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cca Light's Blog (143)

留白:木心散文及其現象管窺(下)

這樣的開頭,雅固然是雅,俗也俗到了家。滬上方言,遂成了木心漢字魔方中十分耀眼的色塊,活潑潑,水靈靈,土得掉渣兒,俗得夠勁兒。木心不是上海人,但他筆下的上海真是“比上海還上海”,張愛玲的上海,王安憶的上海,王家衛的上海,還有其他什麼人的上海……都被他甩在後面了。再看《吃出名堂來》的一段關於豆漿要不要加雞蛋的對話:



“喔,老先生,儂早,請坐,甜漿鹹漿”




“鹹格。”




“好,鹹漿,雞蛋一只兩只”




“今朝勿要哉。”




“哪能拉”…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April 10, 2017 at 9:52am — No Comments

留白:木心散文及其現象管窺(上)

1

2006年伊始,不甘寂寞的中國讀書人共同敘寫了一個久違的閱讀神話。一位年近八旬的華裔老人,端坐於大洋彼岸的美利堅,用他多年來一筆一劃構建的漢字魔方,蠱惑著早已不知漢字為何物的大陸同胞們。位於神話中心的這位老人,名叫木心。

木心,本名孫璞,1927年生,浙江桐鄉縣(一說烏鎮)人。上海美術專科學校西畫系畢業,曾任杭州繪畫研究社社長,上海市工藝美術中心總設計師,上海市工藝美術協會秘書長,《美化生活》期刊主編,交通大學美學理論教授。自1982年起長居紐約,從事美術及文學創作,作品多發表於台北及紐約的報刊。1984年,台灣《聯合文學》創刊號推出“木心散文個展”專刊,引起所謂“文學狂飆”,一時“人人爭問木心是誰”。…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April 10, 2017 at 9:52am — No Comments

朱光潛:散文的聲音節奏(下)

當初姑娘來了,那不是我陪著頑笑!憑我心愛的,姑娘要,就拿去;我愛吃的,聽見姑娘也愛吃,連忙的收拾的幹幹凈凈,收著;等著姑娘到來,一桌子吃飯,一床兒上睡覺。丫頭們想不到的,我怕姑娘生氣,我替丫頭們想到。我心裏想著:姊妹們從小兒長大,親也罷,熱也罷,和氣到了底,才見的比別人好。如今誰承望姑娘人大心大,不把我放在眼睛裏!…… 這只是隨便挑出的,你把全段念著看,看它多麼順口,多麼能表情,一點不做作,一點不拖沓。如果你會念,你會發現它裏面也有很好的聲音節奏。它有駢散交錯,長短相間,起伏頓挫種種道理在裏面,雖然這些都是出於自然,沒有很顯著的痕跡。 

 我也分析過一些寫得不很好的語體文,發現文章既寫得不好,聲音節奏也就不響亮流暢。它的基本原因當然在作者的思路不清楚,情趣沒有洗練得好,以及駕馭文字的能力薄弱。單從表面看,語體文的聲音節奏有毛病,大致不外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文白雜糅,像下面隨意在流行的文學刊物上抄來的兩段: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April 3, 2017 at 11:03pm — No Comments

朱光潛:散文的聲音節奏(上)

咬文嚼字應從意義和聲音兩方面著眼。上篇我們只談推敲字義,沒有提到聲音。聲音與意義本不能強分,有時意義在聲音上見出還比在習慣的聯想上見出更微妙,所以有人認為講究聲音是行文的最重要的功夫。我們把這問題特別另作專篇來討論,也就因為這個緣故。我們把詩除外,因為詩要講音律,是人人都知道的,而且從前人在這方面已經說過很多的話。至於散文的聲音節奏在西方雖有語音學專家研究,在我國還很少有人註意。一般人談話寫文章(尤其是寫語體文),都咕咕嘍嘍地滾將下去,管他什麼聲音節奏!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March 30, 2017 at 4:11pm — No Comments

李醫平:樂聽市聲心如水——張愛玲散文創作簡論(下)

