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吉斯's Blog (45)

程明琤《歲月邊緣》秋 蟋蟀 天涯外

“七月在野,八月在宇,九月在戶,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三千年前,詩經裏一個豳國詩人那樣說。

三千年後,在我天涯郊寓的客廳裏,忽然有蟋蟀躲在沙發下鳴唱。

一樣是秋天!

宇宙運轉依舊,任人間萬難千劫,斬不斷一世紀又一世紀的秋愁。而蟋蟀;總是叫來一秋,又送走一秋。…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April 7, 2017 at 4:55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梵天之舞──一個印度藝術形象的詮釋

看了一部有關印度文化的記錄短片《梵天之舞》(Dance of Shiva)。起初以為片中敘述的是“梵天”(Shiva)這個印度教天神。在雕塑藝術中、在印度教中,“梵天”代表創造和毀滅的大神,廣受信徒敬畏和膜拜。而且,“梵天”更是舞蹈之神,啟發歷代藝術者的創造和思維。據說,從銅塑到石刻,各種“梵天”的舞姿可達一百多種。我想要看的,就是那種不同舞姿的形象攝影和敘述。…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April 1, 2017 at 10:52a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秋 楓葉 嬋娟月

明明是一樣的日子,忽然覺得空氣裏有一種不同的信息──不像春天的慵懶,不像夏日的騰躍,而像一種凝神中的靈透。

白日裏;天空像加了一層藍,陽光像添了一抹金,地上的影子也勾畫得格外分明。黑夜中蟲聲露華更重,月色更顯得清澈孤冷。這些信息來時;總是秋天!

院中的楓樹仍然繁茂,只是清晨起身,地上會有落葉,雖然只是少少幾片片,卻也載著將近的秋訊了。再過些時,就會紅葉紛紛,舞盡西風後,便催走了另一年!而舞來一秋又一秋的紅葉,總向我招展著那個初來美國時;住在新港(New Haven)的秋天。…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April 1, 2017 at 10:51a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掃葉

院子裏,前前後後共有五棵楓樹,品種不同,葉子大小形狀也各異,有的是手掌般大小五角星形,有的是金幣般大小的三角爪形。盛夏時,一色濃碧,張漫如傘,在院子草地上,撐起五“界”清涼。秋天時,葉子出現不同的色彩,有黃、有紅、有赭……亭亭五色華蓋,繽紛熱鬧了一季秋光。夏夜裏,不知名的夏蟲,在樹蔭裏徹夜鳴唱。有時竟唱斷了我的夢鄉路。午夜醒來,滿耳蟲鳴。秋夜裏,蟲聲息了;秋風裏,落葉簌簌作響,像窗下徘徊的腳步聲。枕上傾聽,惆悵無眠。

那五棵樹,像五桿標志,將一年四季標志得很分明。除了秋天,春夏時分,樹枝綻破新蕾嫩芽,逐漸成葉成蔭。冬天裏,偶在黑夜中佇望,枯枝參差,簪著顆顆寒星,凍住遙天歲末的光景。…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February 24, 2017 at 8:15a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園林和陋巷──兩種戲劇經驗和聯想

園林中的莎昆妲蘿

《莎昆妲蘿》是一部古典梵劇,完成於五世紀時印度文化黃金年代的學達王朝。一般都認為莎昆妲蘿是梵文文學中的一大傑作。十八世紀末譯為英文,接著有法文和德文的譯本。歌德曾對這部梵文劇本讚揚推崇。我小時候曾讀過中譯本,譯述者是糜文開先生。這個故事簡述如下:

杜仙塔國王帶領騎隊來到一座林間行獵,見有糜鹿奔竄,乃緊追不舍。忽聞林間隱聖甘發的慈音,勸王饒舍糜鹿一命。國王收射放鹿而去,甘發於是祝福他將來有一個不平凡的王嗣。這時候,甘發所收養的女兒莎昆妲蘿正走向林間澆灌花木,不期而遇國王,雙雙同墜愛河。…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26, 2017 at 10:25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歌舞伎 枯石園 歷史的竄改

在一位美國朋友的餐宴上,大家談起華府新近的各項文化活動:國家藝廊的西班牙畫展、甘乃迪中心的日本歌舞伎演出、……。談到日本的歌舞伎,坐在我身邊的一個經濟學教授就想起兩件往事。一是當他在日本訪問時,曾和一個日本人談起台灣近年來的經濟起飛。那個日本人便有感而言:中國人又勤奮又廉儉,怎能不騰達?可是,當他訪問台灣時,聽有關人士談及日據時代日本文獻中提到台灣發展情形,對中國人下評語:台灣根本難以發展,因為中國人又懶惰又貪婪。這位教授覺得奇怪,為何日本人對中國人有那樣前後矛盾的批評。我想了一想,不客氣地說:日本人對什麼事都要處心積慮,刻意為之。連歷史的事實都可以更改,就別說不同時代情況下所給的評語了!…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25, 2017 at 1:09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陋巷中的浮士德

