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no Realtà's Blog (71)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4)

三 經驗轉換“語言”

 

為了寫《創傷記憶》,我對曾卓、巴金、劉小楓等人的記憶傾向指涉思想傾向的言行做了現象學的描述。寫完小楓之後,我動過寫《斷裂的聲音》“書評”的念頭,還擬了一份細致的提綱:“思想脈絡及其範疇表”。萌萌看了,笑著說:“別不好意思,我還不想要你寫。這個我留下了,寫‘情緒與語式’用得著。”

萌萌既不利用父輩平反後的優勢發表自己的詩作,也不利用學界朋友的眾勢發表對已的評論,兩者本來都是輕而易舉的事,可她連想一想都十分難為情地回避了甚至阻止了。她崇尚自然的生長—— 一如她的遭遇。她常說:“女人就是無意義,在女人是粗野的大自然自生自滅的奧秘的意義上。”(對不起,別字面的理解這句話,它其實也隱含著虛無化的力量。)…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March 24, 2017 at 9:36am — No Comments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6)

由於“中心時間”既向前計算,也向後計算,因而它形成了這樣一個“大時間段”使當下之人能夠在感受性上直觀著全部時間,而且,這個時間段既不是空乏的,也不是繁雜的,它裏面一切都可能發生,“從秕糠考驗到麥粒甄別的關鍵時刻”,其穩定的內容是由“上帝的感召和人的回應”——萌萌把它轉換成“苦難與救治”的感受性生成。因為,除了理性對付理性的反證,萌萌最欣賞洛維特的這一句話:“唯一最具權威性的否證只能是苦難”。苦難的否證意味著歷史時間整體性的切斷,從而敞開當下時間的個人經驗性的感受性生成。

現在的問題是,感受性生成的意義轉換。接著就是“意義的重負、重負的輕省與輕負”的區分。不管這種區分以怎樣的尺度進行,目的並不是把苦難交付給意義就算完事,像進化論等各種歷史理論之所為。…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March 19, 2017 at 7:13pm — No Comments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5)

四 經驗呈現“意義”

 

在今天的現代人看來,他們似乎天然地就是“個人”或“個人主義者”——事實上,構成他們生活方式效仿的美國,“個人主義”、“工具理性”、“自由主義”被標榜為三大啟蒙原則——因而在他們身上根本不存在必須為個人“正名”這回事。他們當然會很奇怪“個人真實性及其限度”這個命題的提出和論證;他們當然更不理解“文革”,不理解啟蒙“個人性”或“個體性”是要用生命和鮮血作為代價的。

 時間無非一代之隔,然而無法達成“共識”的“代溝”卻仿佛堅硬到不能跨越的地步。但這是真的嗎…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March 19, 2017 at 7:12pm — No Comments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3)

一個人,或一個民族,在日常中究竟怎樣或應該怎樣面對“曾經的欠負”

比如,我(或我們)曾經遭受的傷害與苦難,在我(或我們)身上沈積為怎樣的“曾經”或“記憶”而每一個活生生的當下,與“曾經”發生著怎樣的關聯

是遺忘,是怨恨,是沈重的惰性,是看穿人生以至玩世不恭的世故,是急功近利的現得,是自欺的化解,是所謂升華為事業的助紂為虐的“成功”,是積聚強力意志的報覆、覆仇、以牙還牙、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還是於拯救平和(福祉)中獲得救贖……

每一種存在都有其合理性,因而每一種存在都是事實。但是,並不是每一種存在都是自己截止下來承擔起來哪怕微弱的救贖力量,而不再傳遞挑起怨恨或覆仇的火種。[5]…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March 19, 2017 at 7:10pm — No Comments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2)

如果我是一個冷峻的歷史主義者──像歌德嘲諷的,“既然痛苦是快樂的源泉,那又何必因痛苦而悲傷”;像馬克思譏諷的,許多實際的大智大賢者,“像牛一樣把背對著人類的苦難,只關心自己的皮”;或者像黑格爾在《歷史哲學講演錄》中說的,前進的歷史車輪決不姑息路邊被碾碎的花草──那麼,我即便像克利、本雅明看見了同樣的景象(引者按:天使看見了二十世紀的屍骸與廢墟堆積如山),也產生不出《新天使》般的“立義與取向”。

只有真正能“背負人類苦難”的人,並把人類的苦難當作“不能背叛的承諾”的人,才會把“苦難”建立為“意向性的基質”,再由它來“綜合而同構”此意向性的“關聯域”。於是,看來恰好“末世論”能夠將“苦難”與“進步”統攝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March 19, 2017 at 7:09pm — No Comments

張志揚:維納斯斷臂之謎(1)

——萌萌的問題意識



一 萌萌的命符——“想象”

 

借用一個象征:

“維納斯斷臂之謎”——“真實、殘缺與想象”

萌萌的問題意識:

一定有一個真實完整的“維納斯”——隱藏的但丟失了的謎底…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March 19, 2017 at 7:09pm — No Comments

余光中:剪掉散文的辮子(上)

