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希望乡土经济好起来。可是,最近发生在沙巴的一些事,恐怕又把我们往失望的深渊推得更深。


话说某执政势力的成员党,从他们的老巢西马搬了一大帮头头,来亚庇开大会。部分官老爷、官老娘,“顺道”去看看他们管辖的单位,最後发表他们“会留意”、“将关注”某些现象的官话。


官老爷、官老娘巡视自己机关,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是为何这个时候才来呢?我的意思是许多问题老早就发生了,给沙巴人一路来带来莫大的困扰,为何他们现在才“忽然”弄清楚了,是不是因为大选要来了?


最可爱的,还是旅游部长。这位鬓影富贵、珠光耀眼的官老娘,平时的工作议程不是周游列国、自家旅游,就是为时尚店、钻碹行开幕,这回难得到亚庇,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对媒体说:“原来沙巴的旅游景点,80%是生态游(绿牌);20%才是城市游(蓝牌)。”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继续说:“不像西马80%是城市游(蓝牌); 20%才是生态游(绿牌)。”


严格说起来,不是这位官老娘的错,因为她平时太“忙”了,一会儿在澳洲、巴黎,一会儿接待外国明星、模特儿,鲜少来婆罗洲;要怪怪她旅游部的官员,马来西亚都成立48年了,还没搞懂沙巴是一个怎样的立國夥伴地區。


就别期待他们在国外推销马来西亚旅游时,除了One Borneo 与Suria购物商场,或专为富商而建的几个高球场,他们心里会想到沙巴和砂拉越的其他什麽景点。

蓝牌、青牌是什麽意思?是区分导游领域的牌照颜色,持蓝牌的导游在城市区工作,去到海岛、神山就是犯法;持青牌的导游在自然区工作,他们送游客去机场,那是城市地带,他们就是犯法。


幸而素来分工精细,绞尽脑汁给政治人物创造当官机会的政府,暂时还没有看到这个KPA(关键绩效领域),要不旅游部老早分成两个部门:蓝色旅游部和绿色旅游部,就像一个教育部砍成高教部和教育部两个部门,让众多本地大学毕业的单一种族年轻人,在别处找不到吃,却能在政府部门领到一生富贵的金饭碗。

谈回沙巴,国际游人坐飞机来到亚庇,那是城市区,去接机的必须是蓝牌导游;从机场出来十分钟,到海边要坐船过对面岛了,必须交由绿牌导游去接手。这符合有效管理的要求吗?


习惯了给公务员创造就业机会,给长官创造法律关卡“发挥致富创意”的马来西亚公共系统,可不管这些。他们的mission只在于“管制”这个行业,实际上就是制造重重不必要关卡为难这个行业。


这三个月,是欧美的暑假,也是沙巴旅游业的旺季;也是当官的出来“发挥影响力”的时候,沙巴几乎每一家旅游社都因为导游问题,而在巴士、神山脚或海岛登陆处,当着众多外国游客的面前,受到执法人员的为难。


大家为何都“犯法”?理由很简单,这些年旅游部把拨款都花在出国“考察”、“推广”,少有系统的协助发展国内的旅游业,更甭谈协助旅游业者。业者都是在缩小盈利又缩小盈利的情况下经营,一个团要一会儿请蓝牌导游,一会儿请绿牌导游,从预算的角度来看,政府若不是要他们当义工,就是要逼使他们他们收盘,拱手其他新来者。


就像糖王郭鹤年必须退出经营多年的马来西亚糖业那样。


这种窃甲济乙的做法,对沙巴旅游业来说早已司空见惯。每年华人春节,是马来西亚的旅游旺季。可是,今年的春节,沙巴的不少旅行社和导游,居然可以放年假,自己去游玩。


因为从中国到来的包机,只准把游客载到沙巴,然後空机飞回中国,几天以後再空机飞回来,把这些游客载回中国去。这麽一来,机票岂不是加倍了吗?旅费岂不是贵得多?算算那费用还不如去日本、韩国,谁还愿意来沙巴?


旅游部说,他们不知道这事,这也不是他们的问题;这些航空公司要遵循的,是给领空把关的交通部的规定。大家都明白,他们是在保护国营航空公司。可是,保护得了吗?半年下来,马航还不是要和亚行合拼?


