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24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moooi on August 28, 2021 at 9:58pm


不把學術内容當文章做,是種失敗

同學們現在可以接觸到挺多學術論文,可能覺得它們寫的很悶澀。其實,學術文章也是文章,不把它當文章做,也是一種失敗。現在我們的文學之所以搞得有點公式化,死板僵硬,我覺得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不會寫文章。把文章分成四大段:第一段談思想性,第二段談藝術性,第三段講語言特點,第四段就是結構。文學的那種新鮮、活潑、靈動,在我們的研究裏面已經越來越少了。例如一首《春江花月夜》,我們沒讀評論文章時覺得挺好,讀了反而覺得索然無味。相反地,聞一多先生的《唐詩雜論》,以詩對詩,用詩的眼睛去看詩;又如王小妮和季紅真的文章,那種帶有詩意的語言風格,才是把握住了文學的底蘊。
(傅道彬:《周易》與中國文化的詩性品格,根據2005年2月26日在吉林大學所作的學術演講整理而成,發於2016-02-20《愛思想》

Comment by moooi on August 22, 2021 at 9:49pm


文化仲介作用發生于隱喻

對大多數人來說,隱喻是用於文學創作和文辭裝飾的手段,是特殊的而不是普通的語言。此外,隱喻一般還被認為只跟語言有關,是詞語而不是思想或行動層面的事情。因此,大多數人以為自己不需要隱喻也可以生活得很好。

我們的發現與此相反,隱喻滲透於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我們賴以思想和行動的日常概念系統基本上是隱喻性的。[4]


這段引文的要點是,隱喻不僅涉及語言,而且還與思想和行動有關。我們可以舉個例子來加以說明。橡樹在英語文化里經常被視為穩定與可靠的象征。



如果將某人形容為他所在機構的橡樹,會講英語的人應該知道該語言符號在這里被用作隱喻,表示此人處世穩妥、辦事牢靠。然而,如果在一則關於人壽保險的廣告里看見一幅榆樹的圖片,他們也能夠通過聯想得出相同的判斷。在這兩種情形里,符號使用者都在橡樹(榆樹)的特征和那個人的特征之間找到了某種對應。


古希臘智者亞里斯多德曾經說過,“在未知與常識的中間地帶,隱喻最能夠產生知識。”[5] 這句話告訴我們,隱喻必須由至少兩個要素組成,其中一個比較常見,而另一個則有待解釋。

就以莎士比亞《皆大歡喜》中的名句“整個世界是一個舞臺”為例。遵循理查茲於1936年發表的《修辭哲學》所建立的傳統,我們可以輕鬆地將這句話拆解為兩個部分:喻體(舞臺)和本體(世界)。

莎士比亞的觀眾和讀者知道,舞臺是一個臨時場所,演員登臺表演預先規定的角色,然後退場。

把舞臺與人生連在一起,上述特征就被投射或者轉移至原先的話題。萊考夫和約翰遜後來采用了一對新的術語:“喻源”(source)和“喻靶”(target),並且以一個固定公式來表示隱喻:世界=舞臺


[4]Lakoff,George, Johnson, Mark. Metaphors We Live By [M] .Chicago:Chicago University Press,1999.3.

[5]Aristotle Rhetoric,Oxford:Clarendon Press,1952.1410.

(論“詩性邏輯”,香港嶺南大學英文系丁爾蘇,深圳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第27卷第1期2010年1月)

Comment by moooi on August 20, 2021 at 4:26pm


詩性語言

所謂"詩家語",即為"詩性語言",乃詩家用含蓄、形象、跳躍、誇張、凝練、音樂性的語言表達自己主觀情志之詩語。《詩人玉屑》卷六裏,提到王安石 "詩家語"的概念。周振甫先生在《詩詞例話》中,也為我們作了較為詳細的闡述:詩(這裡指格律詩)的用語,有時和散文以及其他文體不一樣,要受到字數、韻律、立意等之限制,不能像散文小說那樣自由表達。如我們用"非詩性思維"去欣賞或者創作詩歌,就不能正確理解作品原意,就不能創造出好的詩作來。

詩家語有幾個顯著特性:含蓄婉轉;用語形象;字句凝練;語言跳躍 ;藝術誇張;和聲律協美等幾個主要特徵總起來講就是具有詩性和音樂性

"詩家語"概念的提出,使得詩歌在整體表達上,體現出了它獨特之詩性和音樂性。
《詩家語必讀:詩性語言的五個顯著特性》,載2019-04-26《今日頭條》)

                                        (Original Portrait New Media by Anna Sidi-yacoub)



愛墾編註:
我們曾提到,若要通過傳統創作方法去找尋“時代意義”,往往會忽略了一個事實:即文體本身在既有的“文化再生産”的需要下,存有種種的限製。在詩歌的情況,就是修辭、字數、聲韻、格律等要素,本文提及了這一點。本文作者對格律詩在探討“詩家語”的“形象用語”時,也提到詩家之情志和詩之境界,往往藉助於"物象"並通過形象語言表達出來,常常詩中有畫,詩畫相生而意味無限。物象的選取要集中、不雜亂堆砌,要與所達之意境吻合。這與後現代意識流、潛意識等創作要素不符。



