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江,灘多浪急,全長614公里,流經邵陽、新化、安化、桃江、益陽等縣城,從臨淄口與湘江合並,然後里入洞庭……我家就住在資江中遊北岸,屬於安化境內。全家人的生活來源,一半靠山,一半靠水。家中除了有幾分田地外,還有一個水船,一年里,要趁農閑跑好幾趟長途。那又大多是裝了山藥及棕桐之類的特產,運往益陽換幾個零花錢回來。盡管,那句“水上走,銀水流”的民謠,一代復一代流傳,實際上卻不是那麽回事。我們家里很窮。兒時,我常隨父母親在資水上走,但最遠的長途也只不過是益陽。過洞庭、入長江要有上好的木船,風暴說來就來,時刻都有可能把條破船顛個稀巴爛。

選擇了一個朗朗晴日,我們的船又要啟航了,父親又叉著兩腿,鐵塔般立在後艄掌舵;船頭,母親把手中竹篙嗖地射向江岸,隨著一聲“依喲嗬”的船夫號子喊響,我們家屋後那座巍巍青山,便退成隱隱的剪影了。


我們又要到益陽送貨去。


那是一船藥材。是父親進山中老林采挖來的。回到家里時,他那套被柴棍和刺條劃破得百孔千瘡了的衣服,讓血與汁染得又紫又烏真是難看極了。手、腳張開著娃娃口,積淤在傷口里的血,已經結成黑紅的硬殼了。然而,他那如青銅鑄成的臉膛上,卻輝映著難得的滿足和欣喜的光亮。說是把這船藥材換錢後,便可以請來船木匠修補這與浪搏鬥了數十載的木船了。那神情,就仿佛修補一新的木船已泊在他的瞳仁里,就仿佛他已經手操舵柄駕著船行駛在浩渺的洞庭抑或奔騰的長江……然而那又畢竟只是我父親的夢想。

從我們家門口到益陽大碼頭,足足有整條資江一半的里程,要過七七——四十九灘。灘多浪急,險像叢生。更何況我們這條船已經是破爛不堪呢! 它的淡黃色的油漆褪盡了,船梁與船板相銜接的地方,桐油灰槳也已經脫落,有些地方還露出了銹跡斑斑的船釘……船過烏鴉嘴,便接近“滿天星”了。果真如繁星般密布的明崖暗礁,陰陰森森地逼在眼前了。恰在這時,天色倏忽變暗了,濃黑的烏云聚集著,越壓越低……父親的臉孔唰地鐵青。他從喉嚨里道出一句粗野的話來:“日你娘的個疤子! ”可話音未落,暴雨就鋪天蓋地潑了下來。真正是應驗了那句該死的民諺:“資江河里有個鬼,三點麻雨漲大水,”滾滾洪濤傾刻就翻騰著卷來……我嚇得躲進了船倉,幼小的靈魂,就隨著波濤一同在顫抖。

這是一條長灘,而且又有著急彎,兩側呢,又被如星的礁崖挾持著,想停船靠岸是不可能的。但由於雨腳太密,在後艄掌舵的父親根本就無法辨別前面的吉兇禍福了。

——左! ——左! ——右! ——再右! 風如鞭,雨似劍,父親卻如同桅桿般屹立著,他一邊咕嚕咕嚕地灌著老白干,一邊側耳辨聽。母親的指揮很是沈穩地操持著舵柄。就在即將穿過“滿天星”時,突然“哢哧——”一聲悶響,船身也隨著猛烈地抖了一下,那間作床鋪用處的後艙底板,已被礁崖穿了一個碗大的窟洞,江水如里,呼嘯著迸射進了船艙。我嚇得傻了眼,說時遲,那時快,父親飛起一腳把我挑開,毫不猶豫地把船上唯一的一床破棉絮卷成一團,嚴嚴地堵住了窟洞,隨即就雷吼般朝我喝道:“還想活就給我死死地坐著棉絮! ”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