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cca Light's Blog (242)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巧合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7, 2019 at 11:33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頓悟

他們來到發球區,一塊由草皮鋪成的平地,旁邊是一棵彎腰曲背的果樹,一簇一簇的花蕾,顏色淡淡的。“讓我先來,”兔子說道。“你先靜一靜。”他很生氣,但他的心還是平靜了下來,心臟跳動得不快也不慢。他什麽也不關心,只想早點從這個亂攤子里解脫出來。他希望下雨。為了避開伊克利茲,他兩眼直直地盯著球。那小球高高坐在球座上,似乎已經離開地面。他雙乎過肩,揮動球棒向它擊去。他聽到一種空洞的聲音,一種他從未聽到的獨特的聲音。掄起的雙臂讓他的頭高高仰起,球已離開原位,懸在空中。那球在美麗的深藍色雨雲的映襯下,越發顯得有些蒼白。這雨雲的顏色是他爺爺最喜歡的顏色,雨雲在東邊越積越厚。球順著一條線在天空、星光和塵埃下筆直前行,突然頓了一下。兔子以為這下完了,不料他錯了。誰知那球把這一停頓作為最后一躍的跳板:它往前一跳,帶著一種看得見的嗚咽,準確落入球穴。“就是這個!”他叫著,然后轉向伊克利茲,帶著一種誇張的笑說道,“就是這個!”…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7, 2019 at 11:33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象征手法

“傻瓜!”尤爾蘇拉高聲叫著。“干嗎不把馬騎走,等車過去了再回來?”

古德媛則望著他,瞳孔放大,如癡如迷。而他卻坐在母馬身上,神采奕奕,一如既往。他竭力去控制著馬。馬就俘一陣風一樣,在地上打著旋兒,卻怎麽也逃脫不出他的手心。貨車一節接一節,一節接一節,緩緩地隆隆駛過道口。這聲音從馬的身上穿過,充滿了恐怖,馬頓時一陣驚悸。…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anuary 4, 2019 at 10:27a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諷喻

不過,到目前為止,如果有什麽我還可以清楚地記得的話,那就是他們有兩種完全不同的貨幣。每種貨幣均由自家的銀行和商家代號控制管理。其中一種,即音樂銀行的那種,被看作是系統或標準貨幣,所有金融交易所需的貨幣均由它統一發放。而且,就我所知,所有那些想讓人高看一眼的人,都在這些銀行里開有帳戶,只是數目大小不一。另外,如果有什麽我最肯定的話,那就是這些銀行里的存款在外部世界里沒有直接的商業價值。我敢肯定,音樂銀行的經理和業務員的工資不是以他們自家銀行的貨幣來支付的。諾斯尼波爾先生以往光顧過這些銀行,或者說,去過本市最大最主要的銀行。不過,他只是偶爾為之,並非常常如此。他是另外幾種銀行的支柱,盡管他似乎在音樂銀行中擔任著某個不太起眼的職務。女士們往往只身前往,大多數家庭都如此,除非在特別重要的場合。…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December 31, 2018 at 12:30a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構想未來

四月,一個寒冷的日子;太陽高照著,時鐘正敲響十三點。溫斯頓·史密斯低著頭,下巴緊貼在胸脯上,躲避嗖嗖的涼風,迅疾穿過維多利官邸的玻璃門,不過他的動作似乎稍慢了一點兒,一股風沙隨之吹了進來。

門廳滿是煮白菜和舊地毯的味兒。門廳的一頭兒,一張彩色畫報釘在墻上。這張畫放在室內似乎有點兒大了。上面只有一張碩大無比的臉,足有一英尺寬。這是一張男人的臉,四十五歲上下,濃重的黑色胡須,一副冷峻的樣子。溫斯頓向樓梯走去。電梯就不必試了。最好的時候,也很少開動。而現在白天又斷電,想也不用想了。這是“仇恨周”節約活動的一部分。去房間要爬七段樓梯。溫斯頓已三十九歲了,右腿靜脈曲張性潰瘍,所以走得很慢,中間休息了好幾次。在每個樓梯平臺,正對著電梯井,畫報上的那張大臉都會從墻上瞪著你。畫面設計得很巧妙,不管你在哪個方位,它都盯著你。畫下面有一行字:老大哥在看著你。…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December 16, 2018 at 8:12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敘述:不同的口吻

