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rétique's Blog – September 2016 Archive (16)

葉靈鳳·三月的樹

三月的香港,已經是看花的季節。但除了看花之外,我覺得在初春的香港,還有一種美麗的東西可看,那便是郊外、山上、路旁,以及你的園子(如果你是一個這樣有福氣的人)裡的各種樹木的新葉和嫩芽。

在國內,我們見慣了樹木在秋天開花落葉。立秋一過,梧桐樹首先飄下它的第一張落葉。隨著無情的西風和霜氣,各種樹木的葉子都開始由綠變黃,紛紛下墜。深秋在北京西山,或是杭州西湖上的靈隱,我們這時便可以見到終日滿天落葉飛舞的勝景。於是到了冬天,除了松柏一類的常綠植物以外,所有的樹枝差不多都是光禿禿的了。…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September 29, 2016 at 8:50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禾蟲和禾蟲癮

提到禾蟲,對於廣府人是元須什麼解釋的,因為多數人一定吃過禾蟲,而且一定喜歡吃,提起禾蟲就眉飛色舞。就是少數不吃禾蟲的,也一定聽慣了別人對於禾蟲滋味的稱讚。但是對於外江人,要想向他解釋禾蟲這東西就不容易,如想說服他嘗一嘗禾蟲的味道那就更難,因為他一見了禾蟲的形狀也許就要作嘔的。不過,在香港根本沒有辦法吃得到禾蟲,因為禾蟲在香港是被認為形狀醜惡而又不衛生,是像狗肉一樣禁止出售的。…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September 20, 2016 at 7:36a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姜之種種

對於姜的重視,全中國沒有一處地方能比得上廣東,而事實上廣東所出產的姜,又肥又嫩,也不是任何其他地方所能比得上的。廣東姜自古就已有名,稱之為粵姜。古史稱妹嬉嗜珍味,食必南海之姜,可見南方出產的姜馳名已久。廣東產姜最多的地方是新興一帶,有山姜和田姜之分。田姜比山姜更肥嫩,所以有「在田姜多腴,在山姜多辣」的俗諺。夏天子薑上市時,塊塊肥大如手掌,尖上帶著燕脂色的嫩芽,無論用來煮仁面,或是炒鴨片,甚或用糖醋製成酸姜,滋味爽口,開胃提神,決不是在別處地方所能吃得到的。…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September 9, 2016 at 4:58pm — No Comments

陳祖芬《走進寧波》基業常青

王文鑒讓我坐下,他就跑到白板前寫上“帕卡德定律”。臨走時我說他的字真好,是不是練習書法?他很吃驚,他哪兒有時間練書法?

他的字寫得飛快,但是渾圓厚實,很有顏真卿的意境。或許他不一定知道這位唐代書法家。他是老三屆畢業生,當年是“我們村裏的年輕人”。他昨天在這裏給美國斯坦福大學的留學生講課,今天給我講課。他不會認為這叫講課。但是,他站在白板前,邊寫邊說不是講課是什麽?他一會兒講到《從優秀到卓越》,一會兒講到《基本常青》。他是太好學習了,連同白板、筆都是他延伸的手、延伸的眼。這位前老三屆學生說:不學習企業沒希望,這也是借力。

老三屆意味著什麽?…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September 7, 2016 at 10:26am — No Comments

陳祖芬《走進寧波》做人很開心

張靜章講話像炮擊一般,一句句話在空中炸開。

我在這炮火連天中,接受寧波北侖農村普通話的洗禮。

他那寧波普通話還夾雜很多外國公司或外國老板的名字,這種非常農民又非常全球化的特色語言,寧波北侖之外的中國人聽不懂,中國以外的外國人聽不懂,北侖的農民也聽不懂。

他的每一句話每一陣炮擊,都叫我覺得好像這一分鐘就可能中彈似的。

他說做生意好像打仗。譬如美洲,他在加拿大在巴西設廠,北美南美兩面夾攻。歐洲,他在意大利、在西班牙設廠。中東,他在土耳其設廠。現在正考慮東南亞在哪個國家設廠。他要“一塊塊吃下來!”…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September 5, 2016 at 9:46a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山狗與水獺