浮士德和魔鬼的故事,本屬於德國一個民間傳說。傳說中的浮士德是一個廣遊博覽的智者,卻不惜出賣自己的靈魂,向魔鬼換取知識、權威和青春。

十六世紀傳說中的浮士德,到了十九世紀;成為德國大文豪歌德一部詩劇的主人翁。《浮士德》之名也就為全世界稍習西洋文學的人所知曉。

劇中的浮士德原是一個長年孜孜不倦的學者。但他不停不息追求學識探索人生的結果,只是使形骸日益枯槁,心靈裏並沒有寧靜和滿足。就當他在不寧不足中想用自殺來結束晚境時,魔鬼乘機來打交道。引誘他將靈魂作押來換取一個嶄新的人生。…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24, 2017 at 10:57a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嚇你暈”以後

我終於把那個大南瓜鏤空雕成了一張大笑臉。黃昏時刻,在南瓜裏點亮一支短燭,放在門前,讓那粲然生輝的笑臉去迎接黑夜。我轉身入內,將一包包趕到市場買回的糖果,放入大木盤中,看來一切停當後,我沏上一杯新茶,坐在客廳裏,等候一年一度“嚇你暈”(Halloween)時刻的到來。

天黑後,門外響起了扣門聲,我將門打開,一陣吱吱喳喳的童音,幾個鬼鬼怪怪的形影:“不給糖,就搗蛋!”(Trick or Treat)。我端上盛著糖果的木盤,任他們各自選取。幾次同樣的把戲後,門外的腳步聲逐漸稀落。終於,被兒童興采擾得熱鬧零亂的郊區夜晚,又重新凝聚而成寂靜,沈澱在索索秋寒裏。

我走回客廳,看看盤中的糖果,還剩留著一大半。心裏感嘆著,今年過“嚇你暈”的孩子又更少了。我喝完杯中最後一口茶,開始在記憶中搜索屬於“嚇你暈”節日的往事。…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21, 2017 at 10:22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鬼節秋遊

每年鬼節(Halloween)到來前,我會隨節俗傳統,去市場買一個大南瓜;鏤空雕成笑瞇瞇的南瓜臉,放在門前,去迎接一年一度戲謔歡笑的“群鬼”夜。也會準備各色各樣的巧克力糖,裝進大木盤,靜待群鬼敲門到訪。門開處,一聲聲:“Trick or Treat!”,盤中的糖果,會將各色面具下的童稚誘賂得更歡樂。那些煞有其事地扮成鬼怪仙巫沿門求索糖果的孩子們,就那樣,每年秋老時分,踏著落葉來了,又去了。而我,在應節隨俗的郊居裏,每年總會恣意地笑一陣,又惆悵一陣。孩子們的各種扮相中,依稀可見;女兒拋在身後的當年童稚。

今年鬼節我離家“出走”了。…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5, 2017 at 11:15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新年

十二月大地繁華盡滅。然而,隨著耶誕節的到來,天地間又迸發燦開著另一種色彩。美國民間,家家戶戶,都全心全意地投入他們的傳統──選購禮物、裝飾彩樹、懸掛松柏圈、點燃耶誕燈……,無論走到那裏,都有平安夜的音樂歌聲在響,長青樹的松香也到處彌漫。還有扮演的聖誕老公公,還有塑膠的雪人和麋鹿……,就在這紅紅綠綠熱熱鬧鬧的節慶年景裏,盡管我也像別人一樣地忙碌著,寂寞,卻不知什麽時候,像蛛絲網;一寸一寸地爬上心房的,在一個沒有人知道的角落,悄悄地織著另一幅歲暮年景──屬於中國的,無關十架馬槽的,遺落在奔波歲月之外的,我兒時的節慶。

記憶中歲末的中國年節,色彩一如耶誕,艷紅鮮綠,金碧輝煌。門楣上褪色的對聯又換上新的殷紅,迎接新歲的心靈裏,像紅紙上的鮮明字跡,寫著不變卻又恒新的希望和祝福:“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門”。…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4, 2017 at 8:07a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那一片“夢土”──看雲門舞集演出有感

那一晚,下著雨,我驅車進城,專為去看“雲門舞集”在華府第一次的演出,對於我,看“雲門”所代表的中國現代舞,也是第一次。

車子在高速公路上滑行,秋雨裏黃葉在車燈中飄舞,落在黑色的柏油路上;輾在千輪萬轉之下成泥成土。秋老了,鄉愁也就更濃。

那一晚,“雲門舞集”演出的是《夢土》,那是一場長達九十分鐘;以敦煌壁畫為背景穿插的新作。敦煌很遠。“雲門”將“敦煌”帶到華府,將我帶去“中國”。我的期望很殷切。…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1, 2017 at 10:36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晚宴 閑談 感想

又回台北!