克里斯蒂是當年單身女子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時至冬季,連日里大雪不止,半個歐洲處於饑餓之中。天上,德軍的轟炸機運送的不是炮彈,而是食品。煤氣竈的火焰越來越小,電燈泡忽明忽暗。素不相識的人依偎在一起,尋求慰藉。而在格雷斯眼里,克里斯蒂不啻為一盞希望的明燈。他輪廓鮮明,挺拔偉岸,渾身上下透著陽剛之氣,是理想的伴侶。克里斯蒂是格雷斯的抱負與宏願。她不要文憑,不要職業,也不要出名。什麽也不要。她只要克里斯蒂。…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December 12, 2018 at 10:08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歷史感

大鼴鼠那天並不孤寂冷落。漁人們有塗瀝青的,有補漁網的,也有修理蝦籠漁簍的。此外,還有上等人,趕早的遊客,當地的居民。他們沿著平靜的海邊溜達著。大海還在漲潮呢。查爾斯發現,要找的女人連影子也沒有。不過,他很快就把她或科布拋到了腦后。跟以往在城里閑逛時不一樣,他邁著輕捷的腳步,沿著海灘向目的地走去。…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December 11, 2018 at 5:30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展示與敘述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29, 2018 at 7:45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浮在表面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25, 2018 at 12:32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魔幻現實主義

接著,他們突然一齊再次唱起那三、四個簡單的音符,加快了舞步,逃避著休息和睡眠,超越著時間,用力量去充實自己的天真。人人都在笑,艾魯阿德依靠在他摟著的一位姑娘身上說:

心中充滿和平的人總是面帶微笑。

她大笑起來,腳更用力地踏著地,拉著其他人與她一道,升到人行道上空。不一會兒,所有的人都離開了地面,他們腳不沾地原處頓兩步,再向前跨一步;是的,他們都從溫斯勞斯廣場上升了起來,圍成的圓圈像一個正在騰空的巨大花環。我在地上奔跑著,追隨著他們,一直仰著頭看著他們;他們浮起來了,開始是一只腳,然后是另一只腳,腳下是布拉格;那里有擠滿詩人的咖啡館和擠滿叛徒的監獄。在火葬場,他們結果了一個社會黨人的代表和一個超現實主義者;這兩人火化后的煙冉冉升空,像是一個吉兆。我聽到艾魯阿德那刺耳的聲音在吟誦:…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20, 2018 at 9:21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喜劇小說

“現在我們來看看,到底你用了個什麼樣的標題?”迪克森向窗外眺望,田野流經他的視野,由於剛經過四月閃動著明亮的綠色光芒。不是因為最后這半分鐘談話的二次曝光效果使他無言以對,因為這種事是威爾森言談中的主要成分。他啞口無言是因為想起自己必須背誦出他撰寫的文章的標題。那是一個完美無缺的標題,文章中的漠不經心,那像送葬的隊伍一般的使人哈欠的事實,所投射在非問題上的虛光,都在這標題中得以凝結。迪克森已經讀過,或者已經開始閱讀數十篇類似的文章,但他自己的文章擺出一付架式,要人相信其用途和重要性,這便使它似乎比大多數文章都拙劣。文章是這樣開頭的:“考慮到這是一個令人奇怪地被忽視了的話題。”是一個什麼樣的被忽視了的話題?奇怪地被忽視了的是什麼?他總是這樣想著,不過沒有毀掉或燒掉打字稿,這只能使他看起來更像一個偽君子和傻瓜。“讓我們考慮考慮。”他假裝費神記憶,應和著威爾森說:“噢,對了。《一四五○至一四八五年造船技術發展的經濟影響》,總之,就是它了……”…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18, 2018 at 12:00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試驗小說