香港人在重陽節去拜山,你可以聽見他們這時會提起一個在平時少提起的名詞:山狗。

他們所說的山狗,是人而不是狗。有時指負責巡查山林的園丁,有時指出沒墳場盜竊花木物件甚或掘墓的歹徒,有時又指打掃墳山的土工。除了對歹徒,山狗這名詞實在太不妥。特別在江浙一帶,對於打掃祖墳山地的鄉下人,是尊之為「墳親家」的。…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September 3, 2016 at 6:45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貓頭鷹

住在香港市區的人,沒有機會能聽得見貓頭鷹叫,可是,如果住在新界鄉下或是香港半山區以上,尤其是在薄扶林一帶林木密茂的區域,夜晚時常會聽到屋外傳來一種「嗚嚕嚕,嗚嚕嚕」的怪聲,使人聽了毛骨悚然,這便是貓頭鷹在叫了。

貓頭鷹是晝伏夜出的。白天裡睡覺,夜幕既降,它便拍拍翅膀,霎一霎那一對圓而且大的眼睛,這樣「嗚嚕嚕,嗚嚕嚕」的叫幾聲,準備飛出去覓食了。貓頭鷹的叫聲有多種,有時會像病人或是像老牛的呻吟;有時又會發出一連串的格格怪笑聲,響徹夜空。

棲息在香港島上和新界一帶的貓頭鷹,共有十種之多。不過種類雖多,它們本身卻不常被人見到。這一來因為貓頭鷹是過夜生活的,白天不易見到,二來種類雖有十種,但這只是就歷來鳥類學家在香港曾經見過者而言,其中有半數都是偶然從內地飛入香港境內,住了幾天又飛走的。…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September 3, 2016 at 6:43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三月的野花

在三月的香港看花,當然最好看的是杜鵑。但除了杜鵑以外,香港這一個月可欣賞的野花,可正多著。因為從三月到五月,正是香港的各種野花竟秀的季節,從山上幾丈高的大樹,以至山坡上的雜草堆裡,都能出其不意的鑽出奇異可愛的花朵來。

香港有很多種蘭花,已經由植物學家著錄的共有七十五種,它們都是野生的。中國向來稱讚蘭為王者之香,因為它們生於幽谷。因此在香港要欣賞野生的蘭花,你得到比較陰濕的山邊,大樹根下,岩石底下,以及瀑布山澗的旁邊,更好的是平日人跡少到的懸崖峭壁去尋找。中環上面仰望上去的維多利亞峰的那一片峭壁,就是香港出生野蘭著名的地方。此外,香港島上的德忌笠角,馬己仙峽;新界的馬鞍山,大帽山頂,大嶼山的鳳凰山頂,都是出產少見的奇種野蘭的地方。…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September 3, 2016 at 6:40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後海灣的鷺鷥

後海灣一名深灣,是深圳河入海的出口,在新界元朗西北面。因為地點空曠冷僻,是香港唯一可以見到大批各種水鳥的地方。從鷺鷥、鶴鶴以至鵜鶘,都有機會可以見到。尤其在冬季,因為許多水鳥都喜歡從北方到香港來過冬,所以能夠見得到的更多。

香港最容易見到的是大白鷺和塘鷺,鷺鷥是喜歡縮頭縮頸的,它們飛起來也是如此,喜歡縮著頸子,但是同時卻將雙腳伸直到後面。這是它們的特點,所以一望就知道。這是鸛鶴與鷺鷥最容易辨別的地方。因為鸛鶴和野鶴飛起來,則喜歡伸長了頸子,同時卻將雙腳掛在身下。中國舊時畫家畫空中飛著的仙鶴,往往將它們的雙腳姿勢畫成像鷺鷥一樣,這是觀察不真之故。我們對於鸛鶴不大看重,但是外國人則對它們發生極大的興趣,尤其是兒童,因為民間傳說,所有的孩子都是由鸛鶴銜了從壁爐煙囪裡送來的。…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September 3, 2016 at 6:39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夜雨剪春韭

