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yatamā's Blog (159)

王學泰:漫談幽默(4)

魏晉以來,社會動亂,士人追求感官刺激與肉體上的享樂,此時笑逐漸與思考脫鉤, 從經學史書諸子中獨立 出來,變成單純的笑。於是在曹魏時期出現了第一個笑話集——邯鄲淳的《笑林》。此書三卷,已佚,從現在輯本來看,都是單純笑話,其中有“理”, 而編輯目的不在於說理,而在於娛樂。



晉孫楚《笑賦》評論此書時說“信天下之笑林,調謔之巨觀”。可見當時讀者也是把它當做“調謔”書來讀的。其後又出現了魏澹的《笑苑》、陽介松的《解頤》、侯白的《啟顏錄》。特別是侯白,史有其人,生活於隋末唐初,為人滑稽多智,好講笑話,後逐成“箭垛式”的人物,唐代的許多笑話都假名於他。…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August 1, 2017 at 12:19pm — No Comments

王學泰:漫談幽默(3)

先秦以後的第一流學者、文士皆可以說是富於幽默感的。這里僅舉幾個尚未被讀 者普遍認可的例子以說明之。 如談到司馬遷給讀者印象最深的是他受腐刑後的“腸一日而九回”的痛苦與惋憤。其代表作品《史記》也被稱之為“無韻之《離騷》”。

固然《史記》有著強烈的愛憎傾向,但司馬遷又是歷史的觀察者, 他有超越世俗與常人的冷靜和客觀,因此在他筆下許多歷史事件與人物是富於喜劇性的, 不必說他在描述漢高祖劉邦的遊民無賴的作風與平凡小事時處處流露出幽默感,令人忍俊不禁,即使寫到秦皇漢武這些直至今日仍令許多人仰望的人物時也多有喜劇性的情節(如秦始皇為鞏固其政權所作的種種努力,與二人對長生和求仙的企望)。《外戚世家》寫漢景帝的竇皇後與失散多年的弟弟初次相會,話及昔日艱辛時“於是竇後持之而泣,泣涕交橫下。侍禦左右皆伏地泣,助皇後悲哀”。用筆簡潔,不加評述,只從旁觀者角度再現其場景,但其可笑便展現在讀者面前。…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August 1, 2017 at 12:19pm — No Comments

王學泰:漫談幽默(2)

兩個例子題材相近,皆是寫“名”、“實”問題,批評名實不符的社會現象。前者態度較為溫和、含蓄,並且從哲學高度批評了名詞崇拜癥患者在追逐美名的同時,失去了物的“本真”。而後者態度較為尖刻,對於那些仰承上級鼻息的人們的醜陋,批評也很尖銳。因此,前者近於幽默,後者近於諷刺。

當然,在具體的藝術實踐中這些相近的範疇還是很難分清的。 互相比較時還都屬於朦朧概念。一般說來,如果做到詼諧重內容,寬廣避膚淺;諷刺磨而鈍, 去其酸與刺;機智富情趣,遠離油滑調。那麽雖非有意追求幽默而離幽默不遠矣。幽默, 特別是對人生來說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古代的中國是否有幽默存在呢?傳統的中國人是否有幽默感呢?這又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林語堂對這些是肯定的。他說:“幽默本是人生之一部分,…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August 1, 2017 at 12:19pm — No Comments

王學泰:漫談幽默(1)

幽默作為文藝作品中的一個類型,其繁榮是空前的,它充斥著書攤、熒屏、銀幕、舞台;如果把幽默當做一種優雅的藝術品位,其不如人意之處也是有目共睹的。 也許是“幽默作品”的創作者或表演者只關注它令人發笑的一面, 而忽略了其它更重要的方面,(譬如機智、寬厚、深沈等方面)以至於人們在看完或聽完笑話、相聲、 喜劇等所謂“幽默作品”之後雖不能說沒有笑,但總令人覺得笑得勉強, 仿佛有被人胳肢的感覺,有時回味起來,甚至感到惡心,也就是說“幽默”完結之後, 不僅沒有給人帶來愉悅、使人的精神得到點升華,而是相反, 於是“幽默”在稍有見識的人們心中同市場上的貨幣一樣不斷貶值。甚至有點談及“幽默”則令人有肉麻之感。 這是個幽默文學和幽默藝術表面上紅火、實際上是不景氣的時期。可以說是幾十年前林語堂先生提倡幽默時的重演。



一…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August 1, 2017 at 12:18pm — No Comments

吳興華的新詩處女作及其他

吳奔星在《(小雅)詩刊漫憶》中還談及當年選詩的標準:“不論知與不知,識與不識,也不論什麽社團、什麽流派,都一視同仁,只要富有詩意,篇幅短小,都優先發表。”吳興華發表在《小雅》上的三首詩,無疑都符合這種標準。不過,代表吳興華早期新詩成就的《歌》《花香之街》及《室》,均未選人《吳興華詩文集·詩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甚至《室》一詩更是從未有論者提及。好在篇幅不長,為方便研究者,茲首次披露如下:

愛惜那池沼的紫影,

愛惜那落日的西方,

愛惜那森林的沈靜。

而念到兩岸的悠長。…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une 29, 2017 at 12:01pm — No Comments

吳興華《湖畔》

已經是秋天了,湖邊的群樹

落下各色的葉子﹔如葦的輕舟

悄然的在藍水上飄流,

啼鳥的堤上戀人們在緩步。

真是秋天了,群樹著了新裝,

湖上籠罩著輕輕的霧,

紅雀低鳴在夕陽盡處,

景物蕭索而悲涼。

戀人們永遠是年青的,…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une 29, 2017 at 11:53am — No Comments

吳興華《愛情》

在我的心裡回蕩著她的低語:

“為希望喝一杯”她把酒杯擎起

那酒是殷紅色,如身上的血液,

博博的跳著,隨著愛情的拍節。

“喝一杯,祝賀已經成熟的愛情”

她的柔情聚集在她的兩眸中,

心跳得這樣急促,跳動的心裡

蘊著柔和的幸福,至高的歡喜。

現在是秋風嗚咽吹過古墓地,…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une 29, 2017 at 11:53am — No Comments

吳興華《西長安街夜》

無數銀月光的丁香舞蹈在草場上,

夜的草原是如何的廣闊而柔和,

星星是它的花,是’勿忘我’,叢叢的

集近著耿耿的星河。

蒼白的丁香有著月光的臉,

舞蹈在林深,斷橋盡處﹔

當我在家鄉時,月光和風

不止三兩次曾在我耳邊吹拂。

隻有在夢裡來了,像已遺忘的歌,…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une 29, 2017 at 11:52am — No Comments

吳興華《鷓鴣》

在苦竹的山頭有座隱若的寺院,

黃昏時遼敻的傳出幽微的鐘聲,

漁人泊舟在高涯下﹔看天,天見晚,

野水參差的浮動著,漲落的波痕。

在清冷的楓樹林間依依的飛過,

在落花的芳草原上靜靜的哀啼,

一個白馬的少年人駐聽雙淚落,

一個高樓的多思女襟袖盡沾濕。

夕陽漸漸的沈下來,青色的山後…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une 29, 2017 at 11:52am — No Comments

吳興華《病中》

太陽落了,光明隱去了,蕭索無聲地

黑暗來到,突然淹沒了整個的人間,

白晝在作最後的掙紮,西方的晚天

塗滿了似青春,似愛情,似血的紅焰。

烏鵲三兩成群的飛回它們的巢裡,

遙寺鐘聲穿過白雲和煙靄飛來了,

水面起了一陣微波,又重歸於靜寂,

鷓鴣聲聲的啼,遠遠近近,如悲如泣。…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une 29, 2017 at 11:50am — No Comments

吳興華·夜遊贈以亮二首

(一)

什麼地方傳來了橫笛的幽淒,

河水的聲音汨汨從橋下流過﹔

悄然立在小橋頭,聽禽鳥低啼,

看假山在銀月裡染上了藍色。

我願折來河對面一枝白的花,

籍以安慰我自己寂寞的懷抱﹔

但寒月下的流水遠沒有邊涯,

腸斷於一望不盡萋萋的芳草。…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une 29, 2017 at 11:49am — No Comments

吳興華《春草》

這種半疲倦不願振醒的心情 

一定曾潤濕登樓少婦的眼睛 

數里消魂的顏色飛飄著細雨 

兩三向晚的行人執手在長亭 

遍野風笛牛羊群往來無定所 

隔鄰笑語女伴們賭半有輸贏 

差勝鎮日對孤芳為它所惹惱 

出門一笑有青氈在目前鋪舞

長風又豈能吹送春光出玉門 …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une 29, 2017 at 11:48am — No Comments

吳興華《擬古》

不忍看墻頭青青柔草 

不忍看階下骎骎幽蘭 

日出聽見那人的長籲 

日落聽見那人的短嘆 

絕代的佳麗產自南國 

眉色如望平遠的秋山 

自愛若至冰冷的程度 

與自卑豈非同逆自然

天空兩金丸往後奔走 

廣衢高樓鳴響著佩環 …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une 29, 2017 at 11:47am — No Comments

宋以朗·吳興華是另一個錢鐘書

關於吳興華,我爸爸宋淇其實從未向我提起過。2005年底,我收到一位網友的電郵,他說我爸爸是吳興華的至交,問我家中是否藏有吳興華的遺稿,這時我才第一次聽見這個名字。之後我便留意有關吳興華的一切。到了2007年,李安的電影《色,戒》上映,我當時正整理張愛玲的信件,竟意外發現了六十二封吳興華寫給我爸爸的信。吳興華自小便非常聰明,因成績出眾而連續跳級,十六歲即考入燕京大學,同年在《新詩》發表《森林的沈默》,一鳴驚人。我爸爸在《林以亮詩話》中常常引用他的新詩,夏志清在《追念錢鐘書先生》一文中也引爸爸的信:“陳寅恪、錢鐘書、吳興華代表三代兼通中西的大儒,先後逝世,從此後繼無人,錢、吳二人如在美國,成就豈可限量?”後來讀到王世襄也這樣評論:“如果吳興華活著,他會是一個錢鐘書式的人物。”





