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PI's Blog – May 2016 Archive (6)

中國新一代詩人的聲音

王舍城(之一)



鐸木(湖南)





1.《智者若愚,在角落裏咀嚼露水》



從婆羅門藍指環上出發,前往峽谷中的王舍城


有一條快要荒廢的路,蓄發禪意

不同於宮廷的宴席,也異於零點詩歌

一條幹旱的船舶,被公元初期的馬拖入腹腔…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May 30, 2016 at 9:47am — No Comments

中國新一代詩人的聲音

王舍城(之一)



鐸木(湖南)





1.《智者若愚,在角落裏咀嚼露水》



從婆羅門藍指環上出發,前往峽谷中的王舍城


有一條快要荒廢的路,蓄發禪意

不同於宮廷的宴席,也異於零點詩歌

一條幹旱的船舶,被公元初期的馬拖入腹腔…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May 16, 2016 at 12:07pm — No Comments

夏衍·一木一石的精神

我不想寫所謂「紀念文章」。魯迅先生生前,不僅反對那些「謬托知己」式的 應景文字,而且痛惡一切將他叫做領袖導師之類的稱謂。但,在今天,我卻從他的 這種一貫的生活態度,想起了同時也就是他平生最殷切地期待於今日之青年的所謂 一木一石的精神。

  在我手邊所有的魯迅先生文集裡,就有兩處講到這種精神,在《憶韋素園君》 裡,他寫著:素園並非天才,也非豪傑,當然更不是高樓的尖頂,或名園的美花, 然而他是樓下的一塊石材,園中的一撮泥土,在中國第一要它多。他不入於觀賞者 的眼中。只有建築者和栽植者,決不會將他置之度外。

  在《寫在〈墳〉後面》,他說得更加沈痛:倘說為別人引路,那就更不容易了, 因為我自己還不明白應該怎麼走。中國大概很有些青年的「前輩」和「導師」吧, 但那不是我,我也不相信他。……(我)至多不過是橋樑中的一木一石,並非什麼…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May 15, 2016 at 11:38am — No Comments

夏衍·論肚子問題

皮膚是用以感覺的,腦子是用以思想的,肚子是用以消化的——這是中學生的 常識。但是現在假如有個人說,肚子也會想問題的,那我想一定有人會覺得為荒誕 不經,和太不合科學了吧。

  其實,科學之所以為科學,就是因為它永遠反對一成不變,永遠不滿足於公式 教條的原故。說「肚子會想問題」這句話不科學嗎?這就因為你腦子裡的思想脫離 了和肚子相關的實際,而變成了「純思想」的原故,腦子的確是管思想的,但是誰 在使它想呢?這就是肚子。

  說「肚子會想問題」既不是詭辯,也不是筆者的創見。譬如宗教信仰,這都是 屬於思想——腦子問題的範疇吧,那麼,馬釘路德不早就說破了嗎?「什麼是上帝, 就是我們的肚子!」

  舉馬釘路德的例子也許太僻,那麼舉眼前的例子吧。長春的守將曾澤生為什麼…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May 15, 2016 at 11:37am — No Comments

夏衍·宿草頌

編者先生寫信來告,說《野草》已經出到第三年了,你應該寫點文章,我重新 把零星收到的幾本雜誌集出來,翻了一遍,茫然地望著每期印在封面上的那一棵小 草。

  看到這棵小草,我就奇妙地想起了山羊,這典故,舉凡讀過《華蓋集續編》的 人都知道,不需要多解釋的。

  野生的小草,似乎是註定了給山羊們做食料的,山羊們吃飽了野草,才能在 「脖子上掛著一個小鈴鋒,作為知識階級的徽章」,領著那些「凝著柔順有餘的眼 色」的胡羊,「挨挨擠擠,浩浩蕩蕩」,「穩妥平靜地走」到「他們應該走到的所 在」,─—但,同時也似乎是註定了的諷刺:儘管有「畜牧家偶爾養幾匹」山羊, 「作為胡羊們的領導」而「並不殺掉他」,可是被養的僅僅「幾匹」,加上年老力 衰,不能領導了的時候,是否不被殺掉還是不能擔保,而野生的小草呢,那是只要 有土地,一定要生長,一定要蔓延的,山羊吃不完,野火燒不盡,在荒涼的沙漠裡,…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May 11, 2016 at 9:01pm — No Comments

夏衍·從杜鵑想起隋那

郭沫若先生在《蚯蚓》(九月十八日本報副刊)裡提起了杜鵑的侵略性,這使 我從已經快要淡忘了的記憶裡想起隋那(l749-1823)的事來。

  知道杜鵑是「天生的侵略者」的不多,知道最初發見這事實的隋那這個名字的 似乎更少,對於這位人類大恩人的冷淡,魯迅先失曾在一篇雜文裡發過一點感慨: 我們看看自己的臂膊,大抵總有幾個疤,這就是種過牛痘的痕跡,是使我們脫離了 天花的危癥的。自從有這種牛痘法以來,在世界上真不知救活了多少孩子。─—但 我們有誰記得這發明者隋那的名字?(《魯迅全集》六,頁一四三)魯迅先生感懷 於屠殺了千萬人的拿破侖被後人崇拜為英雄,而救活了萬萬人的隋那為後人所漠視, 所以他說「這看法倘不改變,我想,世界還是要毀壞,人們還是要吃苦的」。這句 話,奇妙地使我聯想到將「天生侵略者」的杜鵑當作讚美之對象的中國的詩人。…

Continue

Added by OVEPI on May 9, 2016 at 9:30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