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條絲綢之路,在不同朝代,不同文化環境,經歷過國號的改變,國界的改變。

可是,文化商貿和友好情誼,還是越久越醇實的那個傳統。

在新的紀元里,我們要增添什麼新的內容?

高期待、高關注度的背后,最現實的問題,是落實和普及的艱難。

要促進沿線國家與地區之間的共識,如何來對話談合作? 如何來加強頂層設計和規劃?

要講“文化先行”的優勢,文化產業在提升文化互動方面,可扮演怎樣的角色?



(攝影:鄧福恒遺作·沙巴日落)

Rating:
  • Currently 4.66667/5 stars.

Views: 617

Albums: 沉思·海上絲綢之路
Favorite of 1 person
Location: Sabah Maritime Silk Road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美索 布達米亞 on November 18, 2021 at 10:25pm


王賡武:歐亞大陸將再次崛起,習近平集權欲長治久安

一帶一路就是要讓美國知道不再爭新大陸,不再講美國的全球化,中國所講的全球化是恢復地位,出發點是以歐亞大陸為世界史的中心。

採訪:文灼非 
整理:鄭榕榕、黃湘鈺 

編按:筆者80年代在港大修業時,有幸體會過兩任校長黃麗松教授和王賡武教授的管治作風。王校長是國際知名的歷史學家,溫文儒雅, 著作等身。他在港大沒有完成10年的任期提前離職(1986-1995),後轉往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主管學術研究工作,備受李光耀器重,是國師級學者,目前擔任東亞研究所理事會主席。王教授以86高齡仍經常到處講學及發表演講,編著不輟。他對港大有深厚感情,經常回港出席學術活動,喜歡住在港大柏立基學院。早前王校長接受本社深度專訪,對香港大學的發展優勢、香港人文學科前景、學習中國歷史方法、一國兩制的理想與現實,以及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都有談及,將分五篇刊登,敬希垂注。本文為第五篇。

早在西方國家發起工業革命前,歐亞大陸一直都是世界經濟中心。王賡武教授稱美國現時雖擁有超權力,未來30年歐亞大陸或能恢復歷史地位,而一帶一路更有助中國重攀高峰。提到習近平近來有集權之動機,他指出管治班子需可靠,習近平集權或有助管治國家,更以新加坡一黨專政為例,表示國家領導要有長遠的治國計劃,並以國富民安為目標。


文:文灼非社長 / 王:王賡武教授


文:你主管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多年,可否談談亞洲近年的轉變?

王:我對中國在亞洲的發展非常感興趣。現時整個經濟中心移動到亞洲,至印度洋和大平洋之間,不再在大西洋。在這個大的轉折點下,歐亞大陸的歷史地位,要重新恢復到原來的重點,這是最重要的部分。


歐亞大陸未來30年變化甚大

人類有記錄的5000-6000年歷史,從地中海到印度洋、太平洋、歐亞大陸這一塊地方,這段歷史從西方的工業革命之後,所發展的新力量已到了某個地步。現在要把這一種力量借用到亞洲,亞洲不停在發展,利用西方科技方面的發明及經貿方面的發展,學好了之後,這種力量非常大。

美國也知道,歐亞大陸恢復歷史地位,我覺得是在這30-40年的事,將會不停地朝這個方向走,中國的地位會很不同。所以全球化的中心移向亞洲,中心並不在新大陸,回到老大陸即歐亞大陸。新大陸以太平洋為主的發展,中國是邊際國家,現在回到歐亞大陸就有優勢,新大陸的地位就會平衡起來。那種超權力(super power)的概念就會取消,世界就會改變。歐亞大陸的地位能夠復原的話,中國的地位就會不同,中國對印度洋和東南亞的國家與歐亞大陸、中歐、俄國將來的影響會更加重要,不像這200年,退出了歐亞大陸到了大西洋去。(下續)(王賡武《歐亞大陸將再次崛起;習近平集權欲長治久安》2018-08-13《灼見專訪》,採訪:文灼非 整理:鄭榕榕、黃湘鈺 

Comment by 美索 布達米亞 on November 17, 2021 at 9:42pm

(續上)我現在看的轉折點就是世界經濟中心移到亞洲後,歐亞大陸就變成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地方。若經濟力量能夠發揮的話,整個世界就全部改變,中國地位完全改變。香港在國際上的地位也會受影響,因為香港不完全是靠大海洋的市場經濟為主的力量。不僅香港、新加坡,甚至一些島嶼國家在這個新的局勢下,要考慮怎樣應付和適應這種變化。現時新加坡得益不少,是因為位於印度洋與大平洋之間的主要位置裏。如果歐亞大陸能夠發揮的話就不同了,從巴基斯坦、緬甸而上,新加坡就直接受到影響。若北大洋開發的話,歐洲也可以從北極地區(Arctic)那邊走,整個海洋地區也受影響。

中國的高速發展如果能從中國到歐洲地中海、非洲,那世界就不同了。將來30年可能有大的變化,若這個變化真的形成的話,那麼不僅香港、新加坡都受影響,中國的地位也改變了。中國思想家從來沒有忽略過大陸的問題,最初俄國在中亞、西亞這些回教國家的國際關係來往,各方面都非常注意,並沒有忽略這些問題。我們身處海洋地區反而沒有注意,沒有想到恢復地位的重要性,所以這一點應該重新再考慮。



一帶一路助中國恢復地位


文:這個跟大陸提出一帶一路的背景是否很緊密?