2



從影響和淵源上看,晚明小品和英國散文可以說是中國現代散文的兩條巨流。在《中國新文藝太系》散文卷導言中,論及現代散文的發展,周作人強調“現代的散文在新文學中受外國的影響最少,這與其說是文學革命的,還不如說是文藝覆興的產物”,所謂“覆興”,指的是古來言志派文學,尤其是明末公安派小品文的覆興。受這一派影響的作家有周作人、俞平伯、廢名等。導言的另一位作者郁達夫則特別看重英國散文對中國現代散文的影響,他認為英國散文所以能在中國有深遠的影響,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中國所最發達也最有成績的筆記之類,在性質和趣味上,與英國的Essay很有氣脈相通的地方。”Essay一般譯作小品文,朱湘、梁遇春、梁實秋、林語堂、錢鐘書、張愛玲等都可以說是承傳英國小品文這一派的作家。…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March 30, 2017 at 4:11pm — No Comments

李醫平:樂聽市聲心如水——張愛玲散文創作簡論(上)

讀張愛玲的小說,那些“說不盡的蒼涼故事”總予人一種作者獨坐雲端俯視蕓蕓眾生的感覺。而她樸朔迷離的身世與經歷,更是為她增添了諸多的神秘色彩。但只要翻開她的散文集,我們就會看到一個鮮活如初、俏皮機敏的張愛玲在那時“嘁嘁切切”地與人“私語”著:她的童年、她的天才夢、她喜歡聽的種種市聲……

 要研究張愛玲,不能不讀她的散文。這不僅因為如上所言,在她的作品裏我們能讀到一些諸如她的身世傳奇、她的藝術旨趣、她的審美意向等對於研究者極為重要的第一手材料,更重要的是她的散文有著不可替代的特殊個性。它們與其小說的藝術成就一起形成了現代文學的一道特異的風景。…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March 30, 2017 at 4:10pm — No Comments

朱大可:中國散文的五種困惑

散文的第一種困惑,是它的家族成員究竟有多少“百度百科”上的所謂“散文”詞條,將散文概念無限放大,甚至政論和歷史都被算作散文,達到了殊為可笑的地步。而這正是笨拙的“文藝理論”所堅守的“宏大陣地”。盡管亞裏斯多德在《修辭學》中指涉了包括演講在內的各種文體,但不等於使用修辭手法的文體都屬於文學。這種古老的邏輯陷阱,誤導了大量散文專家,而他們胡亂歸類的結果,就是把甲骨文、青銅器銘文、史稿、奏疏、詔書之類,統統算作“散文”。按照這種邏輯,則行政公文及各主流大報的社論(政論),都應當劃入散文框架。中國五十年代跟蘇聯交惡時的“九評”,振振有詞,聲色俱厲,可算作“政論式散文”的經典之作,可惜的是,迄今為止,沒有任何散文選集,會把這些玩意兒裝進自己的籮筐。文學內部文體和文學外部文體,這兩種截然不同的事物,從未有過正常的分野。…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March 28, 2017 at 5:06pm — No Comments

戴建業:讀現當代散文雜感(四)

——聞一多文章雜論

引言

聞一多先生的《唐詩雜論》我讀過多次,有時是作為學術論文來讀,有時則是作為文學散文來讀——作為論文來讀能見出聞先生新穎的見解,作為散文來讀能感受到聞先生鮮明的個性。聞先生淵博的學識,精微的體驗,深刻的思想,敏銳的才思,強烈的激情,俏皮的文筆,都熔進了這本薄薄的小冊子中,它是一本學術經典,也是一本文學經典,它是一本薄薄的“大書”。下面是我讀它的隨筆雜記,它們先發在我新浪的微博中,再輯錄在自己的博客裏,並加一個標題——《聞一多文章雜論》…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March 24, 2017 at 9:23am — No Comments

戴建業:讀現當代散文雜感(三)

引言

這兩天又在我的微博上發了幾則有關梁啟超、胡適先生的隨感,都是一些隨意閑扯和縱筆雜談。梁任公那幾則雜談是與博友的對話,一位青年朋友要求我談談梁與胡文章的優劣,我憑印象談了兩點個人意見。其實,我一直認為文章很難像桌子、沙發一樣量出個長短,在才華比較接近的作者之間,可以看出差異,但很難分出高低。讀者對文章各有喜惡,但讀者喜惡並不決定文章好壞。

 

梁啟超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March 19, 2017 at 7:22pm — No Comments

戴建業:讀現當代散文雜感(二)

引言

開學前兩天在家中重溫魯迅,多年後再讀他的《朝花夕拾》和《野草》別有風味,不時又想起“文革”時讀魯迅作品的情景。那時讀魯迅是為了寫“大字報”,自覺不自覺地愛模仿魯迅的筆調和語言。其實當時根本讀不懂魯迅,只是錯將他的深刻當作尖刻,誤將他的冷峻當作仇恨,從他的機智中學到了強詞奪理,從他的批判中學到了罵人——學虎不成反類犬。…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March 19, 2017 at 7:22pm — No Comments