英國當代名詩人格雷夫斯(Robert Graves)曾經說過,他用左手寫散文,取悅大眾,但用右手寫詩,取悅自己。對於一位大詩人而言,要寫散文,僅用左手就夠了。許多詩人用左手寫出來的散文,比散文家用右手寫出來的更漂亮。一位詩人對於文字的敏感,當然遠勝於散文家。理論上來說,詩人不必兼工散文,正如善飛的鳥不必善於走路,而鄧肯也不必參加馬拉松賽跑。可是,在實踐上,我總有一個偏見,認為寫不好(更不論寫不通)散文的詩人,一定不是一位出色的詩人。我總覺得,舞蹈家的步行應該特別悅目,而聲樂家的說話應該特別悅耳。

可是我們生活於一個散文的世界,而且往往是二三流的散文。我們用二三流的散文談天,用四五流的散文演說,覆用七人流的散文訓話。偶而,我們也用詩,不過那往往是不堪的詩,例如歌頌上司,或追求情人。…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March 8, 2017 at 8:16pm — No Comments

余光中:剪掉散文的辮子(下)

我實在沒有胃口再抄下去了。這些哲學家或倫理學家終日學究天人,卻忘記了把雕蟲末技的散文寫通,對自己,對讀者都很不便。羅素勸年輕的教授們把第一本著作寫得晦澀難解,只讓少數的飽學之士看懂;等莫測高深的權威已經豎立,他們才可以從心所欲,開始“用‘張三李四都懂’的文字(in a language "understan ded of the people)來寫書。羅素的文字素來清暢有力,他深惡那些咬文嚼字彎來繞去的散文。有一次,他舉了一個例子,說雖是杜撰,卻可以代表某些社會科學論文的文體:

Human beings are completely exempt from undesirable behavior pattern only when certain prerequisites,not satisfied except in a small percentage of actual cases,have,through some fortuitous…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March 8, 2017 at 8:14pm — No Comments

張志揚:記憶中的“影子回旋曲”(下)

5

解放了。

聽大人們說,殺豬的“一人班”,是“地下工作者”,現在當了大官,誰誰看見他坐吉普車,還跟著一個勤務兵。

不久又聽說,“印色油”也是“地下工作者”,官當得還要大。

唉,賣糯米行糖的怕也是“地下工作者”,官當得更大吧

 

6…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March 8, 2017 at 8:11pm — No Comments

張志揚:記憶中的“影子回旋曲”(上)

1

“點蒼台白露冷冷,幽僻處可有人行”

我已記不清小時侯是在哪裏讀到的這句詩,《紅樓夢》裏,《西廂記》裏,還是《紅樓夢》裏的《西廂記》裏不記得了,也懶得去查。查什麼呢我又不是考證,它不過是兒時的一點記憶,它的模糊,本是記憶的痕跡或久已遠去的成色,也恰好殘留著我這個人歷來“不求甚解”的陋習。然而這句詩,不知是什麼牽動了兒時莫名的心緒,肯定不是微言大義,我還根本不懂,或許是節奏、聲音和同樣模模糊糊的詞令,竟這樣記住了。…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March 8, 2017 at 8:00pm — No Comments

郭素絹·顏艾琳與江文瑜情色詩的比較(6)

二、對情色詩的質疑

本文試圖透過從顏艾琳與江文瑜的情色詩,探求女詩人寫情色詩背後所要表達的意義,研究過程中發現情色詩在女詩人手上,開始以自己的詩觀及對性愛情慾的看法入詩,在情慾書寫上也走出自己的風格,影響了情色詩風格的轉變。

經分析得到二人詩作中雖同質性高,但是仍有八點相異處(請參見表格二、表格三),筆者認為造成這種差異是因為創作經驗與過程中有無受到「理念先行」所影響,也因此造成了對反對霸權的訴求點不同,顏艾琳是抗議道德對女性的壓迫(如〈黑暗溫泉〉、〈黑牡丹〉、〈淫時之月〉),而江文瑜則是利用語言的歧義力量來對抗一切父權(如〈女人・行動・三字經〉、〈憤怒的玫瑰〉、〈白帶〉)。…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February 24, 2017 at 8:13am — No Comments

郭素絹·顏艾琳與江文瑜情色詩的比較(5)

身為女人的妳對做愛總是無比驚異

率將鼓舞歡送衝鋒陷陣的兵隊精液

在暗潮湧淘的陰道浮沈驚溢

千萬支膨脹盛開的雞毛撢矗立勁屹

用力廝殺出憂暗角落隱藏的不經意…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February 20, 2017 at 10:42pm — No Comments

郭素絹·顏艾琳與江文瑜情色詩的比較(4)

本文以為顏艾琳與江文瑜的情色詩,都有一個共同的思想--認同女性的主體性,但就詩作中便可發現有四點不同的地方:

表格二

 

顏艾琳…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February 18, 2017 at 7:00pm — No Comments

郭素絹·顏艾琳與江文瑜情色詩的比較(3)

