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cca Light's Blog (172)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6)孟姜女傳說的初步認識

孟姜女傳說,是我國著名的傳統故事之一,在兩千多年前的文獻上,就出現了關於它的原始形態的記錄。它不但擁有相當豐富的文獻資料,而且具有一定的社會歷史意義(特別是當它的內容和情節有較大變化之後)。在我國傳說學上,乃至於世界傳說學上,它是值得相當重視的。“五四”運動以後,民間歌謠、傳說等,受到當時學術界人士的註意。在20年代中期,對於孟姜女傳說,就有一位學者從文獻上和口頭上進行過一番調查、研究(雖然所有觀點,還不是馬克思主義的),並且發表了關於它的“歷史的系統”和“地理的系統”的詳盡論述。稍後,這位學者又把他這方面的主要論文和有關資料編印成三冊《孟姜女故事研究集》。這是過去學術界大多數人們知道的事情。…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26, 2017 at 3:04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5)民謠是民眾生活與情感的生動記錄

中國是一個開化得很早的國家,又是一個進步得頗遲的國家。在這個國度裏所流行著的民謠,自然有許多是差不多已進到了“藝術的”詩歌的境界的,換言之,即文明社會中詩人作品的境界。但是,在另一面,它卻有滯留在那較幼稚的文化時期的作品。它們表現著古舊的內容,具備著古舊的形態,並且,仍然保持著古舊的功能。

民謠的功能是多方面的。這在所謂原始種族(即狩獵種族)裏,就已經是這樣了。中國現代民謠的功能,不用說是頗為覆雜的。這裏,我們只想舉出其中比較近於原始時代的幾種。因為這幾種一方面更容易被人們所忽視,另一方面,在古代文化史的考究上,它們又占著特別重要的位置。…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26, 2017 at 3:03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4)說一說民間口頭文學

我們中國由於地大物博,歷史悠久,特別由於過去讀書、寫作的事情被少數人所壟斷,廣大人民只能用口傳的形式來表達情思、傳播知識。因此,民間所產生的繼承下來的口頭文學作品,在數量上實在是太豐富了。我們這份文化財產,如果充分發掘出來並加以科學的整理,那不但是我們民族的一種榮耀,同時也是世界人民(特別是勞動人民)的一種榮耀。我們人民的口頭創作,如果光從它的產量豐富來誇耀,那是不能夠讓人完全信服的。產量豐富是好的,但是同樣重要的是它的素質問題。在這裏我們要指出它在內容和形式上的一些基本的優點,而這些優點是跟今天所要求的思想和藝術密切關聯的。我們都說文藝是社會的反映,生活的反映。真正能夠廣泛且正確地反映出一定歷史階段中重要的社會和生活的現象及其意義的,必定是時代中的偉大作家。這類作家在我們的文學史上並不很多,過去服務於封建統治階級的大多數作家,往往把題材局限於自己的樂事閑情,或者上層階級的一般生活現象。…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26, 2017 at 3:02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3)民俗是民族成員的凝聚力量

作為文化現象的民俗,是適應那些過著社會集體生活的人們多方面、多層次的要求而生產和存在的,它對於人們而言一定要具有這樣的現實作用。

我們已經一再說過,人們對於文化的要求是多方面、多層次的,民俗適應這種要求,也就必然是多種多樣的,在這裏,我們試舉一個例子,藉以說明民俗文化在適應人們不同要求時所發揮的作用。原始及遠古的人們,在日常生活和生產活動中受了挫折或災害(或者他們預求避免這種挫折或災害),他們便自然地使用那“萬物有靈論”(Animism)的原始思維,認為自然界許多有生命和無生命的事物,都存在著跟人一樣的活動和思想、欲望…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26, 2017 at 3:01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2)民俗學的主要內容 下

四)民俗學史——關於民俗事象的思想史、理論史,也包括搜集、記錄、整理和運用它們的歷史。

從事民俗學研究,必須了解它的起源和演變過程;了解前人已經做了哪些工作,他們的成就和不足分別在哪裏?這就要求我們整理這方面的歷史事實,總結民俗學的產生和發展過程,以便使更多的人獲得對這一門學科發展真相的認識。…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26, 2017 at 3:01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2)民俗學的主要內容 上

