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網路,特別是移動網絡

生活變為碎片、斷章

但是美並沒有離開,只是跟著我們碎成雜句

躲在社群媒體說說笑話、刷刷嘴皮

拋些警句、格言、留言;隨時在風中變了塵埃微粒

將這些雜句、碎章收集起來

可縫成百家花布似的暖暖軟被

加了心跳的旋律,就是俳句

給一個一個的腳印命名


Photo Credit: ARTEMIS by shlomi nissim

Rating:
  • Currently 4.75/5 stars.

Views: 90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ne 24, 2023 at 2:42pm


陳明發〈樂團〉

這世界上有很多優秀的男女,以及自以爲優秀的男女。

還有一種,自以爲很優秀,卻怕被人忽略了,或根本就不承認他優秀。

所以,常常不甘寂寞,拿出一把大喇叭來叫喊;有事無事,有理無理都狂吹一輪。

有位友好當年受禮聘到山打根教銅樂,四十一年後功德圓滿雖説告休,每週還是回到學校放牧音符,撫育又一代的文化性靈。

翻閱有關他的樂隊故事材料,我覺得這社會到目前爲止還有一定的公理與秩序,多虧了有像這位兄弟如此的一代人,一直默默在自己崗位培育懂得團隊、追求和諧、經營旋律美的新一代。

                                                                               (Source: https://www.pinterest.com)

這社會近年來一直在動盪中,歪理亂序層出不窮,都是一些人怕大家説他們不優秀、懷疑大家隨時拋棄自己,所以竟日忙着圍敵防洪而無暇做正事的結果。

噪音四起唯有避之三舍,我都上網去看那些樂團的演出。

還好有TikTok與優管等串流媒體,耳根不僅能清淨,還看得見團隊、旋律在優美的秩序中創意地變化,召喚人心最深處善的盼望。

任何真實的、誠懇的澄明、崇高,都不需要自欺的口號。

但總得有個譜。
(24.6.2023)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ne 21, 2023 at 4:24pm

陳明發〈熱帶雨林的設計靈感〉

在香港導演劉偉強2018年拍的《武林怪獸》一片中,那隻平時可愛萬分無異於寵物的小獸,就像西洋漫畫中的那位綠巨人,一旦心生殺機不僅立即變成一頭大怪獸,還具有綠巨人所沒有的超凡魔力。電影在中國上映時安排在新舊年交替期間,大概爲討個好兆頭吧,這隻怪獸取名“招財”。片裡的各路人馬,爲了求財、升官或得天下而繞着它登場的居多,稱它“招財”很合理。故事説,這是南海渤泥邦所進貢的一頭珍獸。渤泥,婆羅洲古名。這頭怪獸的設計,使人想起婆羅洲森林裡的銀葉猴(Silvered Langur)。這對本土內容文創工作者來説,無疑是一個極好的提醒:在我們豐饒的自然資源裡,處處存在着珍奇的靈感泉源。(21.6.2003)

                                                       (上圖:怪獸“招財”;下圖:婆羅洲銀葉猴)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April 21, 2023 at 12:41pm


陳明發〈志工旅遊〉

有位友人多年來參與泰北公益行,沒人發現這其實是一種「志工旅遊」(volunteer tourism);人們旅遊是吃風,他們是辦公益,如給他們的華校講課,作社區建設。也有關心本身高知識含量議題的義工,如研究如何照顧正受威脅的熱帶珊瑚。我二妹正在新大唸海洋生物博士學位的小兒子,便是在大學體制外自費參與這樣的環保活動。這是什麽意思?他潛海的地方雖說是世界级的景點,如沙巴的詩巴丹與印尼的巴厘島,長時間住的却只是簡陋的營帳。可是,他對南海水域底下的理解與體會,肯定比住在高檔度假村潛水愛好者來得深刻。這不僅是開風氣之先的生活風格,也是一個社會意識水平的一個面向。(21.4.2023)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April 6, 2023 at 11:00am


陳明發·歷史微積分


如果歷史是一部書,現在要學的,是有關如何來重新看待、解讀與應用這部書。有時我翻有關微積分的數學書,很多新發現,是因為對於舊狀況,推演出更有力的方程式,從而影響人解決問題的視角與方法。這種情況,居里夫人、愛因斯坦和楊振寧諸子都有很美的形容,叫詩性。因為生命從而出現不一樣的pattern。大馬當今政治是什麼pattern,我們再推演都是陷入無解的死局,需要新的方程式。回去看歷史,就是去看新的elements,看如何撞擊出新元素。今天的中國崛起,相信馬克思思想是核心,可是今天的馬克思思想,早已經不是馬克思在1980年代的《資本論》所說的那一套(1.0版本),而是經過這百余年來多少優秀的學者所撞擊出來的新內容/新版本。習近平班底提出「習近平思想」,雖然中共沒強調,實際上是比「鄧小平路線」更高層次的東西(請留意他們網上透露的內部文件之修辭)。西方走錯路的地方,是他們對左派政治的認識,還停留在1950年代的冷戰階段。在馬來西亞,東西方的好東西都在這裏找得到,就像沈聯濤所說的,爾今最好的知識都在網上,照理找得到南海pattern(陳明發 6.4.2023)


