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澤·薩拉馬戈《修道院紀事》(21)

“七個太陽”從床上半直起身子,將信將疑,惴惴不安。你在跟我開玩笑,誰也不能看見人體的內部;我就能看見;我不相信,你先是想知道,沒有知道時不停地追問,現在已經知道了卻又說不肯相信,這樣也好,不過從此以後不要再拿走我的麵包了;要是你現在能說出我身體內有什麽,我才能相信;要不是在進食之前,我看不到,並且我說過,絕不看你的內部;我再說一遍,你在跟我開玩笑;我再說一遍,這是千真萬確的;我怎能相信呢;明天我醒了以後不吃東西,然後我們一起出去,我會告訴你我看到了什麽,但我絕不看你,你也不要到我面前去,你願意這樣嗎;願意,巴爾塔薩爾回答說,但是你要告訴我這秘密是怎麽回事,如果你不是在騙我,就告訴我你這能力是怎麽來的;明天你就知道我說的是實話了;難道你不怕宗教裁判所嗎,許多人都受到了懲罰;我的能力不是叛教行為,也不是巫術,我的眼睛是肉眼;可是你母親由於能顯靈和得到天啟而受到了鞭打和流放,你是跟她學到的吧;不是一回事,我只能看到世界上有的東西,看不見世界以外的東西,比如說天上和地獄我就看不見,我不作祈禱,我不用手施魔法,只是能看得見;但是,你用你的血畫十字,在胸脯上畫十字架,這是不是巫術呢;處女的貞血是洗禮的聖水,在你給我弄破的時候我知道它是聖水,感到它流出來時我就猜到了該怎麽做;你這種能力是怎麽回事呢;我看得見人體內的東西,有時候看得見地底下有什麽,看得見肉皮下有什麽,有時候看得見衣服下面有什麽,但只有在進食之前才看得見,並且在月相變化時會失去這種能力,但很快就能恢復,但願我沒有這種能力;為什麽呢;因為看到皮膚下邊的東西總不是好事;靈魂呢,你看見過靈魂嗎;從來沒有看到過;或許靈魂不在身體裏邊;不知道,我從來沒有見到過;莫非是因為不能看見嗎;也許是吧,現在你放開我吧,把你壓著我的腿縮回去,我想起床了。

 

那一天,巴爾塔薩爾一直懷疑他是否談過那次話,或者是在夢中進行的那次談話,或者只不過他進入了布里蒙達的夢中。他望望那些掛在大鐵鉤子上尚未肢解的大牲畜,使勁地看著,但看到的僅僅是不透明的、已經剝皮的或者蒼白的肉;當一塊塊的肉堆到案板上或者扔到秤盤里的時候,他明白了,布里蒙達的能力與其說應當受到讃揚倒不如說應當受到譴責,因為這些動物的內部看上去確實不悅目,來買肉的人和賣肉的人的內部也不悅目,運送肉的人也一樣,而巴爾塔薩爾的職業就是運肉。還有,他現在看到的戰爭中已經見過,要想查看肉體內有什麽,總是需要一把利刀或者一粒鉛彈,一把斧頭或者一把劍,一柄砍刀或者一顆子彈,於是脆弱的皮膚被撕開了,這頭一次破開更為疼痛,骨頭露出來,腸子也露出來,這種血可不能用來畫十字架,因為它不屬於生,而是屬於死。如果把這些混亂的思緒加以整理,去粗存精,會是個什麽樣子呢,甚至不應當這樣問,“七個太陽”,你在想什麽呢,因為他會實話實說,什麽也沒有想;但他已經想過了這一切,並且還想起了他自己的骨頭,撕開的肉中的白骨頭,那是在人們把他運到後方的時候,手掉下來了,外科醫生一腳把那隻手踢到了旁邊;下一位進來吧,進來的人結果更糟糕,可憐蟲,如果能活命的話兩條腿也留不住了。可有個人還想知道那些秘密,這所為何來呢,只要早晨醒了之後能感到那個隨時間而來的女人還在沈睡或者已經清醒,仍然在身邊就足夠了;誰知道呢,到了明天,時間是否會把她送到別的床上或者像這樣的簡易床上,或者把她送到填金嵌玉的床上,送走和換來,這種事司空見慣,向她提出這樣的問題不是瘋狂或者鬼迷心竅嗎!布里蒙達,你為什麽合著眼睛吃麵包呢,不這樣吃你就是瞎子,那就不要吃吧,免得你看見那麽多東西,因為像你那樣看東西太讓人傷心了,我們受不了這種感情;喂,巴爾塔薩爾,你在想什麽事呢;我什麽也沒有想,沒有想,甚至不知道是不是曾經想過什麽事;喂,“七個太陽”,把那半扇板油拉到這里來。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