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cca Light's Blog (187)

朱湘·書

拿起—本書來,先不必研究它的內容,只是它的外形,就已經很夠我們的賞鑒了。

那眼睛看來最舒服的黃色毛邊紙,總是紙色已經在我們的心目中引起一種幻覺,令我們以為這書是一個逃免了時間之摧殘的遺民。他所以能幸免而來與我們相見的這段歷史的本身,就已經是一本書,值得我們的思索、感嘆,更不須提起它的內含的真或美了。…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8, 2017 at 9:27am — No Comments

朱湘·海外寄霓君

霓妹,我的愛妻:…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September 16, 2017 at 10:00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12)晚清革命派作家對民間文學的運用

晚清革命派民間文學的活動,從某種意義上說,更為重要的是他們在自己的著作中對民間文學的運用,當時革命派作家這方面活動的領域是相當廣闊的,所起的實際作用也是相當大的。

當庚子義和團…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September 16, 2017 at 9:59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11)作為民間文藝學者的魯迅

單從偉大的文學家而言,他不但是傑出的短篇小說家和文化批評家,優秀的散文家和古體詩歌作者,又是有創見的文學史家(特別是小說史家),是廣博精嚴的文獻學者,是多種藝術的評論家和鑒賞家。同時,他還是一個卓越的民間文藝學者,在這方面,他不但具有濃厚的興趣、深湛的教養,而且具有極精辟的見解。即使魯迅生平沒有上面所述的多方面的卓越成就,只有民間文藝學方面的這些活動和貢獻,他在我國民間文藝史上的位置也是不容忽視的。

像其他方面一樣,對於魯迅在民間文藝學上的活動和業績,學術界同志已經進行了許多探索,發表了好些文章。應該說,還差得遠。因為在這個領域裏,還有許多疆土有待開拓。本篇要談的是魯迅作為一個民間文藝學者的性格,即他這種學術成就的特點。…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September 16, 2017 at 9:59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10)槃瓠神話的考察

槃瓠神話是中國南方少數民族祖先起源的神話。具有高度的文化史的意義,在這個神話中,我們可以窺見原始人生活、習慣及思想的一斑。如果把從古到今世界上各民族的同類神話搜集起來,進行精密的整理和研究,這對於闡明人類幼年期的文化史,無疑將會有幫助的。

槃瓠神話雖然只是偶然地被記載在早期的中國文獻上,但這終究是一件可喜的事情。根據可靠的材料,這個神話在東漢時代已經有著名學者應劭的記錄。到了魏晉南北朝,它在流傳中又產生種種的變異,分別見錄於當時文人、史家的著述。直至今日,這股余波仍未斷絕。…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September 16, 2017 at 9:59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9)民間美術與民族文化的保存、發展

民族文化的保存、發展關系到能不能正確、有效地吸收和消化外來文化的問題。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生活在世界上卻采取與世界文化隔離的辦法是不會有好效果的。為什麽在漢唐時代,特別是在唐代中國文化有相…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September 16, 2017 at 9:59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8)民間節日的情趣

民間節日是民族傳統文化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它是我們歷代祖先在長期社會活動過程中,適應生活、生產的各種需要而創造的一種民俗,它發揮著眾人的智慧、能力和想象,為人們的生存、安寧、 健康等要求服務。它不僅滿足了人們一定的生活要求,也推進和鞏固了社會秩序。它有著一種獨特的文化功能。

時代和社會不斷變化著、前進著。民間節日這種傳統文化,不免顯出它的局限性,乃至於落後性。因此,有些被淘汰了,另一些則以改變了的形態乃至機能被保存下來,這是自然法則在文化上的顯現。

這裏,讓我試著談談民間傳統節日的情趣問題。…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September 16, 2017 at 9:58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7)關於老鼠的傳說

中國是一個“傳說之國”。 她在擁有豐饒的自然物產的同時,也有極豐富的民間傳說。僅僅是關於老鼠這種動物的中國傳說的富有就夠使人嘆羨了。這些傳說,是民俗學文化史的好資料,學問上的意義是很重大的。…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September 16, 2017 at 9:58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6)孟姜女傳說的初步認識

孟姜女傳說,是我國著名的傳統故事之一,在兩千多年前的文獻上,就出現了關於它的原始形態的記錄。它不但擁有相當豐富的文獻資料,而且具有一定的社會歷史意義(特別是當它的內容和情節有較大變化之後)。在我國傳說學上,乃至於世界傳說學上,它是值得相當重視的。“五四”運動以後,民間歌謠、傳說等,受到當時學術界人士的註意。在20年代中期,對於孟姜女傳說,就有一位學者從文獻上和口頭上進行過一番調查、研究(雖然所有觀點,還不是馬克思主義的),並且發表了關於它的“歷史的系統”和“地理的系統”的詳盡論述。稍後,這位學者又把他這方面的主要論文和有關資料編印成三冊《孟姜女故事研究集》。這是過去學術界大多數人們知道的事情。…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26, 2017 at 3:04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5)民謠是民眾生活與情感的生動記錄