最可爱的是,管旅游的和管交通的,来自同一个政党;彼此要不是无法沟通,便是都听命于人。


这些官老爷、官老娘来了一趟亚庇,说了一番不痛不痒的空话、大话,大吃我们的海底鸡名鱼以及其他山珍海味,然後回去了。留给不知如何是好的我们,继续愕然面对他们所制造的问题,生活在全马来西亚最穷困的地区;继续回味当年是富冠全马的盛况。

Views: 65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February 25, 2015 at 4:32pm

《紐時》大篇幅介紹旅遊勝地‧沙巴美景吸引美民眾

(沙巴‧亞庇23日訊)舉世聞名的旅遊勝地沙巴,獲美國《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大篇幅介紹與報道,重點介紹了首府亞庇多個旅遊勝地和道地風土民情。

根據《紐約時報》旅遊專欄作者伊恩烏比那分別於本月12日及18日的報道,沙巴除了以神山聞名,當地的生態旅遊區,如人猿、小矮象、長鼻猴等野生動物保育區、濕地保護區、海島、沿海風景和海上活動,都是吸引遊客的主要元素。

野生動物海景聞名


伊恩是去年8月到訪亞庇,其中最讓他感到驚喜的,是迪加島的自然美景、富含礦物質的冷火山泥和環島的珊瑚礁,令他深刻瞭解到美國CBS電視臺選擇在此拍攝熱門電視節目“Survivor”(生存者)第一季的原因。


來到亞庇後,他走訪了西加麥木柵道、里卡士灣和丹絨亞路,欣賞了世界聞名的夕陽美景、坐落在水中央的裏卡士清真寺、中央巴剎及手工藝品中心,還品嚐了道地美食。


伊恩形容亞庇是個“多元文化之都”,除了英殖民和日戰時期遺留下來的歷史古蹟,亞庇人真誠待人,多元種族和諧相處,都讓他留下美好印象。


伊恩也走訪了加雅島,享受了銜接加雅島和沙比島的緊張刺激的鋼索滑翔,但也見到島上一群無國籍的“海上吉普賽人”。


他稱,這些“海上吉普賽人”原是來自菲律賓南部的難民和為尋求更好生活的印尼人,偷渡進入沙巴後,在此生活並繁衍下一代。他們多在碼頭工作,負責載送遊客從度假村到島上,為本地廉價勞工。(2015年2月25日星洲日報)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February 25, 2015 at 4:31pm

沙東宵禁更安全‧水上度假村春節客滿

(沙巴‧亞庇22日訊)自從去年7月在沙巴東部海域實施宵禁令後,岸外島嶼的保安水平獲得大大提昇,也加強了遊客前往度假的信心,去年經歷了中國女遊客被擄事件的新佳馬達水上度假村,在這個春節迎來客滿的好現象。

新佳馬達水上度假村董事經理唐伍強今日受訪時透露,除了新春期間爆滿,2月份的住客率每天平均達80%,許多本地遊客想要進入度假村一日遊都無法如願。
遊客主要來自中國

他表示,該度假村的遊客主要是來自中國四川、成都、桂林、蒙古等地區,當中大多數是受到網上介紹所吸引,也有不少人是舊地重遊,趁春節帶著親友前來度假。

新佳馬達水上度假村新春期間客滿,總算熬過去年大半年的旅遊低潮期。(圖:星洲日報)


他指出,目前該度假村每天都有7至8艘船來回島嶼間,讓遊客浮潛及深潛。同時,春節期間額外開設一班15天的教練課程,每天有數十個學員參與初級和中級潛水課程,令學員區客房同樣爆滿。

25軍警輪值駐守

唐伍強認為,沙巴美麗的海域對遊客依然具有很大的吸引力,宵禁令實施無形中增加了遊客對沙巴安全的信心。

他說,該度假村現今共有25名軍警輪值駐守,軍警人員所扮演的角色除了保護遊客,也成為極佳的宣傳點。(收藏自23.2.2015星洲日報)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May 7, 2014 at 10:09pm

林士粧 報導•東方上電臺~挽救沙巴潛水天堂名聲

本月2日發生的沙巴州仙本那擄人事件,再次將沙巴東海岸安全管理問題擺上了國際焦點。這起事件不但挑起國民對國安問題的疑慮,對旅遊業者也帶來了莫大壓力。

馬來西亞華人旅遊業公會總秘書戴宏錦週五受邀上愛FM談論此事時指出,馬航MH370事件對旅遊年的旅遊業衝擊還不算大,畢竟遊客不願意搭乘馬航班機,仍然可以搭乘其他航空班機前來觀光。如今擄人事件已經涉及國家安全問題,要重拾遊客信心並不容易。

究竟有什麼方式可以重拾我國的國際形象,包括幫助我國年初剛推行的旅遊年計劃重回軌道?沙巴旅遊業還有沒有可能重新回到昔日的風光?