延續閱讀》

IN SEARCH OF MY SENSES 追隨感官 1.6

意大利都靈聖卡羅廣場

Comment by moooi on August 19, 2021 at 10:03pm


詩性邏輯:隱喻在思想、語言和文化中的作用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教授、《符號學》雜誌現任主編馬瑟爾·德尼西在2004年出版了一部名為《詩性邏輯:隱喻在思想、語言和文化中的作用》的著作。我們可以借用一,下他在那裏為隱喻的“聯想性結構”所作的圖形:

德尼西教授精通意大利語,早年曾研究維柯及其《新科學》(1725),“詩性邏輯”的說法即源於此。在維柯生活的時代,人們大多以為文學的特征即隱喻的使用。這種觀點一直延續至今,我們從以下這段隨手拈來的引文中,也可以看出它對現代社會的滲透程度:


詩歌的語言在很多時候帶有修辭色彩。一首詩可能將死亡比作日落,將性愛比作地震,或者把精神上的安全感想象為牧羊人照管之下的羊群。想象的具象性可以幫助我們看清事物———情景、心態、思想———它同時還激發我們對那些圖象如何帶給我們感覺進行思考。[9]

維柯不贊成對隱喻的狹義理解。詩人經常通過類象性聯想來說明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這一點沒錯,但使用隱喻絕對不是詩歌的特權。作為文化史學家,維柯帶著《新科學》的讀者一起重溫人類文明的三個不同階段,並令人信服地向他們證明了一個事實:即隱喻無所不在,它揭示的是人類的普遍能力。


他這樣說:所有人類早期的譬喻都是這一詩性邏輯的產物。隱喻最能夠給人帶來啟示,因而也是最必要和頻繁的。當它按照前面提到的理論賦予無生命物體以感覺和激情的時候,就最受贊賞。早先的詩人也是這樣將生命之存在賦予物體,使征是它允許某一概念與多個用來解說自身的喻體相結合。

1中大圓圈中心的英文字母T,代表“喻靶”(Target),小圓圈中心的S,代表“喻源”(Source),排在“S1”至“S9”系列之後的“Sn”,表示喻體的數量在理論上是無限的。

就人類的認知而言,喻體多元化的一個明顯優點是,它使得語言社團能夠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去審視任何物體或事件。我們不妨以幾個與教師有關的隱喻為例,看看當代中國人是如何把握教書這個職業的:


1.教師=蠟燭

2.教師=園丁

3.教師=工程師

4.教師=警察

……

註:馬瑟爾·德尼西 —— Marcel Danesi

[9] Booth,Alisonetal (Ed.).The Norton Introduction to Literature [M] .New York:W. W.Norton,2006.703.

Comment by moooi on August 17, 2021 at 11:33am


自由聯想與隐喻生产

隱喻產生於連接一事物與他事物的類象性聯想。然而,聯想在本質上是一種不受限制的創造性活動。門羅·比爾茲力是這樣說明聯想的“自由”特征的:

“即使我們把所有英語形容詞放進一隻帽子,把所有名詞放進另一隻帽子,然後任意從中抽取,我們會發現最怪誕的搭配也能夠產生意義。”[7]



同樣道理,語言中任何一個實詞,都可以被解析為幾乎是無窮數量的語義義素(semantic markers),其中許多義素也包含在別的詞語之中。這一狀況意味著類象性聯想是開放式和多元性的,因為一個喻體可以與多個本體相結合,而一個本體也可以與多個喻體相結合。

萊考夫和約翰遜在他們的著作中不厭其煩地討論“人生”=“旅行”這一概念性隱喻,事實上,作為隱喻本體,人生還可以與許多別的喻體發生聯系。


至少在中國語言中,我們經常可以讀到或聽到下面這些隱喻:

人生如戲,如書,如詩,如歌,如茗,如水,如燈,如瓷,如旅,如橋,如麻,如花,如煙,如夢,如幻,如泡,如影,如畫,如謎,如霧,如濤,如酒,如電,如風,如火,如牌,如棋局,如筵席,如星辰,如浮萍,如股市,如紅塵,如長跑,如乘車,如朝露,如鏡中花,如水中月……[8]

在這里,擔任喻體的是各種各樣的事物,它們有點像眾多圍繞太陽旋轉的行星,從各自的不同方位與需要它們說明的本體發生聯系。其中有些聯系顯而易見,還有些聯系就不那麽容易察覺,因為人們對那里使用的喻體不太熟悉。

但無論如何,接受者是通過相似性將這兩者進行連接的。在隱喻發生之前,瓷器與人生似乎風馬牛不相及,然而一旦我們發現它們之間的共同之處(易碎),一對孿生體就此誕生。
(論“詩性邏輯”,香港嶺南大學英文系丁爾蘇,深圳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第27卷第1期2010年1月)

[7] Beardsley,Monroe.(1958) Aesthetic:Problems in the Philosophy of Criticism [M] .New York:Harcourt,Brace & Company,1958.143.