探親、看友、拜望師長。每次一樣,也每次不同,往往返返,來去間,變易了多少寒暑!孩童長大了,年輕人立業成家,當年的師長,有的依舊神采飛揚,有的,逐漸步態遲緩,也有的……長逝作古。

而我,行行一如鴻雁,長飛倏止,總是匆匆!流水光陰裏,一再返歇的台北,也總是一新再新,變更了市容。走在台北的街頭,層樓大廈間,成長著驚人的財富和繁華。而清晨讀報,字裏行間,一再透露,台北的繁華裏,也潛在堪慮的汙染和失落。

於是即飛離的雙翼上,分別馱著不同的心情:一是擔憂,一是祝福。而天外回首,一再咀嚼回來的,是那已散的筵席:席間的歡樂,師友的音容,不著頭緒的閑談和感觸。…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1, 2017 at 10:35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夜談

有朋自遠方來,生起一竈爐火;把酒夜談。寒夜靜屏寒窗畔,爐火酒香裏,將人生握入方寸股掌──過去未來,地北天南,都付聚首一席話。

想當年,屋頂閣樓間,五條大漢同起同息,把那中學書本,啃個滾瓜稀爛。到頭來,還是註定,命運有長有短。有的考入大學首府,有的落入谷底孫山。一場如兄如弟,從此各自東西。

記否十八歲時的綺旎舊夢?泡著那妞兒如醉如狂?到如今夢中人安在?聞道在美國西岸,不再是什麽天邊。聽說已經是綠蔭枝滿,發福長胖。不想再見到她了!還是保持個好印象,留點余夢,來補當年斷腸。…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1, 2017 at 10:28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天涯明月詩裏尋

偶爾到中國城購物,發現月餅又上市了,一年容易又秋天,韶光天涯,如許匆匆!順手買下一盒嘗新,回到家裏,沏一杯香茗;來配月餅的甜酥。於是,我便吃下一個古老的傳統──月的傳統。

可是,我又黯然神傷了。多年來,何嘗賞過什麽月?生活中;閑情早已拋棄久,而月亮,卻必須從幽獨和閑暇中去賞玩尋求。在現實裏,心情是那樣局促焦迫。人,總好像時時在作繭自縛。忙碌,卻徒勞而無功。閑暇?幽獨?唉,即使做得到,在這個社會的價值判斷裏,怕也就目為怠惰和落伍。…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1, 2017 at 10:28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龍的形象和意義

記得在台北度假時;不時可聞“龍的傳人”歌聲。然而;歌聲中所傳達的龍的形象卻十分含糊。而且,“巨龍腳底下我成長”,句中的“巨龍”;難免讓人錯覺為龐大石化的“恐龍”。就要為中國文化中龍的形象和意義;稍作探索和思維。

中國古代傳說中;龍有九似:“身如蟒,頭如駝,腹如海扇,鱗如鯉,爪如鷹,掌如虎,耳如牛,角如鹿,眼如兔。”意味著集天地間禽獸水物於一身;而完成一種能隱現、出沒、上天、下地、潛水的神奇形象。

傳說中進一步引伸;龍在春分時上天,動而化雲霾為雨露,孳長萬物。秋分時入地,息而調護水土,延綿生機。此外,或潛深淵,或藏大海,震懾潮浪,庇祐四方。…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1, 2017 at 10:00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鳥之惡

家中有鳥,其色白、其體小、其聲噪、其性……唉,頗惡!不過,這個“鳥之惡”,卻是種因於“人之善”的結果。因果糾纏,費人思索。

詩人能自一粒小沙見出世界,我但願能從一只鳥性,略微觀照人間。這個故事,說來話長,不妨一說。即使無足“警世”,或可聊為解頤。

話說,三年前旅居印尼雅加達,日子過得倒也清靜閑暇。忽然有一天,女兒放學回家,碰到一個鳥販子,買回一只貓頭鷹,養在屋裏和她為伴。那陣子她的房間裏,就那麼赫然一只龐然大物,“貓視耽耽”地,叫人提心吊膽。家中的印尼傭人視之為不祥之物,說屋裏養個貓頭鷹,定會惹來大災禍。齊聲向我要求:“娘娘,送走它吧!好可怕!”眼看她們要威脅離去,不得已,和女兒來個討價還價的商議:她要是送掉那只貓頭鷹,我就給她買只白鸚鵡。白鸚鵡,又好看,又會說話,養在房裏才算良伴。連誘帶逼,終於叫女兒送走了貓頭鷹。…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1, 2017 at 9:59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水仙花