隨著接觸人類和人類文化現象的增多,人的意識也不斷發展,就像人類學的興起一樣,民俗學也要經過這樣一個過程。這樣,它的研究者才能在實踐中比較切合實際地提出其體系結構的問題。1986年,廣州中山大學的人類學教授張壽祺撰寫了《論民俗學的本體結構》一文,提出民俗學含有六部分內容:理論民俗學、歷史民俗學、生活民俗學、意識行為民俗學、應用民俗學和綜合民俗學。當我看到張教授的這篇論文時(它是提交 給民俗學討論會的),我自己的《關於民俗學結構體系的設想》的大綱也恰好脫稿了。事先我們彼此並不知道,這真可謂是“不謀而合”。我讀了他的文章頗覺高興,他也有同感。這說明當時提出民俗學結構體系的主客觀條件都相當成熟或比較成熟了。…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26, 2017 at 3:00pm — No Comments

鍾敬文《談中國民俗》(1)中國民俗學的發展沿革 下

而它的範圍又是相當廣泛的。在人民群眾各種社會文化活動裏,差不多都有它的蹤跡存在。生產作業有它的風俗、習 尚;生活起居,有它的風俗、習 尚;各種社會組織有它的風疑是起著相當大的作用的。(四)風俗習 尚的勘測、探索民俗、習 尚;宗教、倫理、文學藝術等各種意識形態的活動也有相關的風俗、習 尚。總之,風俗、習 尚伴隨著各種社會事物和活動的存在而存在,隨著它們的發展、變化而發展、變化。它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古人說:“入竟(境)而問禁,入國而問俗,入門而問諱。”這說明那些無孔不入的風俗,不但本國、本地有,別國、別地一樣也有。它有著強大的拘束力,不但本國、本鄉的人要遵守它,別國、別鄉的人到了那裏也必須遵守,否則,就要鬧笑話或壞事了。

因此,一般的民族通史,特別是民族文化史,絕不能疏忽了這方面的史實。而民族志、民族學和民俗學等學問,正是以它為重要內容的。…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ly 26, 2017 at 2:26pm — No Comments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10)

佐助答腔道:「哦,太感謝了。師傅的這一席話真叫我高興非凡,其珍貴之處,遠勝過我失去兩眼的代價。歹徒本企圖讓師傅和我生活在悲苦、不幸之中,便讓師傅吃這樣的苦頭。我雖不知此歹徒是何處來的,也不知其姓甚名誰,不過,此人若是想讓師傅破相來為難我,我就不看嘛。只要我成了瞎子,師傅的這一災難不就等於不曾有過啦?蓄意布下的奸計也就化成泡影,歹徒的陰謀一定無從得逞了。說真的,我不但沒有什麼不幸可言,反而覺得幸福極了。我想到那個卑劣的歹徒幫了個倒忙,給我先鑽了空子,心裡痛快極了。」

春琴趕緊說:「佐助,別再往下說了。」這兩個盲人師徒相抱而泣了。…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ne 30, 2017 at 10:34pm — No Comments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9)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ne 30, 2017 at 10:34pm — No Comments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8)

是日,包括利太郎在內,眾捧場者頻頻向佐助斟酒,這使佐助無所措手足了。因為佐助近來雖能在晚飯時陪師傅喝幾口,酒量畢竟不濟,而且外出時不得師傅許可,佐助是滴酒不能進的,一旦醉了的話,他身負引路人的重任,就可能因疏忽而出毛病。於是,佐助只好裝模作樣地喝,力圖矇混過去。然而利太郎比較警覺,看破了佐助的做法,便瓮聲瓮氣地出來糾纏了:「師傅,師博得點頭表個態哪。佐助不敢喝呢。今天不是飲酒賞梅嗎?就讓他自由一天吧,萬一佐助支持不住,這裡尚有兩三個人願意給師傅當引路人呢。」春琴便苦笑笑,頗有分寸地答道:「好吧,好吧,稍微喝一點兒就是了。別把他灌醉哪。」眾人立即喊著:「好啦,師傅同意了,」便你一杯、我一杯地向佐助敬酒。佐助卻嚴加自製,十分酒中有七分倒掉在洗杯子的器皿里。據說,是日在座的眾幫閑、眾藝者得以親眼目睹這位久聞大名的女師傅的風采,都深嘆名不虛傳,無不被這半老徐娘的艷麗和氣韻所打動,交口讚歎。…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ne 30, 2017 at 10:32pm — No Comments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7)

