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57)

方才描寫的這些收獲風俗,與我們在前面考察過的春天風俗驚人的類似:


(1) 在春季風俗里,樹精由樹和人兩者來代表,而在收獲風俗里,則由最後一捆谷子代表,又由割它、捆它或給它脫粒的人來代表。人等於最後一捆谷,這一點表明在:他和最後一捆谷叫同一個名字,把他或她捆在最後一捆谷里。某些地方的規矩也表明了這一點:最後一捆谷如果叫做媽媽,就由一個最老的已婚婦女把它紮成人形,如稱為閨女,則由一個最年輕的婦女收割。


在這些風俗里,谷精的人身代表的年紀,與人們假定的谷精的年紀是一致的,正如墨西哥人促進玉米生長時用作祭品的人牲,隨著玉米的生長期而異。因為墨西哥的風俗也跟歐洲的風俗一樣,人只是代表谷精,而不是獻給谷精的祭品。

(2) 人們認為樹精對植物、牲畜,甚至婦女具有增殖的影響,人們也把這種影響力賦予谷精。如它對植物的所謂影響表現在這樣的做法中:從最後一捆谷里取出一些谷粒(谷精照例被認為是在最後一捆谷子里) ,把它們撒在春天的新谷中或拌在谷種里。它對動物的影響表現在:把最後一捆谷子給懷孕的母馬或懷孕的母牛吃,給初次下地犁田的馬吃。

最後,它對婦女的影響則表現在這樣的風俗中:把谷子媽媽捆成孕婦的樣子,交給主人的妻子;還表現在這樣的信念中:紮最後一捆谷子的婦女次年會生孩子;也許還表現在得到最後一捆的人,會立即結婚這樣的觀念里。



所以,很明顯,這些春天風俗和收獲風俗都出於同樣的古代的思想方式,都是同樣的原始異教風俗的組成部分。毫無疑問,我們的祖先在有史以前很久,就已遵循這些風俗了。在它們原始儀式的許多特點中,我們應注意以下這些:


1 並沒有另外劃出一批人專門執行這些儀式;換句話說,沒有祭司。如情況需要,任何人都可以舉行這些儀式。

並沒有另外劃出一些地方來舉行這些儀式;換句話說,沒有神殿。如情況需要,任何地方都可以舉行這種儀式。

3 人們認的是精靈,不是神。


(a) 精靈與神不同。它們的活動限於自然的某些部門。它們的名字是大家共有的,不是專門的。它們的屬性是普遍的,不是獨特的,換句話說,各類精靈有一定數量,每一類的各個精靈彼此又都很類似,它們都沒有明顯不同的個性;關於它們的起源、生活、事跡和身份並無公認的傳說流行。


(b) 另一方面,神與精靈不同,並不局限於自然的某些固定部門。不錯,一般也有一個部門是他們掌管的特定領域;但是,他們並非嚴格地局限於這個部門之內;他們對自然和生命的許多其他領域,也有致福或降災的能力。而且,他們都有各自的或專門的名字,諸如德墨忒耳、珀耳塞福涅、狄俄尼索斯,等等;他們各自的身份和歷史,都為流行的傳說和藝術表現所固定下來。

這些儀式是巫術,而不是祈禱。換句話說,人們達到希求的目的,不是依靠犧牲、祈禱和贊美,以求得神靈的恩惠,而是依靠我已經說明過的那些儀式,人們認為這些儀式通過儀式與儀式所要產生的效果之間的交感或相似就能影響自然進程。


根據這幾點來衡量,歐洲農民的春季風俗和收獲風俗,應該算是原始的。因為沒有劃出一批專門的人來執行這些儀式,也沒有劃出專門的地方來舉行這些儀式;任何人都可以舉行這些儀式,主人或僕人,主婦或侍婢,男孩或女孩;舉行儀式的地方也不是廟里,也不是教堂里,是在樹林里或草地上,是在溪邊,谷倉里,莊稼地里,茅屋里。

人們認為儀式里,自然是有超凡的東西存在,他們是精靈而不是神:他們的作用限於某些限定的自然部門里,他們的名字都是像大麥媽媽、老太婆、閨女這類一般的名字,而不是德墨忒耳、珀爾塞福涅、狄俄尼索斯這類的專有名稱。

他們的共同屬性是清楚的,但他們個人的身份和歷史並不是神話題材。他們作為類而存在,而不是作為個體而存在,每一類中的許多成員都是無法分辨的。例如,每個農場都有它自己的五谷媽媽,自己的老太婆或自己的閨女;但是每個五谷媽媽和其他的每個五谷媽媽都很相像,老太婆和閨女也是如此。


最後,這些收獲風俗同春季風俗一樣,儀式都是巫術,不是祈禱。把五谷媽媽扔進河里為莊稼求雨求露,捆一個很重的老太婆,以求來年豐收;把最後一捆谷子撒在春天的新莊稼里,用最後一捆餵牛,使它們興旺;——所有這些,都是證明。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