伯明翰的布萊德斯利兩點。沿街走著成千上萬踏上飯后歸途的人。

“我們需要的就是干,推動。”工程經理對杜昔萊特先生的兒子說。“我對他們說—我們干起來吧,把這東西弄好。”

成千上萬的人飯后回到了他們工作的工廠。

“我總是訓他們,但是他們了解我,視我為他們的衣食父母。遇到問題他們就只找我。工作他們干得很出色,很出色。為他們我也會全力以赴,這一點他們知道。”

開動著的旋床在這個工廠里又發出噪音。成千的人,男人和女孩,沿外面的道路行走著。一些人進了杜普萊特的工廠。…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17, 2018 at 1:05a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互文性

“我們必須試一試,把主帆拉到頂端。”我說。陰影一聲不吭離我而去。這些人都是鬼魂,在纜繩上的重量只不過是一批鬼的重量。的確,如果曾經有過用純精神力量升起的帆,就非彼帆莫屬了;因為恰當地說,整條船上沒有哪個人有足夠的臂力來完成這一任務,更不消說甲板上我們這些可憐蟲了。當然我自己領導了這項工作。他們無力地跟在我的后面,從一根纜繩到另一根纜繩,一跌一絆,氣喘籲籲。他們像泰坦神那樣勞作著。我們至少干了一個小時,其間黢黑的宇宙沒有發出一絲聲響。當最后一根垂緣拉緊之后,我那已經習慣了黑暗的眼睛認出了疲勞不堪的身影,他們有的匍匐在船舷上,有的癱在船艙口。有一個伏在后絞盤機上喘著粗氣;而我在他們中間就像一座象征力量的塔,與疾病無緣,感到的只是心靈上的病痛。我等了一會兒,盡力消去負罪心理的重擔,抵禦我的自卑感,然后說:…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12, 2018 at 11:50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重復

秋天,戰斗總是繼續著。但是我們沒再參加。米蘭的秋天很冷,天黑得也早。天黑之后電燈一開,遛大街看櫥窗倒是一件快事。商店門外懸掛著野味,有狐貍有野鹿,還有小鳥類。狐貍的皮毛上落滿了雪,像撒上了一層面粉,尾巴被風吹得蕩來蕩去。野鹿又僵又硬,沈甸甸、空蕩蕩的。小鳥經風一吹,羽毛翻卷。這是一個寒冷的秋天,風從山頂上刮下來。

每天下午我們都在醫院。黃昏時穿過市區走向醫院去的路線不止一條,有兩條路是沿運河而行,但這兩條路遠。到醫院去必須要過運河上一座橋。有三座橋可供選擇。其中有一座上面有個婦女賣烤堅果。每次路過,站在她的炭火攤前總感到暖融融的,堅果裝在口袋里后還是熱乎乎的。醫院古老而美麗,進入大門穿過庭院,對面還有一個門可以出去。庭院通常也是葬禮開始的起點。醫院對面是一些新建的磚砌亭臺,我們每天下午都在那里見面,大家都彬彬有禮,對周圍的事頗感興趣,然后坐進車中,不同的車可有不同的去處。…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November 9, 2018 at 8:38a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天氣

哈費爾德近日的夜晚變得又漫長又郁悶,天氣也愁上加愁。寒冷的暴風雨開始來臨,七月的景象已蕩然無存,唯有樹和灌木叢還顯出些生機,這些也成了風暴洗劫的對象;白天變長,但這只能使人對這些殘酷的景象目睹得更長久一些。

簡·奧斯丁《愛瑪》(一八一六)…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October 29, 2018 at 11:18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華麗散文體

洛麗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我的罪,我的靈魂。洛—麗—塔:舌尖下滑三步,輕叩三下牙齒。洛、麗、塔。