我出身文學,學的是管理,專攻的是(知識經濟情境中的)群體創造力。這樣的背景,讓我了解到跨科培訓的重要。到我這個年紀很多朋友都退休了,有者從教育崗位退下來,看今天民族的出路,寄望還是在教育。尤其是看先進國的大膽做法,其中包括部分獨中追隨先進國/地區所力行的STEAM(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rt Mathematics)教育模式。民族中的文教人才不少,大家不妨共同探討此議題,支援我們的華校/華教/華商(人才)。(陳明發 6.4.2023)


鄰近馬來西亞的中華圈成員新加坡、香港與臺灣,其實已經在推動這STEAM模式。


臺灣:一次了解STEAM教育

香港:我們的STEAM教育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21, 2023 at 9:22am


陳明發·老不老,自己知道

變老,是自己的事

變得年輕,只有妻子知道怎麽回事

完成年輕時沒完成的活兒

則可能是大家一起來的玩意兒

 (21.3.2023)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16, 2023 at 9:42am


陳明發〈數字人文&超級AI

1960年代,日本工廠已經啟用Industraial Robots, 1970年代家用電腦面世,1980年代開始全球普及,1990年代中進入互聯網,2006年進入Web 2.0,新世紀進入多媒體上網,發展至今日的超級AI,Open AIGPT 4.0近日也將面世了;谷歌的Bard與百度的「文心一言」。很期待看到數字人文的研究追得上去,這肯定能大開我對文創領域的眼界。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9, 2023 at 5:21am


陳明發·培訓師的心理學體驗

我的本業是企管。從人力資源發展領域進入心理學,對心理學的基本認識很粗淺。

因為「人力資源」的本體是「人」;我在成人課堂裏所面對的,雖是企業或組織的領導或幹部,畢竟也是有著七情六欲、喜怒哀樂的「人」。

所以,對個體cognitive、affectivepsychomotor方面的心理功能,多少要有一定的認識。這跟韓愈的「傳道、解惑、授業」的道理其實是對應的。

只是在師生實際互動時,要費不少心機在設計那學習體驗的完整過程。

學習若無效,就沒有下一季的合約了。企業世界,好現實。

我過去也委托真正心理學專業出身的導師,協助主持相關的心理輔導實務。

關於AI的問題,2023開年以來,不少人見面都在談ChatGPT對話機AI,真的很興奮。

即使是和工程背景的年輕人談起來,大家都說:還在努力了解中。

但大家有這麼一個初步的說法,其操作是根據人的學習過程邏輯而編碼的。

換句話說,它懂得自己學習、自我反饋與調整,有著心理學對人的「記憶」與「認知」等功能所理解的結構。

這方面,海涼兄應該有更專業的見解吧。

謝謝海涼兄的分享,從人類自身學習的認知能力到「機械學習」(Machine Learning),人類的福祉才是我們的終極關懷。

而這份現世的福祉,脫離不了我們僅有的地球。

前两年,閱讀石黑一雄的Never Let Me Go(讓我活下去),跟著複製人與人類共存的感情激蕩走到小說的最後,一路上真的只能用「顫栗」一詞形容本身的反應。

倫理,應該是我們與機械共在時,在認識與實踐上終極要關懷的議題。


我曾在澳洲昆斯蘭布里斯班的克禮菲大學修了個「工藝管理碩士」學位。

就像擁有MBA的男女很大部分只能替人打工,並不會做生意;MTM者,也只是在企管場子裏做點人與機械之間的創意中介工作。別想做IT巨子。

還好的是,就像企管有杜拉克等大師在幫忙思慮,人在職場裏如何可能「人性化」,「創新化」......別讓馬克思太操心:你們都異化了、物化了。

沒學過機械的人面對機械,想和機械和平共處,不想物化、異化,「人性化」的議題還是要操心的。

我在這樣的情境下摸象似地抓摸AI,塵心太重,想來想去都是應用的問題。


挑戰在於那個套語:持續性;玩物壯志且壯膽沒錯,可是,能好到哪裏去?能好得長久嗎?

同意海涼兄說的,專業事交給專家做。他們能把相關尖端知識探索與結構起來是好的。

但也有些人跨界去探索,把一些關於福祉、倫理等的理論與實踐方法給建構上來,這樣的工作應該平行。

每次用到「應該」這詞就遲疑。

過去帶領過聚焦科學與創新的工委會,可以禮邀一些大學校長、院士等高人來「腦力激蕩」,整理一點內部材料,或寫點報告呈給有關部門。現在人不在其位,不確定是否還有這樣的動作。

因為佛洛伊德的因緣,和海良兄從人的意識、認知世界,談到ChatGPT,我的思維在這中間的綿延,其實一直沒脫離「語言」。

複製是在「大語言模式」邏輯下工作的。

我忽有奇想,記得諾姆·喬姆斯基在哪裏接受訪談時說過,語言固然有交流的功能,但很多人忽略了的是,語言有非習得、非理性、遺傳的成分。(查實:《未来啟示錄—蘇美思想家談未来》,[波]維克多·奥辛廷斯基,1988年,上海譯文出版社,110-119頁)

這些被忽略的部分,GPT 本身懂嗎?


