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靜仁·資水河,我的船幫(中)

話音未落,便拿著自己親手用針線兒紮得密而又密的纖搭肩,赤腳率先啪嗒啪嗒走上了纖道;到得崩洪灘,如果發現不是我伯父他們的船時,我們這群伢兒,就爬到纖道以上的峭崖平整處,喊起順口溜來戲謔纖夫:纖狗子,冒卵扒,四腳四手,地上爬;……

而我伯母卻是早已經進入了這陌生的纖夫隊伍中的,正用一雙憤懣的目光怒視著我們,那意思在說:“你們是人麽?船幫如骨肉,這不是對自己親人的不敬重?! ”我們的順口溜便嘎然而止,幼小的心靈,不禁也暗自感到了羞辱。

仿佛在一夜間,我們都變得懂事了許多,一雙雙耳朵,似乎也有了一種能捕捉拉灘號子的特殊本領,一旦知道有船從下遊來,我們便不再用伯母催促,一路猛跑著,向崩洪灘趕去幫著拉纖,並且,連那些沒有體力幫助纖夫們拉纖的妹子,也便主動地在家中為纖夫們燒茶水……但是,真正對“船幫如骨肉”這句流傳於資水的俗話理解得透徹,還是在那一個反常的冬天。


那是在年關將近的時候罷。


我的伯父,已經離船到岸上與家人團聚度歲末來了。對於一個長年在水路上行走的人來說,這是他們一年中最值得珍惜的平安日子。資水有句民謠:“水上行,不是人;進屋門,是貴人。”我那本來就賢惠的伯母,其時,便顯得愈發溫誠了。

如侍候小孩,伯母把那煨得熱燙燙的老白干斟滿一藍花磁碗,遞到伯父的手中,把那切得薄如火紙的臘肉,用竹筷夾著送進伯父的嘴里……然而,就在這時,遠遠地傳來了呼喊救命的聲音。伯父說聲不妙,來不及多想便陡地站起身來,把手中的酒碗一扔,箭一般循聲射了出去。


原來是一條沒來得及趕回家中團聚的外地貨船,被迫停在上遊不遠的竹山灣躲避洪水,而纖夫和船工都步行回家去了,只留了一個才上船不久的年輕後生在看守船隻,不期,貨船的纜索竟斷了……依照氣像規律,冬天是不會暴漲洪水的,但在那一年,竟連續下了整整三天三夜瓢潑大雨,澄碧清澈的資水,也變得渾濁泥黃了,樹木雜柴如同狂獅猛獸,在江峽中亂沖亂撞……伯父自然是最清楚情況有多危急的。

遠遠地,我看見伯父三下兩下扒掉衣服,毫不猶豫也毫不畏懼地縱身跳進了滾滾狂濤。我不禁心里一緊,那是怎樣寒冷的天氣呀! 待我和伯母追著那如同脫韁野馬似的貨船趕到崩洪灘灘頭時,伯父已經鯉魚打挺般躍在船上了。

哦,伯父,你那瘦削的骨骼,是鐵打的麽?你那瘡痕斑斑的軀體,是銅鑄的麽?只是我也看得非常清楚,當您回過頭來望了一眼拼命地緊追的我和伯母時,一行渾濁的老淚,已把苦澀沖刷成縱橫的溝壑……許是料定這船在闖崩洪灘時十之八九難得有救了罷。伯父一掌將那位仍在嘶聲呼救的年輕漢子推入了水中,旋即,又飆了塊船板給他做依托,自己則撐著船篷跳到了舵艙……終於,那位外地漢子爬上了江岸……然而就在此刻,“轟隆——! ”一聲巨響,如沈雷般從遠處傳來,把我們的心都撞得碎了。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