王:基本上要看清楚問題,在我看來,一帶一路最明顯的地方是中國不再與美國在太平洋上爭持,主要的力量放在歐亞大陸。不管是海洋與大陸的路線,中國的基本發展中心就在歐亞大陸。一帶一路就是要讓美國知道中國不再爭新大陸,不再講美國的全球化,中國所講的全球化是恢復地位,出發點是以歐亞大陸為世界史的中心。雖然沒有明顯地講出來,我覺得挺有意思的。


文:很多人認為習近平的外交政策從海上突破不容易,不如從內陸突破。


王:我相信他了解得很清楚,而且這一點他們是有希望和優勢的,應該是要走有優勢的地方,這是很基本的概念。


文:一帶一路推出後,各國會否有疑慮?中國的政策要走到人家的門口,其他國家會有所忌憚嗎?


王:這是很難避免的。因為每一個國家,尤其在殖民地之後所建立的新興國家,基本上是受到大海洋市場經濟的影響,以英、美帝國的觀念作為出發點,總會有這樣的想法。希望他們能看清這個世界的大變化,可能會有另外的考慮。



大國應考慮小國利益


王:另一方面,中國也要了解,一個大國與小國的關係,我認為是很重要的。從中國最近這幾十年的想法來看,主要的勢力來源主要看美國,就是大國與大國之間的關係擺在最重要位置,這個看法不能夠長久。若不注意小國,看不起小國,認為小國不重要,個別地去對付他們,很自然地小國會感到驚慌和恐懼的。所以要小國對中國有信心和敬仰,須下相當大的外交工夫,一兩天是不能說清楚的,而且他們有全球化大海洋的政治背景,有相當深的偏見,現在要走另一種發展,需要點時間來消化。在這段期間,中國怎麼與小國來往溝通是很重要的。



我經常跟大陸朋友說:「你們太重視美國,忽略了其他國家,以為中美問題解決了,其他都是小問題。」這是不對的,美國也如此,以為找個大國家就可以解決問題。但美國有另外一套,本來他們就有這個基礎,是英國帝國主義交給了美國,英美海洋帝國的勢力已有200年的歷史,也有與小國交往的歷史和經驗,這是他們的優勢。只靠搞好兩個大國之間的問題,那其他的問題就能夠解決嗎?美國常常會有誤會,做錯的事也太多了,大國對小國不注意,經常會出事。美國打越戰,就是一個很大的誤會。中東也是搞這一套,誤會太多,問題也多,自己的問題影響到別人。


所以大國不考慮小國的利益,不注意小國的需要,這是嚴重的問題。現在有一個全球化的國際機構是聯合國,但效率不高。不過中國是接受聯合國機構的概念和國際法的,以國家為主的聯合國秩序,中國並不反對。其實,聯合國190個國家中180個都是小國,我覺得大國跟小國的關係是非常重要,希望大國都可以注意到這一點。


文:你看到中國有改進嗎?


王:有改進,但過分重視中美關係,我向來都認為這是個弱點。


(下續)(王賡武《歐亞大陸將再次崛起;習近平集權欲長治久安》2018-08-13《灼見專訪》,採訪:文灼非 整理:鄭榕榕、黃湘鈺 / 下圖 14.10.2021The new maritime Silk Road: China and Asean– Key Note Address by Pr...

Comment by 美索 布達米亞 on November 16, 2021 at 9:50pm


(續上)習近平做得好不好很難說,沒有權力什麼都做不到,國家也很容易亂

文:你對習近平有何評價?請對他的內政、外交和領導的風格做一個概括的評價。十九大之後,中國應如何發展才有更大的進步?

王:我對他有很多地方不認識。他所面對的問題是多得不可想像,但可以看到他處事穩健和謹慎。他明白哪些問題要先幹,有次序。這20年來,共產黨的腐敗大家都看得很清楚,腐敗的程度實在很可怕,政府、黨內、軍隊、商業上的腐敗,大家都十分擔心。當領導的如何去面對這些問題,處理要有先後。依我看治黨是最重要的,讓大家要信任黨,把共產黨整頓至健全。他反腐的政策,我覺得很有道理,他不得不做。