馬來西亞華人旅遊業公會總秘書戴宏錦指出,國家機關有必要不惜一切加強沙巴州海岸線的防禦工作,以重拾遊客對當地觀光活動的信心,特別是海上的國防探測系統必須要獲得提升。

他坦言,本次擄人事件的事發地點雖然位於仙本那岸邊,但該處其實有外島包圍,而歹徒竟然有辦法搭乘快艇穿過島嶼間,直達事發地點作案。

「事發地點距離仙本那市中心不到2公裏,可見發生這樣的事與我國的國家安全系統有很大的關係。」

(Feature Photo:Walking on a Dream by Johari (Paklang) Saad,http://500px.com/PakLang

戴宏錦也是萬豪旅遊有限公司的董事經理。他偕同其妻子兼該公司執行董事蔡秋琴,到愛FM為我們解析沙巴州擄人事件發生後的我國觀光業前景時表示,我國有必要針對國防系統做出進一步的改善。

除此之外,戴宏錦也呼籲我國政府改善外國媒體對我國的印象,包括進行行政制度上的改革。

「我們給外國媒體的印象就是危機處理得不好,面對問題是態度遮遮掩掩、不透明,對媒體的發言也總是經過修飾。我們應該極力做出改變以提升我國的國際形象。」

蔡秋琴也表示,目前我國旅遊年的宣傳造勢因馬航MH370事件發生而減弱,但不能停頓。「我們必須進行定期的巡迴宣傳,讓外國人更深入了解我國的旅遊景點。」

她說,例如擄人事件發生在沙巴,但很多國際媒體及遊客都誤以為整個馬來西亞的國安問題都受到影響。「我們有必要介紹大馬的地理環境,至少目前沙巴州旅遊業受影響,也不會影響其他州屬的旅遊業者,不要遺忘了大馬還有很多地方也是不錯的觀光景點。」

發布國內局勢狀態

她接著說,我國旅遊局也應該隨時更新國內的情況,讓外國遊客能夠掌握國內狀態,以安心安排自己的行程。

「這需要馬來西亞在世界各地的旅遊局分部隨時與國內聯繫,再積極向他國傳達訊息。」

他們也以泰國為例子,指泰國抗議政府的示威者展開封鎖曼谷行動時,對旅遊業帶來巨大的影響,但是泰國在馬來西亞的辦事處,每天都有定期報告,向我國發布曼谷的「封城」資訊。

「當時他們通報的消息包括哪一條路已經被封鎖、哪一條路已經開通,快速的資訊更新,讓遊客及旅遊業者可以第一時間掌握當地局勢。」

戴宏錦說,當時甚至有遊客願意在那個時段飛往泰國,去體驗當地人民的抗爭情緒。「因為當局處理得好,反而能夠達到免費的宣傳效果。當地根本不用花3個月,就恢復了原有的觀光生意。」

他們也認為,既然我國在旅遊年已經備有旅遊宣傳的經費,就應該積極在國外的電臺或電視臺打廣告,並且隨時發布國內的局勢狀態,讓沒有到過沙巴州的外國人能夠了解到沙巴漂亮、舒適的一面。

據悉,仙本那擄人事件已經導致當地旅遊業減少了50%的訂單,對許多旅遊業者來說,他們仍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宣傳及扭轉劣勢的機會,除了祈願人質安然無恙,也希望此事能夠盡快平息。

勤奮多才藝 菲僱員受歡迎

沙巴是一個特殊地方,一些沙巴人與菲律賓南部的居民在傳統上有不可切割的歷史關聯,加上地理環境因素,菲律賓南部居民進出大馬也相對容易。

戴宏錦也坦承,即許多沙巴的旅遊業或酒店業者都會聘請菲律賓人。「菲律賓僱員很受歡迎,因為他們不但可以協助管理度假村,在烹飪方面技術也很好。有些菲律賓人也會在度假村內擔任歌手娛樂遊客。」