[8] 季廣茂.隱喻理論與文學傳統 [M] .北京: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2002.16. 

Comment by moooi on August 13, 2021 at 10:46pm


古人談隱喻

回顧中國的修辭研究歷史,我們也可以讀到十分精彩的論述。

墨子曾經說過,“辟也者,也[他]物而以明之也”。[6] 這里,被說明之物,相當於理查茲所謂“本體”(tenor),他物相當於用以說明本體的“喻體”(vehicle)

孔夫子對隱喻也有過精辟的見解,雖然他關心的,只是如何更好地利用它來傳播仁義。例如,他告誡我們在使用隱喻時,應該“能近取譬”[6](P18)

這一教誨,雖然僅有短短四個字,卻清楚地揭示出隱喻的基本運作機製:它通過“常識”來把握“未知”。


中國歷史上還有許多隱喻理論家,尤其是那些受過西學影響,而對隱喻作過系統研究的近、現代學者。不過就學術見解的深度而言,很少有人能與已故學者錢鐘書先生媲美。他的“比喻兩柄多邊”說,可用來對當前的認知隱喻理論進行修正。


(論“詩性邏輯”
,香港嶺南大學英文系丁爾蘇,深圳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第27卷第1期2010年1月)

[6] 馮廣義.中國隱喻研究史 [M] .武漢:湖北教育出版社,2002.20.

Comment by moooi on August 8, 2021 at 4:21pm


丁爾蘇·詩性邏輯


在轉喻和隱喻這兩種常見的修辭手法背後,有一種“詩性邏輯”。從符號學的角度看,轉喻和隱喻並非對語言的“特殊”使用,而是社會生活中無所不在的引得性思維與類象性思維的產物。根據錢鐘書先生的“隱喻兩柄多邊”說,喻體還具有多義性和多樣性特征。

在以上的所有例子中,“水” 都被作為一個參照物來說明另一個事物或狀態, 但它的每一次使用只涉及水的一部分特征。雖然“多邊”算不上最典雅的專門術語, 但它卻非常形象地道破了喻體之多義性的重要特征。這也是詩性邏輯的根本所在。(論“詩性邏輯”,香港嶺南大學英文系丁爾蘇,深圳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第27卷第1期 2010年1月)

Comment by moooi on August 7, 2021 at 9:49pm
Comment by moooi on August 6, 2021 at 5:31pm


阿九譯·古埃及詩歌《亡靈書》
1亡靈起身,歌唱太陽

讃美你,啊拉,向著你驚人的上升!

你上升,照耀,令諸天向一旁滾動。

你是眾神之王,萬物之主,

我們自你而來,因你而成神聖。

 

你的祭司黎明出迎,以歡笑洗心;

神聖的風帶著音樂,吹過你黃金的琴弦。

在日落時分,他們擁抱你,猶如每一片雲

自你的翅膀上,閃現著天邊反照的顏色。

 

你行過了天頂,你的心喜悅;

你的清晨和黃昏之舟都遇上好風;

在你面前,瑪特高舉她決定命運的羽毛,

阿努的殿堂因你的名而喧囂。

 

啊你完善之神,永恒之神,唯一之神!

與上升的太陽一同飛翔的偉大的鷹!

在青翠的無花果樹上,你永遠年輕的形象

閃爍著掠過天國的河心。

 

你的光照亮每一張臉,卻無人知曉。

千年萬年,你是新的生命熱切的根源。

時間在你的腳下卷起塵土,而你永遠不變。

時間的創造者,你已超越了一切時間。

 

你通過了那扇黑夜的背後閉起的門,

使愁苦中躺臥的靈魂歡喜雀躍。

語言的真實,心的寧靜,起來啜飲你的光明,

因你是昨日,今日,也是明天。

 

讃美你,拉,使生命從昏睡中蘇醒!

你上升,照耀,顯示你光輝的形象,

千萬年過去了,我們不能一一清數,

千萬年將到來,你光照萬年!

Comment by moooi on August 5, 2021 at 8:56pm


2他向奧西里斯,那永恒之主唱一篇禮贊

 

光榮歸於奧西里斯,永無窮盡的王子,

他通過了億萬年而直入永恒,

以南方和北方為他的冠冕,他是眾神與人的主人,

攜帶寬厚與威力的手杖和鞭子。

 

啊王中之王,王子中的王子,主人中的主人,

大地重又回春,由於你的熱情;

昔日和將來作你的隨從,你將他們率領,

你的心滿足地安息在隱密的群山之巔。

 

你的身體發光,你的頭就是藍天。

土耳其玉的顏色在你蒞臨之地的四野發光。

你的軀體廣被,你的容顏煥發,

猶如今後世界的田野和溪谷。

 

請允許我的精神在地上堅守,在永恒中凱旋。

允許我順風航過你的國土。

允許我插翅騰飛,像那鳳凰。

允許我在眾神的塔門邊得到寬宏的迎迓。

 

在凜冽之屋中,勝利者,請授我以食物,

那些在死亡中與你同升的祝福的食品,

並且讓我在那有陽光的田野上

播種和收獲大麥和小麥,

在幸福的草原上有一個家。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