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舒:多男孩
溫埠似非常旺男丁﹐學校裏小一小二班都只七八名女生﹐而小男孩則多達十六七名。

音樂學校亦如此﹐一班廿名學生﹐只得三兩個女生。
  

小女孩們並不覺得是榮幸﹐落了單﹐甚覺寂寞﹐男生又愛欺侮她們。


一日﹐聽見某太太對小男生說﹕"保羅﹐安琪投訴你在操埸推打她﹐可有此事?"


那小男孩鬼靈精地笑﹐某太太自有妙計﹐她慢條斯理地道﹕"保羅﹐我是你﹐就對女生好一些﹐你想想﹐班上男多女少﹐一宜升到六年級﹐畢業晚會﹐你邀請誰去跳舞?倘若女孩子們都不喜歡你﹐你得叫你姐姐陪你。"


大家看著頑皮小男生臉色大變﹐低著頭離去﹐笑壞人。


班上男生多比較難控制﹐他們活潑調皮﹐多手多動又多嘴﹐且又特別愛激惱女生﹐老師甚為辛苦。


可是到了擔擔擡擡之際﹐又是男生多顯得方便﹐還有﹐計算機班上﹐女生一喊幫忙﹐幾個男同學馬上過去援手﹐也是好處。

Rating:
  • Currently 4.66667/5 stars.

Views: 17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August 6, 2021 at 6:03pm


王家新譯 / 勒內·夏爾《黑雄鹿》

流水的潺潺聲進入天空的耳朵。

雄鹿,你越過了千年期的距離

從岩石的黑暗,到空氣的愛撫。

如何,從我的寬敞海岸,我讃賞他們的激情:

那迫近的獵手,盯住你的精靈。

如果我擁有他們的眼睛,在那希望的一瞬,又該如何?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August 4, 2021 at 5:26pm


勒內·夏爾《致阿貝爾·加繆》


睡神攫取了冬季,給它穿上花崗岩。


冬季睡去而睡神化為火焰。而後,屬於人。


這些筆記不屬於一個人的自戀,箴言或是小說。乾草的火焰也能成為它們的出版商。一次,視野內被折磨的鮮血曾令它們失去秩序,把它們的重要性化為烏有。它們寫於緊張、怒火、懼怕、競爭、憎惡、狡猾、瞬間的冥想、未來的幻像、友誼、愛情。這是說,時局對它們的影響巨大。隨後四處飛散,不再被注意。


當一個人的生命隱蔽於苦行之中時,這本冊子不屬於任何人,很難和不時令人產生幻覺的模仿分開。至少,這種傾向被抵制。

這些筆記標誌著人道主義的抗爭,它澄清它的責任,堅守著善,祈望為它陽光的幻想保留一片不可抵達的自由之田,並決定為此付出代價。



1

盡可能,教人如何變的能幹,為了必須到達的目標,但不超越。超越是煙霧。有煙霧的地方就有改變。

2

不要在結局的常規上徘徊不前。

3

把真實領到行動那里,就像一朵滑入小孩兒酸嘴中的花。對失望鑽石不可磨滅的感知(生命)。

4

禁欲主義,就是僵死,一雙自戀的眼睛。我們統計了剁子手將會在我們的身體上製造多少痛苦;然後繃緊心,去和他們面對面。

5 

我們不屬於任何人,除了一盞不可知的燈的金色頂點,我們無法接觸,但它令勇氣和沈默保持清醒。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August 3, 2021 at 10:14pm

詩人的任務就是把舊仇變成可敬的對手,所有富饒的明天都為實現這目標而存在,特別是在這時,帷幔的音階高聳、纏繞、衰落、焚燒,這時大陸之風把它的心靈還給深淵。

這場戰爭會一直持續到柏拉圖式的停戰之後。政治的概念會在悖論中建立,在動亂中,和自負的虛偽掩蓋之下。不要微笑。拋開軟弱的懷疑論;準備好你必死的靈魂,去抵擋城墻內冰冷的魔怪,它們好似微小的精靈。

8

保存的本能在擁有的本能的壓迫下坍塌,理性的生命便失去了壽命長度的概念和日常的平衡。他們開始對天氣的顫抖含有敵意,毫無廉恥地屈服於謊言和惡。在冰雹不吉的墮落中,他們可憐的生存環境被風化。

9

瘋狂的亞瑟,在最初的遲疑過後,加入了我們的冒險,帶來他全部的決斷稟賦。我給他分配的任務,應該可以滿足他行動的饑渴。他服從並自我控制,怕被責備。不這樣,天知道他會把英勇用於何種困境中!忠誠的亞瑟,古時的戰將。

10

全部的勢力、策略和才華,不能取代一點點真理的召喚。這是人所共有的,我相信自己已經完成對它的改造。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August 2, 2021 at 5:07pm

