀半是挽歌的淒清曲,形成了全文概括性和情感性的結合特征。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July 7, 2021 at 4:22pm


《東京夢華錄》名家評論

明·胡震亨:

多記崇寧以後所見,時方以逸豫臨下,故若彩山燈火,水殿爭標,寶津男女諸戲,走馬角射,及天寧節女隊歸騎,年少爭迎,雖事隔前載,猶令人想見其盛。至如都人探春,遊娛池苑,京瓦奏技,茶酒坊肆,曉販夜市,交易瑣細,率皆依準方俗,無強藻潤,自能詳不盡雜,質不墜俚,可謂善記風土者。但大內所載殿閣樓觀,僅僅十一,無論諸宮,只如政和新宮,自延福、穆清已下,尚有四十餘殿,而艮岳於時最稱雄麗,何可略也?


明·毛晉:

宗少文好山水,愛遠遊,既因老疾,發“臥遊”之論。後來凡深居一室,馳神八遐者,輒祖其語,作《夢遊》《臥遊》以寫誌,坊間乃與《夢華》合刻,不知《臥遊》諸錄,特作汗漫遊耳,若幽蘭居士華胥一夢,直以當《麥秀》《黍離》之歌,正未可同玩。況昔人所雲木衣綈繡,土被朱紫,一時艷麗驚人風景,悉從瓦礫中描畫幻相。即令虎頭提筆,亦在阿堵間矣。庶幾與《洛陽伽藍記》並傳,元老無遺憾雲。 



作者簡介

孟元老(生卒年不詳),名鉞,號幽蘭居士,原籍不詳。他跟隨父親宦遊四方,崇寧二年(1103年)到汴京,在京城居住二十多年。靖康之亂後到江左避難,回憶汴京繁盛情景,著為《東京夢華錄》。此書生動地記錄了北宋都城汴京的都市生活、風土民情、城市建築、商業服務、勾欄瓦肆及說書、雜劇、歌舞伎藝等情景,是北宋時期乃至中國文學史上重要的筆記著作。 

《東京夢華錄》所記述的,從都城的範圍到皇宮建築,從官署的處所到城內的街坊,從飲食起居到歲時節令,從歌舞曲藝到婚喪習俗,幾乎無所不包,不僅可以了解當時的民風時尚,同時也能感受到宋代發達的經濟和繁榮的城市生活。 


創作背景

宋欽宗靖康二年(公元1127年),北方遊牧民族的鐵騎長驅中原、直搗汴京,擄掠徽、欽二帝及太妃、太子、宗室三千人,輦轂繁華、壯麗輝煌的宋都頃刻間煙消灰滅,宗廟毀廢,北宋滅亡。大批臣民逃命南方,顛沛流離的生活使他們的心幕上時時閃動著汴梁的富華景象,依依不盡地頻頻回首那饜足人心的生活。孟元老懷著對往昔的無限眷念和對現實的無限傷感,撰《東京夢華錄》,書首冠以序文。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July 7, 2021 at 12:22am

《東京夢華錄》作品鑒賞

《東京夢華錄》大致包括這幾方面的內容:京城的外城、內城及河道橋梁、皇宮內外官署衙門的分佈及位置、城內的街巷坊市、店鋪酒樓,朝廷朝會、郊祭大典,當時東京的漢族民風習俗、時令節日,飲食起居、歌舞百戲等等,幾乎無所不包。

孟元老的自序追述了當年的繁勝:“正當輦轂之下,太平日久,人物繁阜。垂髫之童,但習鼓舞,斑白之老,不識干戈。時節相次,各有觀賞:燈宵月夕,雪際花時,乞巧登高,教池遊苑。舉目則青樓畫閣,秀戶珠簾。雕車競駐於天街,寶馬爭馳於禦路,金翠耀目,羅琦飄香。新聲巧笑於柳陌花衢,按管調弦於茶坊酒肆。八荒爭湊,萬國咸通,集四海之珍奇,皆歸市易,會寰區之異味,悉在庖廚。花光滿路,何限春遊,簫鼓喧空,幾家夜宴?伎巧則驚人耳目,侈奢則長人精神。”


第一卷中大宋都城描述,據說可以邊讀邊用筆畫,讀完後整個京城平面圖也就畫下來了。開封有宮、裏、外三道城墻,把這個城市化為若干區域。宮城即皇城,宮城周長五里,南面三門,東、西、北三面各僅一門,東西門之間有一橫街,街南為中央政府機構所在地,街北為皇帝居住生活區。由於宮城原來規模較小,宋徽宗時在宮城外北部營建延福新宮,實為宮城的延伸和擴大。裏城,又名舊城,即唐代汴州舊城,周長二十里,除東面兩門外,其余三面各三門。外城,改築後周長五十里,城高四丈,城樓建築宏偉壯麗。城外有護城濠,名叫護龍河,比汴河寬三倍。外城南面三門,東面兩門,北面四門,西面三門,另有水門多座。