戴宏錦不但對一些勤奮的菲律賓員工贊不絕口,也認為減低沙巴州國防問題的最根本解決方法,除了加強國防能力以外,也必須積極發展地方經濟,提供貧困人們就業機會。

建議菲南開發種植業

「菲律賓南部的居民比較貧困,因此引起的社會問題也比較多。如果政府可以多幫助他們,讓他們得以安居樂業,長遠來說對國家安全是有保障的。」

他建議我國種植公司可以考慮到菲律賓南部進行開發,讓鄰國富起來,也能夠減低犯罪問題,避免周邊國家也受到影響。

除此之外,戴宏錦也呼籲業者在聘請外籍員工時要特別小心。「一定要找合法的仲介去聘請,並進行登記,以免不小心聘請到有不良記錄的員工。」

他也認為,這個非常時期,酒店業者聘請保安是必需的。但他強調,酒店並不需要聘請武裝保安,因為這可能會嚇壞外國遊客,破壞旅遊業的形象。

「酒店只需聘請一般保安,隨時保持警戒即可,而且保安人員也要加強與警察或國防部的聯繫,必要時能及時求救。」

全天候監督 夜間不容鬆懈

沙巴州自從去年成立沙巴東部安全區,旨在保護當地的海岸線不再被外人入侵,但這條長達1400公裏的東海岸線,儘管進行多次檢舉行動,擄人事件卻依然發生。

據悉,自去年11月24日至今,各保安部隊在沙巴東部安全區進行了約6輪的非法移民檢舉行動,逮捕了852名非法移民。

戴宏錦表示,政府雖然花了4億令吉以加強邊境防禦,但這可能還不夠。「政府必需不惜代價進行防範措施,這不僅有利於當地居民,也能讓馬來西亞人安心,對當地旅遊業也有幫助。」

他也呼籲當地居民與執法單位合作,一起參與監督與防範的行動。

他也提醒,6輪的執法行動是肯定不足的,因為監督工作必須每天都在進行,而不是在特定時間才執行。「這就像貓抓老鼠嘛,當貓一不行動,老鼠就開始作亂了。」

他強調,監督是必須24小時進行的。「海岸邊必須要有軍隊駐守,即使是晚上也要巡邏、檢查,方有助於減低犯罪率。」

他也提醒政府必須準備有裝備的直升機,這樣才能夠在事發時、後第一時間趕到現場。

嘉賓開講:沙巴好風光 旅遊業復勇需半年

雖說外出旅遊難免會遇到危險,但沙巴州的地理環境特殊,使安全問題必須時時受到關註。戴宏錦說,沙巴州擄人事件正好刺中了觀光客的神經線,因為遊客的觀光目的地,基本上必須安全又能讓人玩得盡興。

「但是沙巴州的防禦工作也不容易,必須時時小心註意,特別是沙巴州東部有許多小島,與菲律賓也靠近,稍不註意很容易就會引發安全問題。」

吸引中國遊客

戴宏錦也表示,仙本那地區的觀光宣傳原在中國進行得不錯。促銷也進行得很順利,吸引了不少中國遊客前來觀光。近年中國遊客到我國的觀光人數逐年上升,其中仙本那就是一個受歡迎的觀光好去處。

他承認,沙巴州旅遊業剛起步時,比較吸引西方遊客到訪。沙巴的基本設施不足,道路路況也不好,所以剛開始比較吸引具有冒險精神的西方觀光客,但近年來我國經濟發展迅速,許多設施獲得改善,漸漸得亞洲觀光也越來越多了。

盛產各種美食

他說,沙巴州是一個風光明媚的旅遊區,同時盛產各種美味美食,加上當地人的態度親切,使人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主要是因為當地天氣不錯、海水溫暖,而且城市的開發速度也比較慢,使當地潛水區沒有受到破壞,適合觀光客前往進行潛水活動。」

