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靜仁·資水河,我的船幫(上)

獨飲酒,獨猜拳獨殺雞,獨過年咯號人吶莫架船——資水民謠資水澄碧清澈,從廣西資源縣發源,湯湯流來,行到我家下遊約500米遠近處,倏忽便遭到兩岸黧黑石山的夾擠,於是,就有了讓人一聽便不免會毛骨悚然的資水第一險灘——崩洪灘。

我的伯父(我父母相繼在資水遇難後,我便隨伯父一起生活),是一名技藝頗高的駕船里手。行下水飆灘時,他總是泰然若鐵塔般立於艄位,一雙眼睛,眨也不眨的能穿透二三丈的深水;然而,當船接近崩洪灘時,那神情,便也是稍有幾分緊張的。

而在這麽一條險灘行上水船又是何種艱難! 每每伯父他們的船隻,若從湖北漢口,抑或江蘇南京等地,裝了滿船食鹽布匹之類的貨物送往邵陽、新化等地去,過長江、越洞庭,入了臨淄口,逆流而上300餘里,到我家下首的崩洪灘時,伯父又總是會蹬一雙益陽板子草鞋,自告奮勇地上岸做起拉纖的頭手來。


自然拉纖的頭手無論如何也是不好當的。


雪天,雨天,烈日曝曬的夏天……纖夫們拉著古老而沈重的木船,與一江激浪狂濤相對峙;其時,腳是腳,手也是腳了,十個趾頭,深深地摳進窄而且曲的纖道,而兩隻手,也一樣能將路面刨出坑來……那深深淺淺的坑里,浸著纖夫們的汗水,也浸著纖夫們的鮮血呀!

但是,纖夫們,卻沒有唉嘆,沒有呻吟,有的只是喊不成聲而很見厚重的拉灘號子:咳——唷! 咳——唷! ……

當然,拉崩洪灘這樣的險灘,無論如何,也得等伴船才行;多則十條、十一條,少也得七條、八條;一條船上有固定纖夫兩人,而十條船可就有了纖夫二十餘名,再集中人手一條一條地拉上灘去;他們把所有的氣力,全都聚於一根纖纜;匍匐在窄窄彎彎的纖道上,一任命運加劇著前程的坎坷崎嶇,江風江浪,如一把不停地揮動的雕刀,日里夜里,剔刮著他們黑紅色的肌膚……


而頭手,無疑便是這一逆來順受的匍匐者家庭的總指揮,他的手中,要把抱一大卷纖纜,那是拉大江灣時延長距離所需要的;拉到艱難處,還要領腔喊號子;每每把三四條船拉上灘時,頭手的口中便滿是鮮血了,但是卻仍然不停地喊著,那是能夠鼓舞人的鬥志,能夠更好地把一幫人的勁聚到一塊來的呀!

多少年來,纖夫們的心(當然也包括了船工和舵手),就被這拉灘號子緊緊地牽系著:咳——唷! 咳——唷! ……號子聲從低沈到高亢,傳出老遠、老遠……當時,我的伯母雖然已是四十出頭的人了,耳朵卻比我們還靈呢,總是她最先聽見崩洪灘響起的拉灘號子;其時,她便很是激動,對我們一群正在玩著遊戲的伢兒們說:“去去,準是你伯父他們的船來了,快幫他們拉纖去! ”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