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吉斯's Blog (69)

程明琤《歲月邊緣》話魚談往

那晚是一月二十四日,中國人的除夕夜。

我正在準備晚餐;外子走過來訕訕地問:“今晚吃什麽?大年除夕夜啊!”我愕然了一下,根本就忘了過年這回事,家裏就兩個人,大眼對小眼,還過什麽年?我望望盤中洗凈待烹的魚,頓時理直氣壯起來:“吃魚呀!年年有余,吉慶有余,別的都不用吃了!”真是湊巧;居然那晚準備了魚,其他就可以看作多余。所以,那晚年夜飯,就是那麽大魚一條!…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February 10, 2018 at 7:00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干戈老盡丹青客

一個黃昏,我匆匆驅車進城,到喬治華盛頓大學;去看書畫家傅申表演書畫。

說起畫,我也曾經學過。然而,在出國求學的忙迫生涯裏,早已擱筆斷紙。後來又一度學琴,也終因心境上的惶促;而讓琴蒙塵高閣。藝術,雖然不能離開生活高臥象牙塔上,但必須主宰生活超越生活。真正的藝術家都是能俯仰宇宙的人。生命中的甜酸苦辣都能化作藝術素材;而不使成為生活中的無奈和壓力。可是我;我不行。我是個容易被弄得暈頭轉向的人,就只有“終日馳車,不知問津”了。然而,我對藝術卻始終縈懷,不肯棄絕。也許正因此,才不致澈底沈淪。也因此,藝術成為渾噩生活中的一線靈光;可以讓我暫覷物外澹靜和清涼。

所以;去看藝術展覽或書畫表演,無非要藉視覺觀賞去接觸一個藝術家透露傳達的心靈和境界。…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 2018 at 3:37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荷葉上的青蛙

偶而看到台灣報紙上的一則新聞,記載作家張曉風將一千頭蝌蚪放到植物園荷池中;以期台北市民能有一個“有聲之夏”。促成那個“蝌蚪意願”的;是由於一張攝影:荷葉上的青蛙。那個青蛙是攝影者用錢買來“布景”的。張女士在感慨之余;發願心買來千頭蝌蚪,放進公園的荷池裏。夏天時份,蝌蚪將變青蛙。台北人就會有一個聽得到蛙聲的夏夜了。

青蛙也上了報,蛙聲也成為新聞,就讓我想起一些往事,一些有關蛙聲和青蛙的往事。…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 2018 at 3:35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羅丹的雕塑藝術

華府國家藝廊的羅丹雕塑展將於一月三十一日結束。從去年六月二十八日起,這個展出已為時半年之久。可以說是國家藝廊少數重要展覽之一。

羅丹不但被公認為是十九世紀最偉大的雕塑家;他也被譽為是米開蘭基羅以後最偉大的雕塑家。

我在年節的百忙中抽空去看了這個展覽。說起來;這是我第二次看羅丹的作品了。第一次是在巴黎的羅丹藝術館,那已是多年前初遊歐洲之事。看羅丹雕塑也只是旅遊巴黎的節目之一,不是專訪,也不是因為什麼特別興趣。記憶中的羅丹館;建築並不雄偉。入口處左側有一面墻,墻前矗立著那座舉世聞名的《地獄門》銅塑。我在那座門前也曾“到此一遊”留影。羅丹館的後面是一座幽深的庭園;有噴泉水池,林蔭叢藪間,座立著羅丹的各種銅塑作品。有名的巴爾紮克雕像便是其中之一。那時候;我的註意力偏向於羅丹館內那些晶瑩素潔的大理石雕刻。…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 2018 at 3:35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秋 蟋蟀 天涯外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戶,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三千年前,詩經裏一個豳國詩人那樣說。

三千年後,在我天涯郊寓的客廳裏,忽然有蟋蟀躲在沙發下鳴唱。

一樣是秋天!

