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圖校友's Blog – September 2016 Archive (4)

卡爾維諾《樹上的男爵》(8)

在那些日子裏柯希莫經常向地上的人們挑釁,顯示他的瞄準功夫和敏捷的身手,也為了檢驗自己在樹頂上所能做到的一切事情的可能性。他逗弄頑童,用小木頭片擊中他們的腦袋,他們是卡佩利城門周圍的那些窮人和流浪漢們的棚子裏的孩子。當他正從一棵光禿禿的半枯死的聖櫟樹上擲木頭片玩時,看見一個男人騎馬走來,高高的個兒,略顯駝背,罩一陣黑色披風,他認出是他的父親。孩子們一哄而散.女人們站在棚屋的門坎上觀望。

阿米尼奧男爵騎著馬徑直走到那棵樹下,那是夕陽火紅的時分。柯希莫站在沒有葉子的樹枝之間,他們面對面地互相打量。自從那次吃蝸牛的午飯之後,他們是頭一次這樣正面相遇。許多日子過去了,事情起了變化,雙方都明白現在已經與蝸牛無關,與晚輩的孝順和父道的尊嚴之類都不相幹了,他們可以談及許多有邏輯有意義的話題,但這一切都將顯得不合時宜,可是總得說點什麽。…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September 17, 2016 at 3:00pm — No Comments

卡爾維諾《樹上的男爵》(7)

最後一次捕捉柯希莫是由我姐姐巴蒂斯塔出的主意,她的獨出心裁,像她平素行事一樣,自然是不同任何人商量,偷偷摸摸地出籠了。她半夜裏走出家門,帶著一只盛滿粘鳥膠的鍋子和一張木梯,把一棵角豆樹從梢頂到根座刷上膠。那是柯希莫勻慣於每日早晨棲身之上的一棵樹。

早上,被粘住的紅額金翅鳥撲打著翅膀,鷦鷯一個個被裹粘在膠糊裏不能動彈,粘在膠上的有夜裏飛出的蝴蝶,風吹落的樹葉,一只松鼠尾巴,還有一片從柯希莫的燕尾服上撕下來的下擺。不知道他真是坐到一棵枝上,然後設法脫身了,還是相反——更可能是,因為我見他早就不穿燕尾服了——那塊衣服碎片是他為了捉弄我們故意放上去的,反正那棵樹一直臟兮兮地沾滿膠,後來就枯死了。…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September 10, 2016 at 10:09pm — No Comments

卡爾維諾《樹上的男爵》(6)

柯希莫在樹上的最初日子裏沒有目的或計劃,他只是渴望認識和占有他的那個王國,因此他一天不得空閑。他真想很快地將他的領土勘探一遍,直到達遠處的邊境。逐棵樹、逐根枝地去發現,調查出它能向他提供的全部資源。我說的是:他想這麽做,而實際上我們時常看見他降落在我們的頭頂上,以野生動物的那種極其敏捷的奔忙姿態出現,雖然有時人們看見那些動物也會蹲伏著不動,卻總是保持著仿佛即將躍起的姿勢。

他為什麽回到我們的花園裏來呢?看見他在母親的望遠鏡視線範圍之內轉來轉去,從梧桐樹上跳到聖櫟樹上,人們會說,促使他回來的動力,他的情感中心自然是那要同我們吵架的情緒,他存心折磨我們或惹我們生氣(我說我們;是因為我自己那時還不會理解他想些什麽。當他需要東西時他認為同我的聯盟是無可懷疑的,其余的時候,他從我頭上經過就象沒有看見我似的。)…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September 4, 2016 at 10:26am — No Comments

卡爾維諾《樹上的男爵》(5)

欣富羅莎。一點一滴地,柯希莫從小偷們的談話中知道了許多關於這個人物的事情。他們用那個名字稱呼山谷裏的一個小姑娘,她騎一匹白色的矮種小馬,同他們這群衣衫襤褸的人交朋友,曾經保護過他們一陣子,她是那麽的強悍,還曾指揮過他們。她騎著小白馬跑過大道和小路,當她看見無人看守的果園的果實成熟了,就向他們通風報信,象軍官似地騎在馬上陪同他們一起偷襲。她在脖子上掛一只打獵用的號角,當他們搶劫杏或梨時,她就騎馬在山坡上巡邏,從那裏掃視整個田野,只要她一看見地主或農民表現出可能發現了竊賊並匆匆向他們趕來的可疑行動,就立即吹響號角。聽到號角聲,無賴們就跳下樹來逃跑,因此當小女孩同他們在一起時,他們從來沒有被抓住過。…

Continue

Added by 柏圖校友 on September 1, 2016 at 11:02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