有人註釋杜甫的這句名句:「夜雨剪春韭」,認為不是用剪刀到後園裡去剪韭菜,而是在下鍋炒的時候,將它們剪齊。這真是上海人所說的纏夾二先生的胡纏。韭菜是種一次可以繼續採用多次的。因此不便像青菜蘿蔔一樣連根拔起來。又因為太多,不能像蔥一樣的隨手摘幾根,所以不用剪刀去剪,便要用小刀去割。江西人的兒歌,就有「剃頭刀兒割韭菜,寅時割丁卯時有」之句,形容韭菜愈割長得愈快;陸佃的《坤雅·說韭》,也說韭菜用剪,並且不宜在日中剪,引古諺「觸露不搯葵,日中不剪韭」作證。此外,《齊民要術》所載種韭的方法,也一再提到用剪。可見杜老的「夜雨剪春韭」,是深懂園藝生活而又有季節感的寫實名句;不能用灶下婢或伙頭的觀點去曲解它也。…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September 3, 2016 at 6:38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夜雨剪春韭

有人註釋杜甫的這句名句:「夜雨剪春韭」,認為不是用剪刀到後園裡去剪韭菜,而是在下鍋炒的時候,將它們剪齊。這真是上海人所說的纏夾二先生的胡纏。韭菜是種一次可以繼續採用多次的。因此不便像青菜蘿蔔一樣連根拔起來。又因為太多,不能像蔥一樣的隨手摘幾根,所以不用剪刀去剪,便要用小刀去割。江西人的兒歌,就有「剃頭刀兒割韭菜,寅時割丁卯時有」之句,形容韭菜愈割長得愈快;陸佃的《坤雅·說韭》,也說韭菜用剪,並且不宜在日中剪,引古諺「觸露不搯葵,日中不剪韭」作證。此外,《齊民要術》所載種韭的方法,也一再提到用剪。可見杜老的「夜雨剪春韭」,是深懂園藝生活而又有季節感的寫實名句;不能用灶下婢或伙頭的觀點去曲解它也。…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September 3, 2016 at 6:38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新蟬第一聲

「微月初三夜,新蟬第一聲。」這是大詩人白居易聞新蟬詩中的兩句。他這首詩大約是在北方什麼地方寫的,因為詩題是「六月初三夜聞蟬」,一定那地方氣候比較冷,所以六月始聞新蟬。但在香港,則一到四月初,你就可以聽到蟬聲了。

前幾天天氣比較暖,我已經聽過窗外樹上第一聲的新蟬,那聲音斷斷續續的,叫了幾聲就停住了,好像很生怯。這幾天天氣又轉冷,便不再聽見它叫了。遙想它一定在枝上竭力抑捺自己的興奮,靜候這寒流的尾潮一過,從此就可以放懷唱個痛快了。

蟬聲一來,就表示夏天已到,香港叫得最早的蟬,並不是我們通常所見稱為「知了」的那種大蟬,而是一種黑色的小蟬,翅上有兩點黃色的斑點。它的叫聲也不像普通的蟬那樣,而是「滋——滋」。聲音叫得非常響亮。這種小蟬,中國舊時稱為螓,又名螗綢。有青色的,香港更有一種紅色的,它們的鳴聲都與那種褐黑色的大蟬不同。…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September 3, 2016 at 6:37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新蟬第一聲

