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文化学 牛血洗罪仪式 宗教文化分析 (50)

在斯拉夫人中,最後一捆谷子也叫黑麥媽媽、大麥媽媽、燕麥媽媽、小麥媽媽等等,是根據莊稼來叫的。在加里西亞的塔諾地區,用最後的谷桿做的谷冠叫做小麥媽媽、黑麥媽媽或豌豆媽媽。

把它戴在一個女孩的頭上,一直戴到春天,然後將冠上的一些谷粒拌在谷種里。這個例子又表明了五谷媽媽的增殖力。在法國也一樣,奧塞爾附近的地方把最後一捆谷子叫做小麥的媽媽、大麥的媽媽、黑麥的媽媽、燕麥的媽媽。


這把谷子留在地里,隨最後一輛車裝回家去。然後,他們用它做一個偶像;穿上農民的衣服,戴一個環冠,圍一條藍色或白色的圍巾,還在它胸前插一根樹枝。人們稱這個偶像為西里斯。晚上跳舞的時候,西里斯立在舞場中央,莊稼割得最快的人圍著它跳舞,最漂亮的女孩做他的舞伴。跳完舞後堆起一堆柴禾。所有的女孩子個個戴上花冠,她們把偶像的服飾脫去,把它撕碎放在柴堆上,給它作裝飾的花朵也都放上。然後,最先割完莊稼的女孩給柴堆點著了火,大家都求西里斯給一個好年成。

這個例子里,正如曼哈德所觀察到的,老風俗仍然未變,雖然西斯這個名字有點村學究的味道。上布列塔尼 [在英倫海峽與法國比斯開灣之間的半島,法國西北部的一個地區。] 總是把最後一捆谷束做成人形;但主人如已結婚,那就做兩個,在大的一個里面還放一個小的。這叫做谷束媽媽。把它交給主人的妻子,她把它解開,並賞給酒錢。

有時候,最後一捆谷子不叫五谷媽媽,叫做收獲媽媽或大媽媽。在漢諾威 [德國的地區] 的奧斯納布魯克城,叫做收獲媽媽;是做成一個婦女形狀,然後收莊稼的人圍著跳舞。

在威斯特伐利亞 [德國的地區] ,收黑麥時,最後一束綁上石頭,特別重。他們用最後一輛車把它載回家去,稱它為大媽媽,不過他們並不把它紮成任何形狀。在埃爾富特 [德國的地區] 地區,把一束最沈重的谷子(倒不一定是最後一束) 叫做大媽媽,用最後一輛車帶回谷倉去,人們在玩笑聲中一起把它拿下來。


又有的時候,最後一捆谷子叫做老奶奶,給它戴上花朵、綢帶和一條婦女的圍裙。在東普魯士,收割黑麥和小麥的時候,收莊稼的人向捆最後一捆的婦女喊道:“你在捆老奶奶哇。”在馬格德堡附近,男仆和女仆都爭奪最後的叫做“奶奶”的谷子。

誰爭到它,誰就第二年結婚;但他或她的愛人將是年紀大的;如果是一個女孩得到了,她就和一個喪妻的男子結婚;如果是一個男子得到了,他就和一個老太婆結婚。

在西里西亞,“老婆婆”——由割最後一捆谷子的人將三四捆紮成一大捆——過去總是大致紮成一個人形。在貝爾法斯特附近,最後一捆谷子有時叫做奶奶。它不是用一般的方法割下來的,所有收莊稼的人都用鐮刀去割它,想把它砍下來。

人們把它打辮子似的編好,保存到次年秋天。誰要得到它,誰就將在那年內結婚。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