11

我音信全無的修枝刀兄,曾說他自己是龐貝貓的近親。我們知道了他被押走的消息,他的監獄不會再開啟;鎖鏈挑戰他的勇氣,奧地利把他扣押。

12 

把我帶入世間又我趕出去的人,只在我脆弱的時候降臨。我出生時她是老人。我離世時她是年輕的陌生人。

孤單的唯一的行者。 

13

通過圖像看到時間的一望無際。存在和時間有根本的不同。圖像閃耀,它超越了存在和時間。

14

經過兩次使人信服的經驗,我輕鬆地得出以下結論:偷偷混入我們之間的賊是不可救藥的。支持(他以此為榮)寄生蟲的兇惡,在敵人面前躊躇,如一頭圈里的豬他在聽噩耗時顫抖;毫無希望,除了最沈重的煩惱,他這個放蕩之徒。他還可能引來卑鄙的流體。

 我自己會解決一切。

15

孩子們在日無所事事。麻雀建議每週要二十四天,把日切割。就是說把一個日的每個小時分給其它的日子,最好是在用餐時間,因為乾麵包早沒了。 

不應該和它再談週日。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July 24, 2021 at 4:14pm

16

和天使在一起的聰慧,我們原始的憂慮。

(天使,常駐人心中,遠離宗教的妥協;他的聲音來自最崇高的沈默,含義不可估量。肺的調音師,給不可能的維生素葡萄鑲金。懂得熱血,不知道什麽是天界。天使:向心臟東面傾斜的蠟燭。)

17

我的心總是很高興在沃弗納戈逗留,在巴爾多昂家用餐,和菲戈耶爾和印刷工人馬里於斯握手。勇敢之心的懸崖,友誼的城堡。所有可能把把清醒束縛的和把信任減速的,都被驅逐。我們從此在本性面前結合。

18

把想像的成分放在最後,它有轉化成行動的可能。

19

詩人不能長時間在詞的同溫層停留。他必須在新的眼淚中盤屈,並在他的勛章中成長。

20

我想起了這支逃跑者的軍團,他們有著獨裁者的胃口;在這個健忘的國度,渡過這令人難懂的時代後,幸存的人可能看到他們依舊控製著權利。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July 19, 2021 at 10:29pm

21 

苦澀的未來,苦澀的未來,玫瑰叢中的舞會。 

22 

給謹慎的人:遊擊隊的基地下雪了,針對我們無休止的追捕。你們,你們的房屋不會哭泣,你們的吝嗇粉碎了愛,炎熱在一天天重復,你們的火焰不過是為了扶持病人。你們的癌細胞開口說話。故鄉不再有力量。 

23 

雉堞形的現在…… 

24 

法蘭西做出的反應簡直就是一個在午睡時被打擾的落魄之人。別讓在同盟中工作的油漆工和測量員成為新的受難者! 

25 

與日子分開的正午。和人分離的午夜。腐爛喪鐘的午夜,一個、兩個、三個、四個小時都不能止住它的鳴響……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July 15, 2021 at 2:19pm

26 

時間再也不被這樣的鐘推動,它的指針在人的刻度盤上相互吞噬。時間,就是難題,而人是難題的痙攣。 

27 

萊昂說狂怒的狗很美。我認同。 

28 

有一種人總是在他們的排泄物後前進。 

29 

這個年代,有特別的哺乳,加速了惡棍的壯大,往日社會對他們的防範已經成為他們的玩物。在貯備用盡時,這個令他們興奮的機制,會不會在毀滅時也毀滅他們? 

(是極惡之中最不可能的幸存者。) 

30 

阿爾希杜克對我交心:融入了抵抗運動他就找到了真理。之前的他,不過在挑剔而多疑的生命中演戲。不安全感把他毒害。貧瘠的憂愁慢慢將他覆蓋。如今他熱愛,他努力,他積極,他坦蕩,他挑戰。我非常讃賞這個煉金術士。 

31 

我寫的很快。我不能長時間缺席。不斷的表白最終會成癮。摯愛田園對我們的星球不再有任何意義。 

32 

一個沒有缺陷的人是一條沒有溝塹的山脈。不會使我產生興趣。 

(尋找源頭的人和不安於現狀的人的守則。) 

33 

紅喉雀,我的朋友,在公園空空如也的時候飛來;這個秋天,它的歌聲令回憶崩塌,而這是食人怪想聽的。 

34 

與你的家不是結合的結合。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July 14, 2021 at 10:59am

35 

你們將是水果香的一部分。

36 

這個時代,疲憊的天空鑽入大地,人在兩個鄙視間奄奄一息。 

37

革命和反革命戴上面具,準備下一次正面衝突。

短暫的坦誠!老鷹間的搏擊變成了章魚間的扭鬥。人的天賦,自以為發現了正式的真理,實際上把直接害人的真理調節成容許害人。在全副武裝並氣喘籲籲世界邊緣,受到啟發的人浩浩蕩蕩地走上歧路!這時,聚在一起的神經質在傳奇和象征的眼中互相譴責;有肉身的人讓他的身體忍受酷刑,沒有一絲悔意。筆下的花,可憎的花,把它的黑色花瓣轉向太陽瘋狂的肉體。源頭,您在哪里?良藥,您在哪里?結構,你最終會改變嗎?