春琴每每把這隻桐木箱放置在自己卧室里的窗際,入神地聽鳥鳴囀。「天鼓」那美聽的歌喉一開,她就高興了。因此,僕人們老是加水、潑水,讓「天鼓」鳴囀。「天鼓」總是在天氣晴朗時鳴得最歡,因此在天氣不好的時候,春琴也變得陰沉悒鬱了。「天鼓」鳴囀得最頻繁的時節,是冬末至春末。進入夏季后,漸次減少鳴叫的次數。而春琴悒鬱寡歡的時候,也就漸次增多了。這黃鶯,只要餵養得法,壽命頗長,但是伺候上要謹慎小心,如一任沒有經驗的人餵養,旋即就會死掉的。一旦死了黃鶯,就得另買一隻。春琴家裡的第一代天鼓是活了八年而死掉的,接著,有好一陣子沒能得到可目為第二代的名鳥,過了幾年,總算培養出一隻不比上代遜色的黃鶯,遂再次名為天鼓,愛賞不己。…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ne 30, 2017 at 10:31pm — No Comments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6)

他倆就處在這種既象主僕,又象同門的弟子,也象戀人的曖昧狀態下,過了兩三個春秋。接著,就在春琴二十七歲的時候,春松檢校去世,春琴便藉此機會宣告獨立,掛起課徒的招牌。她離開雙親,在淀屋橋一帶另立門戶。佐助也同時跟隨春琴走了。看來是因為春松檢校生前已承認春琴的實際水平而同意她隨時都可另立門戶課徒的。檢校從自己的名字里取出一個字,給她起了一個名字——春琴。在隆重的演奏場合,檢校有時同春琴合奏,有時讓春琴彈唱高音部分,屢屢抬舉她。也許這就成了檢校去世后,春琴自然能另立門戶課徒的條件了。…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ne 30, 2017 at 10:07pm — No Comments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5)

佐助無所措手足,卻又不能就此而止。他腦子裡在作著各種猜測,手裡練習不止,但是老不見春琴表示首肯。於是佐助只覺得頭腦發脹,彈得一遍不如一遍,身上冷汗直冒,便無力顧及什麼調子,只是一味地亂彈。而春琴在一邊寂然無言,把嘴閉得更緊,眉梢處深深地皺起,竟然紋絲不動。這副樣子維持了兩個多小時。直至母親阿繁身穿睡衣走上來,溫言勸慰道:「用功也得有個限度,過了分的話,對身體是有害的呀。」遂把師徒倆分開了。…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ne 30, 2017 at 10:06pm — No Comments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4)

由於內宅的提出,對眾店員作了盤問,結果弄明白是佐助在練三味線,於是佐助立刻被掌柜叫去,當面嚴加訓斥,接著,當然難免「今後不準再犯」和沒收三味線。就在這個當口兒,從意料不到的地方伸出了一隻手來拯救佐助了——內宅提出「先聽聽佐助究竟彈得如何再說」,而春琴就是倡導者。

佐助真是誠惶誠恐,他覺得:春琴獲悉此事,准要不高興的,她會想,只要你這個引路人把路引好就行了,一個身為小學徒的人怎麼如此膽大妄為地模仿著學藝呢!春琴是諒解還是嘲笑?反正哪一種都不妙哪。所以佐助聽到「彈了聽聽看」的說法,反而畏首畏尾了。他想,自己的誠意要是感動了上蒼,使小姑動了惻隱之心,這當然是謝天謝地。但是佐助不能不認為這很可能是帶有一半調侃性質的取笑材料,是惡作劇。再說,佐助簡直沒有在人們面前獻技的信心。…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ne 30, 2017 at 10:05pm — No Comments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3)