尤其他當官有親歷的經驗,親眼見到這個黨的腐敗,當時沒有力量只能靜觀;今天有力量,就要抓緊這個力量,用他的權力去改進黨健全的問題,才可以解決中國其他問題。他看到前兩位領導的中央權力有限,很多事情做不到。我很記得在新加坡的時候,聽胡錦濤、溫家寶講話,他們想做的事很多,很有理想,計劃講得很清楚,也很有道理,卻做不到,因為沒有權力。

所以我看習近平需要集中權力有這個需要,他做得好不好很難說,沒有權力什麼都做不到,國家也很容易亂,共產黨才會在那種情況腐敗到這個程度。習近平要拯救這個國家和黨,必須要有權力,沒有權力等於空談,可以說把權力集中是不得已的事,沒有權力什麼都不能做;但集中權力有他的危險,若大家都要攻擊就攻擊他,個人要負責,這個很危險。他也是知道的,所以不能靠一個班子,這個班子可不可靠,都是大的問題。


中國領導人面對的問題實在太多,如果說他沒有照顧香港,因他沒有這個精力和時間,可能才會忽略了香港。不得不稍為同情他們,當領導真不容易。習近平很清楚要解決這些問題,5年是不夠的,10年也不夠,所以權力不能集中在他手裏,要集中在一個可靠的班子。繼承人都要選好,他們也要有同樣的理想、願望、本事,用20-30年的工夫,把許多基本的問題解決。有很多地方做得很好,弱的地方如何改良,不僅是政治上的問題,而是經濟的問題,這些是不得不做的。

10年要解決這些問題,是不大可能的。繼承的那批人也要認同他的想法,繼續下去。否則,像民主國家那樣,若換一批人就會全部改掉。現在美國就面對着這個問題,大家都感到驚慌,不知道應該走哪一條路,美國因為很富強,避免了一些問題,但問題太多就不能改變,所以要維持長期的發展是很不簡單的。

我在新加坡住了幾十年,這個地方跟民主國家不同,基本上是一黨當政。她有一個長期的計劃,喜歡和不喜歡是另一個問題,要執行能夠成功的話,就要有長的時間,主要的計劃需要1520年。政府工作人員和所教育出來的人,都是有長遠計劃,為新加坡着想的。小小的國家能夠維持長久的穩健,就是由這種長遠計劃而來的。但也有弱點,若計劃錯了,就會產生很多麻煩;但到現在為止,他們的計劃很不錯,所以不停地發展。中國要做到這點並不容易,不能要求太高,在經濟方面的發展,使到百姓生活方面有改進,已經很好了。

 

以中華文化視野研究悠長中國歷史

在中國的歷史傳統裏,中國文化最主要的河流不停地發展,各方面吸收新的知識,發展自己的學術,也是在這個歷史上建立起來的。

文:你作為歷史專家,你怎樣看香港的中學把中國歷史作為必修科?這幾年間有很多人在討論。

王:我不太清楚香港的情況。歷史就是人類不停的發展,懂得自己的歷史有直接的關係,沒有一個社會沒有自己的歷史,都很重視傳統和發展。每個人都必須知道自己國家的文化、歷史背景及社會發展的過程,若不知道自己的過去怎樣面對今天和將來,怎樣去發揮?至於是否應該需要在學校裏成為考試題目,那是另外一個問題。我認識許多教歷史的中、小學老師,小學老師都沒有問題,講講故事,中學老師也可以靠講故事,但除了講故事之外,再深入一點去了解的話,學生興趣就會不停地減少。為了考試去背那些人名、國名沒有太大的意思,所以我覺得因為考試需要而讀歷史的話,對了解歷史沒有很大幫助。要了解自己為甚麼要知道歷史,才會對歷史產生真正的興趣。每一件事都有它的背景,有的要知道過去是怎麼一回事,完全不注意歷史的話,對自己個人的發展和發揮都受限制,這一點大家都應該了解。(下續)(下續)王賡武《歐亞大陸將再次崛起;習近平集權欲長治久安》2018-08-13《灼見專訪》,採訪:文灼非 整理:鄭榕榕、黃湘鈺 /  下圖:The new maritime Silk Road: China and Asean– Key Note Address by Prof Wang Gungwu)

Comment by 美索 布達米亞 on November 15, 2021 at 9:44am


(續上)中國歷史在不停演變

學校怎麼教歷史,這是很大的問題。我做學生的時候,最不喜歡歷史,所教的歷史是靠背書去唸,我感到沒意思。後來上了大學,我喜歡文學和經濟學,結果選擇了歷史,是什麼理由呢?一方面是環境的關係,另一方面,我覺得很多問題我不懂,要多去了解,一定要找歷史的背景,慢慢地去吸收,研究社會發展與過去有什麼關係。若考慮到這一點,你就會對歷史感興趣,不只是靠教科書,自己去了解和明白,不明白的話,對將來的研究就有限制,這是我個人的經驗。