燕園初遇…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une 29, 2017 at 11:46am — No Comments

吳興華《在鏡中》

在鏡中我看見自己蒼白如水的容顏,

我心坎裡依依的蕩起一層回憶的默痛﹔

那些人所贊美的眉,口,和如白雪的姿容,

和那雙倦於注視任何一個少女的眼睛。

在鏡中我看見被多少人所愛著的自己,

同時看見多年中蟄伏在心靈的深幽處

萬千少女的影子,搖搖的沈下有浮起,

當我看見自己在一面華麗的鏡子中間。…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une 29, 2017 at 11:30am — No Comments

陳子善:不該被忘記的吳興華(上)

吳興華文學身份多種多樣,說他是詩人、評論家、翻譯家、學者、英美文學教育家,等等,都對,都不錯。若從中國現代文學史角度考察,他是有自己鮮明風格的新詩人,才最為重要。但他又是寫了許多新詩卻在生前沒有出過一本新詩集的詩人,這在現代文學史上頗為少見。對與他一起在1940年代詩壇崛起的穆旦,吳興華在1947年12月26日給宋淇的信中就明確表示:穆旦“從許多角度看起來,可以說是最有希望的新詩人”。穆旦生前畢竟已出過《探險隊》《穆旦詩集》《旗》三本新詩集,而吳興華卻一本也沒有。1949年以後的30多年時間,這位新詩人幾乎被遺忘了。只在1957年曇花一現,在《人民文學》8月號上發表了《詠古事二首》。…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une 29, 2017 at 11:00am — No Comments

陳子善:不該被忘記的吳興華(下)

與書信集的個別失誤相比,《全集》詩集分量最重,問題也最大。詩集所收兩百多首詩,明確注明出處的僅40多題50多首,加上詩末注明寫作時間的16題20多首左右,總共約80余首可知發表或寫作時間,其余一概欠奉。作為一部作家全集,這是不能令人滿意,甚至令人深感失望的。當然,可以說其余詩作均來自吳興華家人保存的手稿本和宋淇珍藏的手稿本,但詩集並未作任何明確的交代,唯一的例外是《無題十二首》,注明了“自吳興華手稿錄之”,那麼其他許許多多首詩是根據什麼“錄之”的呢?哪些是從家人保存的手稿本中錄出,哪些是從宋淇珍藏的手稿本中錄出,或者兩者互見的,《全集》編者理應作出必要的說明。這個許多詩作不明出處的問題在《詩文集》中已然存在,《全集》更嚴重更突出了。

從《全集》各集看,…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une 29, 2017 at 11:00am — No Comments

羅銀勝·被冷落的繆斯 (下)

吳興華最值得稱道、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留下重要印跡的,還是他上個世紀的新詩創作。

吳興華十六歲時即在全國性詩刊上發表技巧成熟的新詩《森林的沈默》,從而一鳴驚人。上個世紀四十年代前、中期是他新詩創作的噴發期,從《書樊川集杜秋娘詩後》到《聽梅花調寶玉探病》,從《西珈》到《畫家的手冊》以及大量的十四行詩和無題詩,吳興華對新詩從內容到形式都作了極具啟示的新探索。他在現實主義和現代主義之外另辟蹊徑,融合中國古典傳統的意境、漢語文字的特質和西洋詩歌多種形式力圖實現中國詩的現代轉化,為新詩開一條新路。



正如當時著名評論家周煦良所指出的:



吳興華“可能是一個繼往開來的人”,與新詩的路是越走越窄相反,在吳興華筆下,“詩又恢復為明朗的聲音,坦白說出,而所暗示的又都在”,“他的詩是一種新的綜合,不論在意境上,在文字上”。吳興華與穆旦,堪稱上世紀四十年代中國詩壇的“雙璧”。…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une 29, 2017 at 10:56am — No Comments

王學泰:從笑說到幽默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une 29, 2017 at 10:49am — No Comments

王學泰:“俠”的本義不在“武”

人們一談到俠往往想到現代武俠小說中的“俠客”,或受到韓非子的“俠以武犯禁”的影響,總把“俠”與“武”聯系起來。連近代國學大師章太炎先生在《?書》中的《儒俠》一節也說“漆雕氏之儒廢,而閭里有遊俠”。漆雕氏之儒的特征就是“不色撓,不目逃”(連顏色、目光都不屈服於他人),也是從“武”的角度考察“俠”的。雖然後世“俠”多與“武”密切相關,但其原始意義卻不在於“武”。

甲骨文、金文沒有俠,《說文》段注云“經傳多假‘俠’為‘夾’”。實際上最初的“俠”就是“夾”。金文中的“夾”像一個大人有兩個小人夾輔、追隨。這是“俠”的原本意義。所謂俠也就是廣交遊的人物,與武並沒有必然的聯系。歷史上第一批被史家所稱頌的俠也不是以武著名的。《史記•遊俠列傳》中說:…

Continue

Added by Priyatamā on June 29, 2017 at 10:47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