(榮格在這裏或可幫忙補充,此註,不延伸、打岔。)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9, 2023 at 5:20am

吳兄提到心理學所研究的情感(affective)要素。疫情以來,我有了較多而整體的時間,整理了部分過去的寫作與工作劄記,發現這輩子走過的好些地方,許多年過去了,不少記憶還是非常清晰與具體。

而且,它不是簡單的「重現」、「複製」,而有「一直跟著我活過來的」的體驗。包括以不同的形式在夢裏浮現。

我想這和個人的情感有關。

我想知道的是,Generative Pre-trained Transformer 會發夢嗎?

做了一輩子Trainer, 我有法子和電腦交心嗎?(23.2.2023)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8, 2023 at 5:29pm


陳明發·組織/工業心理學


Organizational Psychology
這領域,在我修人力資源開發課時,有接觸到Organizational Theory,裏頭提及的著名心理學家當然少不了Frederick Irving Herzberg諸子。

1980年代,幾乎所有工商組織都只有「人事部」,連政府部門都叫「勞工部」;我跟人說我的工作是「人力資源開發」,他們以為我是帶人去日本跳飛機的。

所以能明白《忘海的日子》作者呉海涼在1980年代,自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心理系畢業回来,雖然貴為該系第一位馬来西亞畢業生,而且還是學習工業心理専科的第一位馬来西亞人,學成歸來後要學以致用求報國有多困难。

凡事要時間去成長、成熟。

 

公司人事部改名人力資源部,職務除了僱用與紀律員工外,開始想到也要「資源開發」、「人才培訓」等,是1990年代中以後的事。

1997東亞金融風暴後,工作放緩拖至跨世紀,我想想半工讀還應付得來,便在國立南澳大利亞大學修個企管博士學位。

也夠諷刺的,我的論文研究的是「組織創造力」(Organizational Creativity),居然沒把握好跨世紀時企業轉型的時機,許多領域其實都要求更專業化。

例如說,海涼兄提及的Organizational  Psychology,普通培訓師手中若有一張Certified Trainer for Organizational/Industrial Psychology,在企業培訓圈便更能掌握新優勢。

 

我原有公司的特約培訓師,除了提供這項教育服務,還有好些領域也都需要其他大有出路的類似的計劃。

我後來大病了一場,原有的工作都脫手了,專心追上因病停頓了一段時間的功課,什麽也没再去追踪。

當中的機會成本,真的不足為外人道。

回到Organizational Theory/Psychology場域,跨世紀以來出現了一些新概念/理論,越來越讓人由衷尊重企管研究者的遠見。

例如,體驗、美學、詩性、哲學與敘事等訴求,已逐漸成為組織要素。就像以前提到「以人為本」、「人的因素」等,新訴求具有歷史轉折的深遠意義。

我知道AI會寫詩(大語言模式的邏輯組合)。但它具有「詩性智慧」嗎?

Organizational Creativity(Willis Harman, 1984;《未来啟事錄》,1988,188頁)的視野出發,我們也許要界定High Creativity——Low Creativity之分了。

A1很快會完成低度創意的工作,高度創意會受到何等挑戰,尚在觀察中。(延續閱讀:愛墾慕課·文創篇)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8, 2023 at 11:17am


陳明發〈為國家打脉〉


友人建議,大馬各領域精英針對馬來西亞現況各掏方案,寫本書「為國家打脈,從民間開始」。


這是好事,當然要大力肯定與勉勵。


但我沒說,我其實一直就在想法設法透過文創,給民間提幾桶鮮泉水。


我如果是精英,就說得出口;如果是網紅,更會不計後果大大聲地說。


我過去近40年,大部分培訓與咨詢業務,都是在沙巴、砂拉越二邦。


感恩在心,今年能寫一部書和友好們共享,就心滿意足了。


寫作主題就鎖在1997年以來我努力焦點的文化創意領域。


在目前泛政治的氛圍中,文化與經濟探討幾乎缺席,讓人期待更全面的探討。


我所謂的「經濟探討」,指的不是拼了老命稱贊預算案是「天才作品」之類的評論。


我迷信:在文化與文化之間,文創是共同語言。


許多事眼下還在演變中,一直占據這個國家大部分人無謂的想像與猜測。


大家都在吵「我的路」,「你為何破壞我的路」的時刻,往後怎麼共同走的路徑圖,反而忽略了。


加上宗教成了籌碼,國家民族許多關鍵課題,都無奈變得「冷門」,「不在視野裏」、「不在議程中」。


若中立者能為整體的國運,不為政權更替/領袖去留而思慮,或有機會貢獻他們的洞見。


友人的建議,讓我想起青運在1980年代所做的工作 ~~定期廣邀各黨各派各領域的高人來為青年給予建構未來的建議。


「九州風氣恃風雷,萬馬齊喑究可哀;我勸天公重抖擻,
不拘一格降人才。」([清]龔自珍:己亥雜詩·其一百二十五)

(7.8.2023)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