這個題目最近我在中國大陸幾個大學都談過,比其他地方更特殊的是,中國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文化五千年不斷地發展並維持至今。只有中國和歐洲這兩個重要的文化是最早的,印度也早,但歷史觀不同,中國與印度切斷了好幾次,歐洲也有切斷的一部分。不管是入侵的蒙古族還是滿洲,結果他們是接受了中國主體的歷史背景傳統。在中國的歷史傳統裏,中國文化最主要的河流不停地發展,各方面吸收新的知識,發展自己的學術,也是在這個歷史上建立起來的,這一點好壞不是問題,原來就是如此,維持至今。

我特別感興趣的是,中國歷史至五四運動後,打倒孔家店,儒家的經典都要拋棄掉,但中國社會若沒有經典,發展便沒有方向。毛澤東想建立一個新的經典,以社會主義、共產主義、馬列主義作為經典,但中國不可能沒有經典,必須考慮中國的經典是什麼。其實在宋朝以後,沒有一個大家具有共識的經典,有佛經、道德經,還有儒家等各種各樣的,宋朝以後建立了理學的經典。但理學本來不是純粹的儒家經典,它夾雜了許多佛教、道教的思想。那麼成了經之後,這一千年以來,朱熹、王陽明之後的都是理學的經典作為經,這個經只不過是幾百年而已。


清史仍未有清晰定位


我非常佩服清朝的一位史學家章學誠,他有一句話是從傳統中來的,他說:「六經皆史也。」這句話本身很簡單,也很有爭論,到底是什麼回事?若是要研究的話,可以發覺到,宋朝的經不是原來的經,但原來的經從哪來的呢?哪一方面傳統沒有改變的呢?那就是中國的歷史。中國從儒家孔子《春秋》、《左傳》、《公羊傳》、《穀梁傳》,傳承下來到二十四史,這個不停的演變,不是經而是史。所以到最後,中國所有的知識全部集匯起來,用經、史、子、集這個稱呼。把經擺在首位,因為是理學沾光,所以一定要把經擺在上面。經不是儒家的東西,把其他的經擺在子,把史排在第二,是有它的道理。其實,經能夠維持到宋朝,能夠從宋朝發展到明清,因為有這個傳統的歷史,不斷地從孔子的《春秋》伸展到民國。換句話說,中國的經是靠中國的史,這個六經皆史,不能夠太輕視它,它有它的道理,並不能說每個經都是史。但是史的重要性是不可否認的,中國文化沒有這個五千年的歷史傳統,不會是今天的文化。如果這樣想的話,這個史非常重要。不只考慮教科書用不用的問題,要了解中國人是什麼人,怎樣的人,怎樣的文化,就是從史的演變。

依我的想法,中國所面對的問題就是二十四史停在明朝,近代史從鴉片戰爭開始,這中間的200年怎麼辦?沒有一個清史,就變得似乎有點斷層,解釋不了。我問內地史學家:「你們現在怎麼對待清史?清史搞到現在,清朝已過了100年,正史還寫不出來。」像戴逸教授等一大批人不停在考慮清史的問題。當時五四運動的史學家決定了近代史是從鴉片戰爭開始,造成了一個很大的問題。若接受這個區別,就是接受了西方的歷史條件,條件改變了,就影響了中國歷史的延續性。換句話就是明史停了之後,就從鴉片戰爭開始,寫明末到清中葉1840年這一段歷史,寫得最好的是外國人,中國史學家貢獻有限制。面對這個問題,一方面不是正史,不是繼承二十四史,一方面又要跟近代史隔閡了。要解釋這一段200年滿清的早期歷史及清初到中晚期的清史,兩邊很難接上。因此,最好的還是來自西方的學者,他們有不同觀點,中國近代史是從鴉片戰爭開始,這一段是屬於早期現代史。若以這種方法來解釋,這不是中國整個的歷史傳統,所以不面對這個問題的話,現在要談中國歷史,就會空了一段,說不清楚。從這個觀點來看,中國人、中國的傳統、文化、文明是主要來自一個不停頓的歷史,若不承認這一點,就很難了解中國文化。(下續)王賡武《歐亞大陸將再次崛起;習近平集權欲長治久安》2018-08-13《灼見專訪》,採訪:文灼非 整理:鄭榕榕、黃湘鈺 /  下圖:The new maritime Silk Road: China and Asean– Key Note Address by Prof Wang Gungwu)


Comment by 美索 布達米亞 on November 13, 2021 at 9:42pm


(續上)不要盲目接受西方史觀

文灼非社長
:中學老師要教學的話,觀念應是如何呢?

王賡武教授:中國歷史是五千年的,而且是分不開的,若分開了整個中華文明的概念就成問題了。

文:課程該怎麼寫,難度高嗎?