宇宙運轉依舊,任人間萬難千劫,斬不斷一世紀又一世紀的秋愁。而蟋蟀;總是叫來一秋,又送走一秋。…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April 7, 2017 at 4:55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梵天之舞──一個印度藝術形象的詮釋

看了一部有關印度文化的記錄短片《梵天之舞》(Dance of Shiva)。起初以為片中敘述的是“梵天”(Shiva)這個印度教天神。在雕塑藝術中、在印度教中,“梵天”代表創造和毀滅的大神,廣受信徒敬畏和膜拜。而且,“梵天”更是舞蹈之神,啟發歷代藝術者的創造和思維。據說,從銅塑到石刻,各種“梵天”的舞姿可達一百多種。我想要看的,就是那種不同舞姿的形象攝影和敘述。…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April 1, 2017 at 10:52a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秋 楓葉 嬋娟月

明明是一樣的日子,忽然覺得空氣裏有一種不同的信息──不像春天的慵懶,不像夏日的騰躍,而像一種凝神中的靈透。

白日裏;天空像加了一層藍,陽光像添了一抹金,地上的影子也勾畫得格外分明。黑夜中蟲聲露華更重,月色更顯得清澈孤冷。這些信息來時;總是秋天!

院中的楓樹仍然繁茂,只是清晨起身,地上會有落葉,雖然只是少少幾片片,卻也載著將近的秋訊了。再過些時,就會紅葉紛紛,舞盡西風後,便催走了另一年!而舞來一秋又一秋的紅葉,總向我招展著那個初來美國時;住在新港(New Haven)的秋天。…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April 1, 2017 at 10:51a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掃葉

院子裏,前前後後共有五棵楓樹,品種不同,葉子大小形狀也各異,有的是手掌般大小五角星形,有的是金幣般大小的三角爪形。盛夏時,一色濃碧,張漫如傘,在院子草地上,撐起五“界”清涼。秋天時,葉子出現不同的色彩,有黃、有紅、有赭……亭亭五色華蓋,繽紛熱鬧了一季秋光。夏夜裏,不知名的夏蟲,在樹蔭裏徹夜鳴唱。有時竟唱斷了我的夢鄉路。午夜醒來,滿耳蟲鳴。秋夜裏,蟲聲息了;秋風裏,落葉簌簌作響,像窗下徘徊的腳步聲。枕上傾聽,惆悵無眠。

那五棵樹,像五桿標志,將一年四季標志得很分明。除了秋天,春夏時分,樹枝綻破新蕾嫩芽,逐漸成葉成蔭。冬天裏,偶在黑夜中佇望,枯枝參差,簪著顆顆寒星,凍住遙天歲末的光景。…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February 24, 2017 at 8:15a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園林和陋巷──兩種戲劇經驗和聯想

園林中的莎昆妲蘿

《莎昆妲蘿》是一部古典梵劇,完成於五世紀時印度文化黃金年代的學達王朝。一般都認為莎昆妲蘿是梵文文學中的一大傑作。十八世紀末譯為英文,接著有法文和德文的譯本。歌德曾對這部梵文劇本讚揚推崇。我小時候曾讀過中譯本,譯述者是糜文開先生。這個故事簡述如下:

杜仙塔國王帶領騎隊來到一座林間行獵,見有糜鹿奔竄,乃緊追不舍。忽聞林間隱聖甘發的慈音,勸王饒舍糜鹿一命。國王收射放鹿而去,甘發於是祝福他將來有一個不平凡的王嗣。這時候,甘發所收養的女兒莎昆妲蘿正走向林間澆灌花木,不期而遇國王,雙雙同墜愛河。…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26, 2017 at 10:25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歌舞伎 枯石園 歷史的竄改

在一位美國朋友的餐宴上,大家談起華府新近的各項文化活動:國家藝廊的西班牙畫展、甘乃迪中心的日本歌舞伎演出、……。談到日本的歌舞伎,坐在我身邊的一個經濟學教授就想起兩件往事。一是當他在日本訪問時,曾和一個日本人談起台灣近年來的經濟起飛。那個日本人便有感而言:中國人又勤奮又廉儉,怎能不騰達?可是,當他訪問台灣時,聽有關人士談及日據時代日本文獻中提到台灣發展情形,對中國人下評語:台灣根本難以發展,因為中國人又懶惰又貪婪。這位教授覺得奇怪,為何日本人對中國人有那樣前後矛盾的批評。我想了一想,不客氣地說:日本人對什麼事都要處心積慮,刻意為之。連歷史的事實都可以更改,就別說不同時代情況下所給的評語了!…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25, 2017 at 1:09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陋巷中的浮士德