清晨,她是洛,樸素的洛,四英尺十英寸高,只穿一只短襪。穿上便褲她是洛拉。上了學她是多莉。正式簽名時她是多洛麗絲。到了我懷里,她就成了洛麗塔。

沒有見她之前,你有這樣的經歷嗎?有的,確實有的。就事實而論,要不是一年夏天我愛上了一個小女孩,就根本不會有洛麗塔。在一個公國里,靠近大海。噢什麼時候?我那年夏天有多大就有多少年。洛麗塔有多大就有多少年。殺人犯總是花言巧語,文采飛揚。

陪審團的女士們,先生們,一號證據是天使忌妒的,那天使接到了誤報,單純幼稚,長著高尚的六只羽翼。看看這一大堆亂七八糟的不聿吧。…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September 1, 2018 at 12:13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文内讀者

夫人,您在看這最后一章時怎麽那樣大意?我在里面跟您說過,我母親不是羅馬天主教徒—天主教徒!先生,您可沒說過這事。夫人,請原諒我再次申明我跟您說得清清楚楚,白紙黑字,一點兒都不含糊。——這麽說,先生,我一定是漏看了一頁。——不是的,夫人,——您一個字也沒漏。——再不然就是我打瞌睡了,先生。——夫人,您要是找這樣的借口,就傷了我的自尊心了。——那樣的話,我可要鄭重說明我對這事一點都不知道。——夫人,這可全是您的不是了;作為懲戒,我一定要您立即回頭重來,也就是說,看到下一個句號時,馬上回頭,把這一章重看一遍。…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September 1, 2018 at 12:09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時間轉换

莫尼卡氣得臉都紅了:“勞伊德先生一只胳膊摟住她,是我親眼看見的。真遺憾當時跟你說了這件事。相信我的話的只有羅絲一人。”

羅絲,斯坦里當時相信她的話是真的,但那是因為她無動於衷。在布羅迪謎中,對布羅迪小姐的風流韻事最不關心的就是她了。她對任何人的風流韻事都漠不關心。她一向如此。后來當她自己以性感而出名時,她的魅力事實上正是在於她對性毫無好奇心理,她從不去想這些事。正如布羅迪小姐所說的,她有這方面的本能。

莫尼卡·杜格拉斯說:“相信我的話的只有羅絲一人。”

十九世紀五十年代末,莫尼卡到女修道院看望散迪時說:“有一天在美術室我確實看見臺迪·勞伊德吻布羅迪小姐了。”…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September 1, 2018 at 12:08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驚訝

畢脫爵士拍著桌子說道:“我再說一遍,我要你。沒有你我過不下去。到你離開以后我才明白過來。現在家里亂糟糟的跟從前一點兒也不像了。我所有的賬目又都糊塗了。你非回來不可!真的回來吧,親愛的蓓基,回來吧。”

利蓓加喘著氣答道:“拿什麽身分回來呢?”

從男爵緊緊的抓住纏黑帶的帽子,答道:“只要你願意,就請你回來做克勞萊夫人。這樣你總稱心如意了吧?我要你做我的老婆。憑你這點聰明就配得上我。我可不管家世不家世,我瞧著你就是最上等的小姐。要賭聰明,區里那些從男爵的女人哪及你一零兒呢。你肯嗎?只要你說一聲就行。”

利蓓加深深的感動,說道:“啊喲,畢脫爵士!”…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September 1, 2018 at 12:06pm — No Comments

戴維·洛奇《小說的藝術》介紹人物

幾分鐘后,薩莉自己到了。

“佛里茲親愛的,我是不是遲到得太久了?”

“我想,只有半小時吧,”佛里茲說起話來慢條斯理,占有物到了,他領主般喜形於色。“包里斯小姐,我來介紹一下艾什伍德先生好嗎?大家都叫他克里斯。”

“不對,”我說,“這輩子只有佛里茲叫我克里斯。”

薩莉朗聲大笑。她身穿黑絲綢衣裙,肩上搭一條小披肩,頭上斜戴一頂似聽差似的小帽。

“心愛的,用一下你的電話好嗎?”…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September 1, 2018 at 12:05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