王:我的看法很不同,最大的限制是受到西方影響太多,什麼都講國家,其實中華文明與國家沒有直接的關係,不靠國家的邊界,是靠文明的價值觀,還靠傳統。不同歷史。哪些方面延續下來,發展程度怎樣,有好有壞,不一定是好,不是說中華文化裏沒有弱點,弱點實在太多,好的地方不可以否認,但就要了解哪些是好的,哪些是壞的,怎麼去決定,不了解的話怎麼考?所以我覺得用西方的歷史學來看是有問題,有問題就想國家的某某邊界,這個裏面才是你的歷史,所以那就成大問題了。台灣和香港都面對着這些問題──國界的問題,這其實是西方的概念,而且是很新的概念。所謂國家(nation state),民族國家是什麼時候開始有的呢?是19世紀開始才有的,連西方以前都沒有,都是以國王、帝國,戰爭都是帝王之間的鬥爭。到19世紀之後,把幾個帝國打敗之後,才建立成為所謂民主國家。歐盟為什麼搞不起來,她們面對的問題是民族國家限制在於狹義的民族主義,發展難以成功。英國退出來,是沒有想像過的,完全對國家的利益沒有好處,就是因為狹義的民族主義,使他們走上這條歪路。

 

現在我們為什麼要學這樣的東西,這不是我們的傳統,而且沒有這個需要。僅談民族國家、民族主義這種概念,用西方的史學限制了我們的了解,我覺得這是有欠缺的。我們不應該盲目地去接受這一套東西,對中國史學的發展有很大的限制。

「所謂國家(nation state),民族國家是什麼時候開始有的呢?」


香港歷史發展靠市民力量


文:近年很多年輕人對本土歷史非常感興趣,想尋根。你在二十多年前編訂的《香港史新編》最近有增訂版,成為研究香港歷史重要參考書籍。你覺得中國歷史應如何處理香港與中國的關係、本土的論說,該從哪個角度出發去編寫這段香港歷史?

王:最初我們編這本歷史書的時候,就是認為我們過往的歷史書裏,都是以英國殖民地政府的出發點為主。這不是完全錯,是有道理的,我覺得不需要有限制,要有另外一些看法,並不是否定香港是一個殖民地。但僅為殖民地的話,我覺得對香港人、香港社會及香港本土的發展會造成許多誤會,很多地方講得不清楚。我們的出發點是怎樣來明確這方面的問題,從另外一個觀點來看香港社會本身的發展,與殖民地政府是完全沒有關係的。這是關乎市民的力量,是由他們的天才來發展。

到現在為止,我們覺得這還是值得做的,但是很多地方都是不太清楚,我們少談政治上的問題,多談一些社會、經濟、人文的城市、文藝的發展,這些都是靠本土的天才。到了香港的人,兩三代之後,他們怎麼看中國及全世界的發展,在文藝、文學方面,人與人之間及社會都受到各方面的影響,發展是沒有邊界的。


我寫的文章在這方面較為重視,很少談政治問題。當時香港沒有自己的政治,在這種環境之下,對我們了解香港很重要。香港100多年的歷史,主要的動力是來自一般人的生活,不是靠英國殖民地政府,政府管的範圍也很有限,只考慮帝國政府的需要,其他都讓香港人自由發揮,沒有去影響他們。香港人的考慮是完全兩樣,與國外的關係非常密切,有許多人都到國外發揮,如到美國、澳洲、東南亞、日本、中國大陸做生意,到處都會去發展,完全是考慮自己的需要,與英國殖民地政府沒有直接的關係。

本土發展應該從這個來說起,一般人的動力來自中國各地的人,可以說中國每個省都有人在香港,這個環境很特殊,所出的本土天才的性質跟其他地方很不同。要重視這一點,這跟國家的邊界不應該有什麼問題,不是一個政治問題,是人怎麼發揮,整個社會的組織、社群如何發揮他們的力量、精神。香港的特點就是來自這方面。

王賡武《歐亞大陸將再次崛起;習近平集權欲長治久安》2018-08-13《灼見專訪》,採訪:文灼非 整理:鄭榕榕、黃湘鈺 /  下圖:The new maritime Silk Road: China and Asean– Key Note Address by Prof Wang Gungwu)

Comment by 美索 布達米亞 on October 31, 2021 at 9:22pm


一抹霞,芳名萬千。

金色的霞光,猶如一隻神奇的巨手,徐徐拉開了柔軟的帷幕,整個大地豁然開朗了。     

天是一片青色,幾片桔紅色的朝霞稀稀疏疏地分布在天空中,慢慢地朝霞的範圍擴大了,顏色由桔紅變成鮮紅。   

多彩的晚霞在奇妙地變幻著,顏色越變越深,最後變成濃墨畫似的幾筆,更顯得神奇嫵媚。  


夕陽西下,晚霞映紅了半邊天,又反射到江中,江水霎時變成了紅色!真像一朵朵紅蓮綻開在江中,美麗極了! 