春琴本是個任性的小姐,從小嬌慣的,再加上盲人特有的故意刁難人的心理,簡直不讓佐助有片刻鬆弛一下的機會。有一次去春松檢校家學藝,正在按次序等侯輪到的時候,佐助忽然發現春琴不見了,不由得大吃一驚,在周圍一些地方尋找后,才知道春琴是在佐助沒留神時上廁所去了。春琴平時上廁所,往往是默不作聲地走的,佐助看到后,就追上去,把春琴攙到廁所的門口,然後等春琴出來,弄水給春琴洗手。但是,佐助這天有所疏忽,於是春琴獨自摸著上廁所去了。佐助一面聲音發顫地說著「太對不起了」,一面跑至已從廁所出來、想伸手抓取洗手池裡的勺子的少女面前。但是春琴搖著頭,說道:「沒事了。」在這種情況下,要是聽春琴說「沒事了」,佐助便回答一聲「是嗎」而退下來的話,後果就更糟糕。最好的辦法是上前奪取勺子,給春琴澆水洗手,這是關鍵。…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ne 30, 2017 at 10:03pm — No Comments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2)

於是,春琴「從此捨棄舞藝,潛心於古箏和三味線,發奮練習,有志於絲竹之道耳」。這也就是說,春琴之所以會以絲竹來寄託情思,乃是雙目失明造成的。據說她本人也認為自己的天份是在舞藝方面,她常常感慨系之地對檢校說:「有人讚揚我在古箏和三味線方面有天賦,這是不了解我這個人哪。我要是眼睛不瞎,絕對不會潛心於絲竹之道的。」這話有頗自負的一面,使人覺得「並不是拿手的絲竹之道尚且如此,那末……」,管窺蠡測,由此得見她驕矜的一般表現。不過,這些話也可能在某種程度上被檢校加工過了。至少,檢校似乎難逃這樣的干係——他聽了春琴一時隨心所欲的感喟,覺得正中下懷,便銘記在心,並賦予其表現春琴偉大的重要使命。…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ne 30, 2017 at 9:58pm — No Comments

谷崎潤一郎·春琴抄(1)

春琴者,真名為鵙屋琴,生於大阪市道修町①某藥材商家,明治②十九年十月十四日歿,家置市內下寺町某凈土宗③寺院中。

不久前由此路過,猝發參謁其墓之想,遂順道尋去,求其墓所。

「鵙屋的墳在這一邊。」一寺仆說著,往大殿的後面引導。只見山茶樹的叢蔭里並排置有好幾穴鵙屋家的祖墳,但是附近不象是琴姑娘的墓。

我說:「既然鵙屋家昔日有過這麼一個姑娘,可見她的墓理該……」對方聞言后想了想,說道:「這麼看來,那面的一穴也許是的了。」便引我朝東邊陡坡處的台階路上走去。…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ne 30, 2017 at 9:56pm — No Comments

野夫:中年身世似逃禪(3)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ne 30, 2017 at 8:19pm — No Comments

野夫:中年身世似逃禪(2)

06

 被名山大水擁著的中年,似乎該有一些名門正派的貴氣。該說的話,從未三緘其口。該做的事,向來一意孤行。這是一個是非正邪極易混淆的時代,舉目烏煙瘴氣,只能重建君子心中那個道義江湖。

 一入江湖歲月催,鬢已星星也。這都是古話,道的也是千古炎涼。江湖子弟江湖老,活的正是這樣一點骨血。想當年青春許國,揖別了皂隸生涯;幾十年風刀霜劍地在俗世突圍,要的也就是這樣的雲水營生,自由西東。

 一日,入魏寶山長春洞借宿,幾百年的老道觀,傲岸而寂然。逍遙道長與龔道士和一個火工道人,三人在此深林枯澗邊,孤守一脈道法。夜來月下,搬出桂花私釀,與我等俗人痛飲。醉罷吹簫彈琴,仙樂飄飄;再於空庭踏罡步鬥,打出另一番迥異中原的太極。這樣的浮生閑日,何等快活逍遙。…

Continue

Added by Malacca Light on June 29, 2017 at 8:09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