中國是一個開化得很早的國家,又是一個進步得頗遲的國家。在這個國度裏所流行著的民謠,自然有許多是差不多已進到了“藝術的”詩歌的境界的,換言之,即文明社會中詩人作品的境界。但是,在另一面,它卻有滯留在那較幼稚的文化時期的作品。它們表現著古舊的內容,具備著古舊的形態,並且,仍然保持著古舊的功能。

民謠的功能是多方面的。這在所謂原始種族(即狩獵種族)裏,就已經是這樣了。中國現代民謠的功能,不用說是頗為覆雜的。這裏,我們只想舉出其中比較近於原始時代的幾種。因為這幾種一方面更容易被人們所忽視,另一方面,在古代文化史的考究上,它們又占著特別重要的位置。…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26, 2017 at 3:03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4)說一說民間口頭文學

我們中國由於地大物博,歷史悠久,特別由於過去讀書、寫作的事情被少數人所壟斷,廣大人民只能用口傳的形式來表達情思、傳播知識。因此,民間所產生的繼承下來的口頭文學作品,在數量上實在是太豐富了。我們這份文化財產,如果充分發掘出來並加以科學的整理,那不但是我們民族的一種榮耀,同時也是世界人民(特別是勞動人民)的一種榮耀。我們人民的口頭創作,如果光從它的產量豐富來誇耀,那是不能夠讓人完全信服的。產量豐富是好的,但是同樣重要的是它的素質問題。在這裏我們要指出它在內容和形式上的一些基本的優點,而這些優點是跟今天所要求的思想和藝術密切關聯的。我們都說文藝是社會的反映,生活的反映。真正能夠廣泛且正確地反映出一定歷史階段中重要的社會和生活的現象及其意義的,必定是時代中的偉大作家。這類作家在我們的文學史上並不很多,過去服務於封建統治階級的大多數作家,往往把題材局限於自己的樂事閑情,或者上層階級的一般生活現象。…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26, 2017 at 3:02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3)民俗是民族成員的凝聚力量

作為文化現象的民俗,是適應那些過著社會集體生活的人們多方面、多層次的要求而生產和存在的,它對於人們而言一定要具有這樣的現實作用。

我們已經一再說過,人們對於文化的要求是多方面、多層次的,民俗適應這種要求,也就必然是多種多樣的,在這裏,我們試舉一個例子,藉以說明民俗文化在適應人們不同要求時所發揮的作用。原始及遠古的人們,在日常生活和生產活動中受了挫折或災害(或者他們預求避免這種挫折或災害),他們便自然地使用那“萬物有靈論”(Animism)的原始思維,認為自然界許多有生命和無生命的事物,都存在著跟人一樣的活動和思想、欲望…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26, 2017 at 3:01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2)民俗學的主要內容 下

四)民俗學史——關於民俗事象的思想史、理論史,也包括搜集、記錄、整理和運用它們的歷史。

從事民俗學研究,必須了解它的起源和演變過程;了解前人已經做了哪些工作,他們的成就和不足分別在哪裏?這就要求我們整理這方面的歷史事實,總結民俗學的產生和發展過程,以便使更多的人獲得對這一門學科發展真相的認識。…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26, 2017 at 3:01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2)民俗學的主要內容 上

隨著接觸人類和人類文化現象的增多,人的意識也不斷發展,就像人類學的興起一樣,民俗學也要經過這樣一個過程。這樣,它的研究者才能在實踐中比較切合實際地提出其體系結構的問題。1986年,廣州中山大學的人類學教授張壽祺撰寫了《論民俗學的本體結構》一文,提出民俗學含有六部分內容:理論民俗學、歷史民俗學、生活民俗學、意識行為民俗學、應用民俗學和綜合民俗學。當我看到張教授的這篇論文時(它是提交 給民俗學討論會的),我自己的《關於民俗學結構體系的設想》的大綱也恰好脫稿了。事先我們彼此並不知道,這真可謂是“不謀而合”。我讀了他的文章頗覺高興,他也有同感。這說明當時提出民俗學結構體系的主客觀條件都相當成熟或比較成熟了。…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26, 2017 at 3:00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1)中國民俗學的發展沿革 下

而它的範圍又是相當廣泛的。在人民群眾各種社會文化活動裏,差不多都有它的蹤跡存在。生產作業有它的風俗、習 尚;生活起居,有它的風俗、習 尚;各種社會組織有它的風疑是起著相當大的作用的。(四)風俗習 尚的勘測、探索民俗、習 尚;宗教、倫理、文學藝術等各種意識形態的活動也有相關的風俗、習 尚。總之,風俗、習 尚伴隨著各種社會事物和活動的存在而存在,隨著它們的發展、變化而發展、變化。它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古人說:“入竟(境)而問禁,入國而問俗,入門而問諱。”這說明那些無孔不入的風俗,不但本國、本地有,別國、別地一樣也有。它有著強大的拘束力,不但本國、本鄉的人要遵守它,別國、別鄉的人到了那裏也必須遵守,否則,就要鬧笑話或壞事了。

因此,一般的民族通史,特別是民族文化史,絕不能疏忽了這方面的史實。而民族志、民族學和民俗學等學問,正是以它為重要內容的。…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26, 2017 at 2:26pm — No Comments

紀伯倫·時光

於是一個天文家說,夫子,時光怎樣講呢?