紅日西沈,天色逐漸暗了下來。西邊,燒起了一片火紅的晚霞……  天空的色彩真是美妙呀!近處一片紅色,把深藍色的天空映照得格外艷麗。  

來到坡下的河塘邊,觀賞起夏天傍晚的美景來,只見晚霞燒紅了半邊天,映紅了一塘水,染紅了整片山。 
  

霞光的範圍慢慢地縮小,顏色也逐漸變淺了,紫紅變成了深紅,深紅變成了粉紅,又由粉紅變成了淡紅,最後終於消失了。 

朝霞的形態也變化無窮,有的像一隻展翅欲飛的雄鷹,有的像一條鮮艷的紅領巾在飄揚,可一會兒紅領巾不見了,卻來了一匹奔騰的駿馬……真是千姿百態,栩栩如生。  

紅霞照在湛綠的水上,散為金光,而紅霞的欲下沈的日光,也幻成異樣的色彩。一層層的光和色,相擊相蕩,閃閃爍爍的都映現在我眼底。  


一抹霞,芳名萬千。朝霞,晚霞,紅霞,彩霞,雲霞,錦霞,落霞,丹霞,霞光,霞影,霞帔,霞光萬道,彩霞滿天,彩霞繽紛,晚霞如火,朝霞燦爛,晚霞緋紅,晚霞如血,晚霞瑰麗,丹霞似錦,雲霞漂浮,霞光耀日,朱霞爛漫。

我們等了很久,只見東方的天邊呈現出一種奇特的淡藍色。緊接著,出現了紅色的朝霞,那朝霞,看上去就像一位穿著紅色紗衣的仙女,美麗極了!  

Comment by 美索 布達米亞 on October 6, 2021 at 4:55pm


金蓮寶象國(Champa)行紀

這個婦人頭,原是本國有這等一個婦人,面貌身體俱與人無異,只是眼無瞳人。郅夜來撇了身體,其頭會飛,飛到那裏,就要害人。專一要吃小娃娃的穢物,小娃娃受了他的妖氣,命不能存。到了五更鼓,其頭又飛將回來,合在身子上,又是一個婦人。......這叫做個屍致魚(卷7,13上至14上)

馬書(註:馬歡書):其曰屍致魚 ,本是人家一婦女也。但眼無瞳人為異。夜寢則飛頭去,食人家小兒糞尖。其兒被妖氣侵腹必死。飛頭回合其體,則如舊。若知而候其頭飛去時,移體別處,回不能合則死。於人家若有此婦不報官,除殺者,罪及一家(頁5-6)

鞏書(註:鞏珍書):其國中有人家婦人,呼名屍只於者,唯以目無瞳人為異。夜寢時頭能飛去,食人家小兒糞尖,則妖氣入兒腹必死。其頭復回本體,相合如舊。曾有人能以婦人之體移置他處,其婦亦死。但知人家有此妖異不報官者,罪及閤家(頁4)。

費書(註:費信書):相傳屍頭蠻者,本是婦人也,但無瞳人為異。其婦與家人同寢,夜深飛頭而去,食人穢物。飛頭而回,復合其體,仍活如舊。若知而封固其項,或移體別處,則死矣。人有病者,臨糞時遭之,妖氣入腹,病者必死。此婦人亦罕有,民間有而不報官者,罪及一家 。(前集,頁3)。

觀察:馬書、鞏書此段相似,難指《西洋記》據何者。費書分別較大,則當非羅懋登所本。(見馬幼垣《三寶太監西洋記》與《西洋番國誌》

大馬華人編年史

沙巴史

歷史概念

季羨林

沙巴地理

沙巴民族

沙巴

黃堯《故紙尋珍》神山響吟正氣歌 (1)

Comment by 美索 布達米亞 on September 25, 2021 at 10:05pm


漢都亞是華人嗎?

在網上搜索馬來民族英雄漢都亞資料,近年有人提出他實為華人,而非馬來族。這些新發現曾經引起一些爭議,各家以證據來證明本身的考據是對的,因而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根據黃元煥譯《杭.杜阿傳奇》(Hikayat HangTuah,杭.杜阿在我國通譯為漢都亞。學林書局出版)的描述,漢都亞的父母住在杜榮河,父親是杭瑪穆德,母親唐默爾杜瓦蒂。有一天,杭瑪穆德聽聞賓丹國有了國王,便與妻子說:「賓丹是個大京城,較易謀生,我們遷居到那裏吧。我們一家三口都去。」到了賓丹,杭杜阿認識了4個都以「杭」為家族姓氏的朋友,即杭茲巴特、杭加斯杜利、杭勒基爾和杭勒久。5個朋友親如兄弟,均是印尼人。他們知悉安渣盧庫山有位修道長老阿迪普特臘,於是便一起前往拜師學藝,長老傳授給他們各種知識,如將帥統兵之術、未卜先知之術及勇士武藝等等,由於他們武功好,勇敢善戰,被賓丹國王收為內臣,後來賓丹國王決定遷都,另覓地方建立新京城,國王選中了利棠島,建立的新京城命名為滿剌加國(今馬六甲)。