冬寒還沒有盡去;春的訊息就好像迫不及待地擠了出來。雪溶盡後;幾天暖洋洋陽光普照的日子,墻角矮叢邊;幾株水仙苗便嫩嫩怯怯地冒出了地面。真擔心;如果又無端來一番霜雪,那幾株嫩苗必將凍死無疑。那麼,花訊便徒然來得太早。

於是;就想著要去買幾棵水仙來種,那種“翠袖黃冠白玉英”中國人慣見的水仙。花種找到了,買了回來,放在黑色的淺缽中,砌上白石,澆入清水,等待花訊早臨。

也真快;沒有幾天;花蒜上冒出嫩碧。一晚就能茁長一兩寸。終於嫩碧中長出苞蕊。再過幾天;苞蕊綻開了。翠玉枝頭,婷婷地撐起朵朵玉盞,晶瑩剔透。花心中浮現一圈嫩黃,更顯嬌秀清靈。水仙花!中國群芳譜中的“雅客”,清供室內,滿屋生香。無須覓春邀春了;春已與我同住。…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1, 2017 at 9:59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千古幽篁

“獨坐幽篁裏,彈琴覆長嘯,

深林人不知,明月來相照。”──唐.王維

這是一首“詩中有畫”的詩,透過任何讀者的“心眼”;都可以見出一幅明朗清幽的畫面:瀟瀟疏竹中;高士撫琴仰首,浩渺長天上,孤月一輪懸空。

就那樣,孤照、幽篁、高士,透澈通明地貫穿起一個古今華夏竹的文明。…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1, 2017 at 9:58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大地藝術

前言

華府的十一月,早已風寒露冷。大地褪去了晚秋絢麗的錦繡;逐漸進入一個不加色彩的冬眠。就在這個圍爐室內絕跡自然的季節裏,“好希罕”現代藝術館舉辦了一個標題為“大地的探索”展覽,特別介紹一種新興的藝術形式:大地藝術(Earth Works)。

展覽會中所展出的只是一些圖片,而不是藝術作品的本身。因為這些所謂作品已成為大地景觀中的一部分,不是藝術館可以用金錢搜購搬運而來的東西。圖片中所展示的只是各種大地藝術的構型攝影,以及作品所在地及作者的簡短說明。展覽期中有每周兩次的電影短片。短片所放映的是某些大地藝術的工作過程,或者是藝術家透過影片將大地對生命相關相系的消息來啟發觀眾。無疑地,在自然環境日遭科技破壞的警惕中,“重建自然”已逐漸成為整個西方文化進展中的重要一環。…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1, 2017 at 9:58pm — No Comments

程明琤《歲月邊緣》秋蟬

我們後院裏有泓池水,池畔築著一個露天烤爐,一季長夏;我們幾乎每天黃昏都在後院玩水,吃肉,過著簡單方便的現代“初民”生涯。然而,曾幾何時,秋涼漸起,天光早落,我們又要回到“洞居”去細數雨雪風霜的日子。後院的那片自然,也就在秋聲瑟瑟中逐漸荒涼起來。

有天傍晚,不想做飯,就偷懶又在池畔烤爐上烤起肉來。爐邊的一棵果樹已開始落葉紛紛了。暮色攙入烤肉的煙裏,將黃昏揉得更濃黯。忽然池水上傳來唧唧的叫聲,我回頭一看,只見水面浮著一個大大的昆蟲,緊拍雙翅,唧唧而鳴,想要掙紮飛起,卻只管在水面打轉。眼看它將力盡而溺,就拿著烤肉的長筷子,翻轉頭來伸往水面,想要去助它“一臂之力”,但那蟲兒卻無法抓住我的筷子,只好用雙筷一把將它夾上岸來。蹲下來仔細看時,原來是一只秋蟬,黑身薄翼,就是那種鳴徹一季炎夏,又叫來漠漠秋寒的蟬──小時候抓過的,書裏頭讀過的,畫面上看過的。…

Continue

Added by 吉爾吉斯 on January 11, 2017 at 9:57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