可嘆的是,擄人事件發生後,當地旅遊業面對了極大壓力。戴宏錦依據其經驗推斷,事件余波可能會延續近100天,大概3個月後事情就能平復,遊客就會重返當地旅遊。

不過,他也表示,如要目前的旅遊業恢復到過去的水平,可能要花約半年,而這也待看政府如何加強其防禦措施。

旅遊業屬水 易「隨波逐流」

戴宏錦也感嘆,從風水角度來看,旅遊業屬水,因此時常受到各種影響,容易「隨波逐流」。

不過,他卻認為旅遊業者不會因為沙巴州安全被敲響警鐘,而企圖改變旅遊配套來吸引外國遊客。這關乎遊客願不願意買單的問題。

他說,遊客通常都喜歡在最旺的季節入住最好的酒店,以期享受最好的旅遊感覺及最難忘的體驗。

「即使為了確保安全我們可以進行任何調整,包括舉辦一日遊活動,結束後就馬上回到內陸過夜,但有些遊客就是覺得大老遠來到這裏享受,就是要在海上居住,享受海浪聲伴眠。」

他也說,很多情侶都喜歡選擇在海上度假屋過夜,以享受非一般的體驗。

至於旅遊業者會否將沙巴州的旅遊重心從東海岸轉到西海岸或亞庇地區的海域?戴宏錦則說,擄人事件影響的不僅是東海岸地區,也影響整個沙巴,甚至是馬來西亞。

「對許多外國媒體來說,事件發生在馬來西亞,就足於打擊馬來西亞的旅遊業形象。」(收集自 18.4.2014 《東方日報》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May 7, 2014 at 10:08pm

林大刀•014大馬旅遊年蒙受慘重打擊

2014年,是大馬旅遊年。政府原本信心滿滿,民間也在準備趁著大馬旅遊年好好賺一筆。

要知道旅遊可是馬來西亞最賺錢的無煙工業;單單看2013年,馬來西亞就接待過高達2500萬外國遊客,帶來了650億的總收入,占了全國生產總值(GDP)的12.5%;可謂舉足輕重。

2014年裏,國陣政府預算通過大馬旅遊年,能夠將總收入進一步推高到超過1000億令吉。

當然,如果沒有發生馬航MH370失聯客機事件,還有沙巴仙本那中國遊客被綁架事件;這預算估計應該可以達標。

現在,尊貴的旅遊部長納茲裏先生宣布暫時停止海外的大馬旅遊年宣傳活動。

馬航失聯班機事件和沙巴仙本那綁架事件,影響真有那麼大嗎?

很多人說,這兩樁事故如果是發生在其他有效率和充滿活力的國家,按照國際標準的緊急事故處理機制SOP,多管齊下,及時安撫乘客家屬,行動迅速、一切透明化處理,讓乘客家屬乃至全世界看到你處理事件的積極態度和誠意;一定可以將事件造成的沖擊減到最低。

可惜,這一切都沒有在大馬官方身上看到;大家看到的只是更多的荒腔走板、欲言又止;本來沒有秘密,都變得好像神秘莫測了。加上官方的說詞自相矛盾,一時一樣;根本拿不出一個章程。

接著沙巴仙本那岸外的度假村發生中國女遊客被菲律賓阿布沙耶夫叛軍擄走事件,再一次令大馬的“旅遊天堂”形象跌到了谷底。

這兩次事件,徹底暴露了大馬保安問題的嚴重性;馬航失聯客機上竟然有兩個持假護照登機的搭客;而沙巴仙本那度假村的保安問題更糟糕,菲律賓海盜如入無人之境!大馬每年花7400萬令吉在沙巴東部加強的所謂保安措施,根本形同虛設。

持假護照登機的事實,讓馬航百口莫辯,一旦搭客家屬進入訴訟索償階段,這將成為馬航的致命傷,很可能將因此付出史上最高額的賠償(據說賠償金可能高達100億令吉)。而這也勢必成為大馬航空業的汙點。

很多人也認為這兩件事對中國遊客的負面影響最大,擔心中國遊客短期內將大大減少來馬旅遊的數量;確實,目前許多中國旅行社都拒絕銷售馬來西亞旅行配套;對大馬旅遊業的沖擊不小。不過,受到負面情緒影響的豈止是中國遊客?其他亞洲及歐洲遊客同樣擔心安全問題而拒絕來馬!只要耐心等多兩個月,看看大馬2014年第二季度的旅遊業務報告出爐,就能確定這沖擊有多嚴重了。

大馬旅遊部原本預測旅遊事業每年取得雙位數成長,到了2020年,預測旅遊業將可為國家帶來每年高達1680億的收入。目前每年接待的外國遊客人數是2500萬人次,到了2020年,預測遊客人數將成長到超過5000萬人次。