從上面敘述中,讓人了解了漢都亞5兄弟均是印尼的馬來族人。


近年來,經常跑東南亞的馬、新、印尼各地民間,關於漢都亞兄弟的故事,多多少少有些聽聞,一些人指出漢都亞5兄弟原是來自中國的華人。這裏就將這些零星資料整理出來,大家不妨當做茶余飯後的傳說故事來聽,畢竟民間傳說與史實有很大的差別,而且可靠性不高。

話說明朝初年,朱元璋的皇太子早逝,立朱允炆為皇太孫,朱元璋駕崩後,朱允炆登基為建文帝,由於藩王們擁兵自重,各據一方成為他的心腹大患,於是逐個削除藩王勢力,位於北京的皇叔燕王朱棣趁機起兵攻打南京,建文帝戰敗而逃。朱棣遷都北京登基為永樂大帝。下令搜尋建文帝,可是遍尋不獲,建文帝的下落成為一個難以解開的歷史之謎。關於建文帝下落的版本,約有4個:一、焚死說,即在朱棣攻打南京皇宮時被火焚死;二、出亡說,民間傳說建文帝沒被焚死,而是從地道逃跑了;三、為僧說,傳說建文帝逃出皇宮後出家為僧;四、出海說,傳說建文帝逃亡時泛舟出海去了南洋。


民間傳說建文帝出海逃到南洋,永樂帝為了消除心腹大患,便派出武功高強的錦衣衛,這些錦衣衛分布在南洋的印尼、婆羅洲、菲律賓、泰國、越南、馬來土邦等地。而來到馬六甲的約有5名,他們被訓練講當地土語,穿當地服裝,取當地土著名字,衣食住行完全當地化,以掩人耳目,使到建文帝等人以為他們是土著而失去戒備之心。


明朝時的海外華人以福建人為主,所以錦衣衛也以福建人為多。馬六甲5位錦衣衛改了當地土著名字,即Hang Tuah、Hang Jebat、Hang Kasturi、Hang Lekir、Hang Lekiu。若以福建話來譯音,他們的名字音近:漢大仔、漢則捌、漢巧斯都理、漢禮基、漢禮球。他們的名字裏,除了Kasturi為馬來語外,其餘音近福建話。Kasturi取自馬來語的麝貓,據說他本身喜歡麝貓,所以才取了這個名字。而他們的姓氏「漢」,有可能是取自福建話的韓或樊姓。

5位錦衣衛隱蔽身份,改頭換面,衣食住行完全當地化。他們武功高強,受蘇丹邀請當內臣,忠心耿耿為蘇丹效命疆場,無人可敵,成為絕代英雄。他們暗中奉命尋找建文帝,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尋不到就不必回去。結果當然尋不到建文帝,因而終老於馬六甲。

以上只不過是民間流傳的傳說,不可當真。大家泡了咖啡或茶,一面品飲,一面閱讀,讀完這個傳說故事,或許帶給你一個愉快的周日哦!(1.11.2015 《星洲日報》副刊文化空間專欄

Comment by 美索 布達米亞 on September 17, 2021 at 2:43pm


白垚《舊詩紀事

我愛新詩亦愛舊詩,現代詩之餘,偶用舊詩紀事,以其簡而易寫易記。下面幾則,或當時草草記下,或事後追記,記的多是當年藝事,部分可作為我的行狀,按年份編列,可作另類年表。

[文壇則]


《五嶼光景》

讀史讀經還讀劍,江山如畫復如煙,

漫道五嶼光景好,我混龍蛇濁水邊。

(1957年,臺大畢業,入《學生周報》,赴新馬。五嶼,馬六甲舊稱。濁水,吉隆坡爛泥河。)


《學報青青》

學報青青縱所知 ,俚歌班頓竹枝詞,

文章家國華巫印,藝事春秋禮樂詩。

(1957-1967年,在《學生周報》當記者、編輯,兼通訊部活動,工作和學習相長,認識不少作者、讀者、通訊員、學友等優秀青少年,他們多才多藝,日後多成知友。)


《浪拋新卷》

浪拋新卷傖夫惱,噪據山頭縱斧刀,

兒戲何妨長眼看,飄風驟雨不終朝。

(1958年·,《蕉風》詩冊《美的V形》引起論爭。現代詩踉蹌起步,有點孟浪,但如斯稚嫩,卻招來刀斧,也大非所料,當年很是阿Q,遂以兒戲觀之,其實,縱刀斧的人認真得很。)


高原說藝

高原說藝會文時,青在篇章綠在枝,

方外少年多秀美,初聲想象宋新詞。

(1962年,《學報》、《蕉風》在金馬侖高原,合辦兩刊的青年作者野餐會,亦工作學習相長也。)


彩筆華弦

為書麗寶南來事,細檢輿圖共簡編,

采得古城花百朵,我揮彩筆向華弦。

(1957年,初聞漢麗寶故事。1963年,開始構思劇本《漢麗寶》,試以現代詩入歌。華弦指作曲家陳洛漢,日後《漢麗寶》屢獲佳譽,皆陳氏歌曲之功。彩筆應為拙筆,當時,年不少而氣盛,故有此誤。)