38

他們任由成堆的偏見墜落,沈醉於錯誤準則的炙熱。和他們合作,給他們驅魔,讓他們輕裝前進,讓他們變的強壯並堅韌;然後使他們相信從某個出發點來說固有的觀點有著極大的局限性,而最終,“事情”是生死之間的抉擇而非一個文明所強調的細膩,一場災難過後,命運的海洋上留不下任何痕跡;我極力想對周圍的人證實這點。

39 

我們在認識的饑渴和被認識的絕望中進退兩難。刺不會放棄刺痛,我們不會放棄希望。 

40 

紀律,你在流血! 


41 

若不偶爾被煩惱隔離,心會停止跳動。 

42 

在決定他命運的兩槍之間,他抽出空閑對著一個蒼蠅說了一聲:“夫人”。 

43 

嘴決定這是讃歌還是喪曲,是毒藥還是飲料,是美麗還是病態;苦澀和它的黎明——溫柔,又變成了什麽? 

可憎的頭在憤怒在變質。 

44 

朋友們,雪在等待著雪,為了一個簡單純潔的工作,在天與地的盡頭。 

45 

我夢想著一個鑲這花邊的國度,熱情,會突然為聖者的工程而憤怒,同時為婦女旁的神明的熱忱而感動。 

46 

行動被重復,每次都完好如初。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July 13, 2021 at 10:06pm

47 

韓波·德·赫亞尼叫我們:偷偷摸摸的人。 

韓波·德·赫亞尼,Martin de Reillannen(1030-1069),阿爾的大主教,是“上帝的和平(英文的命名略有不同,為:Peace and Truch of God)”宗教改革運動主要推行者之一。

48 

我並不害怕。我僅僅是頭暈。必須把我和敵人間的距離縮短。和他們進行水平的交鋒。 

49 

在永恒的虛無中,每天都無所謂也都很美——這是種誘惑。 

(砍下這個樹枝。沒有昆蟲會需要它。) 

50

面對一切,這一切,一個左輪手槍,朝陽的承諾! 

51 

把它從故土連根拔起。把它種在被推定為未來的和諧土壤,收獲是未完的成功。讓它的感官覺察進步。這是我靈活的秘密。 

52 

“鐵砧的微笑。”這個圖像在以前會把我迷住。它蘊含著在閃光中消逝的火星。(鐵砧冰冷,鐵不再通紅,被摧毀的想像力。)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July 9, 2021 at 3:46pm


勒內·夏爾《致阿貝爾·加繆》

53

颳起得狂風沒有創造任何便利。時間一點點過去,我越來越擔憂,在增援路口上巡邏的下士把擔憂變成現實,他們停下,準備展開攻勢。第一個炸彈落地。鮮活的火焰觸到了樹林,在地平線上蔓延。戰機輕巧地轉向,第二次飛過。周圍,五彩絲綢的滾筒四散開來。時間在煉獄般的清晰中與我們對抗,我們分成三組:一組面向烈火,揮舞著鐵鍬和斧頭,第二組衝出去尋找空投下的軍火,把它們堆在貨車旁,第三組負責掩護。瘋狂的松鼠從松樹尖躍入火焰——微小的彗星。

我們勉強避過敵人。黎明給了我們更多的驚喜。

(不要相信傳聞。這個車站的站長厭惡扳道工!)

54

五月的群星……

每次擡頭看天,噁心的感覺壓垮我的下顎。我從自己內部的清爽升起,我聽不到幸福的呻吟,和微開著的女人的低語。史前仙人掌的塵埃把我的沙漠炸成碎片!我沒有能力死去……

颶風,颶風,颶風……

55

人從來都不是復製品,總是窩藏著他的反面。是否會成為慫恿者的目標,決定了他在每個階段勾勒出的秩序。然而,神秘的壓抑,荒謬的靈感,從火葬場宏偉的奔忙中湧出,如何強迫自己視而不見?啊!在樹皮的四季中慷慨前行,此時扁桃在顫抖,釋放……

56

詩歌是憤怒的升華;詩作,無聊的放牧者的遊戲。

57

泉源是岩石,語言被切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