戴建業:讀現當代散文雜感(一)

春節有閑在家讀閑書,隨手亂翻現當代作家的散文,翻著翻著自然就有很多雜感。這兩天“老夫聊發少年狂”,每天將自己的閱讀感想發在微博上,下面就近三天微博上雜感的輯錄。由於微博上每條不得超過140字,每則雜感了也就以140字為限。

可惜自己腹中既儉,不能像周作人那樣涉筆成趣;識解又淺,不能像魯迅那樣益人神智;靈根更鈍,難得像錢鍾書那樣體悟入微。好在發微博可以任情快意,不須琢磨章法,不必修飾語言,所以每則雜感多少還有一點自然風致。當然,“自然的”不一定就是“好看的”,否則,那些未經整容的姑娘豈不都是天仙?

 

一、周氏兄弟

 …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March 19, 2017 at 7:21pm — No Comments

張潔:揀麥穗

小按:這篇樸素平易的散文,在1979年刊出,被著名作家王安憶認為,意義非同尋常。王安憶說,這篇散文“在當時非常轟動,我以為它對於中國文學是具有重要的推動作用。從1949年到1976年,我們對文學的要求是非常意識形態化的,文學總是擔負著重大的社會責任,幾乎是一種集體意識的產物,作為創作者的個人則被壓抑著。因此,張潔這篇小小的《揀麥穗》,便以它鮮明的個人化而開創了變革的風氣。我以為,《揀麥穗》在新時期文學裏的作用要超過打頭炮的《班主任》、《傷痕》,因為它開辟的是文學本身的道路,而不僅僅是揭示了新的社會問題”。

 

在農村長大的姑娘,誰不熟悉揀麥穗這回事兒呢

我要說的,卻是幾十年前揀麥穗的那段往事。…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March 8, 2017 at 8:18pm — No Comments

戴建業·珍惜漢字,熱愛漢語——答《中國青年報》記者問

問:目前聽寫節目的走紅,暴露出了國人書寫能力的退化。很多人在電腦上可以行雲流水,但在生活中手寫卻提筆忘字。作為從事文學研究方向的大家,您怎樣看待這樣的問題?

 答:謝謝!我不是從事文學研究的“研究大家”,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教師。

 電腦輸入給人們帶來了方便,也造成人們書寫漢字能力的退化,這就是古人所謂“有得有失”。我自己普通話不好,拼音輸入有困難,一開始就學五筆輸入,我現在還沒有發現自己提筆忘字的現象,我建議青年朋友學習五筆輸入法。…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March 8, 2017 at 8:17pm — No Comments

張志揚:死去的是美黛蓮(8)

醫生需要純潔的妻子或健康的子民(服從)。別的因素不提了,僅在自然差異上,醫生很難如願。他比茜芬年歲長得太多,僅此一點,要茜芬同醫生建立單純服從的性關系,靠自然正義怕是不夠的,必須來點強制與禁錮,於是,性關系變成性監獄(包括性行為中的不和諧,更談不上極至或性想像上的極至)。當然,強制與監獄之間不是非此即彼的,會有許多中間環節,然而再多,不協調的病態總是存在著了。麻煩是,作為統治者的醫生, 看不見自己的病態,相反,他習慣性的或自欺性的還要把自己的病態投射到對象的病態上以至造成雙重的錯覺。例如,醫生不可能認為茜芬同建築師的性關系,在婚姻法的自然法基礎上是自然正當的自然性愛,而予以調整之。他只能把他們判成罪惡的通奸行為,必繩之以法而後快。除了個人的私怨,更重要的理由是整肅社會風尚,建立社會法制。是呀,都這樣去尋找自己的性伴侶,社會不亂套了嗎可是,作為權力代表者的醫生,是否首先想過,他用權力購買性行為的合法性是自然正當的嗎…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February 28, 2017 at 10:32pm — No Comments

張志揚:死去的是美黛蓮(7)

總之,可能有種種原因知性而不淫,概括如上者:

“性淫”、“意淫”、“性合”、“性愛”、“性精魂”、“性靈”等。

──可以把它們看作“性的品級”。

但有一個原因與性最為正常關切而可上升者,又不以淫蕩等性視之,它就是“愛”。(“愛”自身的區分不在本文的旨趣內。)…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February 28, 2017 at 10:31pm — No Comments