浮士德和魔鬼的故事,本屬於德國一個民間傳說。傳說中的浮士德是一個廣遊博覽的智者,卻不惜出賣自己的靈魂,向魔鬼換取知識、權威和青春。

十六世紀傳說中的浮士德,到了十九世紀;成為德國大文豪歌德一部詩劇的主人翁。《浮士德》之名也就為全世界稍習西洋文學的人所知曉。

劇中的浮士德原是一個長年孜孜不倦的學者。但他不停不息追求學識探索人生的結果,只是使形骸日益枯槁,心靈裏並沒有寧靜和滿足。就當他在不寧不足中想用自殺來結束晚境時,魔鬼乘機來打交道。引誘他將靈魂作押來換取一個嶄新的人生。…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24, 2017 at 10:57a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嚇你暈”以後

我終於把那個大南瓜鏤空雕成了一張大笑臉。黃昏時刻,在南瓜裏點亮一支短燭,放在門前,讓那粲然生輝的笑臉去迎接黑夜。我轉身入內,將一包包趕到市場買回的糖果,放入大木盤中,看來一切停當後,我沏上一杯新茶,坐在客廳裏,等候一年一度“嚇你暈”(Halloween)時刻的到來。

天黑後,門外響起了扣門聲,我將門打開,一陣吱吱喳喳的童音,幾個鬼鬼怪怪的形影:“不給糖,就搗蛋!”(Trick or Treat)。我端上盛著糖果的木盤,任他們各自選取。幾次同樣的把戲後,門外的腳步聲逐漸稀落。終於,被兒童興采擾得熱鬧零亂的郊區夜晚,又重新凝聚而成寂靜,沈澱在索索秋寒裏。

我走回客廳,看看盤中的糖果,還剩留著一大半。心裏感嘆著,今年過“嚇你暈”的孩子又更少了。我喝完杯中最後一口茶,開始在記憶中搜索屬於“嚇你暈”節日的往事。…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21, 2017 at 10:22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鬼節秋遊

每年鬼節(Halloween)到來前,我會隨節俗傳統,去市場買一個大南瓜;鏤空雕成笑瞇瞇的南瓜臉,放在門前,去迎接一年一度戲謔歡笑的“群鬼”夜。也會準備各色各樣的巧克力糖,裝進大木盤,靜待群鬼敲門到訪。門開處,一聲聲:“Trick or Treat!”,盤中的糖果,會將各色面具下的童稚誘賂得更歡樂。那些煞有其事地扮成鬼怪仙巫沿門求索糖果的孩子們,就那樣,每年秋老時分,踏著落葉來了,又去了。而我,在應節隨俗的郊居裏,每年總會恣意地笑一陣,又惆悵一陣。孩子們的各種扮相中,依稀可見;女兒拋在身後的當年童稚。

今年鬼節我離家“出走”了。…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5, 2017 at 11:15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新年

十二月大地繁華盡滅。然而,隨著耶誕節的到來,天地間又迸發燦開著另一種色彩。美國民間,家家戶戶,都全心全意地投入他們的傳統──選購禮物、裝飾彩樹、懸掛松柏圈、點燃耶誕燈……,無論走到那裏,都有平安夜的音樂歌聲在響,長青樹的松香也到處彌漫。還有扮演的聖誕老公公,還有塑膠的雪人和麋鹿……,就在這紅紅綠綠熱熱鬧鬧的節慶年景裏,盡管我也像別人一樣地忙碌著,寂寞,卻不知什麽時候,像蛛絲網;一寸一寸地爬上心房的,在一個沒有人知道的角落,悄悄地織著另一幅歲暮年景──屬於中國的,無關十架馬槽的,遺落在奔波歲月之外的,我兒時的節慶。

記憶中歲末的中國年節,色彩一如耶誕,艷紅鮮綠,金碧輝煌。門楣上褪色的對聯又換上新的殷紅,迎接新歲的心靈裏,像紅紙上的鮮明字跡,寫著不變卻又恒新的希望和祝福:“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門”。…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4, 2017 at 8:07a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那一片“夢土”──看雲門舞集演出有感

那一晚,下著雨,我驅車進城,專為去看“雲門舞集”在華府第一次的演出,對於我,看“雲門”所代表的中國現代舞,也是第一次。

車子在高速公路上滑行,秋雨裏黃葉在車燈中飄舞,落在黑色的柏油路上;輾在千輪萬轉之下成泥成土。秋老了,鄉愁也就更濃。

那一晚,“雲門舞集”演出的是《夢土》,那是一場長達九十分鐘;以敦煌壁畫為背景穿插的新作。敦煌很遠。“雲門”將“敦煌”帶到華府,將我帶去“中國”。我的期望很殷切。…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1, 2017 at 10:36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晚宴 閑談 感想

又回台北!