他回答說:

你要測量那不可量、不能量的時間。

你要按照時辰與季候來調節你的舉止,引導你的精神。

你要把時光當做一條溪水,您要坐在岸旁,看它流逝。

但那在你裏面無時間性*的我,卻覺悟到生命的無窮。

也知道昨日只是今日的回憶,而明日只是今日的夢想。…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5, 2017 at 9:49pm — No Comments

朱湘·訪人

《官場現形記》裏所說的,候差委的人去見上司,要預備下一筆門包的費用,否則,連見面的希望都沒有;這種情形,不知道現在還遺存於官一場之內否,因為我不曾做過官。一般的訪會者,儉省的,只須在傳達處遞入五厘錢,一張名片的費用。便只索取這五厘錢,——無益於傳達處,正與紙錢錫箔一樣。

訪會最好是在事先約定時間,否則在名片去了,主人來了之間,必有一番的等候!有的時候,即使是時間已經事先約定了,這一番的等候還是不免的。所以,我向一班訪會者建議,名片之外,隨身不要忘了帶一本書,《翟斯特斐爾德勳爵信續集》( Loard Chesterfeild ' s Letters)最好。切不可帶那種看來這主人是不會喜歡的書,《嘗試集》,如主人是舊派,《聖經》,如主人是新派,《托洛茲基自傳》,如主人是“國民一黨一 ”“三民一主 義”,如主人是“國家主義派”;主人如其自己便是一個作家,那便再好不過了……主人來了。他如其用手一揮,敬你的煙,你最好是撒一…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5, 2017 at 9:34pm — No Comments

朱湘·咬菜根

“咬得菜根,百事可作,”這句成話,便是我們祖先留傳下來,教我們不要怕吃苦的意思。

還記得少年的時候,立志要作一個轟轟烈烈的英雄,當時不知在哪本書內發見了這句格言,於是拿起案頭的筆,將它恭楷抄出,粘在書桌右方的墻上。並且在胸中下了十二分的決心,在中飯時候,一定要犧牲別樣的菜不吃,而專咬菜根。上桌之後,果然戰退了肉絲焦紗香幹的誘一惑 ,致全力於青菜湯的碗裏搜求菜根。找到之後,一面著力的咬,一面又在心中決定,將來作了英雄的時候,一定要叫老唐媽特別為我一人炒一大盤肉絲香幹擺上得勝之筵。…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5, 2017 at 9:32pm — No Comments

朱湘·畫虎

“畫虎不成反類狗,刻鵠不成終類鶩。”自從這兩句話一說出口,中國人便一天沒有出息似一天了。

誰想得到這兩句話是南征一交一 趾的馬援說的。聽他說這話的侄兒,如若明白道理,一定會反問:“伯伯,你老人家當初征一交一 趾的時候,可曾這樣想過:征一交一 趾如若不成功,那就要送命,不如作一篇《南征賦》罷。因為《南征賦》作不成,終究留得有一條性命。”…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5, 2017 at 9:31pm — No Comments

朱湘·煙卷

我吸煙是近四年來的事─—從前我所進的學校裏,是禁止煙酒的,─—不過我同煙卷發生關系,卻是已經二十年了。那是說的煙卷盒中的畫片,我在十歲左右的時候,便開始收集了。我到如今還記得我當時對於那些畫片的搜羅是多麼熱情,正如我當時對於收集各色的手工紙,各國的郵票那樣,有的是由家裏的煙卷盒中取來的,恨不得大人一天能抽十盒煙才好;還有的是用制錢─—當時還用制錢,─—去,跑去,雜貨鋪裏買來的。兒童時代也自有兒童時代的歡喜與失望:單就搜集畫片這一項來說,我還記得當時如其有一天那煙盒中的畫片要是與從前的重覆了,並不是一張新的,至少有半天,我的情感是要梗滯著,不舒服,徒然的在心中希冀著改變那既成的事實。收集全了一套畫片的時候,心裏又是多麼歡喜!那便是—個成一人 與他所戀愛的女子結了婚,—個在政界上鉆營的人一旦得了肥缺,當時所體驗到的鼓舞,也不能在程度上超越過去。…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5, 2017 at 9:31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