「微月初三夜,新蟬第一聲。」這是大詩人白居易聞新蟬詩中的兩句。他這首詩大約是在北方什麼地方寫的,因為詩題是「六月初三夜聞蟬」,一定那地方氣候比較冷,所以六月始聞新蟬。但在香港,則一到四月初,你就可以聽到蟬聲了。

前幾天天氣比較暖,我已經聽過窗外樹上第一聲的新蟬,那聲音斷斷續續的,叫了幾聲就停住了,好像很生怯。這幾天天氣又轉冷,便不再聽見它叫了。遙想它一定在枝上竭力抑捺自己的興奮,靜候這寒流的尾潮一過,從此就可以放懷唱個痛快了。

蟬聲一來,就表示夏天已到,香港叫得最早的蟬,並不是我們通常所見稱為「知了」的那種大蟬,而是一種黑色的小蟬,翅上有兩點黃色的斑點。它的叫聲也不像普通的蟬那樣,而是「滋——滋」。聲音叫得非常響亮。這種小蟬,中國舊時稱為螓,又名螗綢。有青色的,香港更有一種紅色的,它們的鳴聲都與那種褐黑色的大蟬不同。…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September 3, 2016 at 6:37pm — No Comments

葉靈鳳·新蟬第一聲

「微月初三夜,新蟬第一聲。」這是大詩人白居易聞新蟬詩中的兩句。他這首詩大約是在北方什麼地方寫的,因為詩題是「六月初三夜聞蟬」,一定那地方氣候比較冷,所以六月始聞新蟬。但在香港,則一到四月初,你就可以聽到蟬聲了。

前幾天天氣比較暖,我已經聽過窗外樹上第一聲的新蟬,那聲音斷斷續續的,叫了幾聲就停住了,好像很生怯。這幾天天氣又轉冷,便不再聽見它叫了。遙想它一定在枝上竭力抑捺自己的興奮,靜候這寒流的尾潮一過,從此就可以放懷唱個痛快了。

蟬聲一來,就表示夏天已到,香港叫得最早的蟬,並不是我們通常所見稱為「知了」的那種大蟬,而是一種黑色的小蟬,翅上有兩點黃色的斑點。它的叫聲也不像普通的蟬那樣,而是「滋——滋」。聲音叫得非常響亮。這種小蟬,中國舊時稱為螓,又名螗綢。有青色的,香港更有一種紅色的,它們的鳴聲都與那種褐黑色的大蟬不同。…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September 3, 2016 at 6:37pm — No Comments

陳祖芬《走進寧波》海的女兒

她坐那兒笑了。一聳肩,一低頭,雙手擱在腿上下意識地對搓著,眼睛像新月那樣彎彎地、秀秀地看著我。

她就這麽笑著,定格在那兒,只一雙手不好意思地搓著,搓著,搓了好久也沒有搓出一句話來。我第一眼就愛上了這個江南女子。

我知道她原先是漁民,只是一下看不出來。我知道她現在是寧波有名的大酒店的大老板,更看不出來。

她半天半天的終於搓出一句話,再搓出一句話——

“我朋友不多。”

“但是他們來了(到她的飯店),都是我朋友。”…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September 3, 2016 at 3:34pm — No Comments

陳祖芬《走進寧波》關於單純而執著的3億男人

孫中山找到了王才運。

孫總統鋪開他帶來的一件陸軍士官服,笑道:改革此服,為吾所用,請做一件中國衣。

王才運按照總統的意思,把7扣改為5扣,意思是五權憲法。把胸前貼袋改為筆架式,意思是革命需要知識分子。把袖上的扣子定為3顆,意思是三民主義。就這樣,1916年4月,寧波奉化人王才運,制作了第一件國服——中山裝。

奉化是紅幫的老家。在做第一套中山裝之前,第一件西裝也是奉化人為民主革命家徐錫麟做的。

也是一個4月,我找到了寧波奉化人盛靜生。不過時間過去了88年,2004年。…

Continue

Added by Hérétique on September 1, 2016 at 6:2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