為了配合旅遊業的目標,大馬許多大城市將興建更多5星級大酒店,其中最豪華的7星級“哈洛大酒店”(Harrods Hotel)預計將在2018年盛大開幕;還有雲頂的“20世紀霍士影城主題樂園”(20thCentury Fox Theme Park)將在2016年落成,而率先在柔佛伊斯幹達經濟特區開張的Legoland也已經取得不錯的發展。

希望大馬運程看壞的2014年快快過去,旅遊業的陰霾早日驅除。(收藏自 10.4.2014 《光華電子新聞》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May 7, 2014 at 8:26pm

詩華日報•擄人案沖擊旅遊業?庇業者各有見解

(本報亞庇8日訊)仙本那新佳馬達擄人案發生近一星期,讓有潛水天堂之稱的仙本那旅遊業大受重創,至於到訪亞庇中國遊客的量,是否同樣受到影響,市內旅遊業者各有見解,但不穩定的前景,難免令這班業者心生忐忑。

本報記者走訪市內旅行社後發現,市內有部分旅行社認為,基於目前還是屬於旅遊淡季,所以難以察覺這次擄人事件所帶來的真正影響,並形容目前的旅遊生意就如往常一般,平平淡淡,所以無法真正感受是該宗案件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業者們因而認為,惟有等到至五到八月旅遊巔峰期間,賬簿才可真正反映出該事件,對亞庇旅遊業是否有所沖擊。

另外,記者也探析,基於部分旅行社的機票及酒店費,無法退還的緣故,所以有遊客還是乾脆脆選擇到沙巴來旅遊。

(Feature Photo:Shades of Blue by Soren Egeberg,http://500px.com/zeamonkey

也有業者表示,一些有做“功課”(針對沙巴旅遊景點)的國外遊客,在了解沙巴的東西海岸地理位置後,還是會選擇到沙巴西海岸旅遊。

無論如何,當中也有業者認為,這次發生在新佳馬達渡假村的擄人案,相比之前發生在篷篷島臺灣夫婦遭擄殺,對沙巴整個旅遊業帶來更嚴重的沖擊,並感受到目前的整個市場反應,比以往旅遊淡季期更冷落。

他們說,中國方面確實有部分旅行社,顧慮到沙巴整個安全局勢,展延前來風下之鄉的行程,甚至取消沙巴旅遊配套。據悉,很多中國旅行社已陸陸續續取消於5月旺季前來沙巴的行程。

他們表示,經過馬航MH370和仙本那擄人案件後,一些中國旅行社已紛紛為顧客提供更具彈性的配套,包括讓他們選擇更換旅遊景點。

總體而言,市內旅行社在擄人案發生後,都無法估計旅遊生意的前景,紛紛忐忑不安。(收集自9.4.2014《詩華資訊》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May 7, 2014 at 4:30pm

鄭丁賢‧愈美麗,愈危險;愈危險,就愈美麗

仙本那擄人案產生癥候群,遊客退縮之外,連副內長朱乃迪也建議關掉岸外孤島度假村。

朱乃迪話一出口,被罵翻了天。人們說,政府的責任應該是打擊綁匪,保護度假村;如果關閉度假村,那豈非就是向綁匪說:“每一次都是你贏,我不玩了,宣告投降。”


說來丟臉,卻有幾分根據。

綁架行動對菲南武裝分子,是一門絕佳好生意。


過去這麼多年,有綁必有所獲,2000年在西巴丹島,還一次過綁了20幾個人,人質從歐洲到中東人種,一應俱全。


雖然每一次的結果,都是“政府成功解救人質”,但是,到底是誰成功了,大家心裡有數。

(No boundaries - The flight of the green turtle by Alessandro Cere,www.facebook.com/ale.cere

人質落入綁匪手中,綁匪用躍島策略,從一個小島到另一個小島運送,最後進入霍洛島(Jolo Island),等於鎖進了保險庫。


霍洛島被稱為綁架之都,叛亂組織如阿布沙耶夫盤據生根,形同本身的王國。菲律賓政府有心無力,要管也管不到。


島上居民或害怕阿布沙耶夫的報復,或可能和阿布沙耶夫有掛鉤,即使知道人質所在,也不會舉報。


反之,若和阿布沙耶夫合作,還多少有利可圖。


加上菲南經濟落後,一般收入每日數美元,擺脫不了貧窮。幹下一案,回收可能是數百萬美元,成本低而報酬率極高,即使散兵遊勇也可以組成擄人集團,之後轉賣給阿布沙耶夫,幾乎形成了承包制度。