北宋汴京商業手工業中,有各種不同的行業,見於《東京夢華錄》卷二、卷三、卷四的就有:姜行、紗行、牛行、馬行、果子行、魚行、米行、肉行、南豬行、北豬行、大貨行、小貨行、布行、邸店、堆垛場、酒樓、食店、茶坊、酒店、客店、瓠羹店、饅頭店、面店、煎餅店、瓦子、妓院、雜物鋪、藥鋪、金銀鋪、彩帛鋪、染店、珠子鋪、香藥鋪、靴店等三十多“行”。但實際上遠遠不止這三十多種。孟元老所提到的這些行業不免掛一漏萬,並不全面。


《東京夢華錄》一書共提到的一百多家店鋪中,酒樓和各種飲食店就占有半數以上。城中有“白礬樓”(後改為“豐樂樓”)、“潘家樓”、“欣樂樓”(即“任店”)、“遇仙正店”、“中山正店”、“高陽正店”、“清風樓”、“長慶樓”、“八仙樓”、“班樓”、“張八家園宅正店”、“王家正店”、“李七家正店”、“仁和正店”、“會仙樓正店”等大型高級酒樓“七十二戶”。其中如著名的豐樂樓,“宣和間,更修三層相高,五樓相向,各有飛橋欄檻,明暗相通,珠簾繡額,燈燭晃耀。”《東京夢華錄》卷二“飲食果子”條不完全的統計,就有:乳炊羊、羊鬧廳、羊角腰子、鵝鴨排蒸荔枝腰子、還元腰子、燒臆子,蓮花鴨簽、酒炙肚胘,入爐羊頭簽、雞簽、盤兔、炒兔、蔥潑兔、假野狐、金絲肚羹、石肚羹、假炙獐、煎鵪子、生炒肺、炒蛤蜊、炒蟹之類不下五、六十種之多。


他記皇城東南界身巷的金銀采帛交易說,“屋宇雄壯,門面廣闊,望之森然,每一交易,動即千萬,駭人聞見”。他記東京諸酒店說,“必有廳院,廊廡掩映,排列小閣子,吊窗花竹,各垂簾幕,命妓歌笑,各得穩便”。他記清明出遊說,“四野如市,往往就芳樹之下,或園囿之間,羅列杯盤,相互勸酬,都城之歌兒舞女,遍滿園亭,抵暮而歸”。他記暮春都市生活的甜美如夢說,“牡丹、芍藥、棣棠、木香種種上市,賣花者以馬頭竹籃鋪排,歌叫之聲,清奇可聽。晴簾靜院,曉幕高樓,宿酒未醒,好夢初覺”。

據《東京夢華錄》載,為滿足市民夜生活的延長,商家為了追求更多的商業利益,原先坊市製下長期實行的“夜禁”也自然而然宣布取消,開封城裏出現了“夜市”、“早市”和“鬼市”。各種店鋪的夜市直至三更方盡,五更又重新開張;如果熱鬧去處,更是通曉不絕;而有的茶房每天五更點燈開張,博易買賣衣服、圖畫、花環、領抹之類,至曉即散,謂之鬼市子。


作者還用大量的筆墨,記錄了當時東京民間和宮廷的“百藝”,並辟《京瓦伎藝》一目,詳述了勾欄諸棚的盛況,及各藝人的專長。該書對宮廷教坊、軍籍、男女樂工、騎手、球隊也作了描繪,特別是春日宮廷女子馬球隊在寶津樓下的獻藝,還有火藥應用於“神鬼”、“啞雜劇”中增加效果等,給中國“百藝”史上留下了可貴的記錄。書中關於諸宮調的淵源,諸藝的名稱,講史、小說的分類等,也受到研究中國戲曲、小說和雜技史的學者的重視。

卷八記載:端午節物,百索、艾花、銀樣鼓兒,花花巧畫扇,香糖果子、粽小,白團。紫蘇、菖蒲、木瓜、並皆茸切,以香藥相和,用梅紅匣子盛裹。自五月一日及端午前一日,賣桃、柳、葵花、蒲葉、佛道艾。次日家家鋪陳於門首,與五色水團、茶酒供養。又釘艾人於門上,士庶遞相宴賞。 


後世影響


《東京夢華錄》一書對徽宗政和、宣和年間汴京(現河南省開封市)的漢族城市社會經濟生活和文化生活都有翔實的記載和詳盡的論述,為後人留下了探索那個時代汴京城裏各個階層居民生活面貌的大量寶貴資料。

自從它於南宋初年在臨安刊行以來,一直為人們所重視。封建社會裏的文人墨客,在談到北宋晚期東京掌故時,莫不首引此書,如趙甡之的《中興遺史》、陳元靚的《歲時廣記》以及陶宗儀的《說郛》,對該書的部分資料,都有所選錄。


到了近代,由於其所反映的內容具有很高的社會經濟文化史的價值,尤其引起了中外許多從事各種專史研究的學者專家們的高度重視,交相征引利用。人們往往把本書與《清明上河圖》視同姐妹之作,二者對於考察研究北宋城市經濟發展史的工作都具有重要的意義。

《東京夢華錄》開創了以筆記描述漢族城市風土人情、掌故名物的新體裁,為以後反映南宋都城臨安的同類著作《都城紀勝》﹑《夢粱錄》﹑《武林舊事》﹑《如夢錄》﹑《續東京夢華錄》等書所沿用。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May 19, 2021 at 7:12pm

