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靜仁·資水河,我的船幫(下)

木然地,我們立在崩洪灘灘頭,不敢向遠處張望——伯父啊伯父! 我想:您是已經做了種種努力的,為異方的同行保全貨船,也為和我們團聚一塊歡度歲末——伯母為您煨的老白干還沒冷呢,桌上的菜也還在散著熱氣呢,但是,由於洪水實在太猛,慣性使然,您終於沒能躲避開這資水第一險灘——崩洪灘兩岸陰森森左逼右突於江峽中的礁崖的暗算。

天已暗了下來,北風呼呼,黧黑的石山上,有猿在啼嘯;崩洪灘的灘嘯聲,也一陣緊似一陣了……哦哦,那不是在為我伯父的悲壯殉身奏著一支深沈的哀樂麽?我吃驚那噩耗居然傳開得如此神速,就在我伯父遇難後沒幾天,我家門前的江面上,倏忽間便聚集了成百條船,桅桿豎立似森林,而帆蓬,卻耷拉著只掛了一半(那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哀悼她的元勛和功臣所舉行的儀式啊)。

伯母激動得身子都發起抖來。“你看,你看,船幫里都悼念你伯父來了! ”說著,忙拉了我跪倒在堂中的神龕下,聲音愈來愈哽咽,喃喃地說著些我聽不甚清楚的言語。我想:那一定是伯母在告慰伯父的亡靈罷。偷偷地,我望了眼神龕上伯父的遺像,說也奇怪,我倏忽覺得,伯父就是一位哲人,他那肅穆的表情里,包涵著許多讓後人一輩子也領悟不盡的道理……

有聲音從江面上蓋了過來:“佬大,你安息罷……”佬大是我伯父在水上的稱呼,我回過頭去,立時便驚得呆了:成百條船上,正跪倒著一片黑紅脊背的漢子——那是些面對著颶風狂浪敢於將苦難笑飲狂餐的鐵錚錚的漢子啊! 為了表示對我伯父的亡靈深重的哀悼,在如此嚴寒的日子。他們竟然全都一絲不掛地赤裸著上身……

我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會有這等事情發生——那位平素怯懦如女人的船工(就是那位曾留下來看守船隻的異鄉漢子),居然在極度痛苦的燒灼中,能夠升華到完全忘我的境界(忘記了幾百上千年資水的傳統道德……),他似乎變成了另一個人,發狂一般,跳上江岸直朝我們母侄沖來,一手將我的伯母摟起,如灘嘯一般一字一頓地宣布:“我——要——娶——你! ”

伯母的臉色刷地慘白,陡然從那漢子的懷中掙脫開來,接著一聲撕心裂肺的長嚎:“佬——大——啊! ”便猛地朝伯父的遺像撲去,把伯父緊緊地摟進懷里,許久許久,又出人意料地轉過身來,一雙拳頭如鐵錘,擂打著那漢子的胸脯;然而那漢子竟任其錘打,一動不動,如一座堅不可摧的石山……不知是我伯母捶打得累了呢,還是終於被那漢子鐵打的意志所感化?不知在什麽時候,她那激憤的拳頭居然變成了溫柔的手掌,在那漢子青腫的胸脯上痛愛地撫摸……人們一怔,旋即,一個個便全都低下了頭去。我知道:那是船幫對這位敢於以如此一種抉擇作為報答的行為的默許;也是對我伯母那種似乎是離經叛道的行為的首肯。


其時,世界一派靜穆,只有資水湯湯,一如天與地的啜泣……——啊! 資水河,我的船幫! 我的船幫哪!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