特別是涉及外國人質,各國基於國家形象,或是國家責任,即使投入國家資源,也必須把人質救出(其實是贖回),因此,價碼是予取予求。


風險低而能夠有暴利,這種誘惑力,怎能割捨。


大馬政府設立了保安指揮區,加強駐守和巡邏,或許可以阻止類似蘇祿軍入侵的有規模行動,但是,要杜絕如幽魂來去的擄人事件,是不實際的事。


或許我比較悲觀。這一片海洋世界,如此遼闊,你的島與我的島如此接近,來去自如;要進行隔離和防堵,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擄殺臺灣遊客,並不是最後一次事件,而今擄走中國遊客和菲籍員工,也還會有下一次。


沙巴岸外的天然美景和潛水天堂,確實魅力無比,事件之後,或會打擊遊客信心,但是,遊客會有僥倖心理,一陣之後,還是會有遊人。


這應了一句話:愈美麗,就愈危險;愈危險,就愈美麗。遊客要來,就要有心理準備,小島美如天堂,但有潛伏的代價;要不要冒險,在於自己。


攀登喜馬拉雅山,每年要凍死摔死很多人,但是,登山香客一年比一年多,這就是致命吸引力的誘人之處。


綁架集團,不管是不是阿布沙耶夫,也會有生意頭腦。這種勾當,不能太過頻繁,如果頻率太高,菲律賓政府真的火了,大軍壓境圍剿,那就連老巢也沒了。


況且,遊客真的怕了,沒人敢來,度假村也倒閉了,那麼,就是殺了下金蛋的鵝。


綁匪可惡,然而,再罵再氣,他們也無動於衷。

重要的是,盜亦有道,綁了人質,求財而已,就要好好照顧人質,確保衣食無憂,沒有精神壓力,健康和安全無虞,這是綁架者的責任,絕對不是開玩笑。

(收藏自9.4.2014 《星洲日報》言路版 非常常識‧作者:鄭丁賢‧《星洲日報》副執行總編輯)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May 7, 2014 at 3:12pm

警證實一中國男子拿篤被擄

(沙巴‧亞庇6日訊)針對一名中國男子在沙巴拿篤被擄走的案件,中國駐古晉領事館已接獲沙巴警方通知,目前由副領事劉東源全面跟進消息;匪徒尚未有提出贖金的要求。

被擄者是34歲的楊載林(Yang ZaiLin,譯音),護照號碼為G35101668,相信是名中國人,是詩南養魚場Wonderful Terrance有限公司的經理。

受害者是在今日淩晨2時45分至2時55分,在詩南7哩岸外,面向巴比島(Babi Island)的養魚場上,相信是被5名從菲南方向乘船而來的持械犯罪分子擄走。

沙巴再發生綁案,州旅遊、文化及環境部長拿督馬西迪曼俊也不滿,直指再多說也沒有用,並指有關執法單位的威信已岌岌可危。

繼上月中國女遊客高華贇與菲籍酒店女職員被擄後,沙巴東海岸在週二淩晨又發生一起擄人案。一名中國籍經理疑在拿篤(Lahad Datu)詩南岸外的養魚場,遭5名菲律賓武裝分子擄走。

這5名持械綁匪在逃往菲律賓南部途中,曾向攔截他們的大馬武裝部隊開槍,過程中雙方曾駁火。(6.5.2014 《星洲日報》)

Comment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16, 2011 at 7:39pm

 

 

 

 

講來很好笑啦。從吉隆坡來亞庇的演講者,不會講客家話就算啦,卻滿口廣東話。可是,人家現在是”弄倒砂拉越巨人“的紅人,人人都要看他們的廬山真面目,就算是講非洲話,你也得聽,得鼓掌。這是他們黨內其他領袖所沒有的魅力。

有魅力的人,講話加油加醋算什麼,要加粗鹽、夠咸味才刺激,才能抒發人人心中的”鳥氣“,所以,三字經、惡毒的詛咒,是很好的領導示范,何況當年中國文化大革命,紅衛兵都用過了,很受落!

再說,他們現在是朝向布城的大熱門,要來施舍沙巴人一點,讓我們搭順風車,我們何樂而不為?雖然除了知道他們很會罵人,連人父母都不放過,無所不敢,無所不為,實際上,我們并不懂他們能具體做些什麼對沙巴好的事情。可是,我們不敢罵人,有人替我們罵了,不是很夠了嗎?