陳頎·題止園別墅


山如屏障水如氈,眼底花光檻外妍。

最愛月明風靜夜,詩情畫景兩無邊。


水閣風涼日倚欄,靜參消息快觀瀾。

急流勇退常防滿,始信涵容海量寬。

陳延謙《止園集·附錄·止園吟侶倡和集》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May 18, 2021 at 12:14pm


林連玉佚詩〈吉隆八景詩〉

七.多遜溫浴


地心誰撥火,石罅出溫泉。

半畝方塘鑿,四時活水濺。


滄浪差可擬,溱洧有同然。


念彼華清水,貴人獨擅專。


這是位於蕉賴(Cheras)附近杜順大(Dusun Tua)的天然溫泉,毗鄰吉隆坡市區,稱作雙溪士乃溫泉(Kolam Air Panas, Sungai Sera)。“多遜”今譯作杜順。這里至今仍是“半畝方塘”出溫泉,遊人男女老少雜相浸身泡足;全然不定管理條例、未設規矩限制。宜乎詩稱“滄浪差可擬,溱洧有同然”。吉隆坡周邊的多處溫泉區,大體都如此同然“溱洧”景象;渾然不解滄浪水之“濯足”與“濯纓”。然而正是如此天然野趣當中,方顯得日夕飛鳥之“真意”。念彼富貴之流的獨樂專利,索然不解真趣。
(摘自:林連玉基金網站 )

延續欣賞

林連玉佚詩〈吉隆八景詩〉一、降真觀瀑

林連玉佚詩〈吉隆八景詩〉二.鄧苑尋芳


林連玉佚詩〈吉隆八景詩〉三.尼山遠眺

林連玉佚詩〈吉隆八景詩〉四.情湖弔影


林連玉佚詩〈吉隆八景詩〉五.古洞探幽

林連玉佚詩〈吉隆八景詩〉六.龍窟觀魚

林連玉佚詩〈吉隆八景詩〉七.多遜溫浴

Comment by Place Link on May 7, 2021 at 9:00pm

陳明發《實兆遠燕窩》

從北馬霹靂州太平章卡遮令,連接到南部雪蘭莪州瓜拉冷岳萬津的“E32 西海岸大道” (West Coast Expressway,簡稱WCE),全長233公里,預料將在2022年建成。部分道路已在20195月已開放通行。這條大道將在冠毒後,為雪、霹兩州的海濱鄉鎮/漁村帶來國内遊的荣景。

霹靂州實兆遠沿海一帶,極靠近印尼。廿年前,印尼發生大火焚林,大量燕群纷纷飛越馬六甲海峽,移居實兆遠鄉區。當時,不少印尼燕農亦隨燕子遷移,越過馬六甲海峽到此搶購原不值錢的舊店,改裝成燕屋。


區區一間整十萬元的老鋪子,最高峰曾被炒到一兩百萬,十幾二十倍的價錢。在沒有高速公路的年代,實兆遠沿常被人笑說是“實在遠”。居民跟著印尼華商的腳步,成了馬來半島第一代的燕農。養燕的風氣後來從這裏傳到濱雪鄉鎮以及其他地方。

這個地方的名氣一度響亮到連越南人都知道,特地到來收購毛燕,處理後以高價賣到中國。大家開了眼界,于是不再賣毛燕,而自己動手設工場加工生產價位更高的乾淨燕窩。


這門功夫不用飛到遠方的越南去學,就近度過馬六甲海峽就可以了。動用了當地宗親會的鄉親長老出面,請來師傅無私分享真功夫。

但是,燕群聚居一處的時間為期只有715年,過後就每年逐漸減少以至消聲匿跡。經過風光的二十年,印尼燕商已經幾乎完全退出實兆遠養燕業。這裏的燕城盛譽已成歷史,過去那種燕群遮天蔽日的盛況不再有。留下的產業現在都由本地人收購;印尼華商臨走還從產業賺了一筆,比本地人精明多了。


濱雪鄉鎮之一的沙白安南,是全馬繼實兆遠之後最早養燕的地區之一。我在2019年曾訪問過最早從沙白安南把養燕技術帶進沙巴的領導人黃安榮先生,他的經驗就是來自他的出生地沙白安南。他透過社會企業的方式,推廣“以燕養校”的公益活動協助獨中,算是馬來西亞的Social Innovation(社會創新)之一。這一塊,我猜測它也會是衝破馬來西亞族群籓籬的有效工具之一,沙巴土著因此很早就參與了養燕業。

我想起2017年在參與廈門洽談會期間,有位女士請我和友人到她在泉州的新居一坐。她的談話充滿了成就感與積極心,因爲連一句馬來話都不會的她,居然有本事到馬來西亞與印尼收購燕窩,靠微信買賣在三年的時間內,儲夠了錢在泉州市區買下中上水平公寓的一個單位。


有位在大學教書的朋友對這樣的本土案例深感興趣,因為它是一個無處可聽到的真實特色小鎮故事。
(18.3.2021)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