張志揚:死去的是美黛蓮(6)

現在突然暴露出侯爵從未示人的性與愛、性與美的認同感,可見他多麼深地珍藏著,仿佛那才是他貼己的本性。但這純然是屬己的,不足與外人道。所以,院長一點破,他決不能示弱,必須強力掩蓋起來。侯爵必須維持自己戰鬥的形象——性暴力。何況,在侯爵看來,院長已經成為“醫生牽著騮的馬”,已經“加入到這場遊戲中來了”。

當然,我完全可以懷疑,這是影片自己按上去的“人性”教化的狗尾巴,它破壞了薩德侯爵“性暴力”的不妥協形象;或許薩德侯爵當真後悔了何不施暴於美黛蓮,讓一個幹凈的肉體逃脫了性的詛咒——難道有性例外的純粹肉體嗎該死!…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February 27, 2017 at 11:34pm — No Comments

張志揚:死去的是美黛蓮(5)

2

首先應該正視幾組主要關系:

一組:國王(或醫生)——薩德——神甫 (權力/ 性或瘋/ 道德)

二組:醫生——薩德——美黛蓮 (權力/ 性/ 愛)

三組:神甫——美黛蓮——薩德 (道德化的神/ 愛/ 性)

四組:布尚——薩德——茜芬 (性欲或惡/ 性/ 性愛)

五組:國王、醫生、神甫——瘋人式的群氓 (整治/救治;壓抑/挑逗)…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February 25, 2017 at 4:32pm — No Comments

張志揚:死去的是美黛蓮(4)

我知道這問題沒意義,因為每一個肯定或否定的反例都很容易成立。

盡管如此,這個問題又決非毫無意義,似乎它的無所問總有所問。一般總把“性”放在“男女關系”中理解(漢語日常語言中的“男女關系”十分準確地直指“性關系”),而“男女關系”是人的“自然關系”,人的“自然關系”是人的“社會關系”的自然尺度,“自然關系”的“自然”是怎樣的、或“不自然即變態”是怎樣的,便成為人類學、社會學、病理學的首要問題。於是“性問題”隨著“性關系”一下落入實證科學領域,成為人類社會行為的統計對象、規範對象或教化、治療對象:除了數字化,就是肯定,否定,矯正、治療等等。

可是,我們的主角──“性書狂人”顯然不屬於實證領域,即不能在人群中尋找正例或反例以資證明便可了事。換句話說,把這個問題放到人群中憑經驗問答,等於無。…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February 20, 2017 at 10:45pm — No Comments

張志揚:死去的是美黛蓮(3)

神甫跑進了儲藏間,桌上的紙染滿血跡,布尚從側門退走,渾身是血,神甫轉身猛然發現盛水的大圓桶有水溢出,瞎子媽媽摸到桶邊,神甫從水裏撈出美黛蓮……



布尚被關進了醫生特制的人形鐵籠。醫生對院長說,布尚不守紀律、無良心、不講道德,但不怪他,他是受了故事的影響,重演故事的情節。醫生拿出一張染滿血跡的紙放到院長面前,說,你在天主面前接受審判時,如何解釋這張紙?



院長舉著火把下到地窖,斥責侯爵害死了無辜的女孩。侯爵無所謂地說,從來沒有一部作品像我的作品這樣具有實效。



是嗎?院長問,你為什麼不和她上床?



侯爵說,上過無數次,她總嫌不夠。院長說,你撒謊,你無能,你是因為愛,我檢查過,她仍然是處女。…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February 15, 2017 at 8:35pm — No Comments

張志揚:死去的是美黛蓮(2)

美黛蓮在幕後當劇監,安排演員出場,當幕前幕後大家笑著注意台上古怪的動作時,花癡胖子布尚悄悄從後面捂住了美黛蓮的嘴,另一只手撩起了美黛蓮的裙子,嚇得美黛蓮一邊掙扎,一邊抓起了旁邊火爐上的烙鐵向布尚的側臉推去,烙得布尚大叫起來,將後台的幕布也撕碎了。院長急忙跑到台上抱住驚魂未定的美黛蓮,對侯爵說,你真的要同歸於盡嗎?侯爵出來解釋說,這不過是在演戲。有位貴婦人在台下對侯爵夫人說,責備誰作者,還是他的思想醫生冷冷地注視著台上,一言不發地離開了劇場。



(電影《鵝毛筆》劇照…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February 14, 2017 at 10:51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