閑話四編

主義誇誇無俚甚,蛙鳴各各井觀天,

文壇攘攘吾違眾,現代詩閑話四篇。

(1964年,寫〈現代詩閑話〉4篇,至今觀之,仍是閑話。回顧來時路,當年多少有些勇往不知前路險的莽撞。)


嚇然冬烘

鴻蒙開辟巧題詩,嚇煞冬烘語費思,

蕉窗開後風能透,豈關立異與標奇

(1969年,與牧羚奴、李蒼、姚拓改版《蕉風》,202期起,十分現代,校完清樣後返家,卻寫下這首七言絕句記事。)


現代文風

現代文風浩蕩開,冰峰解凍雪山頹,

溶溶化作天河水,灌向千溝萬壑來。

(1969-1981年,現代文學在《蕉風》、《學報》跌跌撞撞了十多年,終與完顏藉、牧羚奴合編《南洋商報》的《文藝》、《文叢》會合,風氣大開。)

 

江山如畫

風雨滿城曾昨夜,江山如畫又今朝,

河川九派沈刀斧,竟起龍樓百丈高。

(1999年,會雅蒙、早慧、淑貞、春美諸小友,說舊事,話今朝,想起〈浪拋新卷〉一詩中的刀斧,是真兒戲了,當年的阿Q並不阿Q,大慰。)(南洋文藝 5/6/2000)

Comment by 美索 布達米亞 on September 16, 2021 at 9:27pm

白垚《播越千般》

人面桃花依舊在,殷勤崔護去還來,

千般播越餘心跡,湖畔詩書亦快哉。

(1991-1999年,多次返馬與舊友說藝談文。後退休,結廬湖畔,重寫歌劇劇本《寡婦山》。)


白垚《寡婦山 5 則》


《寡婦山前》

江湖世代幾相傳,寡婦山前石一尊,

我聽龍舟勘故卷,渤泥舊事未全湮。

(《寡婦山》是我的第二部歌劇劇本,寫渤泥舊事,傳說來自龍舟唱詞。)

 

《潮生滄海》

雲山自有貞魂在,滄海誰憐劫後身,

十里潮生明月夜,尚吹蘆管佇征人。

(渤泥〔今沙巴〕有山名“神山”,傳說杜順公主在山上望夫成石,因名“寡婦山”。)


《琴臺錦瑟》

明時殘月宋時津,省識東風有幾人,

涉筆炎方癡說夢,琴臺錦瑟付黃陳。

(《寡婦山》有兩套歌劇曲本,吉隆坡陳洛漢譜之於前,檳城黃振文譜之於後。劇本歷經修訂,陳本1991年定稿,黃版1998年修訂。)

 

《海上歌行》

檳城島上黃公子,譜我歌行寡婦山,

四海管弦編大曲,龍船燈火未闌珊。

(1998至2001年,檳城黃振文,為《寡婦山》譜成歌劇。)

 

《麗寶神山》

新詞麗寶曲填初,再賦神山樂自如,

我予陳公一肝膽,陳公報我雙鯉魚。

(2001年11月,吉隆坡第卅四屆歌樂節,將綜合清唱陳黃雙本的《寡婦山》。陳公即陳洛漢,首譜《漢麗寶》,再賦《寡婦山》。)(南洋文藝 9/6/2000)


《南洋文藝》張永修主编的話

1997年11月在吉隆坡舉行的馬華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上,身在美國德薩斯州的白垚再度被提起。他的詩作〈麻河靜立〉,被列為“大馬第一首現代詩”的說法引起相當激烈的討論。

白垚原名劉伯堯(又名劉國堅),1934年生於廣東東莞縣,1957年南來新馬。〈麻河靜立〉詩成於兩年後。60年代,白垚主編《學生周報》,影響深遠。今日許多文壇中堅,如本輯特約作者張錦忠、雅蒙、梅淑貞,即為當年《學報》班底。1969年白垚與牧羚奴、李蒼、姚拓改革《蕉風》,共組編輯團。在《學報》、《蕉風》時期,白垚以劉戈、林間、嚴三湄、葉小柔、菁菁等筆名發表詩文。

臺大歷史系畢業的白垚亦以詩筆寫史。1971年,他的《漢麗寶》得陳洛漢譜曲後上演,為大馬第一部華語歌劇。此詩後又編成舞劇,在國內外多次演出。《漢麗寶》與將在今年歌樂節上演的《寡婦山》,及幾年前完稿的《默迪卡》,共同組成《海上三部曲》,敘述華裔先人當年過海南來篳路之事。

21世紀第一個國際詩人節(6月6日)前夕,《南洋文藝》特為“大馬第一首現代詩”作者作輯,並願借詩人之句:“九月的風雨裏縱一切都零落/ 但你仍有著我全部不變的愛情”,獻給所有文學同好。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