現在的官老爺、官老娘掠奪、剝削我們,這未來的官老爺、官老娘答應施舍我們一點好處,我們認命了不好嗎?

我說不好。從老虎口掉進噩魚嘴,這樣的改變,我們就很滿足了嗎?我們為何不動手屠虎殺噩魚,自己當家作主?讓外來人搞得團團轉,做人枕板上的一快肉,任人割任人切,五十年很夠很夠了。

只有平衡、制衡的第三條道路,才是我們應該走的。因為只有沙巴人更懂得沙巴的問題與潛能,這包括久居沙巴、已經入籍并認同沙巴的西馬同胞和砂拉越。

我們要振興鄉土社會經濟,只有我們才知道Hilltop喜嶺園或和生園,有何值得推廣的美食、特色小店;要在亞庇吃碗生肉面,我們知道應該往那里開車;只有我們知道,沙巴并沒有布城,只有菲蟲在下午四點以後就出來活動的打里坡、克隆幫,那叫”菲城“。

我們不能依賴一時半下飛來吃海底雞、海鮮的外來者。人家說些于事無補的爽話,以及一點點口頭的施舍,我們便舍命把僅有的一點本錢給人送上嗎?還是拿在我們沙巴人自己手里吧,安心些!

Comment by 邊鄉 岸 on August 16, 2011 at 6:56pm

 

 

 

講來很好笑啦。到來沙巴吃我們的海底雞名魚、海鮮的,除了當朝的官老爺、官老娘(向”家就在這里“學到兩個新詞),在野的家伙何嘗不是這樣?他們對沙巴的了解,不外就是從亞庇國際機場,到建國中學或新海港(他們最喜歡在這里擺宴會、辦演講)之間那麼長的距離。

偏偏,這些人對沙巴一無所知,他們在沙巴的代理人又只會看溝渠,卻說要來拯救我們沙巴。我大叔說,他們是要救自己才真。他們口口聲聲說:”支持我們進軍布城!“不是為了他們自己嗎?最近更夸張,從吉隆坡派了兩位”敢怒敢言“的青年才俊,和十來位職業粉絲啦啦隊來敲鑼打鼓。

其中一位說自己是”超人“,當晚的演講,出席者都變成垃圾堆,盡是聽他把自己心中最骯臟的東西搬出來,例如他分享自己”觀賞三級片“的經驗,又說:”不要假死啦,你說你說,你們誰沒有看過三級片?“

他的表情說明了一點,他不認為沙巴人有什麼文化涵養,要講一些很粗俗、很低劣的東西,粗俗低劣到外勞恐怕也不至于講出口的三字經、惡毒的詛咒,沙巴人才聽得懂,才愿意把自己的代表權交給”敢怒敢言“的他們去布城。讓超人去到處X人,”操人“!

那種傲慢、自大的口氣,和黨政掌權的官老爺、官老娘,其實是沒有兩樣的。一幅就是我們西馬人高級過你們沙巴人的態度。總之誰在布城,沙巴人的的命運都是一樣的,因為我們所面對的,都是同一種政治文化的動物。

在2008年的308全國大選,今天在布城吃好住好的當政者,靠的是沙巴、砂拉越的基本盤,他們喜滋滋說的”定期存款“;而準備替代當政者去布城吃好住好的反對勢力,現在勤于到來沙巴罵粗口,講三級片,為的也是我們的那定期存款。

我們要把本錢交給別人去當官老爺、官老娘呢,還是用來自我保護,作為討價還價的資本?假如你和人合股做生意,做了快五十年,你的生意伙伴越做越賺錢,而我們身為出資人、合伙人,卻越做越窮困,你想我們是否應該重新檢討這合伙關系?

或且,你要聽信那”操人“的江湖佬,來啦來啦,買了我的藥保你百病都除,長命百歲;你要是吃不到一百歲就死掉,請你隨時來找我,我一定還錢給你!沙巴人很傻,也不至于傻到去相信一群江湖佬不是?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baku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Morioka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Ra Zola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柏圖校友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Dokusō-tekina aidea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s album was featured

旅遊·把故事說好的快意

尋回最早最單純的遊學情趣, “寓教於樂”的個人意義, 就是玩出一片天, 在陌生的城市, 用另一種材料思考, 用好奇,觀察後再現另一層面現實的自我 韻味悠長、情在詞外。 體驗跟著自己一輩子。
5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