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56)

在阿伯丁郡東北部,一般把最後一捆谷子叫做克里阿克(Clyack) 。總是由在場的最年輕的、穿著成年婦女服裝的姑娘來割它。人們興高采烈地把它帶回家去,保存到聖誕節早上,然後把它給懷小馬的母馬吃,這是說農場有這樣的馬的時候,如果沒有就給最老的受孕的牛。

在別處,這捆谷子分給農場所有的母牛和小牛,或全部的馬和牛。在法夫郡,最後一把谷子叫做閨女,由一個年輕姑娘割下來,做成一個粗糙的娃娃形狀,綴上綢帶,用綢帶把它掛在農場廚房的墻壁上,直到來年春天。在因弗內斯郡和薩瑟蘭郡也都有割閨女的習俗。


把谷精稱為新娘、燕麥新娘、小麥新娘,這是給它定了一個更成熟一些,但仍然很年輕的歲數。在德國有時對最後一捆谷子,和綁這捆谷子的婦女都這麽稱呼。在摩拉維亞 [捷克一個地區] 的穆格里茲附近,收割小麥時總在田里留下一小塊小麥。然後一位頭戴穗冠、名叫小麥新娘的年輕姑娘在收獲者的歡鬧聲中割下這剩下的一片。

人們認為這一年內她會真做新娘。在蘇格蘭的羅斯林和斯通黑文附近,最後割的一把谷子“叫做‘新娘’,放在壁爐臺上;在她的數不清的谷穗下面系著一根綢條,她腰上也系一根”。


這時候,谷物新娘這個名字的涵義,能更充分地表現植物像新郎新娘一樣,具有生殖能力。如在沃爾哈茲,燕麥男子和燕麥婦女身上,裹著麥草在收獲宴會上跳舞。在南薩克森,燕麥新郎和燕麥新娘都出現在收獲慶祝會上。燕麥新郎是一個完全包在燕麥桿里的男子,燕麥新娘是一個穿著婦女服裝的男子,不包麥草。他們坐車到酒店里去,舞會就在那里舉行。

舞會開始時,跳舞的人輪流在燕麥新郎身上拔一把燕麥,新郎極力保護燕麥,最後他終於給拔盡,光光地站在那里,受到同伴的笑弄。在奧地利的西里西亞,收獲完畢時,青年人舉行“小麥新娘”的儀式。紮最後一捆小麥的婦女扮演小麥新娘,頭上戴著麥穗和花卉編的收獲冠。這樣裝扮好之後上車站在他新郎的旁邊,還有女儐相陪著,用兩條牛拉著他們,完全仿效結婚儀仗,拉到旅店里,在那里通宵跳舞。

在這個季節稍晚一點的時候,還用同樣的農村豪華氣派,紀念燕麥新娘的婚禮。在西里西亞的尼斯附近,一個燕麥王,一個燕麥后,穿得奇奇怪怪,像一對新婚夫婦,坐在耙上,讓牛拉進村里。


在最後這些例子里,谷精有兩個體現形式,一個男性,一個女性。但是有時候谷精表現為兩個女性,一老一少,如果我對德墨忒耳和珀耳塞福涅的解釋不錯,倒正與這兩個神相吻合。

我們已經說到過,在蘇格蘭,特別是在講蓋爾語的居民中,最後割下的谷子有時稱老太婆,有時稱閨女。而蘇格蘭有些地方,在收獲時又割老太婆(Cailleach) ,又割閨女。


關於這個習俗的敘述很不清楚,也很不一致,不過一般的做法似乎是這樣的:在收割時用割下的谷子,又做閨女又做老太婆(Cailleach) 的地方,閨女是用田里留下的最後的谷桿做成的,照例由割下谷子的那塊地的主人保存,老太婆則是用另外的谷桿做成的,有時是用最粗的谷桿來做,照例是交給一個遲緩的農民,他在手腳快的鄰居收完所有的谷子之後,還在收割。

這樣一來,每個農民保存他自己的閨女,作為年輕多產的谷精的化身,他盡可能快地把老太婆傳給一個鄰居,這位可敬的老太太在找到安身之地以前可能要走遍整個農莊。

她最後定居在哪個農民家里,那個農民當然是那一帶最後收完莊稼的人,因此,與眾不同地去接待她,確實有些惹人討厭。人們認為這個農民要走窮運,或者他要盡量在下一季度內“為鎮上防荒作準備”。


同樣,我們還談過,在彭布羅克郡,最後割下的谷子不叫閨女,而叫巫婆,人們迅速地把他傳給一個還在田里幹活的鄰人,他接待這個年紀大的來訪者真是高興不起來。

如果老太婆代表頭一年的谷精的話,那麽凡是她與一個閨女同在一起形成對比的地方,她可能就是代表頭年的谷精的,那麽她衰老的容貌,自然不及她女兒的健美身軀那麽誘惑人,當來年秋天的時候,她女兒也就成了金色谷粒的媽媽了。

在打完谷子所遵循的某些風俗里,尤其是在把一個可惡的草人,傳給還在打谷的鄰近農人的做法里,明顯地表明同樣的願望:甩掉衰老的五谷媽媽,把她傳給別人。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