二、相異處:顛覆的目的訴求不同

主題已十分明確,就是反客體為主體,但是顛覆背後是不是還有更深層的涵意呢?以下各舉一首詩例來分析。顏艾琳的〈黑暗溫泉〉[33]與江文瑜的〈女人・三字經・行動短劇〉[34]

 …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February 15, 2017 at 8:31pm — No Comments

郭素絹·顏艾琳與江文瑜情色詩的比較(2)

、主客體的性別顛覆

當英國的維吉尼亞·吳爾芙(Virginia Woolf)1929年在《自己的房間》[21]A Room of One's Own)中,質問女性為何貧窮?期待莎士比亞的妹妹的才華有朝一日能在文學上大放異彩時,法國的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也在1949出版了《第二性》…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February 14, 2017 at 3:50pm — No Comments

郭素絹·顏艾琳與江文瑜情色詩的比較(1)

郭素絹·顏艾琳與江文瑜情色詩的比較 [1]     





中文摘要

台灣詩壇長期在以男性為主的霸權文化下,不乏有對「身體與情慾」書寫的題材,如林燿德、陳克華及焦桐………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February 11, 2017 at 5:00pm — No Comments

行者阿保·橡膠樹下之山頂人

我老爸是讀洋書的,中文大字不識一個,唯一本事是「算洋賬」。除了日寇投降後那幾年,因為種植園停產,原園主未回來,他老人家自我「下崗」,我們搬到縣城去居住。老爸不是做生意的「料」子,也不知商場人心險惡,一輩子只在戰後受損友慫恿,和人合股在「蘭都」市開過一間麵包店,不到兩年,就把半生積蓄給人「吞」了去。和平後,種植園舊老板找到他,他就老老實實回去替種植園公司「算賬」去了。

老爸替他算了一輩子賬的,是一家世界著名的美國輪胎公司,世界格蘭披治大賽車都有他們的車隊。輪胎的原科是橡膠,所以在印尼和馬來亞有很多他們的橡膠種植園。

印尼的爪哇島,雖然面積不到全印尼的十分之一,人口卻佔全印尼的一半以上,所以百多年來,各外資在蘇門答臘島等地的種植園,都是從爪哇島招募勞工,他們是全家「移民」來的,稱為「合約工」(contract)。…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February 5, 2017 at 3:04pm — No Comments

行者阿保·台灣中部高山的「泰雅」族

台灣的「土著」原住民,通常被稱為「高山族」。其實他們是由「泰雅」、「阿美」、「賽夏」、「布濃」等等好幾個少數族群組成,分布在台灣中部山區和東部山谷平原,及蘭嶼等東海岸小島等,過去是以狩獵捕魚為生,人口超過三十萬。他們當中部份族人的主要語言,屬南島語系(印度尼西亞馬來由語)。他們是台灣最早的原住民,據他們自己族中的古老傳說,他們的祖先是從南洋划獨木舟來的,但也有考古學家說是來自雲貴。是從南洋還是兩廣雲貴?或先到台灣後去南洋,或先到南洋後來台灣?那可是考古人類學家的課題了。…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February 5, 2017 at 3:02pm — No Comments

行者阿保· 「無王管」的短暫偏安

日寇投降後,印尼人民發動了獨立運動,抗擊打回來的荷蘭殖民主義者。初期是爪哇島的「蘇加諾」和蘇門答臘島南部的「哈達」,在爪哇建立了臨時獨立政權。

日本人撤走後,蘇北省還處在無政府狀態,所有的種植園都停產,就算能生產,橡膠棕櫚油劍麻銷不出去,也不能當飯吃,種植園沒有錢給工人出糧,市面一片混亂,各路「義軍」自立為「王」。



後來局勢亂成一團,馬六甲海峽等海路也給封鎖了。我們搬到Gunting saga小市集一間小洋房暫住,我家近處有條大河,河裡常有鱷魚咬人的事發生。河上有一座公路橋,一座鐵路橋,兩橋相隔僅幾十公尺,遙遙相望。兩座都是那個時代傳統的鐵橋。我家房子面向公路,屋後幾十公尺外山坡下就是鐵路。 …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January 15, 2017 at 11:57am — No Comments

行者阿保· 爪哇島來的合約工

蘇門答臘蘇北省的橡膠種植園,割膠工人都是爪哇合約工(contract)。說是合約,其實是終生,因為他們都是全家大小一起從爪哇島「移民」來的。公司有宿舍給他們「落户」,為他們的子女辦免費學校,還有免費醫療。

通常一提到「出糧」,誰都知道是領工資,領薪水吧!可是在種植園,出糧除了領到一些現錢以外,還真有糧食「出」的,也就是有米派。割膠工人的工資並不多,可是公司每月會安人口發米糧給工人,還有醎魚、食油,甚至白糖、肥皂等,每季還有布料派。總之,讓你有最基本的吃穿用,使你死心塌地為公司割一輩子橡膠。到工人退休時,子女早已長大成家,早成了蘇島人了,想都不會想回那貧困的爪哇島老家了。

 

一望無盡的橡膠種植園…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January 14, 2017 at 8:07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