探親、看友、拜望師長。每次一樣,也每次不同,往往返返,來去間,變易了多少寒暑!孩童長大了,年輕人立業成家,當年的師長,有的依舊神采飛揚,有的,逐漸步態遲緩,也有的……長逝作古。

而我,行行一如鴻雁,長飛倏止,總是匆匆!流水光陰裏,一再返歇的台北,也總是一新再新,變更了市容。走在台北的街頭,層樓大廈間,成長著驚人的財富和繁華。而清晨讀報,字裏行間,一再透露,台北的繁華裏,也潛在堪慮的汙染和失落。

於是即飛離的雙翼上,分別馱著不同的心情:一是擔憂,一是祝福。而天外回首,一再咀嚼回來的,是那已散的筵席:席間的歡樂,師友的音容,不著頭緒的閑談和感觸。…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1, 2017 at 10:35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夜談

有朋自遠方來,生起一竈爐火;把酒夜談。寒夜靜屏寒窗畔,爐火酒香裏,將人生握入方寸股掌──過去未來,地北天南,都付聚首一席話。

想當年,屋頂閣樓間,五條大漢同起同息,把那中學書本,啃個滾瓜稀爛。到頭來,還是註定,命運有長有短。有的考入大學首府,有的落入谷底孫山。一場如兄如弟,從此各自東西。

記否十八歲時的綺旎舊夢?泡著那妞兒如醉如狂?到如今夢中人安在?聞道在美國西岸,不再是什麽天邊。聽說已經是綠蔭枝滿,發福長胖。不想再見到她了!還是保持個好印象,留點余夢,來補當年斷腸。…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1, 2017 at 10:28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天涯明月詩裏尋

偶爾到中國城購物,發現月餅又上市了,一年容易又秋天,韶光天涯,如許匆匆!順手買下一盒嘗新,回到家裏,沏一杯香茗;來配月餅的甜酥。於是,我便吃下一個古老的傳統──月的傳統。

可是,我又黯然神傷了。多年來,何嘗賞過什麽月?生活中;閑情早已拋棄久,而月亮,卻必須從幽獨和閑暇中去賞玩尋求。在現實裏,心情是那樣局促焦迫。人,總好像時時在作繭自縛。忙碌,卻徒勞而無功。閑暇?幽獨?唉,即使做得到,在這個社會的價值判斷裏,怕也就目為怠惰和落伍。…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1, 2017 at 10:28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琴音 平沙雁 亭亭塔影

有一次,去聽華美音樂社主辦的音樂會。音樂會是在華府一間大學禮堂中舉行。禮堂舞台的上方,繪著許多古典西方神話中的人物形象,不由自主地讓我覺得,我們是坐在西方文化的殿堂中。然而,音樂會中一曲吉他彈出的〈平沙落雁〉;一曲鋼琴獨奏的德布西〈寶塔〉,便將我帶到東方文化的精神領空。一下子,天涯也只是咫尺。也許,真正的大同世界,是由藝術心靈來砌建。

〈平沙落雁〉原是古箏名曲,由吉他彈奏出來,也一樣讓人感受到旋律所勾畫的自然境界──向晚的天空裏,霞彩燁燁。飛越千山的雁群,劃破遠處的暮雲,掠過洲浦,旋轉於霞光水影間,銜風斂翼,歇落平沙。琴音杳沒之際,好像夜已網住了一個雁的行程。彈吉他是一個黃發碧眼的美國青年,那也無妨,他手指彈出的自然,無異於我心目中的自然。…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1, 2017 at 10:27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詩情雨意

其實;說起來,並不真的那麽喜歡雨天。只是喜歡雨聲,喜歡浸潤在雨中的那份心情。

也許是因為,晴天艷陽時節,日子過得像輕雲,在生活的天地裏飄遊得難尋痕跡。而在雨天裏,天空壓得那樣低,宇宙仿佛縮小了,心靈沈潛下來,好像雙翼被雨沾濕了,重重的,飛不起來,就只好斂翅、俯首、沈思。

雨,落在屋頂,將屋內的寂靜敲碎成一片迷離,叫人不由自主要去尋尋覓覓。尋那瀟瀟疏雨潑染過的詩情,覓那雨腳下奔竄過的往事。

雖然雨淡褪了天地的色彩,卻將詩的色彩潑得十分鮮明。

“雨中黃葉樹,燈下白頭人。”…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1, 2017 at 10:26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